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风云1876 > 第265章首相大人的烦恼

我的书架

第265章首相大人的烦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爱荷斯坦因”舰艇编队彻底覆灭,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首相范-霍恩勋爵抛弃了所有幻想,认真考虑结束战争的和平方案。

  威廉三世陛下的怒火正是源于此,这位倔强的老国王发誓要将卑鄙的昆士兰伯爵撕成碎片,绝不让他拿走一英寸属于荷兰王国的土地。

  这种气话听听也就算了,千万别当真。

  富有的昆士兰伯爵已经在澳洲新组建了两个步兵师,兵员规模高达1.2万余人,他甚至在构建两个框架师,就是所谓的豹骑卫和狼骑卫,只要有需要,随时可以扩建成新的师团。

  加上规模数以10万计的民兵,其战争潜力不可小觑。

  荷兰皇家特遣舰队放弃对莫尔兹比地区的封锁之后,昆士兰方面已经向所谓的香格里拉岛输送了近2000名骨干民兵,卫戍三团重新补充兵员之后膨胀到惊人的4500人规模,而且得到4个团的民兵支持,弹药火力都不缺。

  在这种情况下

  荷兰登陆部队已经放弃了攻势作战,转以攻代守,并全力加固当前的地盘,准备长期艰苦作战。

  昆士兰伯爵并非一捏就破的软柿子,其强硬的回击荷兰登陆部队,并且悍然侵占婆罗洲首府三马林达,将战火燃烧到荷属东印度群岛腹地,这让荷方深陷战争泥沼,欲罢不能。

  荷属东印度群岛总督府方面准备输送第3批登陆人员和大批装备,这个雄心勃勃的计划未出娘胎已差点夭折。

  经历连番惨败,按照皇家特遣舰队现有实力,无法压制昆士兰联合舰队,不可能保证登陆船团的安全。

  不掌控制海权,远程输送登陆部队和物资就无从谈起,查亚普拉外海遭遇战中的惨重损失不能再次重演。

  这一切的一切,令政府内外反对战争的声音高涨起来。

  首相范-霍恩勋爵回到自己的首相办公室,坐在椅子上疲惫的伸展开双腿,用手捏了捏眉心说道;“埃里克斯小姐,请给我来一杯浓咖啡,不加糖,谢谢。”

  “好的,尊敬的首相阁下。”

  首相秘书埃里克斯小姐刚刚出去,没有半分钟就转身回来报告;“对不起,尊敬的首相阁下,王国财政大臣斯密特和殖民部大臣格罗方德联袂而至,他们有重要事情向您汇报,请问是否安排单独接见?”

  “哦……天哪,真是让人没有半分钟轻松时间,让他们一起来吧,别忘了我的咖啡。”

  “咖啡马上就到,首相阁下。”

  首相范-霍恩勋爵重新振作了下精神,脸上刚刚露出智珠在握的微笑,财政大臣斯密特和殖民部大臣格罗方德便一前一后都进来了,两人看起来在门口吵过,神情明显的怒气冲冲。

  “尊敬的首相阁下,请原谅我在这个时候找您,王国的财政已经陷入大麻烦中,这一切糟糕透了,我已经无力维持下去了。”财政大臣斯密特一进门便开始发难。

  “坐下说吧斯密特,我相信上帝还没有抛弃荷兰王国,你也坐下吧格罗方德,有些事儿我们需要好好谈一下。”首相范-霍恩勋爵声音浑厚沉稳,带着风淡云轻的微笑看着内阁两位重要助手坐下来。

  他的话抚平了两位大臣波动的情绪,一声不吭的坐了下来。

  这时,首相府秘书埃里克斯小姐端来热气腾腾的咖啡,首先递给首相范-霍恩勋爵,然后给两位大臣也送上咖啡,微微欠身施礼后退下,随手关上了沉重的橡木门。

  首相范-霍恩勋爵喝了一口不加糖的苦咖啡,那种苦涩的滋味萦绕在口腔中,让他的思维都活跃了几分,停顿了一下说道;“那么……你们两个谁先来?”

  “尊敬的首相阁下,还是我先来汇报吧!”财政大臣斯密特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微微叹了口气说道;“您知道,本届内阁接手的就是一个烂摊子,历年财政收支入不敷出,债务高企,每年仅偿还债务利息就占据财政收入的三成,持续已经10年的亚齐战争更是一个沉重负担,南非的布尔人需要支援,我们在中美洲的殖民地同样需要镇压土著反抗……”



  “咳咳咳……”

  首相范-霍恩勋爵干咳了几声,打断了斯密特的碎碎念,财政大臣像一个久旷的怨妇唠叨起来就没完,要是任由其说下去,两个钟头都谈不到正题;“斯密特,说一下今天来见我的重点。”

  “哦……抱歉首相大人,请原谅我的唠叨。”

  施密特脸上没有表现出任何歉意,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这道理谁都懂,隔上几天紧箍咒般的念叨一回,最少会让那些肆意花费财政收入的大臣收敛一点,就像殖民部大臣和海军部大臣这些蠢货。

  家里啥条件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吗?

  一个个都特么是狂热的战争贩子,一场战争没有打完,就要打下一场战争,永远都没完没了,啥东西都想往自己的盘子里扒拉,问题是你有这个实力吗?

  “我想说一下当前的重点,与昆士兰人争夺一座荒芜岛屿的愚蠢战争,已经让王国财政大失血,占据王国财政1/3的荷属东印度群岛殖民地收入完全中断了,这令国内的情况雪上加霜,物价飞涨,人民生活困顿,前线8000多名将士伤亡产生的巨额抚恤金和治疗费用又是一个大窟窿,财政部被迫再度向可恶的尼德兰商人举债,用于支付这一迫切款项。”

  政大臣斯密特心中苦水泛滥,扳着手指头开始一项一项的数落;“大手笔的购置枪炮弹药花费了数百万荷兰盾,“爱荷斯坦因”在德国船厂改造的资金还没有支付,这艘战舰已经被敌人俘虏了,随行还有价值数十万荷兰盾的军火一起被俘虏,尤其令人愤怒的是,东印度群岛总督府主使的沪海爆炸案中,英法两国要员及当地死伤群众的伤残抚恤金也要财政支付,现在海军部又提出了购置德国二手蒸汽铁甲战舰计划,支出动辄以百万荷兰盾计,更遑论战舰购置之后的舰员培训,装备维护和弹药支出一系列开支,王国财政部根本拿不出钱来满足他们的饕餮胃口,我本人强烈反对这一穷兵黩武的计划……”

  “好了斯密特,我理解了你的诉求,关于海军部购置德国二手蒸汽铁甲战舰的计划暂时搁置,这是一种不理智的升级战争行为,需要内阁慎重研究。”首相范-霍恩勋爵不得不打断财政大臣喋喋不休的抱怨。

  说起来,他对海军部那群上蹿下跳的职业军人半点好感欠奉。

  掐指算来已进行了三次海战,那真是打一场输一场,一次输得比一次惨。

  首相范-霍恩勋爵知道很多内阁成员不知道的隐秘,荷兰王室通过各种正式和非正式渠道,隐晦的表达出不希望英国出面帮助昆士兰伯爵愿望,事实的情况也是这样,可谁又知道荷兰王室付出了多少?

  如今沪海曲拱桥爆炸案发生之后,欧洲舆论一面倒的狠批荷兰王国放纵殖民地政府行凶,突破一个负责任王国政府的底线,手段令人不齿。

  在这种情况下

  海军部的战争狂人提出购置德国二手蒸汽铁甲战舰方案,无疑是推高战争烈度的不理智举措,英国佬对此作何想?欧洲民间舆论又该如何说?

  荷兰王室想要维持当前默契需要付出的更多,英国方面提出了与威廉明娜公主联姻的想法,已经被荷兰王室断然拒绝了。

  开什么玩笑?

  威廉明娜公主作为当前老国王威廉三世的第一顺位继承人,重要性可想而知,联姻关系到国本及荷兰王国今后一个甲子乃至更长时间的国家政策根本走向,意义极为重大。

  威廉三世与第一任妻子索菲王后有三个儿子,但两位王子全都早逝,最后一个王子如今身染重病已在弥留之际,很可能难以度过阿姆斯特丹寒冷的冬天。

  威廉明娜是威廉三世和第二位妻子埃玛公主唯一的女儿,今年只有两岁,当她诞生时老国王已经63岁了,到了今年已经65岁了。

  威廉三世陛下已经垂垂老矣,威廉明娜公主刚刚会走路,那时候英国王室方面传出联姻意向分明就是不怀好意。

  且不问老国王还能支撑多少年,与欧洲最强势的英国王室联姻,女王陛下登基之后还有多少话语权,这得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很现实的例子摆在面前;

  纵然以德意志帝国的强大,威廉一世陛下为了完成北德意志地区统一,得到大英帝国真诚的友谊和帮助,在与英国王室的政治联姻也付出了巨大代价。

  1858年,皇储腓特烈和英国的维多利亚公主结为夫妇。

  维多利亚公主是英国维多利亚女王和阿尔伯特亲王的长女,她受过严格的皇室教育,也知道皇室政治联姻的重要性,在德意志帝国内部主导了与英国的友好关系。

  一旦违背两国间根本关系,纵然是铁血宰相俾斯麦也被维多利亚公主当面斥责过,更别提其他的亲王、大公、元帅什么了,甚至当今皇储腓特烈在公众场合都不给面子,真的非常强势。

  年幼的威廉二世一直生活在母亲的阴影下,他的分裂性人格就是在这一段时间形成的,一方面极度渴望引起母亲维多利亚公主的关注,得到哪怕是一句淡淡的夸奖。另一方面自卑而敏感,对英国的一切都表现得极为抗拒,这为威廉二世当政以后,引爆与英国的海军军备竞赛埋下了伏笔。

  弱小的荷兰王室无法与强大的德意志帝国皇室相比,在这种情况下,同意威廉明娜公主与英国王室联姻简直就是引狼入室,无论如何也不能同意。

  在这件大事上,荷兰老国王威廉三世总算没有犯糊涂。

  英国王室传达的消息很明确;

  这件事让他们也很为难,昆士兰伯爵毕竟是维多利亚女王陛下钦封的英国贵族,就这么放任不管的看着他被外人(荷兰)欺负,岂非寒了国内外所有民众的心?

  如果大家联姻成一家人,那就没问题了。

  廷臣毕竟是廷臣,亲情总大不过王室家里人,荷兰方面想要香格里拉岛没问题,三马林达退兵也没问题,大不了给昆士兰伯爵升一级爵位,强迫其放弃到手的利益就是了。

  面对英国人的狮子大开口,荷兰王室明智的拒绝了。

  威廉明娜公主的联姻关系到国本,关系到荷兰王国今后百余年的政策走向,是否能够从荷兰王国根本利益出发独立自主地制定政策?

  与之相比

  别说一个香格里拉岛,就是再搭上婆罗洲三马林达也不够分量。

  当然了,国内战争狂热分子的叫嚣也不能纵容……

  德国二手蒸汽铁甲战舰战力强劲,排水量高达上万吨之巨,同样所费不菲,确实能够吊打昆士兰联合舰队。

  可问题是……德国二手战舰再多能有英国多吗?

  昆士兰伯爵富可敌国的名声早已经响彻欧洲,哪怕不是在英国购买战舰,那么法国甚至德国都可以,还可以花钱在美国订购战舰,那些浑身铜臭味的牛仔肯定举双手赞成,这样的战争打到哪一天才算完?

  首相范-霍恩勋爵必须从全局角度考虑问题,螺蛳壳里做道场,在维护王国利益的情况下尽快结束这场该死的战争。

  他好言安抚了财政大臣斯密特,对于海军部购买德国二手蒸汽铁甲战舰议案持否定态度,这让斯密特大大松了一口气,感觉肩上的压力减轻了不少。

  上帝作证,海军部那帮蠢货竟然想购买高达7艘德国二手蒸汽铁甲战舰,加上辅助船只那就是一整支舰队,这可是一大笔钱。

  购买之后还不算完,还要花上一大笔钱翻新修缮,培训近2000名舰员,加上弹药和维持费用就是一个无底深洞。

  说句不好听话

  这样的一支昂贵舰队开到海上,就是不打仗每一天都要花费数万荷兰盾,这笔钱从哪里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