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风云1876 > 第284章以力破之

我的书架

第284章以力破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昆士兰州,红堡

  “真特娘见鬼了,我都怀疑是不是咱们打输了,还是前方将士在谎报军情?这些可恶的荷兰佬也不知道哪根弦搭错了,战败了还敢提出这种匪夷所思的要求,这难道就是你所说的商人思维吗?”

  李福寿抖着手上的谈判文本,真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心中丝丝怒火波澜不定的泛滥起来,随时可能风云大变。

  他的旁边沙发上坐着私人政策顾问艾伦-约翰逊教授,顺手接过荷方谈判文本看了一下,嘴角露出明显不屑的笑容。

  “瞧,这就是那些尼德兰商人标准的属性,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就地还钱,这不会是一场轻松的和平谈判。”艾伦-约翰逊教授淡定的回答。

  “在战场上打输了,荷兰人凭藉着什么?”

  艾伦约翰逊教授摇摇头,明显不同意伯爵大人的说法;“呵呵……和平协议一天没有签订,就不能以战争论输赢,荷兰人依然有赌本随时能够翻盘,对他们来说与其接受耻辱的和平协议,莫如咬着牙继续把战争打下去,战场上的情况千变万化,荷兰人不一定就输定了,最坏的情况也就是当前这样儿,不可能再坏了,所以在心理预期上可能高一些,毕竟和平谈判是双方的事儿,只要死咬着牙不同意,这就是一场唇枪舌剑的拉锯战。”

  “真是荒谬!”

  “很遗憾,这就是现实,想从荷兰人手中捞好处很不容易,他们现在虽然落魄了,但是骨头还很硬。”

  说到这里,艾伦-约翰逊无奈的耸了耸肩,接过李福寿递来的古巴雪茄烟。剪掉茄帽之后,艾伦约翰逊教授主动将两人雪茄烟都点起来,面对面吞云吐雾的享受起来。

  “尊贵的勋爵阁下,作为您的私人政策顾问,我不得不指出,在这件事上您也犯了很大的错误,向荷兰人传达了错误的信息,这导致他们抱有不切实际的过高愿望。”

  “哦……教授先生,你指的是哪方面?”

  “所有的一切,尊贵的勋爵阁下。”艾伦-约翰逊似乎对派遣谈判使团没有征求自己的意见怨念重重;

  我好歹还是您的私人政策顾问,这么大的事儿您也不问问我,是不是太不把我这个私人政策顾问当干部?

  这真的怪李福寿,他压根也没把这个随口任命的私人政策顾问当回事儿,当初喜滋滋的考虑谈判代表团前往新加坡,尽快拿下战争的胜利果实,已经把艾伦-约翰逊忘到九霄云外了。

  这话当然不能说,还要稍微解释下,随后尽快要将私人政策顾问的聘书发出去,可别再闹乌龙了。

  问题在于李福寿是随口任命,但下面每一个人都当了真。

  您一个大人物说的话就是法令,可不能像普通人一样酒喝多了吹牛逼,酒醒了以后啥责任也不负。

  那不行,不带这么玩儿人的。

  怨妇味道几乎要泛滥出来,李福寿禁不住哑然失笑,他美美的吸了一口古巴雪茄烟,任由浓烈香醇的烟草雾气发散;“艾伦教授,这确实是我操之过急了。”

  淡淡的一句话抚平了艾伦-约翰逊心中的重重怨念,感觉心气也顺了,念头也通达了,浑身36000个毛孔透露着舒坦感觉,这种被人尊重的感觉真好。

  普通人说出来完全没有这样的效果,但这可是尊贵的昆士兰伯爵大人说的话,份量天差地别之远。

  在封建君主遍地走的时代,众生生而不平等。

  眼前这位身怀东方古老皇族尊贵血脉的伯爵大人,无疑是雄霸一方的封建领主,虽然头衔没有诸如黑森大公,诺福克公爵,汉诺威国王这些顶级大贵族响亮耀眼,但手握的实权和掌控的庞大经济实力半点也不逊色。

  欧洲人看待贵族是从家族渊源,领地实力和往日家族荣耀各方面综合来看的,这一点非常现实。

  落魄贵族头衔再高也没有鸟用,在欧洲顶着公爵头衔没有公国属地的大贵族有一大把,没谁把这些大贵族当回事儿,只不过是身份尊贵一些的要饭花子罢了。

  反之,即便贵族头衔没有那么高但是实力强劲,也会受到普遍的尊重。

  昆士兰伯爵大人从家族尊贵血脉到领地实力各方面都是顶级的,登高一呼,能够吸引欧洲大批有才能的俊杰云集麾下,甘愿为其驱使。

  没错,大贵族就是这么牛。

  伯爵毫无疑问是大贵族,遥想当初,英国国王亨利二世他爹是法国的安茹伯爵、这位风流倜傥的伯爵经常在帽檐上别着一朵金雀花,因此,英王亨利二世开创的王朝,被称为“安茹王朝”,或者“金雀花王朝”。

  荷兰国王威廉三世的幼女威廉明娜公主年仅两岁,已经被尊奉为王国储君,老国王一旦有所闪失,立马继位成为新的荷兰女王,被王国臣民普遍接受并受到欧洲各王室尊重。

  昆士兰伯爵大人的嫡子虽然还没有出生,但是在娘肚子里已经被红河谷各方势力尊奉为幼主,这个尊贵地位谁都抢不去,所以说当今时代人生而不平等,想要起点高必须得是个投胎小能手。

  “教授先生具体说说吧,我听着呢。”

  “尊贵的勋爵阁下,请原谅我的直言。”艾伦约翰逊放下手中的雪茄烟,微微站起身来欠身施礼,这位一向毒舌的教授想必下面不会有什么好话说出来。

  “没事,你说吧。”李福寿有了充分的心理预期。

  得到了口头保证,艾伦-约翰逊教授毫不讳言的说道;“您的决策失误错点太多,充分暴露了极其幼稚和不成熟,荷兰人看到这一点当然要抓住狠狠咬一口,至于能不能吃下肚那又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多吃一口就是赚的,吃不到也损失不了什么,无非是费点口水罢了。

  首先,您不应该仓促同意荷兰人的和平谈判要求。

  而应该有意的拖延,并表现出强烈的侵略意图,最少完成在香格里拉岛剿灭荷兰登陆部队的战略目标之前,不应该仓促同意谈判。

  一旦完成剿灭荷兰登陆部队的目标,香格里拉岛就成为不可谈判的问题,荷方尊重并承认伯爵大人对香格里拉岛的所有权是和平谈判的前置条件。

  不答应这一点,和平谈判无从说起。

  而不是像目前这种情况,双方陷入旷日持久的扯皮之中,为了一丁一点的领土利益打口水战,让谈判陷入僵局。

  其次,派遣多达27人的谈判团队,能够看出您对和平的渴望和急迫,吴墨舟和范仲斋都是红河谷的重量级人物,荷兰人除非是瞎子才看不见,显然他们不是的。

  第三点,同意以英国人为主,法国,德国,西班牙,比利时等参与共同调停十分不妥,人多嘴杂利益不一致,反而对和平谈判造成极大的牵扯,参与调停的外国使团越少越好。

  因为我们战场上的优势,至少在态度上要表现出不情不愿,对谈判地点和谈判使节都要提出要求,并且拿出苛刻的谈判前置条件。

  这样一来

  当我们勉强接受调停方案,参与调停的各方都能感受到我们的善意,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好处,能够得到调停各方的尊重和感谢,如今全都没有了。

  荷兰谈判方面会大幅调低心理预期,不会提出那么多不可置信的要求,见风使舵可是商人玩的最溜熟的把戏。

  第四点,我们知道在婆罗洲的军事行动正在如火如荼的开展,哦……在此我要打断一下,相关的消息我还是从报纸上知道的,我作为您的私人政策顾问,竟然没有一份政府内参,用于考量政策走向,提出合理化政策建议,这简直令人深感遗憾。

  回到话题

  婆罗洲的军事行动正在大规模展开,移民计划同步进行,我真的很难理解,这时候我们为什么要急于谈判?

  把这个时间推到明年或者后年不是更好吗?

  既然参加谈判了,为什么不把条件提得更多一些,在东印度群岛到处都有华裔移民的存在,这都是我们需要重点照顾的族群利益,比如苏门答腊岛,巴厘岛,兰芳国,马都拉岛,苏拉威西岛甚至爪哇岛,这样的要求我们为什么不提?

  沙俄以天主教保护者自居,可以此为借口将手伸入奥斯曼帝国领地内,对所有信仰天主教的教徒实施保护,这包括保加利亚人,亚美尼亚人,高加索地区和南斯拉夫广阔地域,为此甚至不惜发动战争攥取实际利益。

  作为同文同种同血脉的华裔移民,尊贵的昆士兰伯爵大人同样可以作为海外华人的保护者出现,由此伸张自己的正当权益,这不但能极大的提高您的威望,而且给予随时插手东印度群岛问题的正当理由,对华裔移民的权利表示关切,这站在了道德和公义的制高点,这样有力的武器为什么不抓住?

  如果想不到的话您可以咨询,我认为这是非常可贵的品质。

  您这啥都不知道,傻憨憨一样兴致冲冲的去谈判,不蒙你蒙谁呀?”

  一番深刻入骨的话,说的李福寿老脸微红,太特粮滴尴尬了。

  怎么说呢?

  幼稚不成熟,考虑欠妥都是婉转的说法,不客气的说就是傻那个啥……

  “咳咳……”李福寿干咳两声缓解尴尬,没有点唾面自干的觉悟还玩啥政治啊,洗洗睡吧!

  他神情诚恳的说道;“艾伦教授,非常感谢您的直言不讳,今后在出台重大政策之前,我一定会向您请教,哦……对了,您会拿到综合政治、经济和军事各方面的内情参考,只要注意保密就行了,咳咳……那么您看在下一步我们该采取什么样的策略,最大程度的维护我们的利益?”

  “很简单,从历史里找答案。”艾伦-约翰逊充分感受到了尊重,心里真是三九天吃冰棍儿一样的舒坦,讲话语气也变得委婉起来;

  “尊贵的勋爵阁下,您是我见过最杰出的青年领袖,由于经验不足,在谈判中出现一些小小的瑕疵完全不用在意,由于军事上的绝对优势我们掌控着谈判主动权,怎么谈判?何时谈判,提什么条件,主动权完全在我们手中,荷兰人同我们玩花招就狠狠的揍他,打的他生活不能自理,到时候自然就乖乖就范。”

  “嗯,不错,这个从历史中找答案怎么说?”李福寿谦虚的问道。

  “自从三次英荷战争之后,荷兰人纵横世界的手脚被打断了,国力急剧衰退下来,这200年来在战场上可是吃了不少败仗,沦落为一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其中有丰富的历史先例可供参考,依照英国人的丰富经验就是直接揍他,揍完了再谈,不老实继续揍,打到他妈妈都认不识以后拖到谈判桌上继续谈,自然就能达成我们想要的和平协议。”

  说到这里,艾伦-约翰逊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坏笑,丝毫没有因为出卖荷兰人而感到半点歉疚。

  任你狡诈如狐,我唯有一力破之。

  归根到底实力才是基础,可能玩嘴皮子花花我不如你,但你要不老实我就揍你,打得你怀疑人生。

  “你瞅啥?”

  “瞅你咋滴啦?”

  “吔……这小子忒不老实。”逮到“咣咣”一阵狂揍,然后丢开问道;“看你还瞅啥?”

  “我就瞅了,你能干死我?”(各种不服气中)

  “行……有种。”逮到“咣咣”又是一阵狂揍,然后丢开问道;“咋样……还瞅不瞅啦?”

  “我(吐血中)我(吐血中)……老哥下个手够狠啊,行……今天除非弄死我……”(继续嘴硬吐血中)

  “丫挺嘴够硬的,哥今天心情好那就成全你。”逮到“咣咣”再次一顿狂揍,打得大小便失禁,然后丢开问道;“咋样……爽不爽?”

  “哥……哥……别打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您是爷……您说啥就是啥”(持续吐血中)

  嗯,李福寿和艾伦约翰逊教授商量的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方法粗暴简单,但是效果一定很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