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1883年4月20日

  清晨时分

  作为先遣

  1883年4月20日

  清晨时分

  作为先遣进攻主力的加里曼丹二师6500余名官兵,齐装满员的聚集在港口。陆续登上一艘又一艘运兵船。

  偌大的码头上,训练有素的士兵们无人喧哗,按照长官的号令声有序登船,枪械磕碰到舱壁的撞击声音不时传来,现场弥漫着无形的肃杀氛围。

  为了保障大规模渡海登陆行动,相关方面抽调了5艘3000吨级移民船,10余艘大小不等的货轮随行保障,排水量从3000吨到500吨不等,以适应登陆光荣海湾需求。

  除了炮兵团的大量装备和随行携带弹药,营帐,粮食等物资外,货轮还装载了200多头加里曼丹水牛,少量的马匹和50多台拖拉机,以及一个加强的工兵营。

  水牛是婆罗洲崎岖道路上最好用的畜力,虽然速度慢但是负载量大,一头牛就可以轻松背负整套60毫米轻型火炮部件,牛车也是该地区主要的运输工具,非常适应热带雨林气候。

  拖拉机则是工兵营主要的机械力量,可以极大的加快开辟道路,修筑堡垒的速度,必要时可以摇身一变成为运载士兵的载具,又能够装载师部沉重的通信设备,牵引炮车,装运炮弹箱,简直就是战场万金油。

  战马在热带雨林中显得很娇弱,容易染上各种热带疾病,容易受伤,因此只携带了20多匹马,聊胜于无。

  散布在海湾里的十几艘联合舰队军舰,环绕在庞大登陆船团周边海域,黑洞洞的炮口已经扯下了炮衣,在清晨光线的照耀下散发着幽黑冰冷光芒,随时待命出击。

  一个多小时后

  加里曼丹二师绝大部分官兵已经登船,运兵船团装载完毕,陆续解开缆绳离开码头,缓缓的向海湾中驶去。

  庞大的船团需要在外海重新编队,然后在联合舰队的护卫下扑向目标,航渡时间预计为一日一夜23个小时。

  码头一角

  军乐队奏响雄壮的出征曲,一众送行的高级军官齐刷刷敬礼,为二师全体官兵送行。

  站在货轮船舷边上的二师长刘山,副师长科赫等军官肃然回礼,伴随着长长的汽笛声,轮船在乐曲声中离开了码头,驶向蔚蓝的外海……

  庞大的混合编队在外海重新编组之后,浩浩荡荡的向着中加里曼丹省重要港口赛穆达驶去。

  预计一天一夜后,于明日清晨抵达光荣海湾。

  这一招是从荷兰皇家海军舰队身上学的,避开码头炮台正面强攻,侧翼迂回登陆,打对手一个冷不防。

  太阳升上头顶,将灿烂的光芒洒向蔚蓝的大海。

  数十艘舰船组成的混合编队呈现一字长蛇行进队列,船头犁开重重波浪驶向前方,看起来蔚为壮观。

  联合舰队旗舰的司令塔里

  何方坐在属于自己的指挥位置上,目光扫过附近海域泛舟前行的舰船,心中油然升起一股豪情。

  时至今日

  红河谷已经可以组织起上万人规模的海陆联合军事行动,掐指算来,全世界不超过10个国家有此能力。

  荷属东印度群岛总督府费尽了九牛二虎的力气,也不过组织了规模3500人的登陆部队,差不多已经到极限了。

  这番大手笔,显示出红河谷多年来经济发展的雄厚实力,得益于多年来发展的大规模移民运动和远洋贸易,为军事行动提供有力支撑。

  经济、军事从来就是一体两面的孪生子,关系密不可分。

  红河谷这个由海外华人为主体建立的势力,在伯爵大人英明领导下发展的蓬勃兴旺,扩张性十足,有望在南太平洋地区打出一片新天地。

  正是这种光明前景,激励着更多有识之士汇入红河谷麾下。

  据何方所知;

  一些东南沿海省份的不得意文人学子,致仕官僚纷纷泛舟海外,来到澳洲这片希望的沃土,渐渐形成了一股新的趋势。

  他本人就有几位旧日同僚来到澳洲,希望通过何方引荐进入伯爵大人视线中。

  功利心态颇为急迫,显然潦倒困窘已久,读书人的斯文都顾不得了。

  对此,何方模棱两可。

  何方不愿意说出事实来打击这些旧官僚,旧文人,在红河谷或者澳洲这片天地,无论军政两界,今后都是雏鹰学校培养出来年轻人才的世界,这里根本没有旧官僚的位置,一边凉快去吧!

  伯爵大人用人历来慎重,宁缺勿滥。

  遥想当初

  受到顾延川大人的举荐,何方,辛长君,吴墨舟,潘守道4人连同如今亲卫队副队长雷霄,一起跟随伯爵大人前往欧洲游历,旧有世界观发生了翻天覆地般的蜕变,接受了蒸汽工业革命以来的新思想新观念,成为第一批睁眼看世界的人才,才能够受到伯爵大人的重用。

  现在可不是6年前,雏鹰学校、红河谷大学,布里斯班大学等院校培养出来的年轻人才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充斥军队和军政两界基层部门,表现极其出色。

  年轻人有学识、有热血、有朝气、有干劲,更重要的是经过多年洗脑式教育,对伯爵大人有近乎狂热的崇拜和忠诚。

  伯爵大人怎么可能放着自己培养出来的优秀人才不用,任用一些满脑子就是想的旧官僚,旧文人?

  如今在红河谷上层有一股潜流在推动独立建国,尊奉伯爵大人为主,也旁敲侧击的试探过何方的口风,何方对此未置一词。



  在他看来,军方绝不能够参与到类似行动中。

  以伯爵大人对军队的铁腕控制,绝不允许军队任何偏离掌控的行动,看不到这一点的都会死的很惨。

  何方抬起头来,目光中满是坚毅神色;“命令第一分舰队扩大搜索海域,严密监控任何异常情况,发现任何途径船舶一概扣押,违者立予击沉。”

  “遵命!”

  一路上有惊无险,次日清晨时分。

  光荣海湾

  这是一处距离赛穆达港21公里的小海湾,是一条无名清澈溪流的入海口,类似的地形在中加里曼丹省沿海地区随处可见。

  中加里曼丹省南部地势低洼,大部分地区由平原和沼泽组成,原始热带森林覆盖率超过90%,婆罗洲五条长度超过600公里的主要的大河出海口都位于该省,呈现出类似于华夏西南部三江并流的壮观景象,可以称之为“五龙出海”。

  其中仅一条巴里托河,河床长度约880公里,汹涌的入海水量达到每秒5000立方,2/3以上的河段可以通航。

  因此,攻占中加里曼丹省,必须先攻占沿海重要港口赛穆达港,然后溯流而上,占领距离赛莫达港约80余公里的桑皮特。

  而这两座城镇,正是中加里曼丹省经济核心和人口聚集重地,周边拥有大量的白人种植园,是荷兰皇家陆军重点防御地区。

  光荣海湾四周舰艇密布,五艘运兵船先后放下了很多小舢板,载运着登陆先遣队泛舟上岸。

  先遣队士兵上岸之后立刻向内陆搜索,防止遭到荷兰军队有力反击,虽然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过不多时

  一颗红色信号弹在雨林深处升上天空,二师长刘山拿起胸前的望远镜仔细观察,发现在更遥远的地方又有一个红色信号弹升起,仿佛古代接力似的烟火台示警,能够让赛穆达港荷兰驻军迅速得到敌军来袭的消息。

  “特娘的,又学了一招。”刘山喃喃自语道,唇间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

  即便荷兰人知道了敌军大规模来袭又如何?

  还不是得眼睁睁的看着我军登陆,根本无力制止。

  此役,总指挥尉迟守拙师从晚清名将左宗棠,制定的“结硬寨,打呆仗”的战法,以煌煌大势压制敌人,一步一个脚印走的非常稳。

  从光荣海湾到赛穆达港完全没有道路,登陆部队可以从容地上岸修筑据点,在热带雨林中开辟道路。

  荷兰皇家陆军和海军的战术诡异多变,游击战,偷袭战,正面佯攻,侧面迂回,当真是花样百出。

  发生在香格里拉岛的历次战斗,军队中高级军官研讨会上反复讨论过,汲取营养,从中学到了不少东西,慢慢发展为昆士兰部队的战斗特色。

  光荣海湾里

  一艘特别改制的五百吨级平板船冲滩搁浅,几乎半横在海湾浅滩上,另外一工程船靠了上去,开始用吊机吊下钢制部件,由士兵们挥舞大锤打入海中。

  短短三个多钟头之后

  木质钢构件上面铺设厚木板,一条50多米长深入海湾的码头栈道已经形成,并且开始向两侧延伸,最终将形成“T”字形码头。

  运兵船率先靠上码头,最先卸下来的是工兵营的重装备,吊下码头的拖拉机轰隆隆的开上滩涂,进入丛林中大干起来。

  一棵又一棵参天大树被轰然伐倒,砍下的树木枝叶被拖到一边,等到晒干之后用做柴火使用,下船的士兵们动手清除灌木丛,平整场地,撒上石灰并夯实士地,迅速开辟了一大块开阔地区。

  从轮船上卸载的大量物资,沿着码头送到平整好的场地中有序堆放,数千人热火朝天的一起动手干起来,到了日暮时分,一个大型营地迅速形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