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靳小爱立刻低头检查,衬衫纽扣果然被崩得开了。

腰太细,胸部太丰满,小码太憋,大码腰那块儿又太松,她需要定制上衣,可是那样一来价钱势必翻倍,这段时间好不容易学会自力更生,眼看着就要脱离母上的胁迫,再回到那种挥霍的日子她是不愿意的。

别人都说胸大腰细才算极致的女人,她一点也不喜欢,从发育开始就偷偷摸摸,因为她总比别人突出,后来上了初中,同班同学都还在穿小背心,她就必须穿定型内衣了,因为实在发育得太好,路上总会遇到色胚盯着她看,为此还养成了驼背的习惯,后来纠正了好久才矫正过来。

小蛮总夸她漂亮羡慕她胸大,她一点也不这么认为,反而羡慕她那种小身板。

等学业结束,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做个缩胸手术。

阳剡盯着愁眉苦脸的少女,知道她在想什么,“没关系,我不嫌弃。”

领会到他这话的用意,少女一下子炸毛了,“关你屁事!”瞪他一眼,拿起茶杯暴走。

看到迎面走来的女人,靳小爱眯起眼睛,直到对方在她跟前立定。

张妮穿着一身盗版香奈儿秋装,手上拎着个爱马仕高仿包,站在一群男人中可谓是万花丛中一点绿,男士们充分发挥绅士风度,众星拱月似的簇拥着她来开会。

看到站在办公室门口的少女,张妮笑容僵在脸上,假惺惺地上去握对方的手,“小爱?你怎么在这呀?”声音温柔得就像邻家大姐姐。

呵,可真能装。

靳小爱没有甩开女人,笑容晃得张妮那群迷弟迷叔走了神儿,她效仿着女人虚伪的语气,不答反问:“我为什么会在这,张妮学姐会不知道?”

“小爱,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呀?”张妮一脸无辜地笑着,“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靳小爱笑眯了眼,“意思就是咱两的事儿不能私了,那样太对不起你的辉煌了,我来阳氏等学姐好几天了,就是为了帮学姐出名,咱们在年会上把这事儿公了吧,让所有人都知道学姐的能力,好不好呀?”

张妮终于绷不住了,转头让几位同事先进去,拉着靳小爱到没人的角落,“你有证据?”盯着少女手上的杯子,“来兼职的吧?建筑系的才女,名校校花,啧,真是可惜了。”

没见过窃取别人创意还这么理直气壮的小偷,靳小爱被气笑了,“还行吧,给执行总裁端茶送水,挺养眼的。”

张妮:“呵呵,阳总可不是那种肤浅的男人。”

靳小爱:“可惜了,他就是这么肤浅。”

张妮笑道:“这里不是学校,阳总也不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毛头小子,职场看重的是利益和能力,整容美女多了去,他能看上你?我告诉你,阳总很重视这次的投标,我劝你别在我面前嚣张,没证据就靠边站,我要进去开会了。”

“学姐这么爱笑,我就再给你说个好笑的吧。”靳小爱压着心里那股熊熊燃烧的大火,告诫自己不能在敌人面前表现出生气的样子,这样对方会骄傲提高战斗力!

她俏皮地眨眨眼,漫不经心地说:“学姐难道不知道,你现在任职的阳氏集团,老总是我的哥哥?”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阳总是阳董事长的独生子,阳总的继母有个……”陡然想起阳启刚的二婚妻子,好像有个流落在外的女儿,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少女,“——是你?”

“对呀,就是我。”靳小爱轻描淡写道。第一次发现承认自己的身份这么大快人心。

张妮将信将疑,气势明显比刚才弱了一半,“我可是听说阳总并不喜欢这个妹妹,就算你是,有他在的一天,你也拿不到半点好处。靳小爱,在这栋大厦里,你没什么可拽的。”

“还是有一点的。”靳小爱想起阳剡欺负她的时候那种让人抓狂的语态,旋即露出个人畜无害的笑容,效仿阳剡的语气,狠狠装了个逼:“学姐脚下这栋阳氏大厦,有一半在我名下,换句话说,这里,是我的地盘。”

为了加强效果,靳小爱点开手机里和阳剡的某张合影,以及母亲和继父假模假式帮她庆祝生日的合照。这些对她来说虚伪的留影,却在关键时刻给了恶人致命一击。

张妮知道阳剡脾气古怪,看似玩世不恭,实际上是个很难对付的人,他是从不会跟女人合影留下潜在隐患的,也鲜少在外露面。作为建筑系的学生,素描和视觉艺术都是基本功,相片是不是合成的一眼就能看出来。

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一个结果:

阳剡和靳小爱的确是继兄妹关系,而且,他们的关系并不像传闻中的那么差。

靳小爱其实一点也不愿意用阳剡给她的东西当跟人撕逼的武器,只是面前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恶,内心太黑暗。对她来说最有力的打击就是让她知道自己拥有的财富,让她妒忌到面目全非。

张妮到底有多穷呢,大一那年,建筑系组建小组准备比赛时,她和她分到一组,准备比赛期间,她吃的用的穿的,几乎全部都要靠她来接济。

在精神上,张妮曾经给过她无微不至的照顾,正是因为父亲病危那段令她特别煎熬的日子她陪着她,她不计价金钱和物质上的付出,给了那个原本即将被父母逼着退学的人最大的帮助。

可是渐渐地,张妮把这种感激当成了怜悯和施舍,也渐渐不满足起来。

在张妮看来,她所拥有的,比她多了太多太多。

张妮她只知道靳小爱开着六百多万的兰博基尼出去兼职,拎着三十几万的爱马仕铂金包,一开始仅仅是猜测她因为脸好看被富商包养,并且这种怀疑一直持续到刚才。

没有想到她会是粉丝过亿的主持人刘婼君的女儿,更没想到她会是那个和帝家联手富可敌国的地产大亨阳启刚的继女。

张妮身子抖个不停,整个人僵在原地,脸色煞白。

也难怪她会这么害怕,做了那样的亏心事,现在发现被欺负的对象是有着这样的身份的女孩,不说阳启刚,就凭刘婼君一条微博揭露,就有可能断送她的事业,靳小爱想报复她简直轻而易举。

“惊不惊喜?”靳小爱不急不躁,收回手机,笑得像个仙女,“学姐今天才刚来,还不太熟悉情况,来日方长,我们慢慢玩。”

“你没有证据,你不可以诬陷我!”张妮急了,语气神态和刚才判若两人。

“是没有,所以你才会逍遥快活到现在。”靳小爱也不否认,看面前的女人终于露出真面目,恶心的感觉更甚。

“呵,果然,你不过是把我当成衬托你的一个背景板,一起比赛的那半年,你可从没提过你母亲是刘婼君,还说什么把我当姐姐……”

“你闭嘴吧。”靳小爱听不下去了,“我听着这声‘姐姐’嫌恶心,看你的嘴脸更恶心,别来恶心我了,谢谢您。”

“既然都撕破脸皮了,就把这事儿摊开了吧。”张妮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显得没那么紧张了,表情轻松地说:“你在阳总身边,他有多重视这次招标你应该知道,如果我被爆出抄袭,壹玛也会受到牵连,阳氏与中建合作的机场项目承建也会因此被终止。”

“而且,我是公司招进来的高级人才,签下了入职协议,如果没有证据证明我抄袭或对公司造成重大损失,是不能随意解雇我的。”

靳小爱不说话,死死盯着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想看看三观到底可以被颠覆到什么境界。

她原以为张妮回国第一件事会是向她道歉忏悔,哪怕是一滴悔恨的眼泪,她恐怕都会心软原谅她。

可是都没有。

人性有时候就是如此,你越是待人宽容,对方就越发得寸进尺。

靳小爱不加掩饰的抵触言论同时也激怒了张妮,她破罐子破摔道:“用你的创意图完全是看得起你,现如今看到那栋建筑的外观图屹立在国际的大舞台上,我还用了你当初的命名‘秘密花园’,我这也算是帮你提前实现梦想。我让你的作品受世界瞩目,你应该感到高兴才是,现在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又不是设计不出来那种东西,不过是时间太赶罢了。”

“美貌和才华,你拥有的太多了,而我就只有那一次机会!你要是真把我当好朋友,就不会在乎这件事,承认吧靳小爱,你其实就是妒忌,见不得别人有一丁点超越你的行为,你妒忌我比你更快获得那份荣耀,看不惯我成功。”

“你有惊人的美貌和优越的家庭条件,没必要攻读硕士学位考什么建筑师资格证,把机会留给别人不好吗?”

“我实在是不能理解,你这样一位富家千金小姐,何必要每天跟钢材、混凝土、玻璃石材这种肮脏的东西打交道?好好购购物旅游不好吗?”

张妮像是发泄一般,一鼓作气说出来这一年多来的憋屈,期间靳小爱一言不发,看她的眼神越来越陌生。

面前的女人不再是那个她熟悉的学姐,就像一个丧心病狂的神经病。

靳小爱终于开口,语气平静:“我有我的追求,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告诉我应该活成什么样。至于你说的肮脏,那是许许多多人的梦,是圆梦必不可少的珍贵原料,肮脏的是你这个恩将仇报的畜生,盗取别人心血的小偷。”

“那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张妮的情绪有点失控,“我最讨厌你这幅高高在上的样子,你以为你真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谁知道背地睡过多少男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外面那些破事,岳容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

靳小爱气得浑身颤抖,要不是手里握着录音笔,她一定会冲上去给这个疯女人一耳光。

她很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不能意气用事。

“怎么?戳到你脊梁骨了?靳小爱,现在风光的是我,不是你。就连阳氏也要高薪请我来上班,你呢?在这端茶送水,我看了都心疼。”

靳小爱不自觉地冷笑了一声,自己都没发现这笑像极了某人,“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三观这么堪忧?既然都撕到这份上了,干脆把那事儿说了吧。我的笔记本有锁,你是怎么打开,又是怎么拷走那几个文件夹的,我特别想知道。”

张妮在靳小爱面前一直都低姿态,哄着她让着她,生怕她不高兴,还是头一次这么趾高气昂,一时得意忘形,说漏了嘴:“那太简单了,你所有的账号密码来回就那么几个,拜托你搞清楚,让秘密花园出名的人是我,现在大家都在阳氏工作,为了你继父也为了你自己,我劝你别冲动,大不了后续拍卖所得我分你两成。”

“——无耻!”

“小姑娘,光生气是没用的,你有本事让阳总相信那是你设计的?有本事让你爸死而复生来帮你证明……”

“说够没?”男人冷淡的声音陡然在两人身后响起。

作者有话要说:来吧孔雀,是时候等小爱报恩了,欧巴刚弄死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