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不同意这门亲事靳小爱阳剡 > ☆、第 16 章【下章入V】

我的书架

☆、第 16 章【下章入V】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到那只白皙纤长得让手控舔屏的手,靳小爱立马反应过来,阳剡一直在办公室没走。

那她刚才说的话……

自动感应门打开,不苟言笑的男人立在外面。

阳剡穿着法国某奢侈品牌为他量身定制的西装,手长脚长,天生的衣架子,加上那张妖孽面孔,无论什么类型的衣服穿在他身上都非常迷人,搭配西装外套同色系大衣,脸上那副眼镜将他禁欲清冷风貌释放得淋漓尽致。

不了解的人看到他这幅冷清的面貌,一定对他高冷禁欲的性情深信不疑。

她见过他最变态的时候,也见过他半夜自渎后留下证据面不改色的场面,自然不会相信这个男人有多正经,这张清心寡欲的脸无非是用来掩盖禽兽那一面的障眼法。

“阳总。”顾盼的声音抖得挺明显。

阳剡轻轻点了一下头,嘴唇抿成一条冷淡的线,长腿向前轻松跨出一步就站到靳小爱身后。

背后仿佛立着一座大山,这座山还自带强大的冰山气场,冻得人喘不过气来。靳小爱清了下嗓子,象征性地打了声招呼:“阳总。”

那座冰山“嗯”了一声,没下文了。

电梯狭小的空间里,也不知道是谁的心跳,总之听起来很怂。

LED显示屏上的数字跳到15的时候,身后的男人突然开口:“有点事需要靳助理帮忙,不知道方不方便。”

多么义正言辞又公式化的措辞啊。

顾盼光是看到BOSS就已经三魂吓丢了七魄,听他突然开口,更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听见他发话,旁边的少女还在发呆,连忙用胳膊肘拐了她一下。

靳小爱死不承认看他看花痴了,缓过神来:“啊?没问题。”

顾盼咽下几滴唾沫,小声提醒:“阳总有事找你帮忙。”这个小爱,也不问问什么事儿就答应。

也难怪连这位清高才女会看呆了,她们这位老总是真的帅到犯规。

就是手腕狠了点,脾气也差到没人敢靠近。

靳小爱转头望着身后那位,“阳总?”

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很随意的一个站姿,看上去就像是故意在撩她,放电放得不着痕迹,轻轻挑眉,用毫无起伏的公式化语调说:“商业机密。”

听起来就不像是什么好事。

站在靳小爱边上的顾盼隔空触了一波电,连忙将视线从阳剡身上移开。对靳小爱是既羡慕又同情。羡慕她每天可以面对这样一位美貌的老总,同情她遇到的这位美貌老总太凶太吓人。想想都替她矛盾纠结得不行。

电梯一路畅通直达一层。

顾盼冲靳小爱使了个眼色,电梯门一开就飞快溜了,溜之前还特意用表情拜托靳小爱为自己洗刷罪孽。

人生中第一次和老总共乘电梯,虽然是颗刺眼的电灯泡,也算是非常刺激了。

靳小爱跟在阳剡身后,吞吞吐吐地说:“是我让她进来的,你要扣工资就扣我的。”

阳剡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矫情半天就为这点破事?”不等她说话,径直走向门口那辆劳斯莱斯。

没有旁人在的时候,这只孔雀又恢复了骚断腿的姿态,她居然长舒一口气。

她不担心他发骚,就怕他突然装逼成瘾冷她欺负她。

她只见他发过一次火,从那以后隔几天就会做恶梦,可见这个男人发脾气的破坏力有多恐怖。

顾盼已经被吓得跑到马路对面去了,站在一棵树下给靳小爱发信息。

不怪顾盼这么怕这位老总,总部所有人都怕。

这位大佬从来不会给别人第二次机会,触到龙鳞的基本上都被解决掉了,有位公司骨干一开始有点看不上这种小年轻,也不知道谁给的勇气,阳剡一上任他就各种折腾,倚老卖老,没过几天就在大会上被解雇,当时的表情可谓是相当精彩。

这位后来玩了一大堆的道德绑架,拉帮结派带着职员辞职,阳剡挑了个最有威望的运营总监下手,一句挽留的话没说,直接签了字发了钱,三天内从美国挖来一位高级运营总监顶替。

不到十个小时,张特助办公桌上的辞呈全部不翼而飞。

那位搞事情的骨干从拉帮结派到孤军作战,终于敌不过资本主义的冷酷无情,在总裁办公室门口读千字忏悔书,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阳剡眉头都没皱一下,打电话叫保安把人拖走,再来就直接报警,那段时间公安随时派车过来捉人,阳氏办公大楼热闹了十来天。

对待业绩好的员工,他可以送你跑车,送你房子,甚至帮你把媳妇儿给娶了。

这导致员工们对这位老总又爱又恨,又怕又敬。

虽然刚接手集团几个月,在阳氏总部办公大厦里,这位年轻老总就是魔鬼一般的存在。

靳小爱收到顾盼的消息:【晚上九点天天乐KTV见!我先撤了,姐妹保重!】

阳剡的司机认出靳小爱,想到她醉酒后老板抱她回家时的场景,看了看阳剡的脸色,不敢喊“二小姐”,又转头看了眼少女的表情,卡在嗓子眼里那声“夫人”也咽了回去,最后干脆没尊称,说了句:“您请。”

看两位老板都没说什么,司机暗自松了口气。

靳小爱坐进车里,划开手机回复顾盼的消息,然后点进朋友圈刷着玩。

手上的水果机被一只大手夺走,她飞快地伸手抢夺,不料轿车一个急转弯,极限速度下根本来不及扶住靠背,身体倾斜,重心不稳,一下子跌进男人的怀抱。

后面那辆车没有给出任何信号强行超车,好在老吴是老司机,极限避让,车子才得以平稳驶向转盘。

“投怀送抱的方式还挺特别。”耳边传来男人揶揄的声音。

老吴正要说“抱歉”,看到后视镜里的男女,懂事地装作什么也没看见,专心致志开车。

靳小爱红着脸推他,被他捉住手,她急了,“放开。”

男人握着她的手,凑到嘴边,低头吻了吻她的手背。

靳小爱震惊地看着手背被他吻过的地方,“你……发什么神经?”她压着声音,怕被司机听到,这旁若无人的暧昧举动太让人尴尬了。

阳剡轻笑一声,明明是无赖又痞气的笑容,搁在那张圣洁的脸上竟演变出一股斯文优雅的味道。

靳小爱别开脸不去看他。

妖孽,没事乱放什么电!

男人掐着她的下巴转过她的脸,低头问:“舒服么?”

“什么啊?”靳小爱想到自己在电梯门关上之前的那番话,他果然听见了,“我……那是糊弄盼盼的。”

“确定?”阳剡搭在她腰间的手稍一用力,她整个身体就紧贴到他身上,还没给出任何反应,手指被他分开,趁她不留神,他将自己的手指扣上去。

阳剡的手好看到让人词穷。

被迫跟他十指紧扣,她愣住。

他抬起她的下巴,又问了一遍:“舒服么?”

靳小爱羞愤地抽手,他力气大得要死,怎么使劲儿也是徒劳,她挣扎几下,只得作罢,咬着下唇忍气吞声,“调戏我很好玩是不是?”

阳剡显然不太理解小姑娘突如其来的情绪,眼睛里的温度也渐渐褪去,放她回到旁边的位置上,“有喜欢的人了?”

靳小爱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这么问,虽然没好气,还是一五一十回答:“没有。”

有就不会轻易签下那份保证书了,有时候觉得他的智商也没那么高,这么简单的推理能力都不具备。

他盯着她,似是在审视她这话的可信度,很快又恢复了常态,语气轻佻,“那为什么躲我?”

靳小爱:“和异性保持距离,这不是你对我的要求吗?”

阳剡一把将她揽到身边,手掌压着她的后颈迫使她靠在他肩侧,一只手从西装口袋里掏出那份保证书,摊开:“我除外,懂没?”

他居然随身带着?

白纸黑字,靳小爱被堵得哑口无言,胡编乱造了个理由:“另一半才可以牵手接吻,你已经不是了。”

他侧目而视,和她四目相对,一本正经地说:“我正在追你。”

靳小爱:“哦。”一边追她,一边对着别人……

想起来就恼火。

“只要你同意,我们的关系立刻成立。”说完补了句:“不要太冷淡,那样只会激起我的征服欲。”

有他这么公事公办的追人台词吗?

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所以我要脱光了求你上我是不是?”

“为什么要贬低自己?”

“你不就是那个意思?”

“我没那意思。打住,你现在无理取闹的样子让我很想堵住你这张嘴。”

靳小爱咬着嘴唇不再说话。

看她一脸委屈,阳剡莫名烦躁,不耐烦地说:“别咬了。”

靳小爱不理他。

阳剡盯着少女被咬出薄薄红血丝的嘴唇,眯了眯眼。

“男生追求女生都是有理由的,或是为达到某个目的,或是因为爱,请问你是为了什么?”

听见她发问,他毫不犹豫地回答:“目的。”

靳小爱愣了好几秒,感觉自己要被气疯了。

别开脸去不和他说话了。

阳剡把她扯到身边,他虽然很想要她,但还不屑用下三滥的手段糊弄,明明不是爱,硬要说成爱,那是伪君子的做法。

他开口向她袒露心声:“情情爱爱都是假的,婚姻仅仅是互相利用的名,你母亲是,我父亲也是,我们是一类人,同样深受其害,又何必当真?”

他说的不错,她无力反驳。

父母的婚姻从来都是父亲在付出,母亲从未给过任何回应,两人的婚姻更像是搭伙过日子的商业合作。

道理她都懂,可是真正面临的时候,突然很不喜欢听到这种答案。

她不敢看他,困扰已久的真相越来越清晰,她害怕这个时候多看他一眼就会马上知道答案。如果不是他刚才那句话,她可能已经忘记了自己是父母失败婚姻的累赘,因为她确确实实动过心。

忘乎所以的,真心实意的喜欢过他。

她可以感受到他的回应,只是很慢很犹豫。

本来就小心翼翼的两个人,好不容易愿意敞开心,又来了个神他妈亲上加亲的父母,让这场充满希望的互相救赎故事提前谢幕。

“就目前来说,我很期待得到你。”阳剡说这话的目的是想哄少女开心,从她脸上没有看到一丝类似喜悦的痕迹,就知道失败了。

靳小爱冷着脸说气话:“我不想得到你!”

他笑道:“没关系。我这人最擅长强迫别人。”

“你……”

“我想我没办法哄你开心了,所以只能用我擅长的方式。”

他擅长的?无非就是强迫别人强取豪夺。

靳小爱气得牙痒痒,对着车窗低声咒骂:“混蛋!”

阳剡扭头对司机说:“老吴,你下去抽根烟。”

轿车停靠在路边,老吴下了车,走出十米开外。

靳小爱转过头去,用目光询问男人:你要对我做什么?眼神略带慌张。

他收紧手臂,将她的脑袋摁到胸前,下巴放在她发顶不让她有机会逃走,“口红给我。”

“????”

看她愣着不动,他打开她的手包,找到备用口红,垂眸道:“这?”

靳小爱扬起脸:“你要用?”

“你。”他扶起她的下巴,拇指摁着她的唇瓣,动作生疏地为她涂上口红,效果不算很好,但他做的很认真。

她没力气再和他斗嘴,一双美眸狠狠瞪着他。

面前多了张白纸,边缘贴着她的嘴唇,她一动就被蹭掉一部分刚涂的口红,她皱眉,正想扯开,后脑被男人的手掌按住,双手随即被捉到他腰后,整个人顿时被牢牢锁在他身上,想动动不了。

“阳剡!你到底想干嘛啊!”他不答话,大发慈悲地松开了她的手,双手重获自由的瞬间,那张惑人的脸也压了下来。

隔着薄薄的纸,那抹温软的触感既真实又梦幻。

突如其来的吻。

久违的心动滋味。

她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隔着纸张看不见男人脸上的表情,只是那只放在她脑后的手越收越紧。

唇上的纸不知不觉间染上两人呼出的热气,烧得她面红耳赤,她甚至忘了呼吸。

纸被抽走后,她仍处在迷茫状态中,拥有惊人美貌的脸因羞愤而绯红,红唇娇艳欲滴。

阳剡盯着少女潋滟的唇,眼睛里像是有一团火焰在燃烧,强忍着压上去一亲芳泽的冲动,尽可能避免使用强迫她的行为。

“我不服!”靳小爱后知后觉,反应过来。

“已经盖过章了,不得反悔。”阳剡低笑一声,指尖往少女眉心轻戳一下:“砂糖橘般大小的脑袋瓜想啥呢?”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盖得可还行?

下章入V,我的书篇幅都不长,看完也就几块钱,没钱跟阳剡哥哥说,红包领到你手软!

本文晋江独家发表,其他地方都是盗版,盗版是偷盗是要挨打的,就像那个张妮!

文下留言每天都有红包放送,更新时间稳定保质保量。

下章过了0点就更,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