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风云1876 > 第264章不能承受之重

我的书架

第264章不能承受之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次马六甲海战仅仅用了不到半个小时便结束了,荷方三艘蒸汽铁甲战舰二沉没一重伤,在昆士兰联合舰队的群殴之下乖乖的缴了械,举起白旗投降了。

  不是不想打,而是实在打不过。

  此次海战,火爆的“澳洲小姐”出色表演,尤其每分钟高达12发的密集钢雨,给英国“顽石“”号巡洋舰观察组带来的是极度震撼。

  作为一种陆军95毫米中口径野战加榴炮,澳洲小姐凭借革命性的炮管复进技术带来了火力飞跃进步,成为这场海战不折不扣的主角,光芒遮盖了德制239毫米主炮。

  这种粗暴移植到舰艇上的中口径副炮,既没有精密的水冷技术,也没有身管自紧技术,更没有复杂而精密的机械旋转弹库配置,完全依靠炮组成员甩开膀子大干,向敌人舰艇倾泻死亡弹雨。

  “万能的上帝啊,澳洲这支舰队的出色表现,真是让人难以忘怀。相比较效率慢到让人发狂的阿姆斯特朗舰炮,澳洲这种新型火炮毫无疑问将取代前者,成为今后海战中的主角。”乔-霍华德上校目送着昆士兰联合舰队消失在海平面尽头,发出了由衷的感叹。

  “尊贵的勋爵阁下,帝国海军部同样清楚的看到了这一点,现在我们面临的问题是装备了太多的阿姆斯特朗炮,几千门大口径舰炮不可能全都替换,我想这个时间可能是10年或者是20年,值得庆幸的是……我们的主要海上竞争对手同样存在这个问题。”顽石号巡洋舰长乔治上校目光在舰艏的双联装209毫米主炮上扫过,十分吃味的皱起了眉头。

  这是一种前膛装填主炮,源于帝国海军部一群开历史倒车思想顽固的贵族老爷,虽然射击精度很高,威力也很强,可发射速率慢的让人蛋痛。

  每次主炮发射完毕之后,必须放平炮管,清除炮膛火药残渣,将沉重的发射药包和弹丸从炮口再装填进去,最让人崩溃的是这种前装式阿姆斯特朗炮膛中刻有深深的膛线,从炮口装填的弹丸必须旋转着推入,装填手用力一猛就会卡膛。

  训练有素的英国炮组,每2~3分钟才能够发射一炮。

  这么长的时间足够澳洲新型95毫米火炮发射三十多发炮弹,形成密集的弹幕覆盖。

  当然了,这样的对比对英国阿姆斯特朗火炮是不公平的,一发209毫米重炮弹加上发射药包达到了200余磅,而一发95毫米炮弹只有几十磅重,威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同样采用液压复进机构的209毫米口径主炮,每分钟能够发射3发炮弹,单位时间内倾泻的火力达6~8倍之多,对海上作战方式带来的变化是革命性的。

  当今世界没有完善的炮射观瞄系统,海上作战依靠经验丰富的炮组和密集的炮火覆盖,火力越密集,击中目标的概率越高,其重要性无论怎样强调都不为过。

  “乔治上校,尽快使用新型火炮是帝国海军维持海洋霸权的硬性需要,关于这一点,我会在报告中重点提出,至于换装费用不在我们的考虑范围内,那是财政部和海军部该头疼的事儿,我看当前的这场海上争端已经没有必要进行下去了,相信荷兰人很快会意识到这一点,主动提出和谈请求。”

  “尊贵的勋爵大人,我非常赞同您的观点。”

  “那么在给伦敦的报告中,我希望乔治上校先生能和我一起联署意见,尽快促成和平的到来,荷兰人的血已经流得足够多了,他们的力量无法维持广袤殖民地的统治,是时候让出一些利益给后来者,呵呵……那个昆士兰伯爵先生可不是好糊弄的,对土地拥有近乎贪婪的占有欲望。”

  “很遗憾,作为流淌着日耳曼人血脉的北欧低地国家,荷兰人的强硬众所周知,看来这是一场艰苦的谈判。”

  “失败者是没有权利要求更多的。”乔-霍华德上校神态轻松的耸了下肩,他看着附近这一片海域浮起了密密麻麻的海鱼,全都是被密集的炮火震死的海洋鱼类,用带着怜悯的口吻说道;“昆士兰舰队成长的速度非常惊人,已经有了一支海上强军的雏形,假以时日必然是个难对付的海上力量,昆士兰伯爵已经用枪炮证明了自己的力量,有资格坐下来分一杯羹,很不幸的是他看中了荷兰人盘子里的肉,一味强硬只会导致更多的流血牺牲,荷兰人迟早会明白这一点。”

  “但愿如此吧,愿上帝保佑。”乔治舰长当然唯勋爵大人马首是瞻,不会提出反对意见。

  即便是在贵族子弟扎堆的大英帝国皇家海军中,古老的诺福克公爵家族子弟也是最顶尖的一小撮人。

  此次启航之前

  据说是来自唐宁街的小道消息,乔-霍华德上校将会因为卓有成效的海上观战报告,对今后大英帝国海军炮击战术和蒸汽铁甲战舰使用战略具有深远影响力,积功晋升为准将。

  如今第二次马六甲海战,无疑将会为乔-霍华德上校晋升海军准将送上有力助攻,闪亮的将星指日可待。

  乔治上校敢打赌;

  以前送上去的观战报告,肯定在帝国海军部的哪一个资料室里面吃灰蒙尘,那些位高权重的大人物根本没有兴趣仔细阅览,他们所需要的不过是一个提拔的理由而已。

  真是见鬼,普通的一份观战报告就能成为晋升海军准将的理由,比30年海上杰出服役勋章更加靠谱,这实在太荒诞了。

  埋怨归埋怨,乔治上校脸上不敢流露出任何怨尤之色,他知道平民和贵族之间巨大的阶级沟壑,绝非一枚30年海上杰出服役勋章能够填补的。

  顶级贵族子弟晋升准将只需要一纸轻飘飘的报告,而平民出身的海军军官却需要用一生去拼搏,用鲜血和生命积起累累功勋,才有一丝可能跨越这个巨大的门槛,进入帝国海军部高级官员行列。

  大英帝国皇家海军准将一职,并非是真正的将军,而是校级军官的最高层级,只有拥有了准将头衔的海军军官,才能够指挥一支海军编队,而不仅仅只是一艘军舰。

  第二次马六甲海战的消息以最快速度传播开来,引起了相关各方的强烈躁动,反应各个不一。

  正在北仑镇视察近卫龙骑兵师筹建工作的李福寿,听到前方传来的好消息后连说三声“好、好、好…”然后仰天长笑,极度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这些日子以来,压在他身上的沉重负担仿佛一下子去了大半,变得轻松起来。

  此战打掉了荷兰人的欧洲强援,真正确立了在东印度群岛海上争霸的优势,意义不可谓不重大,值得大书特书。

  昆士兰联合舰队群殴对手,真正的战斗仅仅进行了十几分钟,便彻底打掉了这支小型舰队,此战并不能说明荷兰舰队很弱,只能说何方抓住了稍纵即逝的宝贵战机,“各个击破”策略大获成功。

  若是任由“爱荷斯坦因”编队与“七省”号编队汇合,荷兰皇家特遣舰队可以组织起五艘蒸汽铁甲战舰为核心,十三艘风帆战舰为辅助的强大舰队,在战舰数量和排水量上占据优势,想要战胜对手可就不容易了。

  昆士兰联合舰队的长处非常明显,那就是航速高,火力猛,短板也非常明显,全都是一群脆皮组成的不正规海上力量。

  防护力太差在此前的海战中已经暴露无遗,只要被敌方炮弹击中后果相当严重,若非95毫米澳洲小姐火炮相当给力,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李福寿手上可以动用的海军就这么点家底,一旦折进去可就全完了,身后是万丈悬崖……

  ……

  战败消息传到荷属东印度群岛总督府,弗雷德里克-S-雅各布爵士脸色惨白的跌坐在椅子上,半晌无语。

  心中寄予厚望的欧洲强援就这么一战而殁,他感觉眼前一片黑暗,胜利信心在一点一点崩塌,如坠深渊一般。

  上帝呀,请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接着传来的消息,让总督弗雷德里克-S-雅各布爵士几乎要抓狂了。

  原计划接替的新任总督人选推脱身体有恙不来了,备选人物也纷纷推脱,谁都不想在这时候跳下来搅这趟浑水,为前任总督收拾烂摊子。

  这些人精清楚的看到;

  新任总督有可能将会在一份丧师失地的失败和约上签字,从而背负上污点和骂名,成为永远难以洗刷的耻辱。

  这是爱惜羽毛的荷兰贵族无论如何都不能够接受的,就让总督弗雷德里克-S-雅各布爵士自己承担严重后果吧。

  国内民情汹涌,要求尽快结束这一场看不到希望的战争呼声越来越高,耗费巨额战争军费还在其次,荷兰人太少了,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第一次马六甲海战死伤近3000名海军官兵,炮击棉兰港死伤百余人,第二次马六甲海战死伤近200名海军官兵,莫尔兹比的陆上军事行动死伤已经超过三千人,而胜利的希望遥遥无期。

  荷兰王国总人口没有超过380万,这六千多名死伤官兵就牵扯到六千多个家庭,加上亲戚朋友形成一股强大的社会力量,对王国首相府和远在万里之遥外的总督府形成巨大压力。

  血流得足够多了,是时候停止了。

  阿姆斯特丹,王国首相府

  首相范-霍恩勋爵灰头土脸的从马车上下来,他刚刚被威廉三世陛下拎到王宫里一阵痛斥,提出的内阁辞呈又不被批准,看样子这一届短命内阁成了背黑锅的对象。

  英明神武的国王陛下是不会错的,错的只是办事不力的手下廷臣,全都是一群酒囊饭袋。

  别看首相这个位置位高权重,极其风光,首相范-霍恩勋爵心中是有苦自知,所谓破家难当就是这个道理。

  东印度群岛战争所需巨额经费不是大问题,无非就是截流殖民地收入充作军资,有钱什么战争物资都能买到,甚至包括大炮巨舰。

  失去了来自海外殖民地大笔收入,国内民众只能勒紧裤腰带,吃不起白面包就用黑面包代替,咬咬牙度过这段困难日子就好了。

  如今的荷兰王国就像一个四处漏风的破屋子,落魄了就要被人欺负。

  最关键的因素是人,王国已经承受不起更多的伤亡代价了。

  截止1882年5月初

  荷兰王国统计在册陆海军士兵人数共计5.72万人,排除雇佣兵伤亡因素,现有的伤亡也达到了10%的惊人比例,这已经非常高了。

  东印度群岛战争已经成为荷兰王国不能承受之重,必须得尽快达成和平协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