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风云1876 > 第251章麦克牧场

我的书架

第251章麦克牧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oh,my god,这是筑路队吗?”

  老麦克与李思远并骑而行,远远的就看到了数百名工人与大量的机械,还有骡马大车组成的环形营地。

  “没错,这是北方道路上的三个筑路队之一。”李思远声音柔和的解释一句,他的修养非常好,看起来非常有贵族气质,未来更是前程远大。

  老麦克此刻都有些后悔小女儿嫁的早了,李思远明显比陆强那个三棍子打不出个闷屁来的夯货强上两个层次都不止,也不知道自家的漂亮女儿为啥看上那货?

  脑海中莫名其妙的冒出“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这句话,老麦克感觉到人与人的缘分啊,忒稀奇了!

  “三个筑路队?”

  “是啊,北方的道路实在太漫长了,所以需要三个配备这个时代最强修路技术的筑路队同时修建。一个筑路队从约克角海滨向南修建,向南方一共800多公里一直抵达凯恩斯,第2个筑路队从凯恩斯向南修建,一直抵达南方千余公里之外的德州镇,第3个筑路队则从布里斯班出发向北修建,也就是你现在看到的这个筑路队,你们一路过来的道路都是他们修建的,目标是在德州镇会合,从而贯通整个北方道路。”

  说到这里,李思远举着马鞭指向远方继续说道;“老镇长,你看到前方的电线杆了没有,那是澳洲电报局的长途有线电报线路,道路修到哪里有线电报就通到哪里,电报局和汇通银行的营业点就铺设到哪里,完善整个北方布局。”

  “哦,原来这样啊,怪不得筑路队的人数这么多。”

  “这条道路叫做海滨大道,完全是由伯爵大人出资修建的,这是作为赠送给昆士兰州的基础建设礼物,今后将惠及多达百万的人群,彰显出伯爵大人的博大胸怀和仁慈,我们都应该怀着一颗虔诚感恩的心来对待。”

  “是的,愿上帝保佑伯爵大人。”

  “对不起老镇长,我并非是基督徒,而是一名虔诚的道教信徒,所以我更愿意拜请三清仙尊保佑,而且我坚信伯爵大人是天命之子,未来终将印证这一点。”李思远特意强调了这一点。

  老麦克不由得皱了下眉头,他终于发现了李思远的致命缺憾,那就是一个异教徒,看来小女儿不嫁给他还是对的,在这一点上陆强就比较好。

  伯爵大人是天命之子这一点毫无疑问,老麦克希望上帝保佑他,并且愿意拿起枪来捍卫伯爵大人,听从伯爵大人指示征战沙场,哪怕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但他不喜欢三清仙尊也来掺一杠子,有上帝他老人家就行了,作为一名虔诚的基督徒必须要指出这一点,这是上帝的业务范围,没三清仙尊什么事儿。

  但转念一下

  勘界立碑这件大事还抓在李思远的手上呢,而且还有珍贵的州议员名额,小不忍则乱大谋。

  行吧,暂且忍下这口气。

  老麦克默不作声的策马前行,他忽然想到一个奇怪的问题,为啥我要想起“小不忍则乱大谋”这句话呢?

  好吧,这不是问题的关键。

  老麦克的注意力很快被筑路队的设备吸引了,越看越惊奇,越看越震惊。

  行走在筑路队最前方的是5辆斜排的拖拉机,拖拉机后面拖着重型耕地铧犁,就像在农田里作业一样将宽阔的路面深翻起来,笔直长长的一路看不到头。

  这些深翻的泥土经过几天暴晒之后,变得干燥没有水分,容易进行下一步的处理。

  后方有4辆斜排的拖拉机,带动着急速转动的机具将泥土全部打碎成粉,形成高高的浮土层,然后就轮到拖带着实心钢质滚轮的压路机出场,一遍又一遍的将这些浮土压实。

  筑路队每隔数十公里会建设一个采石场,利用柴油发电机带动碎石机制取小石子和石粉,用于修筑坚固的道路。

  石粉将会铺设在压实的土路上,重新压实之后,从路的一侧取土厚厚的覆盖上去,再度重新夯实。

  再下面工序是装载着碎石子的拖拉机出场,将路面均匀的撒上一层碎石子,再次用压路机出场压实,最后在上面铺上厚厚的一层黄土压实后,便形成了当前的道路。

  最后这厚厚的一层黄土,取土的地方依在道路一侧,通过拖拉机深翻之后取土,两次取土之后,就会在道路一侧形成一个深深的水沟,这是防止路面积水的重要措施。

  最后,在道路上隔一公里位置立上半英尺高的路碑,让人能够清楚的知道自己身处什么位置?距离目的地还有多远?非常简单明了。

  这样修筑的道路呈现明显的三明治结构,三层黄土一层石粉一层石子,一共有5层,一层又一层互相叠加非常坚实,而且筑路速度非常快。

  具体的筑路速度取决于碎石的开采粉碎速度,一个筑路队拥有数十辆拖拉机,一次展开的工作面最少30公里,30公里的道路只需要短短十天就可以修筑完成,因而进展非常快。

  而所有的工人都住在流动大篷车上,生活设施等等也都是在大蓬车上,跟随着工地一起向前移动,因此连筑营的麻烦都省去了。

  这样的机械筑路方法极大的提高了效率,节省的人力简直不可计算。

  以5辆拖拉机深翻为例;每天可以轻松的完成30公里深翻的任务,只需要5名拖拉机手就可以了。

  这么长的路段要使用人力挖掘,那得需要多少人?

  3000人苦干三天都不一定挖得完,这是一个不算复杂的计算题,每个人10米长20米宽就是200平方米的面积,深翻下挖80公分就是160立方,一个壮汉每天需要完成50多个立方的挖掘任务,当真是累到手软脚软都不一定挖的出来。

  3000苦干三天那就是9000个人工,5个拖拉机手轻松一天干完,效率提高1800倍。

  拖拉机拖带的泥土粉碎机具和实心压路滚轮有几乎相同的妙用,节省的功效也是上千倍,干出的活儿反而更加整齐漂亮,质量可靠。

  毕竟是机械筑路,一轮又一轮的深翻压实来不得丝毫作假,也无法偷工减料,更无法人力筑路一样偷奸耍滑,从而保证了筑路质量。

  看到这里,老麦克深深的感到钦佩;

  上帝呀!伯爵大人就是播撒圣光的天使,来自天堂照耀人间的圣光,澳洲混乱秩序的拯救者,身负神圣高贵东方皇族血脉的传人,必将会带来主的福音。

  对此,老麦克已经深信不疑。

  最后必须要强调一句;这里没有三清仙尊什么事儿。

  “无量寿佛,善哉善哉!”李思远虔诚的稽首行礼,将老麦克的期望捣得稀碎。

  老麦克的牧场青岛镇西南方向约13公里,其大女婿赵启山和小女婿陆强的牧场一左一右紧靠在一起,合起来的面积超过3万英亩,是一处水草丰美的好地方。

  牧场内包括一座高度六百条米左右的山脉,大大小小10余个湖泊,七条溪流贯穿其中,除了一小半是丘陵地带之外,大部分是平缓的坡地和平原,在丘陵地带有连绵不尽的森林。。

  这种地形耕地是没戏的,用来做牧场是极好的。

  老麦克与众人商量了一下,索性先建设麦克牧场,大家一起放牧一起居住,腾出手来以后在慢慢建设自己的家园。

  一连十数天

  牛仔们热火朝天的大干起来,他们在森林中伐倒一棵棵大树,用斧头砍掉枝桠,然后用健马将其拖出森林,统一堆放在木料场。

  然后将木料用铁锯锯开,一层一层码放好在太阳底下暴晒几天,最后搭建三角凉棚遮挡阳光,让其慢慢阴干。

  裁下来的边角木料用于搭建畜栏,一点一滴辛苦建设自己的美丽家园。

  “停一下,歇会儿。”老麦克双腿分开坐在大树上,放下手中的铁锯大口喘息了几下,然后用袖口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看样子累得不行。

  坐在大树下方的赵启山也放开手中的铁锯,从口袋里拿出一包香烟,递了一支过来说道;“麦克老爹你就别逞能了,等会儿去和哈德森一起搭建畜栏吧,这种锯木头的活计让我们年轻人来干。”

  “哼,我可还没老呢。”老麦克不服气的反了一句嘴,转头看了看木料场堆积如山的大木头,锯开的木板还没有一个零头,忍不住感觉到头皮发麻。

  他接过了香烟想了想说道;“赵,我觉得咱们应该添置一台盘锯和一台拖拉机,它可以帮助我们轻松将这些木头全部剖成需要的木板,还可以运输草料,要知道我们可不是仅仅建造这一处木屋,还有大量繁重的工作等待我们。”

  “买拖拉机可是要不少钱呢?”

  “我算过了,买一台盘锯要27英镑,买一台拖拉机要145英镑,确实非常昂贵,但是它可以帮助我们一次性将木楼建设起来,而不是该死的三间小窝棚,这样我们可以少雇佣10个人,还能够节省很多的时间。”

  赵启山认真考虑了一下,不得不承认老麦克的话是有道理的。

  建设木楼不但需要大量的木板,还需要大量的木条木方,是最需要耗费人力的活计,10多个男人干上一天也开不了多少,还累的不行。

  若是买来拖拉机和盘锯,只需要用木头钉一个盘锯工作台,将大木头推上去,开木头的活计轻松的很。

  不管是木方还是木条,在盘锯工作台上都可以轻松完成。

  盘锯的动力来自于拖拉机,只要套上连接皮带就可以了,方便而简洁。

  而且拖拉机简直是牧场的万能操作手,不但可以运输草料,木料,种植的瓜果蔬菜,谷物和其他东西,而且卸下车厢以后,立刻可以化身为农田里的最好小帮手。

  犁地,深耕,翻地,锄草,播种施肥样样在行,绝对是规模农场的好帮手,轻松可以种100亩田。

  拖拉机好确实是好,谁都看得到,但就是价格太昂贵了。

  一台基本型的拖拉机就要145英镑,只配备基本型的车厢,需要加长车厢和平板车厢之类的都要加钱,加挂各种农机具设备也都需要加钱,这个十几英镑,那个二十几英镑,林林总总农机具配齐了要超过200英镑。

  145英镑,这在当今时代意味着什么?

  4.5英镑一吨优质钢铁,这笔钱可以购买32.2吨钢铁,可以购买一栋带着前后花园的两层洋房,真的是太过昂贵了。

  赵启山不知道,之所以定价这么昂贵是源于系列柴油机在这个时代的开创性新技术,在可以预见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将独占该领域的市场,获得超额垄断利润。

  伯爵大人控股的美国底特律市卡吉尔蒸汽机械公司和澳洲通用机械公司从中获得了巨大利益,来自世界各地的订单雪片般飞来,尤其是传统的英国、法国、荷兰,西班牙和德国农场,对拖拉机和农机具的需求极其旺盛。

  蒸汽拖拉机很早就出现了,但是非常笨重而且功效极低,一进入农田里就陷住了,在欧洲农场恶评如潮,几乎没有得到推广应用。

  在当今农业领域,生产最多的就是蒸汽钩机,这是一种固定在田头的蒸汽机械,通过钩索翻耕土地,每年美国底特律地区出口欧洲的蒸汽钩机数量约为1500~1800台左右,自用的数量更多。

  这些老旧产品在柴油拖拉机闪亮出场之后,市场上溃不成军,如今的销售量近乎于0。

  与此同时

  系列柴油机组应用领域极其广泛,不但是中小型企业的动力基础,而且是大型企业设备的辅助动力之一,几乎把笨重而不实用的蒸汽机械打的落花流水。

  “麦克老爹,你决定了吗?”

  “是的,我们需要一台拖拉机,更需要一台盘锯,它可以让我们少雇佣10个工人,节省50英镑。”

  “好吧,我没问题。”赵启山狠狠的抽了一口烟,转头看了一圈,看见大家都在挥汗如雨的工作,眼角里露出一丝莫名的笑意,说道;“我想其他人也不会反对,力民兄会举双手赞成,过去的这些天可把大家累坏了,想一想要这么样苦干上10个月甚至一年多,真的让人崩溃啊!”

  “哈哈哈哈……”老麦克纵声大笑起来。

  他的眼睛环顾着这片美丽的丘陵,这里背靠着高大的山脉,一侧不远处清澈的溪流潺潺而过,前方有大片平缓的坡地,今后可以开垦出来用于种植蔬菜瓜果。

  湖泊旁边可以建设猪栏,肥猪的粪便顺着搭建粪槽丢入湖中,清洁也方便。

  湖泊另一边可以搭建牛棚,养一些鸡鸭鹅,几年之后,这里必将成为一个美丽而又富饶的牧场。

  想到这里,老麦克的一颗心已经醉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