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风云1876 > 第519章马拉维湖到了

我的书架

第519章马拉维湖到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马拉维湖

  在德国东非公司总裁卡尔-彼得斯抵达首尔城的前一天,李福寿携夫人一行搭乘“航海家”号邮轮,踏上了前往马拉维湖的航路,

  马拉维湖在东非大裂谷的最南端,是典型的裂谷型湖泊,最深处达到700余米,周边有14条河流常年水量注入,但只有唯一的一条出口,那就是向南方延伸的希雷河。

  希雷河经过400多公里河道注入赞比西河下游,它也是赞比西河入海前最后一条水量丰沛的大型支流,希雷河下游水深宽阔,可以通行大型轮船。

  “航海家”号邮轮顺着平静的河流北上270余公里之后,众人在新的移民屯镇七曲镇弃舟上岸,“航海家”号邮轮在原地等待,李福寿一行则换成马匹继续北上。

  希雷河中游马托佩至汉密尔顿瀑布80公里段内,两岸山势紧束,多瀑布、峡谷和急流,落差达384米,世人称作默奇森瀑布群。

  该地段不能通行船舶,但是因为连绵的山势导致河流落差大,因而蕴含着丰富的水能资源,能够为上游和下游的平原地区提供丰富的电力,而且蕴含丰富的煤炭和铁、铝矿产资源,适合进行深入开发。

  该地区的煤炭资源经过专家勘探,品质较为一般,用于普通货船动力煤,生活用煤和电厂用煤是足够了,但不适用于军舰所需高热量,高品质煤炭,铁矿也同样如此,品味较为一般,远远比不上澳洲所产的高品质铁矿。

  但是话又说回来,这种铁矿用于生产生铁和粗钢也足够了,毕竟莫桑比克地区没有对钢铁性能要求高的机械工业,军火工业和轮船制造业,生产一些普通的建筑用钢和农业用钢完全满足需求。

  正是有鉴于此

  吴墨舟规划的工业中心就设在七曲镇,计划投资8.5万英镑,进口德国高炉设备在这里新建一个年产3万吨的钢铁厂,提供莫桑比克地区建设钢铁所需,用不着万里迢迢从龙门市运来了。

  计划投资约5.3万英镑,从德国纳克尔——开姆泼公司进口了规格为2.25×46米的旋窑一台,每小时产熟料3.45吨,日产水泥500桶(每桶170公斤,合85吨)。

  此外还要建设榨油厂,皮革厂,食品加工厂,面粉厂,水电站,农具厂等一系列小企业,投资从两三千英镑到数万英镑不等,将七曲镇建设成为莫桑比克地区的工业中心,具备初步的物资供给能力。

  这一切,就源于七曲镇优越的地理位置。

  其背靠希雷河矿产资源丰富的中部山区,面朝平静而宽阔的希雷河下游河道,生产的工业制成品可以通过航运,经宽阔河道一路向南联通赞比西河下游城镇,然后顺着赞比西河向西进入内地城镇,也可以顺着赞比西河主要干流深入更多内陆地区,具有得天独厚的便利交通条件。

  每年除了赞比西河水势极大的3~4个月雨季,其他时间都可以安全通航,这是极为重要的地理优势。

  规划中;

  仅七曲镇一个地方,计划总投资(包含城镇和码头建设)就达到22.5万英镑,是计划24城镇发展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按照吴墨舟参议大手笔的规划,一年百万英镑规模的投资还真不够,先别说预计年底前建成的中央大道,已经投入了相当多的资金,进展神速。

  建成之后,南方大道和北方大道就要相继开工。

  黑人奴工再廉价也是要花钱的,食物和施工工具总要花钱购买,军队士兵监督施工要给些补助,要支付正式工程人员薪水,桥梁涵洞要使用水泥钢铁,还有一些必须的支出费用,七八万黑人奴工的建设规模,一年支出不会低于28~29万英镑。

  24座城镇有的是新建,有的是改现有城镇扩建,每年投资少则数千英镑,多则数万英镑这是要花的,这又是要几十万英镑的投资,而且随着移民人数的扩大,要年年投入。

  首尔城作为整个莫桑比克地区的统治中心,属于城镇扩建,建设完善的下水道设施和铺设沥青路面都是计划中的事儿,这都要花费不少资金。

  否则下雨一身泥水,旱天一身尘土,真丢不起那个人。

  此外的重头戏是房屋建设和移民安置,这方面主要由银行贷款解决,但是华人移民抵达非洲的头几个月坐吃山空,无论如何也要补助一些,这笔钱也要财政支出。

  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建设家园,需要用钱的地方多不胜数。

  建设初期

  红堡通过2~3年返还价值140万英镑战争缴获,每年大概50多万英镑的规模,但是在此之后,莫桑比克地区的财政就会出现一大块空缺,年度拨款从百万英镑急剧下降到50万到60万英镑规模,这才是最大的考验。

  李福寿给非洲大总管行营的时间是5年,要求在1891年末基本达到财政平衡,减少大本营输血,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时间节点。

  届时,若莫桑比克还不能够通过税收达到财政自给,吴墨舟基本上就宣告政策失败,该换人了。

  离开七曲镇之后,便进入了山区。

  沿着茫茫山麓西侧有数条牧羊人小径,弃舟登岸后,李福寿一行400余人骑着马骡进山,经过两天跋涉之后,穿越80多公里的山区眼前豁然开朗,来到一片无边无际的大平原上。

  湖静云阔,群山倒映在清澈湖水中,呈现出一幅极美山水画卷。

  “老爷快看,我们到马拉维湖了,这里的风景真美呀,看起来真的像世外桃源一般。”夫人顾柳烟情不自禁的叫出声来。

  她骑在一匹白色的阿拉伯马上,头上带着粉色宽檐女士帽,用一根绸带系在白皙的下巴上,用于抵挡高原地区强烈的日照。

  又是乘船,又是骑马,经过三天多的长途跋涉终于抵达目的地,那种愉快的心情难以言表。

  她看着金色的阳光照射在湖面上,湖水泛起一片耀眼火焰般的光芒,仿佛漫天火焰洒落,嘴唇吃惊的变成了o型,手指前方说不出话来。

  两岸群山伫立,这幅场景实在壮美无匹。

  李福寿纵马来到她的身边,看着夫人骑着白马的倩影宛如画中人一般,心中油衷的赞叹道;“确实美,太美了。”

  顾柳烟察觉到他语气中的异样,略感诧异的回头看了一下,见到老爷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看的出神,脸上立时一块红云飞起,有些羞涩的说道;“哎呀,老爷,人家给您说的可是马拉维湖……”

  “哈哈哈……我的夫人,这可不是马拉维湖,这是马隆贝湖,它的规模连马拉维湖的千分之一都算不上。”

  “啊……这么大的湖还不是马拉维湖吗?”

  “呵呵……在马拉维湖你绝不可能同时看见两岸的高山。”

  “为什么?”

  “因为马拉维湖最窄的地方也有24公里,宽的地方有80多公里,而它的长度达到了560公里,试问谁能看那么远,将两岸山峰夹峙的恢弘景色尽收眼底?”

  “啊……这么大呀?那还有多远?”

  “不远了,就在前面,大概还有8公里左右吧。”

  听说距离不远,此刻欢乐的心情充斥的顾柳烟促狭的看了一眼李福寿,故意用老气横秋的语气说道;“老爷,看此地如此景色宜人,风景如画,你我二人何不纵马扬鞭一决高下,以先到马拉维湖边为胜,岂不快哉!”

  “呵……不知妥当否?”李福寿看这个神气活现的小女子,活力满满,故意沉吟了下回答道。

  “妥当,再妥当也不过了。”

  “既然如此,那为夫就如贤妻所愿,如何比试尽可划下道来。”

  “那我们就倒计10个数开始,十,九,八,七……零”顾柳烟数到7的时候故意拉长腔调,然后一下子就跳到了零,率先挥鞭纵马而去,远远的传来银铃般的笑声;“咯咯咯……开始啦!”

  “哎呀,这不公平……”

  李福寿可不愿意在这时候扫夫人的兴致,他非常配合的做出惊讶的神情,然后大笑着挥鞭纵马追赶,洒下一路欢乐笑声。

  他们两个人纵马跑起来,身边的亲卫队员和一众随众可不敢跟丢了,立刻驱马紧紧跟随,400多匹马骡在绿草如茵的大平原上撒开蹄子狂奔,轰隆隆的马蹄声打破了大平原的宁静,营造出骑兵冲锋的狂野场面,让人热血沸腾。

  作为生活中的必备技能,昆士兰人就没有不会骑马的,顾柳烟也经常会跟随李福寿去野外骑马猎兔子,练就了相当不错的好骑术,只见她一人一骑遥遥领先,衣袂飘飘若仙,纵马在大草原上尽情驰骋。

  很快前方出现一片宽阔无边的水域,向左看不见尽头,向右看不见尽头,宛若大海一般宽阔无朋。

  金色的阳光洒在湖面上,远远看去仿佛一片火海闪耀不停,那种恢宏壮丽的景色世间难见,马隆贝湖与之相比瞬间低了几个档次,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马拉维湖,终于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