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辆劳斯莱斯幻影驶出车道,转上高架。

司机将车窗打开一条缝,“阳总,夫人……二小姐好像不大舒服?”

“我没瞎。”男人眉目如画,清俊的面庞极为年轻,只是那双细长的双眼藏不住的愠怒让他看上去极度暴戾。少女瀑布般的长发在他修长指尖流淌,怀里那颗脑袋轻轻动了几下,一头黑发随着窗外打进来的风飞舞,缠绕在男人纤长的手指间。

阳剡垂眸看着怀中少女绝美的脸,和手中发丝一样,美得张牙舞爪。

车下了高架,前方五百米处就是三岔路口,司机小心翼翼开口:“阳总,是送二小姐回家还是回别墅?”

“废话,当然是回……”男人一顿,送她回家,等她醒过来又是一场血雨腥风,想到老头子和那个贪慕虚荣的女人伪善的表演,心头没由来一阵烦闷,冷声说:“回别墅。”

躺在他腿上的小姑娘脸色透着不自然的红,睡得不是很安稳,眉头紧锁,他眯了眯眼,用指腹抚平那抹迤逦。

少女往他身上蹭了蹭,顺从的样子乖巧得惹人怜爱,也只有睡着的时候,她才会这么听话。

他手臂收紧,享受这一刻难得的安静。

少女感觉到他的爱抚,皱了皱眉调整睡姿,朦胧睡眼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又缓缓闭上,然后……

“靠!怎么还是这变态。”受了莫大的委屈一般,放声大哭起来。

阳剡掏了掏耳朵,隐忍着迸发的火气。

又来了。

他身上这件高定西装已经没眼看了,少女脸上的妆花得跟鬼一样,高度洁癖的男人撑了十分钟,忍无可忍,捏着她的下巴把她弄开,抽出纸巾擦手。

过了会儿,车里终于安静下来。

本以为无事发生了,孰料她突然又哇哇大哭,满嘴的:“变态、禽兽、败类,王八蛋”等字眼,就差指名道姓。

明明是他一头绿,反倒是她委屈了,他真恨不得掐死她。

男人抽出几张纸为少女擦脸,不晕妆眼线液坚强地粘在女孩的眼睑下,怎么也擦不干净。

司机看不下去,递给后座的老板一盒湿巾,“阳总,要不用这吧。”

阳剡瞥他一眼,“让你多事了?”抽出湿巾轻轻擦拭女人脸上的睫毛膏。

卸妆后,这张脸总算清爽了。

靳小爱的美貌是公认的,就算裸妆也美得惊人,拥有婉约恬静的美貌,偏偏是颗小辣椒。

想到相遇时的美好时光,男人唇角不自觉上扬。

“姓阳的,这可是我的梦,老娘的地盘,你笑屁?”靳小爱得意地盯着男人精致的妖孽面庞,不屑用任何虚伪的话刻意讨好这个死娘炮。

阳剡收敛笑容,车里气压陡然降低,司机缩了缩脖子。

他收紧手臂,本来就清俊的脸上覆上一层冰霜,明明在笑却让人背脊发凉,“靳小爱,你这是在作死。”

靳小爱本来已经昏昏欲睡,朦胧间听见有人在恐吓自己,不甘示弱地睁开眼,对上熟悉的美眸。怎么还是这个变态?真是阴魂不散,做梦都不忘跑她梦里耀虎扬威,牙齿轻咬红唇放肆一笑,纤纤玉指冲男人勾了勾。

待他一脸不耐烦地低下头时,双手勾住他的脖子,猛地在他嘴唇上咬了一口。

下口毫不留情,咬完还发出得逞的笑声:“爽吗?”

男人喉结滚动,长指掐着她的腰,“你再作死,把你扔下车信不信?”

靳小爱脸上的笑容堪堪维持了两秒,抽泣几声,委屈的表情可怜极了。凭什么,现实欺负她就罢了,做个梦还要挨欺负,“扔呗,反正路边多的是野男人捡。”

阳剡语塞,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妈的。”

司机豁出命,冒死进谏:“阳总,二小姐喝的这酒后劲儿大,得醒酒。”不然肯定闹腾一宿。

老板缓缓抬眼,司机仿佛感受到背后一道强光射过来,背后传来老板冷得发指的声音:“二什么小姐?我同意了?”

上回喊“前夫人”挨了一顿骂,这回叫“二小姐”还是触犯了BOSS,司机求生欲极强地闭上嘴,沉默保命。

*

靳小爱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前夫家的卧室里。

这比做噩梦还可怕。

她做鬼也不会忘记这间卧室,里里外外冷色调,昂贵得令人咋舌的名画和饰物和他那个装逼的性情百分百完美契合。

也是在这张床上,她差点献出宝贵的一血。

房间里的摆设一点也没变,还和以前一样。

她摸到床头灯开关,撑着柜子爬起来,找到自己的包,翻出手机看了一眼。

凌晨0:48分。

趁那个死变态还没发现,溜为上策。

顺利逃脱,靳小爱松了一口气。

推开公寓的门,赤脚走进浴室,放水洗澡。

滚烫的热水淋在身上,白皙嫩滑的肌肤被染成殷红。

今天又被那个装修房子的变态折腾了一天,幸好老天开眼,兜兜转转一大圈,房子的主人居然是她认识的人,顺利交了设计图纸,避免了麻烦事。因为兼职的工作告一段落,一高兴就多喝了几杯,她还记得江姿也喝醉了,胡言乱语了一大堆,然后瞅见了帝临,再然后……

她怎么会跑到阳变态家?

淋浴到一半,太阳能热水器发出“滴——”的一声。

停电了。

今天31号,八成又是包租婆想出来的催缴水电费大法。

她摸黑抓到浴巾,擦干身上的水回到房间,躺下看了几分钟群消息,困意袭来。

这一天实在是太累了,她很快陷入梦境。

冷色调的房间里,佳酿的香气夹着男人灼热的呼吸喷洒在脸上,空气中仿佛有特殊的香氛气体浮动,混合着男人身上独有的淡漠烟草香,滋生出一种罪恶的欲望。男人口中含着烈酒,撬开她的唇齿渡给她。

酒不醉人,人醉人。

醉意朦胧间,少年清冷圣洁的脸映入眼帘,他的脸笼罩着一层薄雾,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像极了飘逸出尘的上仙。

男人慵懒的声音格外撩人,饶是对声音不算太敏感的她也抑制不住狂跳的心脏。

又是他。

明知道是在做梦,却怎么也睁不开眼,只能眼睁睁看着梦中的场景影视剧般一幕幕重复。

他解开她领口的扣子,低头含住她的耳垂,声音性感到了极点:“喜欢我,还是他?”

她沉浸在美好的声音里,迷恋他身上的味道,“他……”他是谁?

男人柔软的唇瓣划过她纤细的脖子,掐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脸转向自己,上一秒还满是柔情的美眸瞬间被暴戾取代,“想死?”

“松手、你松手!”她声音带着哭腔,害怕地推他,微弱的力量犹如蚂蚁撼大树。

“那小子哪好了?”男人的声音冷冽到了冰点,紧追不舍,她越不说话,他越狠,唇角的鲜血衬得他皮肤雪白,像极了美貌的病态吸血鬼。

脖子上的皮肤被他咬破,鲜血溢出,她颤抖着身子回答:“疼……你放手!”

“知道疼了?”他扯掉她身上的遮羞布,手臂收紧,对她的控制欲已经到了病态的偏执,人前人后两幅面孔,哪里还有半点斯文面貌,“急着跟我离婚,为了早日投入他的怀抱?”

她吃痛,火气涌上脑门,骂道:“阳剡你有病啊?放开我!放手!……”

靳小爱猛地坐起来,满头大汗。

操,怎么又梦见那个变态了。

昨晚太困了,窗帘没拉就睡下,半夜下了一场雨,房间被溅了一地的水。

她捏着酸疼的脖颈,准备起床,昨晚倒头就睡,什么也没穿,锁骨处有一道明显的痕迹,她无力地仰头望天。

最近真是被变态折磨傻了,梦中自残可还行。

包租婆催房租的短信已经发过来了,再不交钱,她有九成几率会被扫地出门,同性相斥,在那个老太婆面前刷脸这招已经不管用了。搬回宿舍就得和一群学弟学妹抢网络抢澡堂,再说东西也没地儿放,她决定再挣扎一下。

靳小爱点开群名为“环太平洋暴富中心”的群,里面只有三个人,每天的消息数量赶超三百人的大群,自动忽略五百多条新消息,发了条长达45秒的语音消息,向她的左膀右臂发出求救信号。

其他二人都已经工作了,她是三人里最富的,家庭条件最优越,大学四年住高级公寓脚没踏进学生宿舍半步,然而她也是当下最穷的。

其他两人打了一串问号。

靳小爱拿起手机对在嘴边:“你们的老父亲断粮了,关爱空巢老人,人人有责,请你们伸出援助之手,救救老人!”

小蛮腰腰:阳氏创始人名义上的女儿缺钱,鬼信。

美貌发发:著名节目主持人的掌上明珠缺钱,鬼信。

靳小爱:“行,爸爸现在就和你们断绝父子关系,再见!”

小蛮腰腰:干嘛我的大美人,就算不靠爹妈你刷脸去啊!就凭你那张祸国殃民的脸,哪个帅哥还不鞍前马后的。

美貌发发:你又不是不知道她那臭脾气,能给人好脸色看就怪了。

小爱爱爱:……

几秒后,沈小蛮打进电话:“美人,真穷啊?”

靳小爱:“真穷!”

小蛮:“行吧,那我先把这个月工资借你江湖救急。”

靳小爱感动得泪流满面,“月底一定还,外加一顿饭!我马上就去努力找工作!”

小蛮:“我跟发发还好,你这位过惯了养尊处优日子的大小姐还是免了吧,姐们儿真心建议你别和你妈对着干,乖乖臣服在资本主义的石榴裙下吧!”

靳小爱:“不可能,真英雄绝不苟活。”

靳小爱的父亲早年间做生意赚了不少钱,遗产都留给她了。母亲是国内有名的电视节目主持人,继父更是远近闻名的巨富地产大亨,按理说不应该穷得揭不开锅,主要原因还是最近的那场闹剧,让她一夜之间从富婆变成了小乞丐。

给包租婆转账过去,不到五分钟,水电就恢复了供应。

靳小爱对着镜子发呆,她长着一张美貌的脸,但她现在没心思欣赏美貌,甚至觉得这张过分好看的脸有点刺眼,因为这张脸,她的勤工俭学生涯画上了句号。

往肯德基前台一站,全是拿着手机拍照问是不是在做真人秀节目,点餐的人被挤到墙壁上爬都爬不出来。

去小公司做文秘,还没开始面试就被一群急需工作的男女视为劲敌,她只好默默溜了。

换了家酒店,刚上班第一天就被问多少钱一晚。

那个被她暴打的地中海猥琐老头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

干的最久的算是装修公司,总共上了二十天班,可惜第一个大单就遇上个变态。

镜子里那张古典气息浓重的脸蛋压着怒火,一触即发。

靳小爱放下口红,涂个屁,待会儿的面试要是再被群众以眼神“群殴”,月底还要不要还债了。

不到二十三岁的年龄,脸上满满的胶原蛋白,朱唇玉润,这张脸就算不施粉黛,也有着惊人的美貌。

路过ATM机,靳小爱从钱包抽出几张卡,不死心地输入密码,三张卡全部显示“该卡已被冻结”。

行,刘女士赶尽杀绝,干得漂亮。

该卡主人那头长了顺风耳似的,立刻打电话来:“二小姐,夫人说只要你乖乖回家,一切好商量,否则免谈。”刘女士的助理最后友情提示了她一句:“您所有的卡包括从小到大的压岁钱,都已被冻结,除了大学里那张……夫人过来了,再见。”

靳小爱瞅见包里那张一卡通,如获至宝,老狐狸,疏忽了吧。

只要有口饭吃,她就能挺到找到合适的工作。

远征定制的人打来电话,让她再过去上几天班,帮忙画图就好,不用再出去跑单子,保证不影响她研一做实验。

想到那个跟她便宜哥哥同款的变态客户,靳小爱当即拒绝了对方的好意,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盼盼介绍的那间公司。

“环太平洋暴富中心”弹出89条最新消息,靳小爱忙着面试,无心吹牛,关掉手机直奔目的地。

她好不容易大方一回打了个车过来,总价五十三,今日不同往日,这对一个穷得没钱交水电费、偏偏娇生惯养住不惯寝室的读研狗来说真的很奢侈了。

但是……

当她抬眼看清面前这座庞大建筑物上硕大的金色loge时,立刻就后悔刚才的挥霍了。

阳氏集团——

她母上刘女士新欢创办的商业帝国,她前夫兼便宜哥哥的老巢。

作者有话要说:小爱:变态哥哥,说吧趁我喝醉那会儿对我做了什么?

阳剡:是你自己凑上来的。

小爱:请问我溜走的时候你为什么没发现?

阳剡:老子洗个冷水澡不行?

大家好,我又开坑了,这是一篇伪骨科,和《这个大叔有点暖》同系列

这是一篇甜文,不要被开篇吓到了,女主污妖女王,男主纸老虎,强强对决,难免枪林弹雨,有玻璃渣,糖分居多,下章就是文案部分。

看过大叔那本会发现男主名字和上一篇不一样,因为那两个字随时有可能会被和谐(咳,都怪作者以前太纯洁)现在的名字儿不认识没关系,记住他是一只孔雀,阳剡的谐音“养眼”,是不是很简单,一下子就记住他的名字啦。

每天中午12点准时更新,日更保证,完全可以放心跳坑。

好了,开张大吉,评论送红包,给我一次破产的机会,来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