首页 > 澳洲风云1876 > 第249章布里斯班河隧道

我的书架

第249章布里斯班河隧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青岛镇

  乍看起来与其他普通北方小镇没什么两样,一条街或者十字街旁,伫立着数十上百栋木质房屋,充满了北部荒原的粗旷味道。

  唯一不同的,是镇中心800多米长细石铺砌的道路严实紧密,两边有石板质地的雨水沟,还拥有完善的排污涵洞,可以让这条小镇中心街道在下雨天也不会泥泞不堪,污水横流。

  这种完善的下水设施,在红河谷以南各镇非常普遍,例如松江镇整个城市就拥完善的下水设施,在降雨量平均超过1000毫米的新南威尔士州北部地区,能够做到雨天不积水,旱天不扬尘,街道整洁干净,道路两旁绿树如茵,青翠的园林绿化美不胜收,仿佛是一座江南园林中的城市。

  做到这一点,基础设施投入的代价无疑是昂贵的。

  正是源于红河谷不惜代价的投入,松江镇在高速发展中吸引大量移民进入,不单纯是因为拥有大量的工作机会和更好的城市发展前景,还因为这是一座优美的园林城市,特别的干净整洁,让人印象深刻。

  在这方面松江镇做得最好,其他的江南各镇也差不了多少,因为硬件设施在那里呢,雨天不积水,旱天不扬尘。

  这些都是昆士兰伯爵大人直辖领地,每一项基础设施务求百年大计,耗费巨资投入建设当在情理之中。

  从红河谷往南23个市镇都是如此,唯一区别就是市政基础设施投资力度,松江镇,北伦镇这样的明星城镇一年投入多达十几万元英镑,次一点的一年也有3万5万英镑,最少的偏僻村镇一年怎么也有七八千英镑投入,持续多年,坚持不懈。

  城市建设是投入的大项,仅红河谷市一家,每年在市政投入的建设经费就高达百万英镑以上,持续不断扩大的下水管网系统,全部都用山里的大石砌成,高度可以轻松让维护人员站直了身体轻松进入,再大的雨水和生活污水都不会受影响。

  这种规模宏大的地下管污水涵洞设施,在整个澳洲也仅有红河谷一家,属于超级大都市的建设标准。

  未来二十年目标瞄准300万人口,更长时间规划500万人口目标,因此建设标准特别高,耗费自然极大。

  纵然昆士兰伯爵如此的财大气粗,富可敌国,如此高标准的城市建设也只能是红河谷一家,再多非要整破产不可。

  其次是道路设施,如今焦化厂生产的沥青余料,成为铺砌城市道路最好的材料,红河谷市已经率先使用上沥青路面,用于代替费工废料又费时的石板路面,市民反响极佳。

  四轮大马车胶皮大轮行驶在宽阔的沥青路面上又稳当又安静,速度还快,舒适性非常好。

  尤其是4轮载重大马车原本可以运送5000磅货物,如今在沥青马路上可以运送高达7000余磅的货物,而不用担心车轴折断变形,使用寿命更长,拖运货物更重,速度更快,因此沥青路面广受好评。

  根据红山焦化厂的规划;

  将会进一步扩大沥青产量,变废为宝,成为焦化厂除煤气之外的另一项重要收入来源。

  下一步,红山焦化厂还将进一步扩展煤化工领域,除了主要产品焦炭之外,现有液化煤气,煤焦油和沥青产品,下一步将引进国外设备生产电石及合成氨,继续深化煤炭利润价值链。

  立足于本身资源,煤化工产业大有可为,仅煤焦油就可以发展出上百种化工产品(时代局限),而合成氨又是化工氨肥主要成分之一,农业用途广泛。

  话题回到红河谷的城市建设,除了道路之外,还有城市花园,地标性建筑,道路两旁的路灯,花坛隔离带,桥梁码头等等,全都不惜工本的投入建设。

  仅菲尔铁塔一项,投入就高达18.7万英镑,还有梦幻城堡投入30余万英镑,忠烈祠投入9万多英镑,布里斯班码头站场库区二期扩建投入22.3万英镑,全面道路硬化工程本年度投入11.7万英镑……

  每一年

  在红河谷城市建设上的投入都是百万英镑的规模,已经持续了数年,随着城市范围的持续扩张,今后还将持续不断的扩大投资规模,预计1884年就会突破200万英镑投资规模。

  这是因为1884年有一个重大项目要上马,那就是红河谷市有轨电车路网,这是一个将要持续建设达5年至8年之久的长期项目,每一年的投资规模都将超过20万英镑,包括建设路轨,购买有轨电车,建设信号灯设施及输电线网路,支付电车公司筹办费用,培训电车司机人员等等开支。

  而在昆士兰伯爵大人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份雄心勃勃的市政建设大计划,那就是“布里斯班河隧道计划”。

  坐落在宽阔的布里斯班河南岸的红河谷市,最初的飞速发展离不开这条宽阔的河流,包括西方的重工业城市白虎市,也非常依赖布里斯班河运送大宗出口炼焦煤及矿石产品,助推整个环红河谷城市群经济发展,紧密联系世界上各大海港城市。

  但红河谷市也有不足,因为红河谷是一侧是宽阔的布里斯班河,另一侧相隔十几公里就是连绵山区,北方玄武市干脆就建立在山区中,发展纵深严重不足。

  因而整个红河谷市呈现东西方向的长条形状,随着城市的日益发展,已经将距离城市10余公里的基督镇包括在内,并且继续向西侧延伸,东西向距离已经长达34公里,南北向最窄处还不足10公里。

  这样的长条型城市结构,将会给纵向干道运输带来极大的压力。

  如果人口达到百万规模,就是彻头彻尾的一场灾难,严重拥堵将不可避免。

  城市电车计划正是基于此,将会建设数条纵贯城市东西干线的有轨电车大动脉,以缓解日益增加的人员和运输矛盾,但这个方法治标不治本。

  而在整个布里斯班河的北岸,是一望无际的农田牧场和少数的村庄,甚至房屋都很稀少。

  这里是红河谷是供应牛奶蔬菜的基地,建设有三个专门生产蔬菜的村庄,还有五家奶牛场。

  每天凌晨时分

  菜农便会划着小船将新鲜蔬菜送到南岸的蔬菜批发市场,奶牛场同样是用船新鲜牛奶送过河,然后通过奶站的分发渠道,进入红河谷的千家万户。

  这就是北岸地区的唯一作用,是整个城市的菜篮子和奶瓶子。

  所以很早就流传一句话;宁要南岸一间房,不要北岸大农场。

  城市的飞速发展,凸显了发展腹地的重要性,成为制约红河谷市发展成国际性大都市的首要难题。

  这种难题并不仅仅是红河谷市有,在悉尼同样存在。

  悉尼海湾大桥建设的构想正是基于此,广阔的康士比高原(北仑镇)就是悉尼大都市的腹地,未来进一步发展的希望所在。

  问题回到红河谷市,法国建筑师佛朗索瓦便提出了雄心勃勃的跨越“布里斯班河隧道计划”,该计划设想非常大胆,预计通过河底隧道方案,跨越长达3.2公里的布里斯班河,将南岸和北岸连接在一起,天堑变通途。

  认真说起来,这也不是什么新的玩意。

  1802年,法国工程师马修就设想过采用隧道的形式连接英吉利海峡两端,这个想法很得拿破仑的欢心,他非常喜欢这个跨越36.7公里的“英法海底隧道计划”。

  这样一来,纵横欧陆的法国龙骑兵就可以轻易的去伦敦展示大陆军的威力,想一想都让皇帝陛下笑歪了嘴。

  法国皇帝拿破仑在亚眠合约期间,公开向英国人推销这个油灯照明,马车拖运,还要修建探出海面的木质换气塔的大胆想法,并称其为;“法英两国友谊的见证。”

  在英国人看来,这个以“2小时马车就能到法国”的大项目怎么看都满是法国佬的恶意,简直把纵横英吉利海峡无敌的大英帝国皇家海军气得鼻子都歪了,视为赤裸裸的不友好行动。

  第二年两国再次闹崩了,有关这个海峡工程的提议自然也就黄了。

  时间过了30年,1834年,一个27岁的年轻法国工程师艾梅·托梅·德加蒙德对英法海底隧道这项伟大的工程产生浓厚兴趣,相较于前辈工程师马修,艾梅·托梅·德加蒙德付出的代价是就是他的一切,耗尽自己的财产和心血,一直到弥留之际,所以他被称为“海底隧道之父”

  直到1876年去世,艾梅·托梅·德加蒙德都没有看到英法海底隧道实现了一丁点可能,依然停留在图纸上。

  李福寿很难理解,为啥一个“纸上工程师”能被称为“海底隧道之父”,如果标准定的这么低的话,那么思想天马行空的达-芬奇又该咋说呢?

  作为率先修建水力发电站的先驱者,他被世界报刊称为水力发电之父,在电力工程界享有崇高威望,是伯爵贵族头衔之外大大的加分项。

  即便是高傲的英国皇家学会,也不得不承认昆士兰伯爵大人在此领域的杰出贡献。

  法国工程师马修的设想中的“法英海底隧道”遗漏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怎么样在海底挖掘隧道?

  以1802年的技术这根本不可能,法国工程师艾梅·托梅·德加蒙德拿出了确实可行的方案,也许这是他最大的贡献。

  他的方案是;

  先用砖块铺设巨大的海底构筑带然后在内里凿洞的方式来修建隧道,从而省掉了预置铁管这道工序,并把工程造价压在了1亿7千万法郎,即七百万英镑以内(英镑1851年购买力),工期30年。

  这种方法可以称之为盾构法,这也不是啥新玩意儿。

  原籍法国的工程师M.I.布鲁内尔在1843年完工完成了一项震动整个伦敦的杰作,用了18年时间,完成了全长396米的泰晤士河隧道,将两岸的城市联系在一起。

  M.I.布鲁内尔使用的就是开创性的隧道盾构法,其原理为使用一个巨大的构架,构架的空隙为可供36个工人同时开凿的工作面。

  河床底部是厚实的蓝粘土层,这个构架用挤压的办法向前推进,每个工人的挖掉自己面前挤进构架内的粘土,方便整个结构继续推进。

  与此同时,另一批工人将构架推移腾出的空间一点点地稳固。布鲁内尔的盾构掘进是隧道施工的一大技术突破,为现代盾构奠定了基础。

  其后不久P.W.巴洛于1865年在泰晤士河底,用一个直径2.2m的圆形盾构建造隧道。

  1847年,在英国伦敦地下铁道城南线施工中,英国人J.H.格雷特黑德采用气压盾构法施工,并创造性的采用在衬砌背后压浆技术,来填补盾尾和衬砌之间的空隙,创造了比较完整的气压盾构法施工工艺,为现代化盾构法施工奠定了基础,促进了盾构法施工的发展。

  其后不久P.W.巴洛于1865年在泰晤士河底,用一个直径2.2m的圆形盾构建造隧道。

  从技术上讲,“布里斯班河底隧道工程”没有无法克服的困难,所需的仅仅是巨大的资金投入和决策者的考量。

  如此宏大的工程就如同悉尼海湾大桥一样,成为一个又一个建筑界的梦想。

  昆士兰伯爵李福寿大人素有尊重科学,热爱科学的好名声,同时也是英、德、美等国科技界的一大金主,在科技创新和先行道路上舍得大把撒钱,同样成果斐然。

  世界第1座红河谷水电站,创新型柴油机系列,手扶拖拉机系列,柴油发电机组系列都是其杰作之一。

  如今伯爵大人的兴趣扩展到建筑业界,无疑是世界建筑师的一大福音。

  正是一项项大手笔城市建设,造就了红河谷这座美丽而宏伟的移民城市,在澳洲中部地区与布里斯班双星闪耀。

  所以,千万别小看这800余米长拥有完善下水管网的排污道路,这些别人不晓得,老麦克心里可一肚子数。

  青岛镇以后必将成为昆士兰北部重镇,这个时间也许是10年或者20年,但绝对不会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