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风云1876 > 第292章南行列车(四)

我的书架

第292章南行列车(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双方争吵愈发激烈,其他大佬坐不住了纷纷出言劝阻,唯有伯爵大人老神在在的欣赏窗外风景,仿佛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在滚滚红尘俗世中片叶不沾身。

  就凭这份超然的胸襟气度,就令人折服不已。

  片刻之后

  参谋长康拉德-阿登纳与汇通银行经理凯斯特纳这两个老货吵累了,方才气咻咻的各自坐下来,喝口茶水压压惊。

  康拉德-阿登纳兀自气不愤,作为一名从小进入军旅生活的容克军事贵族,他的性格刚硬倔强,但是嘴皮子相比起凯斯特纳来就不在一个等级上,争吵中着实吃了大亏。

  上帝作证,扩军扩兵确实是军方率先提出的方案,可是伯爵大人往往更加激进,尤嫌军方步伐迈的太小,这个黑锅可不能背。

  “尊贵的伯爵大人,我们军方着眼的角度是从长期发展战略出发,为移民开拓更多的生存空间,我们军方的作为……”

  “咳咳……”

  李福寿轻咳两声,淡然的回过头来盯了参谋长康拉德-阿登纳一眼,将他嘴里的话全都堵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这个老东西,一点都不识时务。

  让你背黑锅是看得起你,咋啦……欠敲打吗?

  康拉德-阿登纳显然看懂了伯爵大人眼中蕴含的深意,明智的缩了下脖子不吱声了,他吵了半天也真口渴了,端起茶杯“吨、吨、吨”猛地一饮而尽,然后臊眉耷眼坐下来等着挨训。

  “哼!你们两个都是位高权重之辈,平日里深得我的信任,如此公开吵闹成何体统?”

  李福寿语气严厉起来,目光威严的扫视了一下众人,最后落在了凯斯特纳脸上,这个方才宛如斗鸡般的老货此刻果断怂了,脸上挤出了惭愧讨好的笑容。

  行了,见好就收吧。

  李福寿模糊的批评了一句,语气马上转为缓和说道;“我知道你们都是忠心任事,可是身为一方重臣,尤其要时刻检点自己的行为是否合适,是否有伤体统?

  要是争吵能够解决问题,今后大家都吵闹一番反倒简单了。

  前方将士甘冒矢石浴血奋战,用生命和忠诚演绎出一幕幕英雄壮烈的史诗篇章,他们的英魂将被引入忠烈祠永远享受香火供奉,万人敬仰,有功之臣本伯爵大人不吝啬高官厚赐。

  无论在任何时候

  军方都要时刻谨记自己的使命,不得持娇而宠。

  参谋长大人回去以后立刻要布置一次全军思想忠诚教育,给你们这群骄兵悍将泼一点冷水,消除不好的苗头,让大家都清醒一些,这里也包括你自己。”

  这番话说的参谋长康拉德-阿登纳冷汗涔涔而下,神情惶恐的站起身来拱手作礼,用生硬的汉语说道;“卑职鬼迷了心窍,罪该万死,请伯爵大人责罚。”

  “坐下吧,回去以后好好反省,还有你……”李福寿话未说完,凯斯特纳已经双腿发颤的站了起来,脑门上满是冷汗。

  “行了行了,坐下来吧,方才吵架的神气劲儿都到哪去了?”李福寿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继续说道;“前方将士浴血奋战,后方各部门包括你们汇通银行在内,哪怕勒紧裤腰带也要支持前线,绝不允许畏难推诿现象出现,前方将士吃不饱,穿不暖,步枪里没有子弹,所有延误战事的官员都以军法从事,绝不宽待。

  当然了,战争不是社会生活的主流。

  在和平时期各部门也要体谅到财政困难,银行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不要一个个跟债主似的理直气壮去要钱,多从本部门自己想办法。

  一些非重要行业可以招揽社会资金参与,军方也要发扬艰苦朴素精神,别特娘的炮弹不要钱似的跟我往外洒。

  联合舰队总指挥何方我已经批评过他了,短短几分钟给我打出去4000多发炮弹,就炸毁了一条运兵船,我得有多大家业给他们这么造?必须要上紧箍咒,对其给予口头批评兼罚俸三个月,下次再怎么干这个总指挥就不要做了,换一个猪也比他强。

  财富聚集起来不容易,挥霍很简单。

  军方也要厉行节约,近期将由汇通银行组织审计部门进驻军方各部队,对各项开支进行详细审计。

  举凡不合理开支一律砍掉,胆敢贪污中饱私囊者杀无赦,隐瞒不报者降职降级,档案记大过,从上到下给我全部整肃一下军队。

  只不过打了两场小仗而已,尾巴不要翘到天上去。”

  李福寿对双方各打了50大板,一番暴风骤雨般的斥责振聋发聩,令所有人肃然。

  之后闲谈了一会儿,挥挥手让他们都散了。

  一众大佬被敲打之后老实了许多,尤其是参谋长康拉德-阿登纳心中叫苦不迭,感觉到雷霆来临之前的气息,离开之后连忙召集参谋商讨具体事宜。

  第一是在全军进行广泛的忠诚主义再教育,从总参谋部到各师团一应军官全部参加,从思想高度统一认识,不要刚有一点成绩就头脑发热,那是会死人的。

  第二,为了应对以汇通银行为首牵头的财务审计,全军后勤系统首先要进行一次全面自查,对任何查出来的腐败行为严厉处置,军法不容情。

  第三,当然是目前紧锣密鼓筹备的婆罗洲战事,相应的准备工作当为第一要务,丝毫松懈不得。

  听话听音

  今天这事儿八竿子打不到军方身上,伯爵大人反而把军方狠狠训了一顿,其意再明白也不过了,那就是对军方挥霍的做法很不满,动手开始敲打军方高层。

  幸运海湾拦截战的胜利,联合舰队上下各有奖赏,唯独舰队总指挥何方受到训斥并罚俸三个月,这已经是非常明显的信号。

  二道粱之战,香格里拉师二团受到重点褒奖,升职加薪大手笔的封赏下去,一团二团也沾光受益,唯独师长弗兰茨只是在通报中淡淡的点了一句~指挥正确。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显然总司令对香格里拉师挥霍炮弹这种行为很不满,狂轰乱炸三个小时,炮火将山头犁了一遍又一遍,打起来确实很爽,这些炮弹不要钱吗?

  有人会说这些炮弹是缴获荷兰人的,可荷兰人的炮弹难道是主动上门……还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有人会说是海军缴获的,可海军也不是凭空变出来的,而是伯爵大人耗费百万以上英镑巨资打造出来的舰队。

  不管海军陆军都是伯爵大人的私军,打仗有战斗津贴,训练有训练津贴,打赢了有重赏,平时有军饷薪资,但作为一名军官,仅有忠诚是不合格的。

  打仗的时候花钱如流水一般的霍霍,富可敌国的伯爵大人也吃不消啊!

  伯爵大人教训的没错,都像佛里茨师长一样炮火狂轰滥炸的霍霍,这个仗就是一头猪都会打。

  参谋长康拉德-阿登纳很快摸清了上意,神情郑重的在全军官兵即将开展的思想忠诚教育内容中,加上了艰苦朴素这一条,并且作为优先宣传项,排列位序仅仅在忠诚之下,是官兵必须要恪守的优秀品质。

  这列火车的终点站是北仑镇,时速约30公里左右,从红河谷出发要经历三天三夜的行程,期间需停留松江镇加煤加水。

  李福寿在松江镇并没有下火车,只是召见了松江镇几个有关方面负责人,听取水库运行,农业开发及工业建设各方面的简要汇报,并且一一作出指示。

  在松江镇火车站

  专列普通车厢的旅客全部下车,上来的是数百名荷枪实弹的卫兵,火车头补充完煤水之后继续向南行驶,中途沿线各站不再停留。

  临近黄昏时分

  火车奔驰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上,越过丘陵与河流一路向南方前进,传来有节奏“咣当、咣当”的声音似乎永无休止,沿途不时可以看见大片大片白色的羊群,点缀在郁郁葱葱的绿色原野中。

  列车书房里

  李福寿坐在宽大舒适的宫廷式椅子上,眼睛看着窗外荒野上的大片羊群,脸上露出惬意的神色,房间里弥漫着浓烈香醇的雪茄烟味,他正在悠哉的品味法国波尔多红酒。

  碧绿原野上一眼望不到边的大片羊群,是昆士兰伯爵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牧场主财富来源之一。

  今年的第3次剪羊毛季已经开始,由于欧美国家旺盛需求推高羊毛制成品价格,羊毛收购价格再次猛涨近三成多,达到一便士收购1.1磅羊毛的历史最好水平。

  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经过七年的发展

  红河谷牧场羊群数量已经发展到4600余万只,密度差不多每平方公里放牧60余只美利奴绵羊左右(己减去牧场中不宜放牧的连绵山区,戈壁湖泊等地区面积),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一便士收购1.1磅羊毛的高价格,这意味着经营牧场变成一个有利可图的香饽饽,将刺激更多的投资者进入该产业,昆士兰北部牧区将迅速发展起来。

  优质高产的美利奴绵羊每年要剪4次羊毛,合计产毛量在80~110磅左右,按照当前高价值计算差不多7~9个先令。

  除去一切人工成本的话,每年带来的收益高达上千万英镑。

  乍一看好像赚了很多钱,其实不然,这仅仅是第3个剪羊毛季,每年4次剪羊毛季,全年的收益要进行综合计算。

  细算下来

  其中1882年第1季赚了数十万英镑,第2季由于放弃了人为压制羊毛价格策略,导致羊毛价格报复性反弹,这一季赚了超过160万英镑。

  第三季~也就是当前这一个剪羊毛季价格再度上涨3成多,这一季的纯收入不会低于250万英镑,可以上看到270万英镑左右。

  如果第4季依然能够维持当前高价格,那么1882年度牧场收益将达到680万到700万英镑左右。

  得益于世界级优质牧场条件,澳洲生产羊毛成本最低,质量优良,一便士收购2.5磅羊毛是中小型牧场盈亏平衡点,低于这个价格大部分牧场都会亏损,入不敷支。

  高于这个盈亏平衡点,几乎都是纯赚,无非是赚多赚少的区别罢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