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风云1876 > 第354章炮灰

我的书架

第354章炮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1883年5月24日

  上午时分

  登陆光荣海湾第4天,加里曼丹二师所属工兵营克服困难,在热带丛林中打通了数条通向赛穆达港口的道路,可以通行辎重马车和拖拉机,为大规模进攻做好了准备。

  逾临近战斗发起时,港口荷军逾加疯狂。

  他们驱赶更多土著手持长矛利刃,斧头镰刀这些冷兵器冲入热带丛林中,向二师官兵发起近乎自杀的冲锋,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丛林中依然飘散着浓重的硝烟味,伏尸累累。

  酷热的天气下,死去的土著尸体很快腐烂发胀,散发出难闻的尸臭味,让人闻之欲呕。

  胡大川和手下的士兵们每个人都用布缠着脸,只露出眼睛,手上的步枪热得发烫,他们刚刚又完成了一次毫无意义的屠杀,正在指挥投降的土著清理尸体。

  这些尸体将会抬到大车上,然后送到附近的河流边抛入河中,任其顺着湍急的河流冲入大海里。



  “妈的,真晦气。”三排长石狗子咒骂了一声,抱着长枪走过来问道;“连长,还有烟没有,这个是尸臭味熏得人脑袋疼。”

  “没办法,丛林里到处就是这个味儿。”胡大川将手里的骑步枪背在后背上,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半包烟,一人一支点燃后,贪婪的抽了两口。

  让浓烈的烟草味驱散丛林中的尸臭味,感觉好了许多。

  这种萦绕不去的尸臭味并不是刚刚击毙的土著,而是前几日击毙的尸体,有可能隐藏在灌木丛下,沟坎中或是其他什么地方没被发现,令整个丛林中的气味变得糟糕透顶。

  石狗子吸了两口烟说道;“这次咱们最少打死的有两三百人,如果加上兄弟连队击毙的土著,总数最少上千了,还有逃散的加上被俘虏的,这一次进入丛林中的土著人数量不会少于3000人,荷兰人真是疯了,一次驱赶这么多人进来送死。”

  “这也就是最后的疯狂了,这些日子荷兰人驱赶进丛林的土著没有2万也差不多了,还能有多少人向里填?”胡大川回答了一句,看见前方不远处一名土著已经被遍地尸骸刺激的发疯,手舞足蹈的冲了出来。

  他立马毫不犹豫的操起步枪,瞄准之后一枪打出,正中这名土著俘虏的胸口,将其击毙在地。

  这个小插曲

  无法影响到已经麻木的士兵们和俘虏,他们只是转过头来看了一眼,然后继续各行其是。

  “荷兰人这一招也够狠的,总攻发起时间被迫推迟一天,要不然咱们早就踏出丛林了。”

  “快了……”胡大川看了看手上的机械表,时间指在上午8:50,用力吸了一口香烟后扔掉烟头说道;“按照师里通知,上午10:30准时发动总攻,也就还有一个多小时时间,咱们抓紧把这里战场清理一下,等一会儿就出发。”

  “行,那我做事去了。”排长石狗子将烟屁股狠狠的嘬两口,随手丢掉了烟头,抄起步枪向丛林战场走去。

  士兵们吆喝着土著俘虏加快速度,将收缴的破铜烂铁武器归在一起,堆得小山一样,血淋淋的尸体抬上车运出去,一路鲜血滴撒不停,将刚刚开辟的道路染得殷红发黑,味道刺鼻。

  一个多小时后

  两颗绿色信号弹升上高空,隐藏在丛林中的炮声怒吼起来,将炙热的炮弹砸向荷兰守军阵地,伴随着一个个火团升腾,土石飞溅,尸体残骸被炸上了天空。

  大规模的炮击准备开始了,将会持续整整十五分钟。

  炮击以两个95毫米炮兵营为主,火炮以每分钟6~8发的速度炮击敌阵地,将土木胸墙炸出一个狗啃般的大豁口,给荷兰守军带去灭顶之灾。

  环绕着港口外围

  荷军紧急抢修了两道土木胸墙,作为简易防御工事抵挡登陆部队,可惜在猛烈炮火面前就像纸一样,轻轻一捅就破,连带着防御工事后面的荷方守军倒了大霉,被炸的伤亡惨重。

  15分钟炮击过后

  潮水般的进攻部队涌出丛林,在荷兰人并不强烈的抵抗中,迅速占领了简易胸墙工事。

  “特么的荷兰鬼佬真狡猾,这第一线阵地8成以上都是土著仆从军,怪不得抵抗力度这么弱。”胡大川和进攻部队一起冲上敌阵地,看着满地尸骸和举枪投降的土著,有一种受骗上当的感觉。

  土著也分等级的,那些从庄园里征集来的炮灰连一杆枪都没有,拿着长矛镰刀就冲进丛林中,是最低等的炮灰。

  土著仆从军装备要好一些,总数约5000人。

  有一部分是装备荷兰人淘汰下来的前膛装填步枪,算是精英火器部队,总数大概1500多人,剩下的就是依然装备长矛大刀冷兵器的仆从军,好歹手持制式武器,经过训练后战斗力强了不少。

  荷兰守军放在第一线部队约3000余人,9成以上是这种土著部队,由三百多名白人民兵约束,被一顿猛烈炮击加上大规模冲锋打崩了,没死的纷纷跪地投降,也有小部分逃脱了。

  “怎么这么多土著……到底什么情况?”营长雷小鹏率领后续部队进入阵地,皱着眉头四处看了看,显然对情况相当不满意。

  按照战场作战条例,下属汇报不允许敬礼,以避免被敌方发现长官的位置所在。

  胡大川走过来说道;“营座,荷兰人给我们唱个空城计,这道胸墙防御线上摆的都是土著士兵,抵抗意志不强烈,阵地被我们轻易得手了。”

  “草,浪费了我们那么多炮弹。”

  “没办法,营座,战前侦察的时候都是白人在外面晃荡,谁知道躲在胸墙后面的大部分都是土著人,这些荷兰鬼佬太狡猾了。”

  “命令部队停止前进,紧急休整检查武器弹药,随时准备再度发起进攻。”

  “遵命,长官。”

  胡大川立刻去传令了,阵地上除了击毙击伤的敌人,还有总数高达一千七、八百人的俘虏,这些俘虏必须妥善后送,总不能带着他们一起进攻。

  此次大规模进攻,加里曼丹二师投入了一个整团另加一个营的兵力约2300余人,结果俘虏了1800多土著,不得不停下了进攻的脚步,等待后续部队上来再说。

  没过多久

  二师副师长科赫上校带着团部的人上来了,他兼任负责主攻的二团团长,所以必须靠前指挥,看到这种情况顿时脸色气得发黑,大骂荷兰鬼佬太狡猾。

  15分钟的炮火准备打了3000多发95毫米炮弹,结果只炸了一些炮灰,怎么看都不划算。

  科赫上校举起望远镜,仔细的观察赛穆达港口情况。

  在望远镜的椭圆形视界中,赛穆达港口一览无余,清晰的呈现在眼前。

  港口是一个兼顾农业和渔业的小镇,星罗棋布的散布着二百多栋房屋,其中有数十栋坚固的石砌房屋,还有仓库和木料堆场。

  通过望远镜可以看到,小镇上已经拉起了坚固街垒,后面白人士兵的身影影影绰绰,看来是准备打一场惨烈的城镇攻防战。

  在小镇后方,高高的丘陵地带可以看见混凝土构造的炮台,粗大的炮口遥指向海面方向。

  现在的情况既简单又复杂,荷兰守军已经退无可退,肯定集中在小镇中,准备与进攻部队进行逐房争夺,打一场街垒攻防战。

  另有少数的精锐部队固守赛穆达港炮台,以炮台混凝土建筑的坚固程度,进攻起来势必不会一帆风顺。

  战前侦察情报显示;

  这股荷兰守军没有火炮,但是兵力不弱,白人士兵加上武装民兵总数超过1700人,再加上不少于2000人的土著仆从军(已消灭3千),据险顽抗起来还是比较麻烦的。

  从进攻发起的丛林中到荷兰人的胸墙阵地之间,这一段崎岖不平,没有道路,沉重的95毫米澳洲小姐火炮无法拖上来,伴随步兵进行精确攻击。

  但科赫上校手里是有王牌的,从香格里拉师手里截取的一个60毫米轻型火炮营,就配署给了进攻部队,所谓的坚固街垒在他的眼中看起来就是笑话。

  “传我的命令;

  目标前方赛穆达港建筑群,两个95毫米火炮营进行8分钟覆盖射击,对敌坚固阵地予以摧毁。”

  “遵命,师座大人。”

  加里曼丹二师登陆携带的炮弹不过一万二千发,打一个港口用去五千发已经非常奢侈了,必须省着点用。

  荷兰人重兵防御的塞穆达城,进攻部队要用炮弹敲开敌人乌龟壳,剩下的炮弹要用在更重要的战斗中。

  片刻之后

  位于丛林中的95毫米火炮阵地打出了两发炮弹,一前一后落在了港口建筑群附近,这是炮兵打出的校射炮弹,经过炮兵观察员修正射击诸元之后,才会开启全力猛轰的模式。

  零星的一发又一发炮弹打过去,几发炮弹过后,有一发炮弹轰然落在港口建筑群中间位置,炸出大团的火光,将一栋坚固的石砌房屋轰塌了半边,黑烟裹狭着烟尘高高的升起来,看起来极为显眼。

  以此为标准调整射击诸元,两个营的炮群在几分钟后齐齐怒吼起来,数十发炮弹几乎同时划过半空,狠狠砸入赛穆达港建筑群中,打的土石崩裂,地动山摇。

  龟缩在小镇中准备负隅顽抗的荷兰守军被炸得鬼哭狼嚎,尸骸和碎石一起飞上天空,小镇里火光冲天,宛若死亡地狱一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