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风云1876 > 第494章法国人的关切

我的书架

第494章法国人的关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执行完任务的连队在码头上整队完毕,抬着大筐小筐的肉食兴高采烈的向河口镇走去,他们是今天晚上镇上最受欢迎的人,为军中袍泽带来新鲜的肉食,有权优先享用豪放的葡萄牙姑娘,美酒佳肴,痛痛快快的醉一场。

  李栓柱带来新的连队接替了他们,陆续爬上4艘蚊式快艇,准备出航执行任务,除了清剿零星叛乱分子之外,主要任务依然是强行征募黑人劳工,多多益善。

  在医疗条件极为简陋的莫桑比克,只有军人才能得到珍贵的药物全力救治,这是没办法的事情,药品完全靠外界输入,数量非常有限,建筑工地上的黑人土著很难享受得到,因而在繁重的劳动下死亡率很高。

  需要不断的补充劳动力,维持当前的建设进度。

  李栓柱带着团部几名参谋副官骑在马上,跟随返回的部队徐徐前进,傍晚时分,赞比西河边的凉风吹来,气温约莫在20来度的样子,凉风习习,舒爽宜人。

  河口镇通向恩佐小镇已经修成了一条宽敞的沙石大道,道路两边栽种着行道树,笔直的延伸向远方,将两个相距不远的小镇连接在一起。

  相比较两个多月前,河口镇上的木楼又多了100多座,完善的下水设施已经完全建成,镇子里面的暗渠通到镇外就变成了明沟,通向附近的一条河流。

  海外华人的商业触角非常灵敏,跟随着补给船抵达河口镇上开设了许多商铺,酒肆青楼,给这座新兴城镇增添了浓厚的生活氛围。

  小镇上多了许多葡萄牙裔白人面孔,以女性为主,她们中的很多人在几个月前的武装冲突中失去了丈夫或者父亲,事后追究中因为涉嫌参与武装叛乱,农庄和种植园迅速抄没,很多葡萄牙裔男人被投入苦役营改造,这些女人则变得一无所有,她们是殖民战争的受害者。

  为了生活下去,恩佐小镇和其它地方的葡萄牙女人蜂拥而至,让河口镇变得畸形得繁荣起来。

  这是一个以华人和白人为主的城镇,还可以看到一些阿拉伯和黑人面孔,阿拉伯商人的嗅觉同样灵敏,为这里带来了很多来自西亚的特产,黑人则是一些当地部落酋长,很容易的被美酒和柔软的丝绸衣服收买,如今成为远征军统治莫桑比克的帮凶和得力臂助。

  在漫长的道路施工工地上,凶狠的黑人监工是永恒的风景线。

  拉拢一方对付另一方,是欧洲殖民者谙熟的手段,如今非洲远征军用起来也毫不逊色,甚至犹有过之。

  李栓柱一行军官骑马返回小镇上,沿途经过的路人纷纷恭敬的侧身站立,双手抱拳作揖施礼,以示恭顺,这其中有华人、白人,黑人还有阿拉伯人,人种杂乱的感觉稍稍有那么些违和。

  在海外华人看来

  这是蛮夷诸藩仰慕中华文化,四海宾服的鲜明例证,当今时代的华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以天朝上国自居,信心是绝不缺乏的。

  “乔治,刚刚经过的就是此地的最高长官吗?”一身白色西装打扮的巴特兹好奇的询问同伴,他是来自留尼汪岛的法国殖民地官员,佯做商人来到这里,重点是评估昆士兰人的殖民野心。

  “你说的没错,李中校虽然年轻,但是经历过很多场战争,因为表现优异才能够提拔到现在这个位置上,他是一名真正的军人。”

  乔治是一名法国走私商人,将非洲的象牙和犀牛角贩卖到远东,然后将印度的大麻,茶叶香料和可可贩卖到非洲,只要挣钱他什么都做,也包括向莫桑比克港输送黑火药,对当地的情况相当了解。

  “怎么,你对他有兴趣吗?”

  “只是好奇罢了,一位年轻而出色的军官,在非洲这块荒芜的土地上能够施展自己的抱负,我想这是个很有趣的命题。”

  “我并不关心这些。”乔治耸耸肩漫步在街道上,看着沿街生意火爆的商铺若有所思,想了一下说道;“也许我应该定下心来在这里开一家贸易商行,经营法国葡萄酒和干奶酪,或许再加上咖啡和红茶什么的,生意应该很不错,这些昆士兰人抢劫了葡萄牙农庄主数百年的积累,手里可不缺钱,对了,我们应该逛一逛这里的酒吧,那里可有不少火爆的葡萄牙女人。”

  “你说的是那些土著葡萄牙裔白人吗?”

  “宾果,没错,我保证你会喜欢的。”

  “愿上帝保佑这些可怜的葡萄牙女人,她们遇到了没有多少绅士风度的东方人,真是让人遗憾。”巴特兹也就是嘴上这么说说,实际上半点同情心也欠奉。

  成王败寇,古今皆然。

  出生于里昂乡下的巴特兹有一种天然的优越感,这是源于欧洲人的迷之自信,源于法国人的骄傲,所有殖民地白人都是乡巴佬,这些非洲白人后裔更是低人一等。

  虽然嘴上没有明说,但是态度已经表露无遗。

  “这些是被上帝遗弃的羔羊,不值得同情,更何况他们都是天主教徒,与那些东斯拉夫人是一路货。”乔治鄙夷的撇了撇嘴,走到一家经营丝绸的店铺门口停下了脚步,非常感兴趣的说道;

  “巴特兹先生,这些闪烁着美丽光泽的柔软布料真的令人着迷,在巴黎和里昂都是抢手的热门商品,想不到在非洲我也看到了,瞧瞧他们的生意很不错,说明这里的军人消费力很强劲。”

  “这不奇怪,据我所知,昆士兰军人的薪酬相当不错,这得感谢他们有一个富有而慷慨的大领主,而且这位东方大领主热衷于扩张,哦……天哪,这是什么?”巴特兹正说这话,看着前方过来的一列马车不由得站下了脚步。

  马车上装载着帆布遮盖的便携式60毫米野战步兵炮,全都是崭新的装备,从货轮上刚刚运下来准备送入仓库储备,这是非洲远征军的主力火炮,也是炮兵团装备的唯一火炮口径。

  由于非洲基础设施极差,几乎没有像样的道路,大名鼎鼎的95毫米澳洲小姐火炮显得过于累赘,并没有列入远征军装备。

  这种炮兵组4个人就可以分解背负的便携式60毫米野战步兵炮,成为最佳的选择。

  虽然被帆布遮盖,但巴特兹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一种轻型野战火炮,遮盖不严的帆布上能够看出使用的是两个胶皮铁轮,细细的轮廓显示口径大概是55~60毫米左右,重量绝不会超过500磅。

  法国是传统的欧洲步兵大国,巴特兹对先进步兵装备有天然的敏感性,他能够看出这款轻型火炮是多么的实用,可以伴随步兵进攻随时提供火力,简直是步兵团的最爱。

  普法战争中

  运输不便、沉重的大炮就是后勤部门的噩梦,每一个炮兵团都要集中全兵团的骡马拖拽运输,若是碰到泥泞潮湿的阴雨天气,那就是一场灾难。

  巴特兹的目光深深的被吸引,恍然不知被一位年轻的少尉军官看见,这名少尉军官购买了一件丝绸衬衫,正从商铺里出来,看见巴特兹着迷的样子略有些困惑,顺着他的眼光看去脸色顿时变了。

  “这位先生,我需要知道你的名字和身份。”少尉军官走上前来敬了个军礼,神色严肃的说道;“我是吴国栋少尉,隶属非洲远征军机动兵团,请出示你的证件。”

  巴特兹这才惊觉,脸色变了下迅即恢复过来,露出一丝傲慢神色说道;“军官先生,我是来自法国的商务巴特兹,按照柏林会议达成的国际共识,我在你们刚刚打下的非洲乐园行动不应该受到阻碍,享有自由通商的权利。”

  “您的幽默感令人印象深刻,阿特兹先生,现在请回答我的问题,,否则我不介意把你押解回军队驻地审问。”吴国栋稍微能够讲一口流利的英语,他是从一个雏鹰学校精英,在红河谷大学深造之后投笔从戎,他翻看了一下巴特兹先生的证件,问道;“请问你到这里来的目的?”

  “经商,看看这里有没有赚钱的机会。”

  “来此之前,你曾经到达过哪些地方?请详细的说一下。”

  “哦……那可就多了,我曾经到过印度和南亚地区的中南半岛,对那里愚昧而贫瘠的东方人印象非常深刻,他们只会伸出双手乞求能得到一个铜板,上帝呀,你能够想象到吗?”

  阿特兹的语调中充满着高高在上的愚弄,显然对这名年轻军官的盘问不满,站在他身边的同伴乔治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张了张嘴又紧紧的闭上了。

  当一个人在危险的悬崖边缘横向跳跃时,明智的做法不是将他拽回来,这会导致自己一起被拖下去,而是退后两步。

  果然,年轻的军官被巴特兹的态度激怒了,微微扬起下巴看着法国人说道;“我看到你的证件上是从法属留尼旺岛抵达本地,但是在问话中并没有明确说明,因此我怀疑你刻意隐瞒,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请随我前往宪兵队做进一步调查。”

  吴国栋仅仅是被法国人的态度所激怒,随意的罗织了一个嫌疑罪名,没想到竟然歪打正着说中了,击中了巴特兹心中的隐秘,这不是巧了吗?

  他的话说出口,只见到巴特兹的脸色明显的变了一下,这更加引起了吴国栋的怀疑。

  “我强烈抗议,你没有权利这么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