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靳小爱按住男人的手,脸上满是受辱的表情,红着脸道:“别以为帮过我一次就可以随意羞辱我!”

他宁可用动作片的女演员也不碰她一下,现在让她看无非是想借机讽刺她技不如人罢了。

她曾经也认为自己恶意揣测会不会太过了,后来那一桩桩一件件事情摆在面前,让人不得不怀疑他上辈子是不是跟她有仇,这妖孽就是为了毁灭她而生的。

等一下,她为什么要用“技不如人”这四个字?

阳剡一怔,漂亮的眼角带着笑意,“看见了?”

“又不是三岁小孩,用脚指头也能想到。”谁还没观摩过两部动作片,没被无良网页瞎弹窗的动作片老师污过眼睛似的。

“既然知道了。”他重新锁上抽屉,好看的眉毛扬起,“就当你默许了。”

靳小爱拍开男人的手,一脸她什么都懂的表情:“大家都是成年人,谁还没点个人爱好,别把身体弄垮就好。”

阳剡意外地侧目看她,看着满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少女,“你不介意?”

“不介意、不介意。”靳小爱大度地说,当然时刻不忘挖苦:“喜欢的话我可以再帮你再物色点,说吧,是喜欢清纯的还是性感的?风格方面喜欢日系还是欧美?”

阳剡盯着她看了两秒,“你有?”

靳小爱耸耸眉毛,当然。

阳剡说:“全都要。”

“行,晚上回去给你。”

也不知道哪句话说得合他心意了,这只骚孔雀突然心情大好,转身的瞬间像是想到什么,冲她笑得一脸好看,“手机里还存着跟我的合影,对我余情未了?”

靳小爱想起刚才为了打击张妮,就把手机里唯一的一张合影拿出来,没想到会被高清监控记录下来,还被这只孔雀看见了。

她掏出手机,“我现在就删。”

“不许删。”他说,在她即将炸毛之际轻抚她的头发,“乖。”

不得不说,冷漠的人一旦反常温和的时候,正常人很难具备抵抗力,这么一哄,少女一下子安静了。

阳剡注视着突然安静的少女,指腹轻轻摩挲着她柔嫩的耳垂,盯着小姑娘勾人的眼睛看,目光缓缓投向她的唇瓣,心跳越来越快,冲动地想要贴上去品尝芬芳馥郁的味道。

“阳总。”张布朗在外面谨慎敲门,阳剡放开少女,扫兴地按下中控。

电子门打开,张布朗看见靳小爱也在,知道自己再次犯了蠢,蹑手蹑脚走进去,咧嘴笑着说:“阳总,这是您要的收购方案,我看过了,没有问题,您看完签个字就可以执行啦。”

阳剡点了点头,目光落到靳小爱身上,后者识趣地退了出去。

收购方案是内部绝对保密的战略规划,这种方案书在正式启动之前,除了特别助理兼运营总监张布朗外,就算是杨秘书也不可以接触。

与其说靳小爱是识趣地出去,不如说她是逃走的。

她真受不了这只孔雀在她面前发骚,恨透了自己对他薄弱的免疫力。每当闻到他身上若有似无的檀香并着烟草的香体,就会下意识想到每一次亲密接触,然后抑制不住地脸红心跳,接着就任由他搂着自己为所欲为。

偏偏那只该死的孔雀总是在煽风点火之后迅速推开她,让她颜面扫地!

如此反复,一次次被侮辱被讥笑,她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原以为他其实是对她有意的,至少也有好感,才会忍不住说出追她的话,至于从不碰她,有可能是某个方面不行,在一起的时候才会一次次推拒自己。

直到昨晚看见他……

这个理由终究无法成立了。

难道她还比不过照片上那个女人!?

靳小爱产生了看一眼相片上那女人真面目的冲动,身体里立刻有个小人发出鄙夷的声音:靳小爱,你已经堕落到这地步了?

她有点抓狂。

这是有多犯贱才会在明知道对方不喜欢自己,有意把自己当猎物当玩物的情况下春心荡漾?

怎么说她也是建筑系的风云人物,学校数一数二的大美女,高考差两分满分的女学霸,怎么能忍受自己被这样轻视和反复侮辱?

靳小爱给自己定了八字真言:珍惜生命,远离妖孽!

她发誓以后再也不对那只没有感情的孔雀动心,一点点也不行。

大仇得报,熬到原助理回来就离开阳氏,远离他保命。

阳剡刚刚看靳小爱那眼,并没有让她退避的意思。

而是因为这份收购方案的目标公司,是靳小爱父亲生前创办的。

“靳先生有三个兄弟,现在分别持有股份:靳文玉20%,靳文生15%和靳文烟的13%。”张布朗在谈论公事的时候一向认真严谨,“去年董事长大婚、集团董事变动造成的股价下跌,直到年初才回暖,近期您接管阳氏后已经比去年同比增长48%,再加上您个人手下大爆的影视公司,各方面风评都很好,阳氏股票大盘走势一片大好,只是……”

阳剡皱了下眉:“说下去。”

张布朗说:“您接管集团时为了堵上那帮董事的嘴,曾宣布过已婚,可是现在……”张布朗朝靳小爱办公的位置看了看,“您恐怕暂时还不能宣布离婚的消息,特别是董事会都知道,阳氏办公大厦有一半在您名义上的妻子手中,一旦公开离婚这件事,董事会以及合作商一定会怀疑您的资金链出了问题,毕竟……办公基地都分出去了一半,他们有理由怀疑您个人财产也有可能减半。”

阳剡说:“张特助知道我最看重你哪一点么?”

“直言不讳。阳总,忠言逆耳利于行。”

阳剡听出张布朗的话外之音,“谢谢你的提醒,这件事我心里有数。”

“那我就放心了。不过这种事还是早告诉靳助理较好,女孩子虚荣心强,万一公布出去,外界坐实了您和她的地下恋情,可能会不好收场,毕竟您在董事会那里是已婚,被说成婚外情,靳助理被当成小三就不好了。”张布朗说着,突然想起什么,说:“那段视频前半部分已经销毁,张妮承认抄袭靳助理作品一事,我已经让人发给国内各大主流媒体,相信现在已经全网皆知了。”

“做得好。”

“谢阳总。”

“还有件事你有必要知道。”阳剡叫住张布朗,轻描淡写地说:“靳助理,就是我的隐婚前妻。”

*

靳小爱登陆微博,几千条艾特她的评论转发消息弹出来,她懵了一下,因为她平时不更微博,只是偶尔潜水。

点开内容。

原博是一位国内资深八卦大V发的,标题为:【知名建筑师盗用在校研究生学妹作品,风光后侮辱原作者,装逼不成反被某集团监控打脸】的标题,其中还包含一段几分钟的监控视频短片。

这条微博不到一小时,评论数量已经达到十万。

网友关心的其实并不是谁抄袭了谁,毕竟这行业不像娱乐圈容易勾起吃瓜兴趣。然而转发这条微博的,全都是娱乐圈大佬,也包括很多作家编剧,就连最近热播剧《最后的鬼王》男女主角也转发了。

奇葩的是,这条八卦被关注的重点是,阳氏年轻老总牵着那名受委屈的小美女转身那2.85秒的瞬间。热搜关键字:2.85秒。

虽然后面的对话被屏蔽,大家只听见年轻老总出现时说的那几个字,那声音也足够让女孩子们少女心炸裂。

靳小爱瞟了眼点赞数最高的几条评论:

网友A:【卧槽!难道就我一个人看到那个帅破天际的霸道总裁吗?牵手手转身那瞬间苏炸了!!特意暂停下来反复看了十几次,血槽已空啊啊啊啊!!】

网友B:【别以为打码了我们就不知道“某集团”指的是阳氏!实名表示:老子想去上班!!】

网友C:【来个绿茶婊鞭打我吧!我也想被霸总英雄救美!!】

网友D:【阳总快来买热搜啊!!大好的上热搜机会不上白不上!!】

网友E:【大家好,我准备写一本后续短篇故事,名字就叫《禁欲霸总的小可爱》大家快来追更吧!】

靳小爱定睛一看,这位网友E的微博认证还是个红V,再一看认证内容——作者万姿千红,作品《最后的鬼王》电影正在各大影院热映。

……

靳小爱点开江姿的微信头像,在键盘上十指翻飞,敲出一段话发出去:【江姿!!你是不是最近在阳台上被帝临睡傻了?!你这个沙雕网友!】

【怎么了嘛,是不满意文章名字?好吧,那我改成《禁欲霸总的小爱爱》这样可以吧?】

【不好!】

【《禁欲霸总的小前妻》?】

【不可以!这件事不能被外界知道,现在阳氏的股东都认为阳剡已婚,只是把妻子藏起来了,如果被爆出离了,对他影响很大,您高抬贵笔,写不得写不得!】

【啧,关心人家呢?动心了?】

【我只是关心阳氏的前程,毕竟将来要派我儿子去继承百亿家产。】

【噫,我假装相信了。】

手机铃声又响了,靳小爱看了眼手机,已经被亲朋好友的来电轰炸到电量不足。

她在微信群打字,希望大家放她一马,她现在真的没有那个精力一个解释重述一遍事情经过,刚才被同事们轮番采访的过程中,她几乎说了半个多小时的单口相声。

“小爱,晚上我们去KTV,你要一块儿去吗?”顾盼蹦进办公室,开心地抱住靳小爱的手。

靳小爱谨慎地瞅了瞅周围,“这里不准随便进,你怎么来了?”

顾盼小声说:“下班了呀,这都几点了,你不看时间的嘛!”

靳小爱看了看办公室墙壁上的挂钟。

19:35分。

刷了会儿微博,居然这么晚了。

“好呀。”靳小爱拿起包,“还没吃饭,先去吃点东西再去嗨皮。”

顾盼比靳小爱矮一截,勾她的肩膀还要踮起脚,一胖一瘦,两个女孩的姿势乍一看略喜感。

“好嘞!今儿还有个帅哥,嘿嘿,小爱你猜是谁?”

“谁呀?”

“你好好想想!”

靳小爱摁亮电梯,“猜不着。再不说弄死你。”

顾盼嘿嘿地笑,在总裁办不敢大声喧哗,压低声说:“今天网上的八卦我都看啦,是不是被阳总拉过手就再也看不上别的帅哥啦?”

果然还是逃不过这个话题。

“连你也要八这一卦?”靳小爱疲惫地趴在墙上,拒绝讲故事,“事情就是视频上大家看到的那样。”说起来,从视频的角度看那一瞬间,那只孔雀还真挺养眼的,也难怪那群小姑娘嚷得那么夸张。

“小爱,阳总的手……感觉怎么样?滑吗?有茧子吗?抓起来舒服吗?”

“这都什么奇葩问题?”

“我是代表同事们来问的!现在总部上下都在揣测,还说你是第一个靠近阳总的女人。”

“是么?”

“对啊,阳总好像不喜欢别人离他太近,之前公司有个女的故意撞上去,阳总当时皱了下眉头,那个女孩第二天就被开除了。”

“这么夸张?那女孩丑破天际?”

“不夸张啊,美女,追她的人可多了,这事儿大家都知道,公司论坛上现在还能搜到那个瓜呢,当时讨论了一千多层楼。”

靳小爱陷入沉思:

怎么那只孔雀不是骚断腿爱撩妹吗?

这么说她误会他了?

不对,肯定是为了震慑下属,单纯在公司里装装高冷方便管理员工,“谁知道在外面花成什么样。”靳小爱说。

“你怎么老说阳总花呀,难道他对你……”顾盼看到面前的专用电梯,心虚道:“小爱,这是违反规定的吧?”

这是老总的专用电梯,总部除了张布朗和杨秘书,就只有那位休产假去了的原秘书能用,靳小爱是原秘书的兼职顶班,也有使用权。公司有规定,普通职员不能乘坐老总的专用电梯。

这个时间,员工电梯已经例行停用检修。

“三十几层啊姐妹,难道要走楼梯?”

“说的也是……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聊起八卦,顾盼又满血复活了。

电梯门敞开,靳小爱走进去,“看你平时挺古板一姑娘,怎么这会跟花痴似的?”

“哎呀,就是好奇嘛,以前都是隔着屏幕看别人爆料,好不容易第一次距女主角这么近距离,当然要吃第一手瓜!我是代表办公室里二十几位同事来采访你的!快说快说,到底什么感觉?”

“姐妹,电梯里你能不蹦吗?”靳小爱真担心电梯被她给蹦塌了,翻了个白眼:“滑,没茧子,很舒服。”

话音刚落,即将闭合的电梯门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隔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