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风云1876 > 第531章两年后

我的书架

第531章两年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年后

  1888年10月

  巴达维亚(雅加达)港口

  来自德国的远洋邮轮“莱比锡”号停靠在码头,以白人和华人为主的乘客陆续下船,打着阳伞的白人贵妇和华裔商人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码头上挑夫和马车一片喧嚣之声,急切的寻找慷慨的大主顾,所有人都忽略了身边一位身材瘦高,皮肤黝黑的男人。

  这个男人穿着一身脏兮兮的粗布褂子,脸上胡须杂乱,手上拎着油腻不堪的行李卷,在最廉价的船底大仓内住了一个多月,破旧的行李卷散发着难闻的霉味和脚臭味,还有風子和蛆虫攀附其上,简直就像一个逃荒的难民。

  带着油腻毡帽男人抬起头来,露出一双锐利深邃的眼睛,此人赫然是在外漂泊两年多的巴城“甲必丹”盛叶云,历经千难万险终于回来了。

  此刻,强烈的情绪涌上心头。

  他的眼中忽然涌出大滴的热泪,转瞬间布满脸颊,然后站在码头上嚎啕便大哭起来,哭的是那么的伤心。

  “哇草这一嗓子,吓了我一跳,青天白日的跑这里来嚎什么丧?”

  “这谁呀……有病啊不是?”

  “谁知道呢,傻不拉叽的疯子似的,看起来落魄的就像一条狗哎。”

  “哇,真臭,赶紧离他远一点。”

  周围的人嫌弃的捂着鼻子四散开来,就连码头力工也不靠近,这个痛哭男人就像个疯疯癫癫的叫花子,口袋里有两个铜板都能攥出油来,谁粘着谁倒霉。

  半晌之后

  痛哭流涕的盛叶云收住悲声,尽量平复内心翻腾的情绪,重新用冷静头脑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办?

  他站起身来看了看四周,所见到的都是鄙视不屑的目光,见得多了也就麻木了,无法影响到历经劫难的盛叶云。

  这两年多来在莫桑比克到处东躲西藏,打零工赚钱,恨不得一个便士掰成两半花,终于凑齐了返回爪哇岛的昂贵船票钱,那数不尽的艰辛一言难尽。

  遥想当初意气风发的指点江山,曾幻想着能与昆士兰掰一下腕子,残酷的现实留给盛叶云的是无尽的伤痛和凄凉,他终于明白一个道理;

  在强大的实力面前,一切蝇营狗苟全都是浮云。

  码头上的旅客已经离开大半,船员们在百无聊赖的整理缆绳,议论着休假之后到哪里好好的喝上一杯放松下,再找个温柔的南洋姐翻云覆雨一番,将积蓄一个多月的精华尽情挥洒。

  上一次这么放松的时候,还是在东非之角的西安镇,那里的阿拉伯女人可真够劲儿,还有可口的腰果鸡丁,卤肥肠和东坡肉,吃的真是满嘴留油,回味隽永。

  要说中餐做的地道还得是在西安镇,至于满是咖喱味的科钦港,那真是让海员们感到反胃,不说也罢。

  盛叶云冷静下来四处观察一番,见没人注意他这个落魄的旅人,于是一手提着破旧的行李卷向前行去,目光仔细的观察周边。

  阔别两年多时间

  巴达维亚港口变化不大,码头区高高伫立起一排高大的浅灰色库房,白底黑字的大招牌上写着“泛亚航运公司”。

  盛叶云知道这是澳洲昆士兰所属的一家超大型航运公司,在槟城,吕宋,暹罗,缅甸,印度大陆甚至莫桑比克都有其固定航线,足迹遍及南太平洋和非洲地区,大大小小的客货轮数以百计,势力极其庞大。

  没想到,航运业务竟然开展到巴达维亚,这在两年多前是见不到的情形。

  联想到荷兰人与昆士兰人签订的友好通商条约,盛叶云的眼中闪过一丝了然之色,昆士兰强大的影响力已经深深的进入爪哇岛,根本无法阻止。

  他暗自叹息了一声,继续前行。

  “叮铃铃……”

  清脆的铃声引起了盛叶云的主意,他看着几个穿着光鲜的华裔少年男女骑着“凤凰”牌自行车从身前一掠而过,闪亮的自行车辐条引起一片的羡慕眼光,这是当下最时髦的进口玩意儿,当然价格也不便宜。

  一辆车要5英镑3先令5便士,比一吨钢铁还要贵一些。

  烟尘四起的土路上,一位荷兰白人农场主开着“铁牛”牌重型4轮拖拉机载着满满的货物,“轰隆隆“”的一路驶过,大路上的牛车马车匆忙躲避,给这个巨大的钢铁怪物让开道路。

  一时间尖叫声不断,夹杂着愤怒的乡音俚语的咒骂声音。

  寻常的商贩们则拖着胶皮轮平板车,上面堆着自产的蔬菜瓜果沿街叫卖,高高低低的吆喝声回荡在街巷中,充满了熟悉中的烟火味道。

  盛叶云看到胶皮轮平板车到处都是,往常沿街叫卖的货郎挑子不见踪影,眼皮子狠狠的抽搐了两下,心中像被针扎一样的难受。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这些遍布大街小巷的胶皮轮平板车同样是出自于“凤凰”自行车厂的产品,只不过这是一个叫做“大众”牌的产品,在莫桑比克随处可见。

  那些建造道路和水利工程的黑人苦役们,开垦荒地的华夏移民们,野外狩猎的枪手们,炒制腰果的商贩们,全都广泛的使用这种价廉物美的胶皮轮大车。

  盛叶云打零工的时候,也曾经拖着胶皮轮大车汗流浃背的行进在大街小巷中,那是一段永远无法忘怀的经历,深深的刻印在心中。。

  凤凰自行车厂出产的“大众”牌产品,只有两个胶皮轮带着铁质中轴,售价一英镑11先令。

  买回去以后,可以在当地木匠作坊打造自己想要的平板车,什么样子都可以,最后只要往轮子上一架就行了。

  这样的一辆胶皮轮大车载货量大,一个人就能推着跑,实在推不动两个人或三个人也行,可以运送高达2万磅的货物。

  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可以套上一头驴或者一头大青骡子,转眼就变成了畜力车。

  别看只是两个胶皮轮带着铁质中轴,实际上这一套产品科技含量蛮高的,除了钢制轮辐之外,还需要钢制轴承和高强度钢圈,需要天然橡胶制作的充气轮胎(含内胎),内胎上还有气门嘴。

  这其中任何一个技术难点,都是农业国无法克服的难题。

  至少在荷兰,葡萄牙,西班牙,奥斯曼帝国这些没有开启工业化的欧洲国家,没有能力建造。

  在爪哇岛,甚至连火柴都制造不了,更别提科技含量相当高的“大众”牌产品了。

  “仆街呀,有没有搞错?”盛叶云满嘴苦涩的嘟囔了一句,埋头继续向前行去。

  进入城中,已至傍晚时分。

  街巷中飘散着煮食物的香气,意气风发的年轻男女们穿着时髦的青年装和短袖裙,充满活力的从眼前走过,让盛叶云吃惊的是……这些年轻男人大都剪掉了辫子,看起来朝气蓬勃。

  “仆街呀,有没有搞错……祖宗都不要了吗?”

  盛叶云再次无力的吐糟了一句,忽然间惊觉得摸了一下脑袋,他自己脑袋后面的头发乱糟糟的也不长,更没有辫子。

  他忘了,自己也剪掉了辫子……

  在昆士兰人的地盘上

  没有谁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留着辫子,那等于召唤移民和警察部门来给你穿小鞋,啥……不剪辫子?

  那移民登记卡不能登记,你需要负担所有移民来的费用,对移民的优惠你不能够享受,政策内的田地拿不到,优惠贷款门都没有,所有公职机构对你关上大门,当兵更不行。

  走在大街上经常会受到警察关照;“喂,你过来,身份卡拿出来检查一下?”

  “什么……没有身份卡,也不是清国官员商人,那请你跟我走一趟吧。”

  “为什么抓你,因为你形迹可疑,我们需要慢慢调查你的来历,先服三个月苦役再说。”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再顽固的人都会乖乖的剪掉辫子,那些不愿意剪掉辫子的都会留在苦役营里,被人们慢慢遗忘……

  “剪掉辫子,实非所愿啊,哎……”盛叶云重重地叹了口气,眼光有些茫然的看着陌生而熟悉的街巷,不知道这两年都发生了什么?

  慎重起见,还是先打听清楚,再决定下一步的行止。

  他神色复杂的左右看看,见到一位走街串巷的货郎拖着平板车过来,连忙迎上前去拦住,双手抱拳行礼说道;“这位大兄弟,麻烦向您打听一下城北的盛府,现在的境况如何了?”

  “盛府,哪个盛府?”

  “就是那个出了甲必丹的城北盛府啊,很有名的。”

  “哦……你说的是那个死扑街啊,早就败落了,听说那个黑心的“甲必丹”盛爵士暴死在海外,家里面群龙无首,早两年家族争产闹的不亦乐乎,谁都不肯让半分,二房索性联系了一股匪徒,下黑手除掉了大房二十多口人,混乱中一把火烧了老宅,早已经成为一片白地了,结果二房被总督府查办了,所有家财充公,当真是老天开眼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啊……”

  货郎说的话宛若晴天霹雳一般在心头炸响,盛叶云的脸色顿时一片惨白,失魂落魄的走了开去,剩下的话也没有听进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