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风云1876 > 第527章土著叛乱

我的书架

第527章土著叛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厘清非洲诸事,也到了即将返程的时候。

  圣玛丽亚城堡

  两位穿着华贵衣裙的俏丽少妇在装饰奢华的房间里闲坐叙话,她们面前的欧式精巧圆桌上摆着茶点,茶香缭绕,一幅岁月静好的模样。

  她俩是夏官和秋月,原本是夫人顾柳烟的陪嫁丫头,后来在夫人的力主之下,由老爷收了房,晋为侍妾,按照现在时髦的叫法应该称作姨太太。

  这都是夫人身边的体己人,此次跟随老爷出巡非洲领地,夫人顾柳烟就把她俩都带上了,其他的狐媚子一个都没让跟着来,其意不问可知。

  “前日开什么劳什子大会,把夫人可给累的不轻,这两天还没有缓过劲儿来呢,看着就叫人心痛啊!”

  “秋月,你不懂可别瞎叨叨,那可是老爷的大事儿。”

  “夏官姐姐,这也就是咱们两个私下里叨一些闺房话,反正我也不懂外面的事,只知一心一意伺候好老爷夫人就好,若是上天垂怜,能够怀上老爷的一丝骨血,那可就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了。”

  “秋月妹妹,这些日子你可没有少侍寝呀,尽得雨露恩赏,难道肚子里没有半分动静吗?”夏官好奇的问道。

  “上船至今也就两个多月,哪有这么快。”

  “日子可也不短了,这段时间夫人舟船劳顿,伺候老爷的事情大多交给你我姐妹,可没有其他狐媚子来分润,这可是莫大的恩德呀!”说到这里,心直口快的夏官忽然想到了什么,神情狐疑的看着秋月问道;“莫非你没用嬷嬷传下来的闺房秘术?”

  所谓的闺房秘术,无非就是增加受孕机会的方法,再加一些神神叨叨的生男生女日子测算,而非巫蛊之术,完全是两码事。

  “夏官姐姐……”秋月脸上红的像胭脂一般,神情扭捏说不出来这羞人的话。

  在这个守旧的时代

  闺房密书中画的那些小人儿体位,看过就让人羞得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美丽少妇哪里能够说得出口?

  更别说亲口承认了,那可都是和老爷间亲密的事儿,还有老爷那些奇奇怪怪的要求,杀了秋月也说不出口啊!

  夏官仔细盯着她秀丽的俏脸看看,忽的抿嘴一笑。

  她可是过来人,已经育有一个年方两岁的庶女,曾经和夫人一起伺候过老爷,看得多见得广,自然也比扭捏的秋月放的开了。

  她知道秋月的脸皮薄,到这里已经不能再问下去了,话锋一转说道;“秋月妹妹,你这几日见到那个精灵古怪的茗烟了吗?”

  “未曾见到啊,早先在从澳洲前来的邮轮上见过,每天都会来给夫人请安,看起来已是仪态非凡的贵妇人,好像底气很足的样子。”

  “你是两耳不闻窗外事,那都是啥时候的老黄历了?”

  “夏官姐姐……时间过去不久,也就两个月的样子啊!”秋月一副呆萌的样子。

  “你呀!”

  夏官又好气又好笑的伸出葱白的手指虚戳了一下,转而捻起一枚手指肚大小的腰果放入红唇中细细的咀嚼着,待到满口芬芳才惬意的一笑说道;

  “茗烟当初是夫人做主,许配给了德国鬼佬军官,听说生了一子一女,儿子和咱们府里的三少爷同样的年龄,也是5岁。

  这个鬼佬军官据说很得老爷赏识,战争结束后论功行赏,可能会晋升准将,成为军方大佬之一。

  所以当初同船来的时候,茗烟那个得意劲儿,隔上多远都能看得出来。

  她也不想想……论身份的话,咱们是老爷的身边人,是主子。

  她区区一个茗烟加上德国鬼佬都是奴才,在咱们面前得意个什么劲儿啊?

  现在可好了

  那个鬼佬军官听说犯了大事儿,前些日子茗烟求见夫人,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夫人垂怜,能够在老爷面前说上句好话。

  所以我要说呀……君就是君,臣就是臣,半点儿也乱不得的。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老爷抬手可以让他飞上九霄,也可以翻手打入无边地狱,皆在一念之间呢!

  一声令下,万千将士前赴后继,纵然刀山火海也敢闯呢,这才是当世雄主的风采。”

  夏官说的这些事情,身处内宅的秋月都不知道,如今听得心摇神滞,她心中那个高大英武的老爷形象与挥汗如雨耕耘的赤膊壮汉重合起来,一时间娇柔的身躯酥软了半边,仿佛醉了……

  临时官邸内

  李福寿疾言厉色的训斥了科赫少校夫妇一番,挥手让他们退下了,以往的事情就算翻篇了,不做深究。

  遭此一劫

  估计科赫少校也吓破了胆,只能夹起尾巴乖乖的做人。

  “怎么样?这么处理……你满意了吗?”李福寿脸上的神色缓和了些,踱步走到窗前向外看去,满目青翠葱郁的景色,园中鲜花盛开,传来一股淡淡的芬芳香味。

  陆军总参谋长康拉德-阿登纳少将有苦难言,跟随着走到窗边落后半步,勉强挤出一丝笑意说道;“伯爵大人英明神武,我等唯有钦佩有加,不敢稍有疑议。”

  那就是……持保留态度喽!

  李福寿知道他并不是科赫少校鸣冤,而是为二团的十几名德裔中青年军官感到惋惜,但他并不准备改变决定,随口吩咐道;

  “行吧,这件事就告一段落,这几天把莫桑比克地区的军务抓紧办一下,16号准备返程,我们出来的时间太长了,是到了回去的时候。”

  “如您所愿,伯爵大人。”

  “围剿非洲土著叛乱势力的部队有消息传来吗?”

  “回禀伯爵大人;

  根据紧急军报,前方部队传来消息,负责围剿西北省“扎加联邦”土著叛乱的四团所部共计1600余人,近期已经杀到索拉法镇,卷残云般的平定了周边的土著叛乱,共计击杀叛乱分子4300余人,俘虏近2万人,以雷霆作风震慑敌胆,四方宵小宾服。

  根据四团拟定的作战方案,准备下一步大举进攻洛伦索-马贵斯,这里是“扎加联邦”叛匪聚集之处,总人数计有8~9万人之多。

  为了防范漏网之鱼逃窜山林,四团特申请骑兵营增援,并且申请不少于十艘“蚊”式快艇后送俘虏,这近2万人的俘虏给他们造成了很大的负担。

  面对装备连发步枪和机枪的远征军,当地黑人土著部落人数的优势变得毫无意义,在战斗中基本上一触即溃。

  沙滩上堆积出来的城堡,只是表面光鲜,轻轻一推就轰然倒塌了。

  “嗯,尽量安排俘虏后送吧。绍纳土著叛乱呢?”

  李福寿问的是另外一股黑人土著叛军,规模约有七,八万人,由居住在中部马尼卡高原的绍纳人部落组成,当地黑人土著性格狂野好战,以酋长乌姆塔萨和马庞德拉为首聚众作乱,实际上也是一股散沙。

  “回禀伯爵大人,由于该股叛军位于中部高原,没有合适的航道可以将人员辎重送上去,因此,平叛部队携带的大量骡马物资,徒步行进的速度不快,暂时未进入核心区,还没有战报送回来。”

  “哦,宁愿稳扎稳打也不要冒进,时间充足的很……”

  “伯爵大人的指示,老臣回去以后立马落实,担任中部高原平叛的指挥官是四团长郑大根中校,这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军官,手下兵力两个营加上一个辎重后勤辎重连,共计1100余人,配属100多匹负重能力强的大青骡子,战斗力是毋庸置疑的,唯一的顾虑是……”

  说到这里,

  康拉德-阿登纳少将偷眼看了一下伯爵大人,从伯爵大人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于是斟酌着语言继续说道;“唯一的顾虑是兵力过少,战斗之后的大量俘虏将会成为累赘,而且这些高原绍纳人性情彪悍不羁,屡降屡叛,在葡萄牙人统治时期叛乱达70余年,是一个难以解决的毒瘤,老臣认为应该彻底清除,永绝后患……”

  “军事上的事你们看着办,用不着都请示。”

  李福寿无可无不可的说了一句,围剿黑人土著武装叛乱不算什么战功,参战部队最多能获得一些嘉奖罢了。

  康拉德-阿登纳这个老货也是够狠,趁着围剿叛乱的机会根除后患,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这些黑人土著武装连长矛大刀都装备不齐,撑死了凑出几十把老式火枪顽抗一下,在几轮排枪和机枪扫射之下,很快的就土崩瓦解了,剩下的就是很辛苦的抓俘虏任务。

  因此,按照殖民军队的通常做法,围剿叛乱部队分为连排级小股兵力,星散的分布成一字长蛇阵压迫上去,然后击溃两端向前包抄,将土著叛乱武装兜进大网里。

  剩下的就简单了,这张大网不断的收缩,用密集的枪弹击溃任何敢于反抗的黑人土著勇士,一网成擒。

  在莫桑比克西南省山区和西北省山区,这些半原始的黑人部落没什么战术可言,战斗基本上就是用人数堆,堆赢了兴高采烈的庆贺胜利,输了垂头丧气的成为俘虏。

  漏网之鱼吓得漫山遍野的乱窜,再想抓到可就不容易了。

  当前首要的是将山区俘虏的2万多“扎加联邦”黑人土著后送,运到平原地区服苦役,莫桑比克基础设施建设到处都缺劳动力。

  索拉法镇位于赞比西河下游上端,距离入海口约有400多公里,如果用10多艘“蚊式”快艇前去运输黑人战俘,一次可以运输2000多到3000人左右。

  “蚊式”快艇虽然个头小,但毕竟是近海和内河巡逻艇,排水量有300多吨,长度35米,宽6.5米,运输能力还是蛮强大的,舱面上挤挤坐二、三百人不成问题。

  非洲远征军大量军火物资通过“蚊”式快艇输送,士兵们也可以乘坐快艇抵达距离内陆最近的河岸,然后徒步行军,是殖民战争中最好用的装备。

  这些土著战俘拉回来以后可以用在赞比西河南岸土石坝工程上,在人力充足的情况下,原本计划5年建成的一期工程,有望缩短一半以上的时间。

  这种土石堤坝没什么技术含量,主要靠人力劳役去堆,若是能够动员上百万人,再加上水泥和石料充足,一两个月就能修出来了。

  若是剿灭了“扎加联邦”,获得十万人规模黑人战俘充做苦役,差不多两年时间就能够建成,苦役越少,需要的工期就越长。

  房间里

  明媚的阳光从窗户照射进来,将李福寿轮廓分明的脸庞映照得纤毫毕现,一双深邃的眼睛回过头来,看的参谋长康拉德-阿登纳少将心中发毛,他小心的请示道;“伯爵大人,莫桑比克地区的平乱战事未熄,我是否在这里多留一段时日,也好督促手下的儿郎们勤力些,别耽搁了战事。”

  “用不着,我看莫如峰做得很好,尤其是以“陆制海”这一招逼降了莫桑比克岛上的葡萄牙人,堪称神来之笔,剩下一些土著叛乱就交给他们练兵吧,不要多做干预。”

  说到这里

  李福寿停住了话头,目光再度审视了一下康拉德-阿登纳少将,见他神情恭谨的又将身子弯下了一些,就像驯服的老狗一般,于是语气转为和缓说道;“你是军方重臣,一些小小的疥癣之疾用不着过问,如今新南威尔士州频繁的出乱子,经常会有大股马匪闯入北仑市和列克星顿镇骚扰,我怀疑这后面有幕后黑手指使,你回去以后,针对此事重点跟进,必要时可以启动风险预案应对。”

  “老臣明白了,但是军方作出合理应对需要情报支持,这一点……”

  “不劳费心,具体的我会让安全处和政情处提供支持,南方这些宵小之辈如今蹦达得正欢,看来有必要让他们清醒一下,知道澳洲如今是谁的天下?”

  “伯爵大人,那我们的兵力可不富裕啊!”

  “正规军士兵确实不富裕,但昆士兰有20多万高素质民兵,还有两个齐装满员的正规骑兵师,对付南方的乌合之众足够了,你回去把手头事情准备一下吧,我们即日返程。”

  “如你所愿伯爵大人。”

  康拉德-阿登纳少将深施一礼后,离开了临时官邸向外走去,正盘算着心事,迎面撞见了脚步匆匆而来的政事参议吴墨舟,被他一把拽住了,说道;“老康莫走,我还有事找你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