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风云1876 > 第303章昂贵的友谊

我的书架

第303章昂贵的友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北仑官邸

  这几日连番奔波,纵然强壮如李福寿亦有些吃不消了,返回官邸之后当真是腰酸背痛,心神俱疲。

  好在一番苦功没有白费,南方诸事安排妥帖,近日就可以返回红河谷市,顺路在松江镇停留几日,主要是与虎骑卫一众军官多亲近亲近,顺便视察镇里各企业经营情况。

  近卫龙骑兵师和近卫虎骑兵师顺利顺军入役,担负起保卫南方广阔领地的重任,不管南方州再怎么蹦跶,有这样一支强大的军力做后盾,安全高枕无忧。

  新南威尔士州和维多利亚州议会就像商量好了似的,先后出台了“国民自卫队”法案,公然开始编列民兵武装成军,对抗意图明显。

  沿海铁路南延线工程修修又停了,成为一个老大难项目。

  对此,李福寿也无意继续推动,该咋样就咋样吧,强扭的瓜不甜。



  红河谷全力发展工业经济,至今所取得的成就斐然,将依然处于农业经济的南方州远远抛在身后,碾压至渣。

  别的不说,单只论毛纺企业。

  这几年来

  南方州也建立了几家毛纺企业,其中维多利亚州有三家,新南威尔士州有一家,规模从一两千人到两三千人不等,可是坐拥着庞大的羊毛原料资源,这些毛纺企业运营情况举步维艰,远没有红河毛纺总厂这样发展的兴旺蓬勃。

  最大的原因当然是来自于整个红河谷全体系的打压排挤,高额跨洋运输费,高额银行汇兑费用,欧洲市场排挤打压,同行竞争(主要是红河毛纺总厂)等等,这个暂且不提。

  作为人力集中的轻工业企业,南方州毛纺企业最大的难题是招工困难,这几乎是个无解的魔结。

  适合的白人女性职工实在太少了,华裔女子昆士兰州本身就紧缺,更不可能流入到南方州,这导致供需缺口巨大。

  南方州毛纺厂解决的办法是使用黑人女奴,同时招聘大量白人男性职工,勉强解决了用工缺口。

  乍看起来不错,其实这就是个灾难的开始。

  当今时代,工人每班需要工作12个小时到13个小时以上,简单重复的乏味工作加上毛纺企业难闻的味道,这一切都让粗鲁而暴躁的澳洲牛仔们抓狂。

  他们握惯了马鞭的粗笨手指接不好细细的纱线断头,急躁这下会扯断更多的线头,甚至会把怒气发泄在纺机上,抓起沉重的纱锭将纺机砸烂。

  这还不算什么,粗线条的牛仔们没那么细心,纺出来的毛条质量参差不齐,欧洲客户根本不愿意使用。

  劣质的精梳毛条对用户企业来说就是个灾难,纱线粗细不均,颜色深浅不一,动物毛发油脂脱的不干净,怎么可能织出优质的呢绒和混纺面料?

  如果上面的问题是开胃小菜,那么下面的问题就是彻彻底底的灾难。

  每当夜幕降临

  就是纺织厂黑人奴隶女工噩梦的开始,施暴者就是同厂的那些白人牛仔们……

  …………

  “老爷,休-霍华德勋爵大人想和你谈谈,您看是否接见?”

  “唉,这个烦人的家伙,请他到客厅里奉茶,我马上就过去。”

  “明白了,老爷。”

  秘书领命而去,李福寿不由得捏了捏眉心,应付起这个英国顶级贵族子弟很不轻松,真的让人感觉到有些脑阔痛。

  “这么晚了也不消停,克莉斯你稍等一会儿吧,我有个重要的客人要见一见。”

  原先的漂亮小黑奴克莉斯如今是李福寿的私人按摩师,身材婀娜有致,连忙回答道;“没关系的,老爷,在您需要的时候,克莉斯永远都在这里,您最好做个中药热水沐浴,然后做全身放松按摩推拿,这样晚上会个睡好觉。”

  “听起来不错哦!”

  “那克莉丝就开始准备中药热水沐浴了,老爷见完客人随时可以享用。”

  “嗯,可以。”

  李福寿点头应允,看着克莉丝高兴的站起来去准备了,摇曳的身姿别有一番风情,目光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

  客厅里

  休-霍华德勋爵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品尝咖啡,他是这里的熟客了,这几天可没少来。

  “海军准将先生,官邸里正在举行酒会,作为重要的贵宾,你怎么跑到我这里来打秋风,难道是我这里的咖啡特别好喝?”李福寿说着话从外面走进来。

  “我给你带来一个好消息,可听起来却似乎不受欢迎,这真的让我非常失落。”

  “得了吧,伙计。”李福寿坐下来后,端起香茗喝了一口润润嗓子,眼神瞥了对方一下说道;“什么好消息?说出来也让我高兴高兴。”

  休-霍华德勋爵并不着急说出好消息,而是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李福寿,似乎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些什么。

  李福寿立刻警惕起来;“看什么?”

  “哦,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你有些心不在焉,要知道我带来的可不是普通的好消息,必须得到与这个消息相符合的高度尊重,另外,我们最好开一瓶红酒庆祝下。”

  “好吧好吧,你成功的吊起了我的胃口。”李福寿打了个手势,秘书立刻悄无声息的转身离去,为这个好消息拿红酒去了。

  两人闲聊了几句

  秘书端着托盘走了进来,托盘上放着两个红酒杯和一支打开的法国波尔多酒庄出产的红酒。

  秘书走到近前放下了托盘,将红酒倒好,李福寿挥了挥手说道;“我和勋爵大人要谈一些事,你们都下去吧。”

  “明白了,老爷。”

  秘书,侍女和暗处的护卫纷纷离开,李福寿端起红酒杯向着休-霍华德勋爵遥敬了下,先喝了一口。

  休-霍华德勋爵所说的好消息并不难猜,肯定是关于帝国海军在婆罗洲的驻军事宜。

  李福寿震惊于顶级贵族的巨大能量,短短几天就有确定消息传来,简直是手眼通天,他非常感兴趣诺福克公爵家族能够做到哪一步?

  “让我猜猜,荷兰王室再次拒绝了与威廉明娜公主联姻的要求,是吗?”

  李福寿说的话令休-霍华德勋爵眉头明显的一挑,沉默的又喝了一口红酒,他的表现在李福寿的心中掀起了惊天波澜;

  特奶奶的,果真如此!

  李福寿本着有枣没枣打两杆儿的态度,没想到一下子蒙中了,这些英国佬真是狡猾之至,在这件事中选择两面下注,反正最后的赢家总归是英国佬。

  沉寂片刻

  休-霍华德勋爵幽幽的叹了口气,带着一种便秘般的表情说道;“李,您的睿智让我非常吃惊,让我感觉与您的每次谈话都是一场战争,这真的非常累人,难道我们俩就不能够像知心的朋友一样敞开心扉,放松点谈点什么?”

  “好吧,休,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你有这种感觉,但是让我们敞开心扉谈一谈吧,这件事是否能让你得到一个贵族头衔?”

  “什么?”休-霍华德勋爵此刻震惊的无以复加,感觉浑身毛骨悚然的盯着李福寿,目光仿佛在看一个怪物。

  李福寿用调侃的语气说道;“这很难猜吗?我想对于一位无欲无求的顶级贵族子弟来说,此次的澳洲之行,也许就是他无聊生涯中的一次微不足道的旅行。

  或许游览红河谷、悉尼和墨尔本的美丽风景会让他的心情短时间好一些,但是与伦敦奢华至极的舞会相比较,完全就是不值一提的消遣。

  是什么让您……尊贵的休-霍华德勋爵如此上心,哪怕劳动自己的兄长甚至是令人尊敬的公爵大人,也要尽快拿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对于没有继承权的家族次子而言,我想一个贵族爵位足够了,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推理题。”

  “实在让人难以相信,可是……您怎么知道诺福克公爵大人也在这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休-霍华德勋爵脸上早已经没有了一贯的从容优雅神色,而是满满的震惊之色。

  “这很难猜吗?”李福寿第二次说了同样的话,他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神色诚恳的对着休-霍华德勋爵解释道;“瞧……伙计,我曾经在伦敦上流社会厮混了很长时间,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乡下土贵族,令长兄菲利普-霍华德勋爵大人是海军部大臣助理,以他的能量也许可以影响到海军部的决策,但绝对无法影响到唐宁街,一个对次子心怀歉疚的诺福克公爵大人就不同了,我想这样的交谈足以证明我是在敞开心扉与你做好朋友,不是吗?”

  “上帝呀,我们还是保持一定的距离更好些。”

  “休,这会让我非常失望。”

  “李,我不得不残忍的拒绝,在你的面前我几乎没有秘密可以保守,但值得庆幸的是……你的猜测有一个重大错误。”

  “哦,我洗耳恭听。”

  休-霍华德勋爵脸上现出自得的神色,说道;“与荷兰王室的联姻想法,最初并非是诺福克公爵家族提出的,但是再次推动此事,却是由父亲大人亲手主导,当然结果你也完全预料到了,荷兰人完全不识相,这让我们有理由反手给他狠狠的一巴掌。”

  “果真是妙极。”李福寿忍不住击节赞叹;“尊贵的诺福克公爵大人顺手轻轻的一推,就让事情的本质完全改变了,唐宁街和帝国海军部想必不介意小小的惩戒一下荷兰人,顺手又能收获昆士兰伯爵的敬意和四艘8800吨重型巡洋舰,我想没什么比这更完美的了。”

  “不不不……在我们做出如此大牺牲的情况下,您的付出应该是4艘一等战列舰,排水量毫无疑问的要超过万吨,1.2万吨是个很合适的数字。”

  “休,你可别过分,这绝无可能。”

  “亲爱的李,我真的非常需要它,你知道我不会甘心只得到一个低等爵位,所以我非常需要你的帮助,你可以得到我的真诚友谊。”

  “对不起,你的友谊太昂贵了,我支付不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