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风云1876 > 第375章妮可

我的书架

第375章妮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红堡内,诺曼底花园。

  菲奥娜带着妹妹妮可参加高官贵妇圈读书沙龙回来后,与母亲叶赛妮娅在正厅里说着闲话,讲一些女人之间的话题。

  “亲爱的叶赛妮娅你知道吗?法国著名的宫廷裁缝师让-埃尔多安前段日子带着自己的学徒来到了红河谷市定居下来,开了一家枫丹白露裁缝店,带来了巴黎最新款式的裙装,一时间门庭若市,贵妇们趋之若鹜去订购衣裙。”

  “嗯哼……我知道,我们母女三人也需要做新的裙子,正准备找时间和你说这事儿呢?”

  “用不着费事了,顾夫人房里通知了,夫人和几位姨太太都要做新裙子,让-埃尔多安先生会带着助手前来为我们量体裁衣,每人做两套衣裙,一应费用全由内库房出。”

  “真的吗菲奥娜,那我们……”叶赛妮娅高兴的问道。

  菲奥娜傲然一笑回答道;“你们当然在内了,伯爵府还不差这一点钱,叶赛尼娅和妮可都可以做两套衣裙,除此之外就要自费了,要知道在让-艾尔多安先生店铺定做的华贵衣裙,每一套是500英镑起价,最贵的一件是夫人定制的价值8000多英镑套裙,漂亮的蕾丝裙边都是用上百颗南非钻石点缀,领口镶嵌美丽的蓝宝石,在灯光映照下熠熠生辉,华贵非凡。”

  “哇哦……真是让人向往啊!”

  菲奥娜瞥了一眼陷入幻想中的妮可,不无调侃的说道;“亲爱的妹妹,如此华贵的衣裙你还是不要想了吧,一天没有得到伯爵大人的宠爱,就要谨守本分,若是在夫人面前失了分,红堡的大门可就永远关上了。”

  “哼,我可不稀罕。”妮可傲娇的仰起了脸。

  菲奥娜吃惊的张开了红唇合不拢嘴;“瓦特……那是谁睡觉的时候会喊着伯爵大人的名字,一副春情荡漾的样子,那可是你的姐夫啊?”

  “哦,上帝呀!菲奥娜不许你胡说,我没有……”妮可此刻羞不可抑,抱着姐姐的胳膊拼命摇晃起来。

  自从菲奥娜对妹妹妮可亮明心事以后,不知不觉的,妮可对自己这位高大威严的姐夫就多了一份少女情怀,梦中恍惚总会出现他的影子,与平日里大不一样……

  可惜运气不佳,那次母女三人深谈之后,伯爵大人当天在中央大街遭遇连环刺杀案,一时间情绪变得暴躁易怒,连续两个多月都没有前来探视过。

  记得伯爵大人上个月深夜而来,在寝室休息一晚后,天明时分便匆匆离去,叶塞妮娅和妮可都没有见到他。

  女人就是这样,越得不到的东西越是魂牵梦萦。

  妮可依稀中伯爵大人的身影,在梦境中愈发变得神秘和模糊,但好像也更激动人心了呢……

  “叶赛妮娅,今天的读书沙龙有两个熟悉的面孔,你猜猜是谁?”菲奥娜神情慵懒的端起一杯橙汁,靠近红唇喝了一口。

  叶赛妮娅白了她一眼说道;“拜托,我们来了只有不到半年时间,本就没有什么熟悉的女人,沙龙里来来往往那么多高官贵妇都认不全,这个问题我该怎么回答?”

  “哦……”

  菲奥娜自嘲的笑了笑,顺口向下说道;“这两个熟悉的面孔一个是香格里拉弗里茨师长夫人茗烟,一个是加里曼丹二师副师长科赫夫人侍画,她们都是伯爵大人原先身边的贴身侍女,差不多是欧洲宫廷侍女的身份,关键在于她们的丈夫都是德国人,属于红河谷势力的少数派。”

  “德国佬,哦……上帝呀,他们可是法国人的世仇。”

  “话可不能这么说叶赛妮娅,在这距离欧洲万里之遥的昆士兰,德国人和法国人有一种天然的亲近点,毕竟在欧洲法德相距不远,大家同为白皮肤蓝眼睛的西欧人,而且我们流落在外的旧贵族也不喜欢法兰西第三共和国的那些令人厌恶的家伙,圣母在上,真是令人倒胃口。”

  “这么说也有些道理,可是……菲奥娜,我记得你说过,伯爵大人对军队控制的极其严密,不允许内宅与外界牵扯事情,你是不是在玩火?”

  “不不不……我们没有谈论任何事情,只不过在贵妇圈的活动中展现出了善意,多一些笑容罢了。”说到这里,菲奥娜得意的扬起脑袋,用手轻轻一掠乌黑的发丝说道;“相比较其他姨太太,我的肤色就是最大的优势,包括凯斯特纳先生在内的欧洲裔高官天然亲近小查理,这是无法改变的事情。”

  “菲奥娜,我建议你不要卖弄这种小聪明,相比较一手建立起庞大势力的伯爵大人,用脚趾头想一想绝不会像看起来那么简单,我真觉得你蠢得像头猪,可千万别玩火,他只是在等看你什么时候撞上刀口去。”妮可湛蓝色的美丽大眼睛盯着菲奥娜,唇角露出似笑非笑的轻蔑表情。

  “你竟敢这么说我,妮可,你这个坏女孩。”

  “没错,姐姐,若你不知道我是在为你好,那你就是蠢的无可救药的白痴,千万不要耍小聪明,这是我对你的告诫。”

  “你……”

  菲奥娜气的白皙面庞变得通红,索性伸出两只芊芊玉手准备镇压妹妹,这时候侍女突然匆忙的跑进来报告说道;“菲奥娜夫人,伯爵大人驾临了。”

  “啊……”

  三个女人顿时乱了,现在是下午不到5点钟,伯爵大人已经两年多没有这么早来这里,菲奥娜惊喜万分之际慌到手足无措,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上帝啊,我们刚刚回来出了一身汗,还没有洗澡也没有补妆,我该怎么办?”

  “快去,去迎接伯爵大人我亲爱的姐姐,你现在就去。”

  “我怎么见人……妮可,你呢?”

  “放心吧姐姐,给我争取一点时间,我一定会表现出香甜可口的样子,你只需要和伯爵大人聊聊小查理就好了。”

  “噢,好吧……”

  菲奥娜此刻再没有运筹帷幄得意神情,慌乱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是一个没有经历过真正贵族倾轧的少妇,有一些爱慕虚荣也有一些浅薄,有一些傲娇也有些自以为是,唯独没有城府,真正遇到事情的时候半点主意也没有。

  相比较而言,妮可倒是很有主见。

  花团锦簇的院子外面,明媚的阳光洒满庭院。

  在凉风习习的欧式长廊下,三岁的小查理骑在跷跷板小木马上前后摇晃,宛若黑宝石一样的乌溜溜大眼睛看着眼前高大威严的父亲,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他的小身体随着跷跷板前后晃动,迟疑的没有动弹;

  站在身后的侍女小声的提醒道;“思翰小少爷,老爷来了,你应该主动请安才是。”

  李恩翰是小查理的中文大名,小家伙翻过年就4岁了,继承父母亲优良的基因,是个非常漂亮可爱的小男孩,有着一头浓密乌黑的卷曲黑发。

  李福寿站在长廊下看着小查理,眼中带着和善的笑意并没有伸出手去抱,他对儿子较为严厉,对女儿更为宠溺。

  也许是感受到无形的压力,小查理乖乖的从木马摇椅上下来,煞有介事的将右手放在胸前行了个绅士礼;“爹地大人安好。”

  “嗯,在家有没有听话?”李福寿微笑着问道。

  “思翰一直都很听话的,妈妈说我是乖孩子。”

  “那很好,爹地奖赏你好吃的水果拼盘好吗?”李福寿走上前去伸出大手,小查理乖乖的把小手放在父亲温暖的手心中,一起顺着长廊向前走去。

  “好吔……”

  小孩子很好哄的,初时的拘谨过后,小查理得到奖赏后高兴的叫了起来,甩开李福寿的大手便向里面大厅跑去,一路高喊着;“妈妈,妈妈,爹地大人来了……”

  清脆的童音回荡在欧式长廊中,伴随着,细碎的脚步声,菲奥娜,叶赛妮娅带领着一众女侍迎了上来,见到李福寿大步走了过来,纷纷弯腰屈膝行礼;“见过伯爵大人。”

  “免礼。”李福寿嘴角噙着微笑走过来,打量了一下叶赛妮娅说道;“夫人,您看起来容光焕发,美丽身姿丝毫不逊色当年,看来岁月并没有在你的身上留下什么印记,真的让人非常惊奇。”

  “谢谢您的夸奖,尊贵的伯爵大人,这会让我一天都有好心情。”

  “请不要把它理解为虚伪的恭维,这是事实。”

  “是吗,那可真让人开心啊!”

  叶赛妮娅禁不住捂着嘴轻笑起来,她是一位身材很好的中年女人,一举一动流露着高贵的气质,作为诺曼底伯爵遗孀,她的前半生是在觥筹交错的贵族奢华酒会中度过的,有着浓重的法国旧贵族遗韵。

  喜欢一些精美繁复的东西,浪漫的法式建筑,华贵的衣裙,精美的宝石和法式大餐,一切的一切。

  来到大厅坐下

  李福寿显得情绪很不错,东拉西扯的和叶赛尼娅聊了一会儿法国艺术,文化和美国底特律建筑流派,谈了谈可爱的小查理,然后话题一转说道;

  “夫人,为了表示对您的敬意,我想送您一座精美的宫殿,就叫做叶赛妮娅宫,它坐落在宁静的湖边,闹中取静,虽然规模不大,但却是精致的洛可可风格,希望您不要推辞。”

  “噢……天呐!”

  叶赛尼娅吃惊的捂住了嘴,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李福寿,她心中已经被这个巨大的喜悦填满;“上帝……我真的难以置信,您对我真是太好了,此刻我难以用语言表达内心的欣喜之情,真是太感谢了!”

  “用不着客气,夫人。”李福寿脸上挂着淡淡笑意回答。

  这些年来,大管家李安在各处领地张罗着筹建了十多座大大小小的宫殿,今后计划在婆罗洲和香格里拉岛都要大兴土木修建宫殿,他似乎乐在其中。

  李福寿由着他折腾,反正家大业大不差钱,一座精美的法式宫殿修建起来二三十万英镑足矣,规模大一些的40万英镑顶天了。

  这些欧式宫殿建筑主体建成花不了多少钱,两年时间足够了,关键是重金邀请欧洲雕刻大师创造雕塑,描绘穹顶壁画,精雕细琢费工夫又费钱,耗费三年五年时间就没数了。

  中式宫殿建筑同样如此,澳洲有的是名贵木材,从华夏大陆进口的琉璃瓦,官窑陶瓷也不费事儿,只要有钱就能买到,关键是雕梁画栋,木刻石雕耗时日久。

  菲奥娜也被这个好消息震惊到了,轻挽李福寿的手臂,将臻首靠上来说道;“亲爱的,这……这真是太突然了,谢谢!”

  “一点心意罢了,这座叶赛妮娅宫就作为我的歉意,实在是这段时间太忙了,南方的白人保守牧场主与荷兰人搞得我头疼,慢待了夫人和令妹,我应该感谢叶赛妮娅为我带来如此美丽动人的菲奥娜,呃……”

  李福寿正说着话,不经意的转过头来时,忽然间被强光闪了一下,剩下的话全都咽在了喉咙口里。

  容颜天生魅惑众生的妮可精心打扮过后盛装而来,她穿着一套浅粉色的法式华贵衣裙,勾勒出青春胴体优美曲线,尤其是胸口呈现出大片白腻肌肤,亮的发光,深深沟壑让人眼晕目眩。

  噢……对了,这就是那套胸口开的很大的裙子。

  “妮可……”李福寿喃喃说道。

  菲奥娜看着李福寿吃惊的神情,眼神迅速的和叶赛妮娅碰了下,对妹妹妮可惊艳出场的效果感到非常满意。

  她一直都知道,妮可就是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小妖精。

  “呵呵……真是让人吃惊,妮可都这么大了?”李福寿很快回过神来,掩饰性的笑了笑说了句话缓解尴尬,可立马发现这话中的语病,于是住口不言。

  “菲奥娜的妹妹……妮可见过尊贵的伯爵大人,祝您日安。”

  妮可摇弋生姿的走过来,芊芊玉手牵起裙裾行了一个屈膝礼,在俯身下来的时候,胸口深深沟壑仿佛100个相机同时曝光,闪的李福寿一阵阵眩晕。

  厉害啊……妖孽!

  定了定神,李福寿脸上露出和煦笑容;“妮可,上一次我见你的时候只有十一二岁吧,瘦瘦小小的好像发育不良的样子,真是让人感叹造物主的神奇,你如今已经出落的如花似玉,美丽非凡。”

  “姐夫,我已经17岁了。”妮可娇嗔道。

  “看出来了,你真漂亮。”

  李福寿由衷的赞叹了一句,眼前十七岁的妮可与印象中的一个美丽倩影重合起来,那是每一个男人都为之神牵梦萦的女神苏菲-玛索,她俩是如此的神似。

  妮可笑靥如花,透着浪漫,散发着迷人气息,17岁的年龄洋溢着满满的青春芬芳,稚嫩的面容与成熟的少女风情混合在一起,散发出无可阻挡的诱惑……

  李福寿无语的回头看了看菲奥娜,这一对姐妹花,杀伤力太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