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风云1876 > 第351章扼杀

我的书架

第351章扼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夕阳西下,漫天灿烂彩霞。

  李福寿结束了在州政府的一应公务,乘坐奢华马车返回红堡。

  他在州政府办公室中,再次隔空对南方州政坛领导人物喊话,不厌其烦的表达出一颗拳拳和平诚意,具体记不得这是第几次了……

  谎言重复100遍就是真理,在澳洲人民普遍的印象中,尊贵的昆士兰伯爵大人是一位杰出的移民领袖,热爱自由和平,为了弥合南北方不可调和矛盾,愿意放低姿态作出一切努力,这无形中又推高了其民众威望。

  华裔移民心疼自己的领袖伏低做小,从而更加憎恶南方白人分裂势力,心中积攒着屈辱的火苗,不知不觉中在酝酿壮大,等待在临界点爆发。

  主辱臣死,概莫能外。

  白人族群民众能够在昆士兰伯爵一次又一次的呼吁中,感受到其拳拳和平诚意,并深深为之动容。

  人们心中自然有一杆秤,与昆士兰州长博大的胸怀相比较,南方各州政坛领导人的自私狭隘暴露无遗。

  加之昆士兰州在经济领域表现出的兴旺之势,二者相辅相成,造就了李福寿在全澳洲的崇高威望,已经超越了种族和地理疆域深入人心,水涨船高……

  黄昏的红河谷市,繁华热闹。

  此时正是上下班高峰时期,中央大街上运行的有轨电车挤满了乘客,拖着长车厢的载客马车一辆接一辆运行在马车道上,车厢尾部都挂满了人。

  沿街商铺大都开门营业,熙熙攘攘的人流不断,一片繁忙景象。

  街边一座茶馆里

  赵启山,麦广田,马力民和陆强4个人悠闲的坐着桌边听着小曲,除了陆强比一个多月前白胖了许多,其他三个人又黑又瘦,看起来这阵子没少吃苦。

  马力民口出怨言;“真特娘便宜陆强这小子了,在病床上养了一个多月,养的又肥又胖,可怜咱们兄弟几个都是劳碌命,这阵子把几万只牛羊一趟又一趟的送回青岛镇,差点没累得脱形了,老天爷何其不公?”

  “是啊,等我们把活干完了,他的腿伤也好了。”麦广田也是怨念满满。

  赵启山跷着二郎腿悠哉的听着小曲儿,神情显得十分轻松,没有参与他们对陆强的口诛笔伐。

  几个好兄弟逗闷子罢了,图的是嘴上痛快。

  青岛镇的这6家私人牧场以老麦克为首,各自牧场相隔不远,形成一个紧密的互助团体,他们几个在红河谷北岸大市场购买牛犊羊仔,通过返回青岛港的货轮一趟趟发回去,哥几个需要轮流押船,操办一切事宜,忙忙碌碌当然非常辛苦。

  好在总算告一个段落,可以歇口气了。

  大家通力合作,老麦克和安德森则负责在青岛镇接收羊群牛群,一路驱赶回牧场,并且要帮着其他牧场放养羊群,同样也非常辛苦。

  这6家私人牧场规模普遍比去年翻了两番,雇用了多达100多位牛仔,这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华人移民,虽然都是生手,但是胜在工钱便宜,100多个人加起来就能省下不少钱,只要在牧场干上几个月就熟悉了。

  如今的羊毛价格非常好,到了6月份的剪羊毛季又可以大赚一笔,展望明年第1个剪羊毛季,现在购买的羊崽全都能够出毛了,钱会赚得更多,辛苦点,累点都不算什么,咱们华人还怕吃苦吗?

  怕的是生活流离失所,怕的是日子没奔头,但绝不怕吃苦受累。

  “不行,我越想越觉得心里冤的慌,陆强,反正咱们在北岸大市场也临近尾声了,这些日子吃穿花销都归你,每天晚上一桌席面,酒管够,再找几个温柔的小娘陪着,我不好白俄那一口,扶桑娘们就不错,你给我们一人安排两个就行了。”马立明继续闹腾。

  “哇靠……每个人还要安排两个小娘,你就不怕精尽而亡。”陆强反唇相讥。

  “咋的啦,我的身体壮着呢。”

  “我说力民兄,你就别强撑着了,我可不是心疼这两个小钱儿,怎么说咱现在也是腰包里鼓鼓的牧场主,不差钱儿,要知道色是刮骨刀,宜节制才行。”陆强嘴皮子也不是饶的,反击起来灵便的很;“每天一桌席面没问题,就算我请几位哥哥的,扶桑小娘安排一个暖被窝,差不多点就得了,可别把我当冤大头。”

  “别人怎么样我可不知道,等一个扶桑小娘肯定满足不了我。”

  “切,这牛给你吹的……”

  两人嬉闹间,从茶馆雅座前面走过十几个强壮的男人,衣服鼓鼓囊囊的似乎藏了什么东西,一脸不善的顺着茶楼木梯下到了一楼,然后推门而去。

  这些人引起了赵启山和麦广田的注意,两人不由得站起身来走到茶馆二楼的窗边向外看去。

  不远处

  位于基督镇附近的胜利大铁塔高高矗立,300米高的巍峨身姿直刺天际,是当今世界最高的建筑物,也是红河谷市标志性建筑,四个巨大钢质斜墩横跨宽阔的中央大街。

  在胜利大铁塔第一层平台上,似乎有很多强壮的男人涌入,看起来像是纠缠打斗。

  从茶馆里出去的十几个强壮男人行进的方向正是胜利大铁塔(埃菲尔铁塔),这给了赵启山很不好的感觉,他看了一下麦广田说道;“广田,你怎么看?”

  “我感觉不好,这些人恐非善类。”

  “是啊,但是摸不清他们什么路数,也不知道是不是秘密警察?”

  “谁晓得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嗯……看看再说吧。”

  两人正议论着,忽然远远的看到鲜衣怒马的亲卫队士兵们纵马而来,相隔50余米的距离停下一位,迅速在中央大街最核心地段列成一字长蛇阵,拉出了一条长长的警戒带,隔绝普通马车进入中心路段。

  伴随着皇家骑警的哨声,位于中央大街中心行走的马车纷纷闪避到两边,将最中间的道路让开。

  很多路边的行人驻足观望,带着羡慕的神色议论纷纷。

  这种情况并不陌生,是尊贵的昆士兰伯爵大人车驾到了,沿途清场警卫。

  果然,没有几分钟时间,一列由数十名亲卫队士兵护卫的奢华马车队便快速行来,马车队共有5辆重型马车,全都是四马驾辕的防弹重型奢华马车,马车上印有红山巨龙的族徽,辕马身披着紫红色丝绒马套,上面用金黄色的绣线勾勒出贵族徽章,马车队以35码~40码的速度快速前进。

  赵启山与麦广田也看到了这一幕,稍停之后相顾骇然,他们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在哪里?

  那些人……似乎意图对伯爵大人不轨?

  胜利大铁塔第一层平台

  史密斯律师面目阴沉的走到平台边缘,从上而下看着快速接近的马车队,眼中闪烁着危险光芒。

  他的身后有20多名强壮的男人制服了铁塔上的守卫人员,将两座沉重的手摇式六管加特林重机枪搬上了平台,分别安置妥当,黑洞洞的枪口直指一路行来的马车队。

  这是一次蓄谋已久的刺杀活动,筹备至今已数月之久。

  此前,南方也策划了十几次暗杀计划,可都被警惕性极高的黑衣卫和治安处先后破获,相关计划执行人员无声无息的消失,就像从未来到过这个世界上一样。

  汲取了多次失败教训,这次大规模刺杀行动谋划十分周密,终于到了行动的最后关头。

  99步都走过来了,就差最后一哆嗦。

  近几年来,伴随着大量华人移民涌入澳洲,就像决堤的江河一样蔓延开来,势头已经无法遏制,这让极右翼保守白人群体产生极大的恐慌。

  以新南威尔士州总督约翰·劳伦斯·巴尔德伯爵和州长本-史蒂文森,维多利亚州新任州长杰夫布里吉斯(原墨尔本市长)为首的一批白人右翼政客坐不住了,采取了一系列对抗性十足的动作,造成了南北方的事实性对立。

  最让他们切齿痛恨的就是高高在上的昆士兰伯爵李福寿,没有他,澳洲当前局面不会如此危殆,白人势力几乎陷于崩溃边缘。



  李福寿就是白人极右翼势力的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

  至于由此而引发的社会强烈震荡,白人极右翼势力也顾不得了,两害相权取其轻,只要能干掉李福寿,付出一切代价都是值得的。

  史密斯律师是此次刺杀行动的主导者,他以一个高智商律师慎密思维,几乎滴水不漏的策划了武器运输和人员潜伏,现在到了官子阶段了。

  他目视着一路行来的马车队,心中感慨万千;

  仅仅在8年前,李福寿还是一个刚刚踏上澳洲的少年,史密斯律师曾经亲手为他办理了租赁一座橡胶库房的合同,就是最初的福临门饭店所在地。

  那时候,史密斯律师怎么也想不到李福寿能够迅速崛起,仅仅几年就发展成为一颗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颠覆了整个澳洲形势。

  今天,他要亲手扼杀这个华人希望之星,不能再容许他发展下去了。

  史密斯律师感觉到这是自己历史性的责任,不容推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