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马辰镇上的小酒馆里

  胡大川正在和自己的好兄弟的周顺坐在桌边喝着老酒,酒桌上几个地道的鲁菜小炒吃得杯盘狼藉,正是酒酣耳热之际。

  胡大川是二师的一名中尉副连长,周顺是师里的上尉作战参谋,两人在雏鹰学校就是同一个班的好友,相交莫逆。

  正逢大战前的宁静,两人忙里偷闲聚在一起喝两杯;“阿顺,你听说了吧,原来和我们一起参加军官培训的李栓柱,那个官位就想坐火箭一样窜升,现在已经是副团座大人,远远的把我们甩在身后,不由得人不羡慕啊。”

  “呵呵呵……这我知道,莫尔兹比血战非常残酷,李栓柱也是有大气运的人,几次送进医院又活蹦乱跳的出来,等闲人比不得他,这也是他用命搏来的。”

  周顺感慨的咂了下嘴,夹了一块肥美鱼肉送进口中,津津有味的吃着,然后放下筷子说道;“眼看就要开拔了,我在师部里还好一些,大川兄可是第一线基层连队,枪林弹雨中子弹可不长眼,你要多保重才是啊!”

  “嘿嘿嘿……我们这些手拿枪杆子的武夫,富贵是要用命去搏的。”胡大川很有自知之明,端起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用手擦了一下嘴角说道;

  “躲在后面安全是安全了,可是没有什么功劳可以拿,相比较之下我更愿意上战场。

  咱们都是前年81届军官培训班的毕业生,一起作为少尉排长分到香格里拉师各部队任职,荷兰人在莫尔兹比地区登陆,三团正好首当其冲,这既是危险也是机遇。

  我们查亚普拉的驻军隔着两三千公里的路程,想立功也没机会呀!

  从去年4月1号跟随师主力登陆三马林达,时至今日,插指算来也一年多时间了。

  这么长时间大大小小也打了十几仗,可都是一些低烈度的扫荡治安战,没什么功劳可以拿,要不是碰上了此次大规模扩军的机遇,我现在还是个排长。

  此次会战就是一个机会,倘若侥幸不死立下些许战功,今后见到李栓柱长官也能挺直腰杆,毕竟咱们也是为校长大人流过血的爷们,一届的同窗不好意思拉下去太远。”

  “大川,我劝你还是不要和李栓柱这个怪胎比,咱们师部里军官也有议论,这小子可能入了校长大人的法眼,加上战功显赫,是重点培养的苗子。”周顺安慰的拍了拍胡大川的手,再次端起酒杯说道;“咱们这批81届军官,最高的也不过就到上尉,而且越往上越难爬,没有战功少校就是一个大关,别瞧我现在领先一步,有可能就得在这个位置上踌躇几年熬资历,这一次大战开启,你有的是机会,前提是有命享受才行,别忘了你家里面还有两个金丝猫呢!”

  “唉……”



  胡大川拿起酒杯与周顺碰了下,仰头滋溜一声喝干了,苦笑着摇摇头说道;“从大道理说是为校长出生入死,开疆拓土,咱们军人责无旁贷,这条命丢在战场上也不后悔,从私心来说,谁不想升官发财,人前荣耀,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我这份中尉军官的薪水加上补贴养几个土著女人是足够了,可是养两只金丝猫就捉襟见肘了,老子还指望给胡家开枝散叶,没钱怎么行?”

  “不是吧,我记得你们缴获可不少?”

  “缴获是不少啊,按照规定除了上缴的部分,剩下的官兵六四分成,军官拿大头,可是在整编前我仅仅是个小排长,分到手的也就是300多英镑,咱们连长拿了800多英镑,营长团长不知道拿多少,我估摸着最少几千英镑,能够有闲钱买大片种植园,别说三五个金丝猫,就是再多也养得起,咱们可就废力喽!”

  “这话说的也是,要想拿钱多只有多立战功晋职晋衔,听你这么一说我都想下基层连队了,在师部里确实安逸,可是立功机会也少啊。”

  “所以我劝你阿顺,还是打报告下连队吧,这次会战的机遇可不能错过啊。”胡大川神色郑重起来,推心置腹的劝道;“这场战争也打了有一年半了,报纸上说,与荷兰人的谈判已经进行很长时间了,没准儿哪一天就达成和平协议了,到时候马放南山,大家伙没仗可打没有外快可以赚,只有苦熬资历,前面还有一大堆四骑卫的老家伙呢,哪一天轮到咱们弟兄出头?年轻时候不搏一搏,难道这时候就混吃等死吗?”

  “这话有道理,tnd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干了,明天就打报告要求下连队。”周顺被这一番话深深打动了,立时便作出决定。

  “这就对喽,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胡大川豪情满怀的一拍好兄弟的肩膀,另一只手端起酒杯说道;“请满饮此杯,庆祝你我兄弟同赴战场,希望有朝一日能够一同凯旋而归,我等铁血男儿就应该征战沙场,搏出一个光明未来。”

  “哈哈哈……说的好。”周顺举杯仰头一干二净,翻手亮了下杯底,两人相视哈哈大笑。

  红河谷制定的军功制度以奖励功勋田为主,战死战伤者都有一笔丰厚抚恤,只要不是特别败家,足够衣食无忧。

  昆士兰国民警备队作为一支成立历史不久的新军,从上到下充满了勃勃生机,没有老式军队陈腐森严的等级,任人唯亲和贪腐横行的弊病,处处充满机会。

  一般而言

  士兵在退出现役后可以兑现军勋田,军官在升任副营职之后可以兑现一次军功,达到副团职又可以兑现一次,以此类推。

  就比如人人羡慕的李栓柱,因为在战场上立有多次大功,副营职的时候在莫尔兹比获得了一处面积广达440英亩的土地,聘请老实忠厚的同乡移民开垦管理。

  周围的三个村移民和镇上都派出劳力为其垦荒,据说李栓柱还搞到了一些马辰土著战俘,留在庄园里当做农奴使用。

  这种事儿好多军官都在干,由于制度的缺失无法可依,上面的人睁一只眼闭只眼,佯装不知道。

  可怜占领区的土著人口,经过战争的摧残和明里喑里的需求,就像一个千疮百孔池子里的水,肉眼可见的消失无踪。

  小酒馆里

  胡大川与周顺酒足饭饱,招来店伙计结了帐之后走出门外,寒暄几句便分开了。

  夜晚的马辰镇凉爽宜人,人来人往,相当热闹。

  镇上有不少店铺都是二师军官投资开设的,买下一栋房子,或者与同乡合股,或者直接让夫人经营,生意似乎都不错。

  马辰街道上的木楼价格不贵,两层楼上下后面带个大院子也就是七八十英镑,位置好的也不过100英镑出头。

  但那些荷兰人修建的精美欧式建筑价格就高多了,这些具有鲜明北欧特色的楼房全部都用大石砌成,屋顶高挑,室内铺着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居住起来凉爽宜人,但是价格也很感人,普通的一栋都要三到四百英镑,豪宅价值上千英镑。

  这些固定资产大都由汇通银行统一从英资财团手中收购而来,除了保留少数用作行政用途之外,大部分转手又卖给军官和商人。

  此外,移民机构在马辰镇大兴土木,在修建完善下水设施的同时,铺设起坚固的石板道路,一条又一条的街道在兴建中,一方面促进了数千名移民的就业,一方面又掏干了官兵们的口袋。

  一师驻扎在东加里曼丹省,二师驻扎在南加里曼丹省,这是人所皆知的事情。

  因此官兵们手里有了钱,首先就在马辰镇及周边城镇买房置业给自己安个家,最起码要让抢来的……呃……娶来的女人有地方住。

  胡大川的家就在前面街道上,是一栋3层漂亮的吊脚木楼,这栋房子连上后院里面的辅房一共花了他174英镑,为什么这么贵呢?

  三层楼上下的木楼基准价格是119英镑,若加上精美雕刻的窗棂要多掏11英镑8先令,加一个6米长2.5米宽的木质连廊需要4英镑11先令,围绕院子1米2的栅栏是免费的,若是栅栏要加高到2米6,并且用加厚木板制作,那就要再加3英镑。

  院子里每修建一栋木质单层辅房要加7英镑13先令(一共搭建了3间),加建一座中型马厩4英镑(可以饲养三匹马),木楼铺设高档木地板要加8英磅15先令……

  林林总总各项费用加起来,仅这1栋3层木楼就花了胡大川174英镑,再加上置办桌椅板凳家具,锅碗瓢盆和窗纱窗帘,床褥被套,马鞍马具等等,到手的钱很快流水一样的话出去,得到了一个温馨的家。

  幸亏两个金丝猫没花钱,要不然此刻胡大川已经是负债累累了。

  一想到自己的女人已经怀上了身孕,胡大川此刻的心情特别愉快,走起路来感觉脚步生风,向着远处的家中一路走去。

  在经过前线指挥部的时,胡大川不由自主的扭头看了过去;

  这是一栋高大的,具有鲜明荷兰建筑风格的4层楼房,房间里烛光摇曳,灯火通明,正在举办欢迎香格里拉师的盛大酒会,由于场地有限,只有校官以上的军官才能够参加。

  胡大川羡慕的看了一眼,脚步匆匆的向远方的家中走去,那里有一个温馨的家在等着自己,他的身影隐没在黑暗的夜色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