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靳小爱:“……”

“问你话。”

“自己心里没数?”

“你说。”他只记得跟她解除婚姻那天,回到家看到正在准备行李的女人,想到她马上就要奔向另一个男人的怀抱,强大的占有欲让他瞬间失去自我约束的能力,借着酒劲强吻了她,除此之外,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真是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除了把她睡了,他想不出第二个让她见了他就逃的理由。

“松开我,就告诉你。”靳小爱开始讨价还价。

那天她敲晕了他,被这货知道非得卸了她的腿儿。

只不过他后来的行为实在诡异,突然对她好到不行,简直就像个超级无敌大奶妈,她担心有什么阴谋,借机灌醉了他,再然后,这家伙就跟人格大变异似地,从柔情似水变回了冷冽冰山孔雀,居然借着酒劲儿把她……给那个啥了。

阳剡挑眉,“不跑?”

靳小爱:“不跑……”才怪。

阳剡松开手,摆脱钳制的少女立刻弹开,以最快的速度开门奔下楼去。

靳小爱甩甩手里的包,好在她身手敏捷,跑路的时候顺利抓到床上的包,不然还得管他要手机钥匙。

不管那只孔雀是故意的还是装傻装累了,她可不愿意再提起那种羞耻的事情。

宴会上觥筹交错,江姿和帝临的父母亲戚正在热情交流,两家人和和美美,等待着这对金童玉女宣布喜讯。

商界名流举杯畅饮,抓住机会利用场合洽谈合作,时不时有人上去敬酒恭喜,江姿根本脱不开身,全程保持微笑跟在帝临身后,目光正四下搜寻着闺蜜团的身影。

靳小爱不想太引人注意,一路贴墙走。

手机响了,是个未知的国际长途,走到僻静的窗边,接通,“喂,哪位?”

“小爱爱!!”发发的声音焦灼急切,噼里啪啦就说了一长串:“上次说的事儿你帮我搞定了吗?啊啊啊啊我跟你说我快来不及了,发她邮箱的邮件跟石沉大海一样根本不理我!只要王巫婆……呸,王教授帮忙撤销就万事大吉了,可是她对我一向有成见你知道的……”

发发是靳小爱的高中兼大学同学,因为本科在读的时候不懂事被记过,考研弄得焦头烂额。

“等一下,前几天你不还在国内吗?”

“群里艾特了你一万次,你没看呐?”

靳小爱最近忙得没心情点群消息看,几个小群的聊天全都被她忽略掉了。

“我本来不打算读的,工作都找好了,我爸妈嫌我学历太低让他们没面子,硬逼着我攻读那个鸟不拉屎的学位,烦都烦死了,不读就一哭二闹三上吊。”

“可是我跟岳容真的只是普通朋友的关系,而且……”

“你是不是还在为上次的事情记仇啊?哎哟我的大小姐,我们几个当时都在场,是你把人家岳容当成阳剡搂着人不撒手,关岳容屁事啊,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

“你说什么?”

“小蛮没告诉你?是你打错电话把人叫过来,抱着人家喊阳剡的名字,在人身上又哭又闹,鼻涕眼泪糊了人一身,我们几个根本劝不住你,得亏了他把你送进酒店,不然……”

发发后面说了什么靳小爱一句也没听进去,满脑子都是她抱着岳容喊阳剡的名字这一句。

她什么时候那么在乎过那变态?还喝醉喊他名字,逗她的吧。

“你要是不信可以问小蛮啊,我不管啊,岳容是无辜的,我也是无辜的,你赶紧帮帮我,你们的情感纠纷秋后再算账,好不好嘛?”

听到电话那头哭天喊地的声音,“行了行了,我试试,最近我把他得罪狠了,人家肯不肯帮忙还不一定呢,你别抱太大希望。我看见他了,一会说。”

靳小爱望着立在她跟前的岳容,身为航空公司老总的独子,他会出现在帝临的订婚宴上一点都不奇怪,倒是有点奇怪他是怎么在人群中一下子找到她的,“岳容,你……”

“你的礼服……”岳容已经绕到她身后,替她系好背后的丝带,“好了。”

靳小爱这才想起刚才和阳剡周旋,忘了背后的绑带就跑下来了,“谢谢啊。”针对一个人针对惯了,没事就轰人,现在有时相求,突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随便找个了话题:“你今天……挺帅的。”

“要吃点什么?我去帮你拿。”他轻声询问,一如既往的温柔体贴。

靳小爱挺直腰板,这套礼服真的是量身定做似的,哪怕吃一口怕是都要绷不住,刚下来的时候看到一路的巧克力蛋糕直咽口水也不敢伸手,“不吃,我怕胖。”

“你太瘦了。”岳容冲服务生招手,从托盘里拿了杯果汁递给她,“喝点饮料?”

靳小爱挥挥手,“不喝,我怕凉。”

岳容像是立刻读懂了她话外之音,脱下外套罩在她身上,“别着凉了。”

靳小爱确实是来大姨妈了,只是没想到这个直男会这么容易听懂她的话,转移话题:“那个,王教授最近挺好?”

“我妈?她挺好的。”大概是被她拒绝的次数多了,见她主动开口,少年掩不住脸上的惊喜。

“嗯……”靳小爱点点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切入正题。关系到姐们儿一辈子的学业问题,总是要努力一下,“岳容,那个,我……”

“我今晚缺一个女伴,小爱……”

“想邀请我?”他话还没说完,少女立刻接上:“可以,没有问题。”

靳小爱内心给自己预留了一句台词:呵,女人。有事相求态度都不一样了,真实。

岳容马上结束学业,他的父亲带他来这些场合应该是为日后接管公司做准备,免不了用上逢场作戏的表面功夫,带女伴出席这种宴会也是一种礼节。

“谢谢,我不冷。”靳小爱把外套还给岳容,挽起他往场内走,抬眼对上一道凉透的视线,心下一惊,条件反射性地抽回手。

洗手间永远是最佳避难场地。

私人别墅的洗手间不分男女,装修得金碧辉煌,洗手台在外面,里面有人在用厕所,她就站在洗手台补了个妆,顺便梳理刚才被男人弄乱的长发拖延时间。

她也不明白为什么看到阳剡会心虚到躲进厕所,总之离他远点就对了。

门还是没开,她正准备出去,里面突然传来一阵暧昧的喘息,女人的声音非常低,除了喘息根本听不清她在说什么。靳小爱抖了抖,不会吧,上个厕所也能打一炮?

“听话,腿张开……”男人诱哄着女人,狭小空间里那阵挣扎与强迫的动静太大,想忽略掉都难。

靳小爱无心观赏活春宫,拿起手包走人,门缝里突然传出熟悉的女声:“你轻点行不行……”

靳小爱僵住了。

“不行……再躲我就把你弄死在这……你真是个妖精……放松……”

“你有完没完了……好像有人进来了……”女人压抑的声音虽然很低很轻,靳小爱还是分辨出来这声音——

这不是小蛮吗??

她不确定地停下脚,假装要走的样子,如果里面的人出来她马上就能跑掉。

那扇门一直没打开,男人的声音响起:“正好,让别人看看我是怎么……你的。”

“你让我憋了这么久,难道不应该一次偿还……”

情难自禁热血沸腾的时候,难免无视周边,靳小爱没动,里面的人自然而然以为人走了,女人的声音稍微提高了几个分贝:“苏芩池,你出去……啊……”

天!真是小蛮!!

靳小爱知道小蛮有个虐恋情深的男朋友,两人因为家庭条件悬殊太大没能在一起,好像那男人就是姓苏。

这对怨偶该不会死灰复燃了吧?

在私人别墅的厕所里听见好朋友为爱鼓掌,是得有多不走运。

靳小爱长了飞毛腿似地,快步跑掉出去。

拿出手机,点开小蛮的头像,欲盖弥彰,先是还钱过去,顺便发了条消息:【亲爱的,干嘛呢在?我在江姿的订婚宴。】

过了好一会儿,小蛮才回:【好巧啊,我也在,陪苏芩池过来的。】

靳小爱假装不知情:【啊?那不是你前男友吗?】

沈小蛮:【是,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是分手炮无误了。

靳小爱心领神会。

“我还以为你掉厕所去了。”男人的声音冷不丁响起。

靳小爱抬眼,发现阳剡身侧站着个陌生面孔的男人。

一般的男人见了靳小爱这张脸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他只是朝她礼貌性地笑了笑,转头问阳剡:“你妹妹?”

这声音……

靳小爱立刻萧然起敬,特想说句:“炮哥,你好呀。”这就暴露了自己刚才在场的证据,不能这么说,改口道:“苏先生,您好呀。”

听小蛮刚才断断续续的声音就知道她是被强迫的,物以类聚,又是一个长相帅气的衣冠禽兽。

苏芩池费解地看着她,“我们见过?”

阳剡意外地挑了下眉。

没见过,听过。

沈小蛮走过来,一张小脸染着不正常的红晕,那娇滴滴的模样分明是刚被男人狠狠疼爱过,看到突然出现在面前的靳小爱,脸红得更厉害了。

靳小爱面不改色地过去挽起闺蜜的手,“一直看你穿空乘服,从没见过这样的一面,小蛮,你换上礼服可真是美极了呢。”

小蛮猜到她看出来了,咬着下唇:“给我点面子。”

靳小爱只说:“注意安全。”

小蛮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诧异地望着她。知道她指的是什么,脸红得头都抬不起来,闷声说:“知道了。”

苏芩池朝女人伸出手,“陪我过去敬帝总一杯。”

沈小蛮像是有什么把柄落在男人手里,难得的听话,松开靳小爱的手,看男人的眼神怯怯的,“小爱,我去一下。”

“诶,小蛮……”靳小爱望着走远的姑娘,小蛮平时不是这性格,这男人究竟对她做了什么让她这么害怕?

“有功夫管别人,不如关心一下自己。”阳剡突然揽住了她的腰肢,低头在她耳边说:“你该给我答案了。”

“我的答案?”眼尾余光瞥见朝她走来的岳容。

少年眼中的愤怒因良好的家教没有发泄出来,表情隐忍,掩在袖口的拳头抑制不住地颤抖着。

靳小爱一心惦记着好姐妹的事,拍开男人放在腰间的手,“好哥哥,求你了,我有正事儿跟他谈。”说完跑到少年跟前,“刚才肚子不舒服去了趟洗手间,我们去那边聊。”

阳剡眯了眯眼,冲着她刚才那声“好哥哥”暂时没有发作,端着酒杯坐了下来,目光投向对面那对男女。

苏芩池带着女伴走过来,顺着阳剡的目光看了一眼,“阳大少爷动真心了?”

“开什么玩笑。”阳剡仰头,杯中酒一饮而尽,被背叛被拒绝不甘心,想做个实验罢了。他从不相信什么真爱,从他母亲抑郁自杀那天起,真情实感的爱情和婚姻就同他绝缘了。

苏芩池握紧身侧女孩的腰,一语双关:“你还没到为一个人肝肠寸断的时候。”

“肝肠寸断?”阳剡抬起眉,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这种滋味,我恐怕这辈子都不可能尝到。”

苏芩池拍拍兄弟的肩,冲对面扬扬下巴,语气调侃:“你妹妹好像不太舒服。”

阳剡:“呵。”

苏芩池添了把火:“那小子好像在吃她豆腐。”

阳剡猛地抬起眼,盯着少女被捉住的手,双目厌戾,放下酒杯缓缓站起来,杀气腾腾地对一旁的苏芩池说:“我要是进去了,记得来看我。”

作者有话要说:记住那个超级无敌大奶妈【划重点】

沈小蛮:小爱快跑啊!你哥哥要来砍死你了!

阳剡:不,我是去砍那小子的。

靳小爱:冷静,不是你想的那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