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风云1876 > 第472章妻儿

我的书架

第472章妻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游览了一番园中湖景,顺便考校了李思元的功课进度,李福寿带着妻儿来到游廊尽头的一处临湖水榭,看他满意的神色就能知晓,对嫡长子李思元表现印象上佳。

  这让一直提心吊胆看着的夫人顾柳烟松了口气,脸上露出喜悦笑容。

  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顾柳烟再大度也无法做到与庶子一视同仁,哪怕这些庶出子女同样称呼“母亲大人”,日日按时请安,恭敬有加,依然是有区别的。

  来到临湖水榭边

  早有一大群人呼啦啦的迎了出来,恭迎在侧,香夫人,甜夫人,菲奥娜,妮可等众姨太尽在其列,还有大大小小八九个孩子,最大的是8岁的小樱桃,最小的刚刚会走路,这都是伯爵府庶出子女。

  两岁的李思轩小短腿倒腾的挺快,挣脱了奶娘的手率先冲了出去,闯到一群孩子中间大声的乱喊;“大哥,二哥,四哥五哥,大姐,二姐……”

  个子最高的小樱桃俯身一把将其抱了起来,脸上掩饰不住笑容的问道;“七弟,爹考校你了吗?”

  “爹考我了。”李思轩奶声奶气的回答。

  “那你告诉大姐,爹考校啥了?”

  “嗯……嗯……爹问我乖不乖,有没有淘气,思轩可乖了,对了……大姐,三哥还背了书呢。”

  李思轩的回答引来一阵笑声,他在男丁中排行第七,李思元排行第三,因此喊李思元为三哥,而不是大哥。

  站在一边的大哥李思源7岁,二哥李思翰今年6岁了,两个小家伙身着明黄色束腰绣花团龙袍,头束紫金冲天冠,身上都背着一个雕花小弓,手上戴着玉扳指,看起来英气勃勃的样子,煞是可爱。

  应该是刚刚上完了射猎课,衣服没来得及换就匆匆赶来了。

  李思源二姨太甜夫人之子,在男丁中年龄最长,李思翰则是三姨太菲奥娜之子,英文名叫查理,是个混血英俊的小正太,一双眼凹深陷的黑色大眼睛充满灵动,帅到没朋友。

  这两个小家伙已经懂事了,没有陪着其他的弟弟妹妹与七弟胡闹,而是规规矩矩的站在一边等待着父母亲大人走近,上前一一行礼问安。

  小查理同样接受的是传统中式教育,与其他孩子不同的是早早就开始学习法语,受到母亲影响能够说一口流利的法语,也能说磕磕绊绊的英语。

  此时的临湖水榭已经摆好了几桌精美酒菜,李福寿带着一众妻妾入座之后,湖边石舫清亮的一声云板响过,丝竹声声,兰芳班的戏子们登台表演起来。

  在这湖光山色中

  演绎着才子佳人的传统剧目,抑扬顿挫委婉的京剧唱腔飘荡在湖面上,唱念做打的身姿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就连小孩子们全都津津有味的看着,兴致盎然。

  这个年代看戏可是一大消遣,同样的剧目看了十遍百遍也不会厌烦,长长的唱词戏迷们也能跟着唱出来,形成台上与台下的互动,乐在其中。

  李福寿高坐在中间的主桌上,这个桌上只有他与夫人顾柳烟,旁人未经召唤不得入座,一众姨太太分列两侧就座,两三人一桌,空出面对石舫一侧看戏,孩子们坐在旁边稍远的桌上,内府总管和下人婢女只能站在后面伺候,顺便津津有味的看戏。

  伯爵府规矩森严,不容行差踏错。

  这一套基本上是按照传统的封建礼法制定的,主要是由姑苏府顾家几位老嬷嬷沿袭下来,李福寿除了去掉迎来送往的跪拜之礼,去掉了一些繁文缛节,其它从善如流全盘接受。

  老祖宗几千年形成的封建礼法文化,总比自己瞎琢磨强的多。

  伯爵府不是一夫一妻的小门户,家大业大,妻妾众多,当然也不能全部照搬欧洲贵族的那一套,搞不好就真乱了套了,还是老祖宗的制度稳妥,实践出真知嘛!

  李福寿一只手跟随着丝弦节拍轻轻应和,沉醉在如泣如诉的唱腔里,京剧这样的传统文化必须要沉下心来逐字逐句欣赏,从唱腔到身段,从台步到水袖,越听越有韵味,越看越有神采,蕴含着浓浓的中华文化精粹,真的让人欲罢不能。

  他不经意间轻头看了一下,见到隔一个桌子的妮可无精打采的打了个哈欠,然后忽然将手蒙在嘴上,迷人的大眼睛迅速的向这边看了一下。

  瞬间,两者目光相对。

  妮可身子一震显然被吓到了,匆忙的将目光又收了回去,然后迅速的又瞥了一眼。

  “呵呵……妮可过来坐。”李福寿顿时笑了,向她招了招手。

  在一众姨太太羡慕的眼光中,妮可期期艾艾的走过来行了礼,然后坐在了李福寿的另一侧。

  “怎么了……是不喜欢看戏吗,还是晚上没有休息好?”

  “老爷,妮可昨天晚上和小查理玩的太晚了,所以精神有些不足。”

  “哦,如果困了可以先回去休息。”

  “回禀老爷,我没事的。”妮可怯生生的回答,偷眼看了一下夫人顾柳烟,见她没什么表情心里才稍稍安定。

  进入红堡也有两年多了,到了今年是第3个年头,妮可对红堡森严的规矩当然不陌生,内宅一众姨太太和孩子每一天早晨都要去给夫人请安,风雨无阻。

  夫人出身高贵书香世家,父亲在神州是执掌一方的封疆大吏,娘家势力雄厚,在后宅内拥有绝对的权威,一言九鼎,哪怕是宠妾也不敢稍耳违逆。

  若是惊扰了夫人看戏的兴致,妮可自问吃不起这样的瓜落。

  看到妮可像受惊小兔子一样的可爱表情,李福寿心中痒痒的立马来了兴致,逗着她说道;“玩的什么游戏这么晚?”

  “老爷,小查理非要玩捉迷藏,姐姐没精神陪他闹腾,小家伙就缠着我啦,昨天一直陪他玩到很晚,后来找到小查理的时候已经躲在床底下睡着了。”

  说到这里

  妮可忍不住笑了起来,就像一朵鲜花绽放开来惊艳四方,脸上满是宠溺的模样。

  看得出来,她想有一个自己的孩子了。

  妮可从当初的清纯少女蜕变成美丽少妇,身上的迷人风韵非但没有丁点儿减少,反而愈发的光彩四射,引人沉醉。

  李福寿能够感受到心中的火焰一点点积攒起来,想要把这个可口的小点心一口吞下,强自按耐住不露声色的说道;“真是胡闹,小查理竟然躲在床底下睡着了,万一晚上受了风寒可就糟了。”

  “愿上帝保佑,真是万幸,下次可不敢带小查理玩那么疯了。”妮可有些后怕的一伸舌头,纤纤玉手在胸口画了个十字。

  “知道就好,等会儿听完了戏到你的院子里去,有些事我还要叮嘱你一番。”

  “哦……”妮可乖乖的应了一声,抬头看了一下故作严肃的李福寿,分明从他深遂的眼光中看到了一点火星,那是一团炽热的火星。

  妮可心中顿时跳的很快,带着一丝忐忑不安又带着一丝期待,作为一个敏感聪慧的女人,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一轮狂风暴雨即将袭来,她只能柔弱无力的承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