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风云1876 > 第432章无力

我的书架

第432章无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昭仪,此次召开的柏林会议,能够为你们争取到英国外交代表团的旁听席位殊为难得,亲眼见证世界外交风云,这是个极其难得的机会,一定要倍加珍惜。”

  “老爷拳拳栽培之恩,昭仪粉身难报。”

  “这都是细枝末节,不必在意。”李福寿淡然的挥了挥手,他一只手拿着点燃的雪茄,透过窗户看着壮美奇丽的香榭丽大道,远处巍峨的凯旋门赫然在目。

  长身而立,卓尔不群。

  唐绍仪用崇敬的目光看着伯爵大人,这是一个创造奇迹的男人,一个带领昆士兰在澳洲崛起的男人,庇佑数百万海外华人的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做的是开天辟地以来得以铭记史书的大事,值得一辈子追随。

  柏林会议上要到的英国代表团旁听席位,是咖啡馆会谈附带的要求之一,凭借殖民地部与外交部的默契自然不难达到。

  柏林会议之后

  唐绍仪就将以27岁的年龄正式就任昆士兰州常驻欧洲外交代表,成为昆士兰的代言人,在欧洲与各国交涉维护昆士兰利益,地位相当重要。

  原本昆士兰州是没有这样的一个职位的,主要是因为没有这样的需求,作为具有立法权的殖民自治州,州长李福寿有权利任命类似职务。

  细细叮嘱了几句之后

  李福寿送走了满脸感激之情的唐绍仪,随后接见了在欧洲留学的学生代表,亲切的勉励他们像海绵一样吸收知识,强大自身,成为发展澳洲工业科技的中坚力量云云。

  送走了学生代表,李福寿又接受了法国《费加罗报》的专访,对自己在伦敦的冒失举措感到深深的懊悔和歉意,再三强调作为一名英伦贵族,对大不列颠帝国怀有无比的热爱之情云云。

  一番忙碌之后,终于消停了下来。

  李福寿神情有些疲惫的回到书房里,从楼上透过窗户看看楼下蜂拥而来的法国民众,都是狂热崇拜妮可的拥趸,这些日子经常会聚集在门口,只为了看一眼心目中的女神。。

  一群傻鸟!

  收回了目光,李福寿倒了一杯红酒走到法式宫廷座椅边舒适的坐了下来,轻轻地抿了一口地道的勃艮弟葡萄酒,感受着齿颊留芳的清香韵味,赞赏的点了点头。

  法国佬搞这一套真不是盖的,确实有两把刷子。

  低头服输之后,伦敦西区的事情就算告一段落了,李福寿也不奢求什么公平公正,这种事情在当今封建等级森严的欧洲各王国极为鲜见,只是哄小孩子玩的口号罢了。

  按照私下渠道传来的消息

  李福寿必须尽快返回澳洲,不得继续在欧洲四处招摇。

  想必这也是白金汉宫那位的意见,李福寿和妮可在欧洲待一天,爱德华殿下就会难受一天,这是赤裸裸的打脸,怎么能忍?

  因此,李福寿已经谢绝了所有雪片般飞来的法国上流社会请帖,尽量保持低调,以免过分刺激海峡对面的爱德华殿下。

  他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一份《费加罗报》,看了一会儿,脸上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

  据《费加罗报》报道;

  1884年11月4日

  朝鲜开化党首领金玉均等人举行政变,联同驻扎在租界的日军杀进景福王宫,诛杀一干后党大臣,拥护懦弱无能的朝王上位,史称“甲申政变”。

  朝鲜后党一干大臣死里逃生之后,立马向驻朝清军求援。

  5日,吴兆有、张光前率驻朝清军攻占王宫,驱逐日军。袁世凯身先士卒第一个杀进了王宫,立下了赫赫功劳。

  7日,驻朝日使以袁世凯入据王宫为由,举火焚烧使馆,率领使馆一干日人退入仁川。

  21日,清廷派北洋会办大臣吴大澂查办朝鲜事宜。

  22日,日本派外务相井上馨为全权大臣率兵两千赴朝,丁汝昌率超勇、扬威二舰及旅顺陆军抵朝,远东形势骤然紧张起来,只要一个火星子就可能爆发清日大战。

  放下了报纸

  李福寿全身放松的躺在椅子上,片刻之后幽幽的叹了口气;

  历史按着既定的轨道运行,该来的还是会来的,引起甲午战争的导火索已经点燃,目前矛盾激化了,虽然眼下还可以通过各国调停缓和矛盾,但战争无可避免。

  朝岛作为大清的藩属国,大清有天然的义务为其消灾解祸,避免被扶桑彻底殖民的悲惨命运。

  而小鬼子惦记三千里江山已经数百年了,殖民朝鲜是基本国策,所谓“布威万里波涛之外”,第一个目标就是朝思暮想的朝鲜,怎么也不可能放手。

  双方唯有一战,这是天然的宿命。

  一旦战败

  维系大清天朝上国地位的宗藩制度将轰然坍塌,让欧洲各国看到腐朽的大清真实的内里,从此以后群狼蜂拥而至……

  面对这一切,李福寿感觉到深深的悲哀,有心无力。

  在没有戳破这层窗户纸之前,早已经千疮百孔,腐朽到极致的大清朝依然保持光鲜的外表,拥有唬人的体量,巍峨壮丽的紫禁城宫廷深深,从这里发出的一道又一道圣旨飞向四海之内,展现出皇权凛然不可侵犯的威严。

  过多的插手,会被视为别有所图,最后没吃到羊肉反而惹得一身羊骚味儿。

  宁与友邦,不予家奴。

  这是紫禁城大内那个掌握朝廷实权女人内心真实的写照,一介海外草芥之民妄想插手国事,必为狼子野心之辈。

  去把狗赶走,可是二哈却以为和它抢食吃,大概齐就是这样的道理。

  除非摧毁这个腐朽的满清朝廷,否则永远轮不到昆士兰对国事说三道四,哪儿凉快哪呆着去。

  也罢,我苦难而命运多舛的民族啊!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只有真正经历巨大的磨难才能重新挺直脊梁站起来,傲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巅。

  李福寿默默的祈祷上苍眷顾神州大地,为血裔同胞祝福,尽一切力量减轻世纪末的苦难,避免一次大灾大难就死亡数十上百万人的惨景。

  世纪末的神州多灾多难,大饥荒,大洪水,大寒潮,地震蝗灾接连不断,映衬出王朝末日景象,可怜朝廷芸芸诸公依然活在醉梦中,对草芥之民半点同情心也欠奉。

  与其临渊羡鱼,莫如退而结网。

  能够将更多的同胞迁移到澳洲过上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是李福寿唯一能够做到的事。

  归根结底,还是要聚焦昆士兰的经济发展,这才是王道。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李福寿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书房里,夕阳的光辉将他的身影勾勒的孤寂而落寞,明知道历史大势却无法改变,这是一个先知先觉者的悲哀。

  “亲爱的老爷,我可以进来吗?”一抹倩影出现在书房门口,怯生生的问道。

  “进来吧,妮可。”听这个称呼,李福寿就知道是妮可来了。

  这个魅惑众生的人间尤物仿佛乖顺的小猫一样,脚步无声的走近书房里,然后跪伏在李福寿的腿边,将自己丝柔顺滑的长发,轻轻的枕在李福寿的大腿上;“老爷,看到您孤独的样子,妮可心里感觉非常难受,却没有办法能够帮到您一点。”

  “说什么傻话?”

  李福寿轻轻的抚摸妮可柔顺长发,这动作就像……就像在撸猫……

  “我是说真的,老爷,妮可知道老爷是有大智慧,做大事的人,就像阿尔卑斯山上展翅飞翔的雄鹰俯瞰大地,与虫鼠没有共同语言,妮可在您的身边只能带来烦恼,这让我很不安……”

  说到这里

  妮可抬起头来,脸庞上赫然已经挂着晶莹的泪珠。

  她是个聪慧的小女人,知道在当今时代,纵然是身份尊崇的贵妇人亦不过是更高等级贵族的玩物,她可不想沦落到如此悲惨的境地,唯一的依靠就是眼前这个伟岸男人,这个对亲王殿下断然说“不”的男人。

  威尔士亲王爱德华殿下身份尊贵无比,但是他在21年前就明媒正娶了丹麦国王克里斯蒂安九世的女儿亚历山德拉公主,其他的情妇无论是伯爵夫人,侯爵夫人亦或是公爵夫人,只不过是随手可以丢弃的玩物罢了,不值一提。

  “没事的,一切都过去了妮可。”李福寿怜惜的将她娇美的容颜揽在怀里,轻声说道;“我们很快就会返回澳洲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女人的美貌不是罪过,只有那些可耻的渣男才会把一切罪过归结在女人身上,那是世界上最让人恶心的东西,你是我身边的女人,保护你是我天然的使命。”

  “亲爱的老爷,我爱你……”妮可终于哭出声来,玉臂紧紧的搂住李福寿的腰,哭的梨花带雨,怎么样都止不住。

  李福寿轻轻的拍打她的后背给予安慰,任其大声的哭出来,把连日来的不安与苦闷全都宣泄出来。

  在这个该死的年代,女人活着也不容易啊!

  这是一个不知女权为何物的封建时代末期,彬彬有礼的绅士对淑女的优雅礼遇往往浮在表面,有谁真正的尊重女性,关爱女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