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风云1876 > 第512章大难不死

我的书架

第512章大难不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河口镇上

  从昆士兰抵达莫桑比克的大船队,不但带来了海量物资,同行还有6000多移民,除了2000多移民前往马拉维湖区之外,剩下的都散布在首尔附近的城镇,在河口镇也有不少。

  这些华人移民的到来,有做工的,有经商的,有做小买卖的,有做手艺的,令河口镇平添一份生活的烟火气,再也不是军人和黑奴的单调色彩,变得生动起来。

  “哎哟,先生,您进来歇歇喝口茶吗,我们这里红茶,绿茶,毛尖乌龙茶样样都有,保证都是华夏最正宗的口味,不是那种印度货拿出来蒙人的,要不要歇歇脚来一壶茶?”

  “好吧,来一壶香片就行了。”

  “得勒,您请随意坐,一壶香片马上就到。”

  茶馆伙计殷勤的将客人迎进门,张口冲着里面吆喝了一嗓子“三个便士的香片……一壶勒”,客人阻止不及,便脸色郁闷的坐下来不吱声了。

  茶馆伙计送上两个小碟子,一碟香蕉片和一碟腰果,这是喝茶时吃着玩儿的茶点小吃,莫桑比克盛产腰果,这玩意儿太多了,非洲土著人都不稀得吃。

  结果到华人移民手里炒制出来,那叫一个喷喷香。

  所以非洲不是没好东西,而是有好东西当地土著也不会弄,更懒得钻研,日复一日就这么对付过下去。

  湖里海里到处都是鱼虾蟹,既不会捕也不会烧,山里林子里到处都是野果,野香蕉,非洲土著不会培植优良品种,平原丘陵到处是肥沃土地,可种地的手艺渣到不能看,连蔬菜都种不出来,100多年后依然是这样。

  只有从大吃货帝国来的移民,才能够善加利用各种资源,腰果就是典型的例子,炒制出来做小吃棒棒哒。

  这位客人摘下头上的草帽,在四方桌边坐下。

  此人赫然是葡萄牙人的贵宾盛叶云,他穿着一身普通的白布大褂子,除了气质儒雅以外,与街上来来往往的华人移民没什么不同。

  他不是被踹下海了吗,怎么会流落到河口镇上来?

  这就得说回到那个不平凡的夜里了,德国“黑森”号巡洋舰仓皇躲避战火的时候,将两个上船的葡萄牙人代表一脚一个踹到海里,然后开着军舰一溜烟的跑远了……

  那位总督大人身边近侍可不会游泳,从军舰掉下来以后翻个泡就不见了,盛叶云倒是会些水性,呛了几口水以后勉强浮出了海面。

  此时距离莫桑比克岛已经有6~7公里远,那照亮半边天的熊熊大火依然清晰可见,沸腾的海水却传导不了那么远,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原本凭着盛叶云这种三脚毛的水性,在小沟小河里扑腾两下还可以,掉到大海里纯粹就是作死,而且还距离海岸那么远,几乎十死无生。

  兴许是老天爷眷顾,不知过了多少时候

  就在盛叶云觉得自己无法支撑时,海中飘来一片破木板,这让他救命稻草一样的紧紧抱住,再也不肯松手,随着海浪载浮载沉。

  当双脚踏上坚实的海岸,已经是深夜不知几点,四周夜色漆黑一片,极度疲累的盛叶云一头栽倒在海滩上昏死过去。

  再次苏醒时,他是被炙热的阳光晒醒的。

  起身茫然四顾,视线中已经没有惨遭炮火蹂躏的莫桑比克岛,眼前只是一片银白的沙滩和湛蓝大海,背后则是郁郁葱葱的海岸丛林,完全不知道身处何处?

  盛叶云挣扎着找到了一处入海的溪流,喝饱了水又吃了几根野香蕉,终于缓过气来,开始冷静考虑自己的处境。

  反复思量之后

  他认为莫桑比克岛不能再去了,实在太危险了。

  一来该岛已经被炮火完全封锁,成为一个进不去出不来的死岛,彻底沦陷只是时间问题,到时候自己一个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的华人,站在一群葡萄牙白人中间太显眼,曾经做过的事情也瞒不住,下场堪忧。

  二来这里是交战区,贸然进去被打死了也是白死,危险性太高。

  最好的办法是远离此地,混入莫桑比克内陆地区,然后想办法进入德属东非,从这里乘船返回荷属东印度群岛。

  盛叶云还是个有本事的人,历经十几天的艰难跋涉之后,他终于想办法混入了河口镇,这也是河口镇如今刚刚接受大批移民,乱糟糟的正好方便他浑水摸鱼。

  小半天前,各族人民夹道欢迎伯爵大人的场面他也参加了,凭此还混了一顿颇为丰盛的午餐,这不吃得饱饱的到茶馆里来消食了,顺便打听点事情,好决定下一步的行止。

  茶馆里人不多,只有三五个茶客。

  店伙计很快送来一壶香片和一只茶碗,这种廉价的茶叶也就是比大茶末子稍好一些。

  “哎,店家,要是没事的话坐下来唠唠嗑。”盛叶云脸上浮现出笑容,一把拽住店伙计说道。

  “嗯……忙倒是不忙……”店伙计有些犹豫。

  盛叶云原本就是一个做生意的人精,见状将桌子上盛放腰果的盘子向前一推,爽气的说道;“这位小哥一看就知道是四海的性子,左右无事,吃点果子咱们慢慢聊,若是有客人你随时招呼,我这里不打紧的,只是远在异乡想找人说说话。”

  “那你算找着人了,我也是爱热闹的,就陪你聊一会儿吧。”店伙计顺势坐了下来,捏了两个腰果放在嘴里嚼着吃,仔细打量了下盛叶云说道;“我看你这位客人虽然打扮一般,但是这身寻常衣服穿在你的身上,里外都透露着不一般,想来客官是个有故事的人。”

  确实如此

  盛叶云年届四旬,颌下留着保养不错的胡须,气质儒雅有度,虽然穿着粗布大褂依然显得出众。

  华人移民也有年纪大的,但是数量极少,大部分都是十几岁到20多岁的青壮,三四十岁的都是全家移民户。

  盛叶云苦笑着回答道;“呵呵……以前的事情就别提了,若是有一丁点办法,谁愿意背井离乡,万里迢迢来到这里,多少都有些难言的苦衷啊!”

  “这话说的是,咱要不是家里发水遭了灾,实在活不下去了,也不会牙一咬跑到这个劳什子地方来,哎……我长这么大就去过一次县城,没想到这一趟几乎跑到爪哇国去了,以后有没有命再回去都不知道,在祖坟上磕几个头。”盛叶云的话勾起了店伙计心头的思乡情绪,吃着腰果也不香了。

  “只要混出了头,以后还是有机会的,你那儿人,到这里来有多长时间啦?”

  “什么多长时间了,我是和你一个船队移民过来的,在这里干活还没有一周呢,我湖广人,这里的店东家就是前几年的移民,在婆罗洲上船的,有心在这片新领地干出一番名堂出来,移民船上就鼓动我和他一起干,说是白给一成的份子,月薪照拿,所以我才心动了。”

  “哦,原来这样啊,那你不要土地了吗?”

  “客官不瞒你说,我的生性也是不耐烦侍弄土地的,且在这个茶馆安顿下来再说,如果这样能赚到钱也不错,再说根据移民营地的宣传,只要是咱们华人开垦出来的土地都归自己,短时间政策是不会变的,反正这里有的是土地也不会跑,不着急的。”

  “听你这么一说,倒真是有几分道理呀。”

  “那可不!”听到夸奖店伙计更得意了,炫耀的说道;“我这人从小脑袋瓜子就活泛,四乡八邻的都夸我是明白人,若不是家境困顿供不起上私塾,没准儿也能考个秀才回来光宗耀祖。”

  “你上过私塾?”

  “上过三年,识得一些字,后来家道中落荒废了。”

  “原来是位小先生啊,失敬失敬。”

  “呵呵……都是些老黄历了,我只求在这里能混个出人头地,娶上一房媳妇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不准备回去了吗?”

  “怎么回去啊,这里距离华夏太远了,上万里路都不止,听移民船上的水手说,一张大舱船票也要20多英镑,这笔钱能够在这里找个白种女人成家,而且老家人多地少饭都吃不饱0们这些没有跟脚的人,还不够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贪官污吏剥削呢,两下对比还是这里好。”

  “说的有道理,今天欢迎伯爵大人的仪式,你参加了吗?”

  “那当然要参加,传说伯爵大人是神人转世,为咱们海外华人可是操碎了心,大家眼睛都雪亮着呢,如今能够吃得饱穿得暖都是拜他老人家所赐,移民过来的船票钱全是伯爵大人掏了,一个大子儿也没要咱们花,跑去磕几个头尽尽心意,那是应当应份的事儿。”

  闲聊了会儿

  盛叶云从自以为聪明的店伙计口中套出不少事,正好有几位客人上门,店伙计连忙跑上前去招呼,只留下他独自思索。

  虽然与店伙计唠的都是家长里短,但是从中透露出的很多信息值得深思。

  盛叶云知道,此前昆士兰的移民政策都是船费自理,优惠贷款安置,这样移民的话不会造成多大的财政负担。

  如今昆士兰包办移民的船票费用,这可是一笔很大的支出,一个人就是20多英镑船票费用,那么一万个人呢?

  由此看来,为了加快向非洲移民,昆士兰方面可是不惜工本,足以彰显对该地区的重视程度相当高。

  这既是好事也是坏事,好事当然是昆士兰把注意力转移到非洲,荷属东印度群岛目前的局面短时间不会打破,对盛氏家族利益不会造成冲击。

  坏事则是昆士兰势力迅猛增长,连带着底蕴和野心的增长,所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长远看来可不是好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