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靳小爱终于领悟到他那句“商业机密”指的是什么了。这还真是规模化的签字画押章程, 只不过把签字画押的方式创新了一下。

熟悉的气息和陌生的情愫袭来,她脑子里一片混乱, 直到看到男人指尖夹着那份保证书, 才陡然回神。

再这样下去迟早要被他搞疯了。

靳小爱别开脸去, 再也不想和他搭话。

阳剡说:“两年, 我们有两年的时间。”他相信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新鲜感不会保持太久, 特别是她这种一点就着的性格,跟他预想中的联姻对象相差甚远,他要的是那种听话安静的摆设,对双方有利, 互不干涉即可。

她太能闹, 眼里容不得一点沙子,一次次踩着他的底线跨越,这肯定不行, 很快,他就会对她失去兴致。

他还不确定。

阳剡看着表情明显不友善的少女, 几乎是硬着头皮说出绝情的话:“我不会亏待你,你知道的。”

靳小爱憋着一股火注视着他,“你想说什么?”

对上她的视线, 阳剡表情极不自然地别开脸,态度冷漠:“除了婚礼和所谓的狗屁爱情,其他的我都可以满足你。”

“还有呢?”少女的耐心明显再几秒钟就会耗尽。

阳剡自嘲地笑了一声,他居然被一个小姑娘的眼神震慑到了,这是多么可笑的画面。

深陷囹圄无法得到救赎的人, 想从困境中抽身谈何容易,又何必给自己期待。

与其给另一个人希望,不如绝情到底,深情会被辜负,游戏不会。

他恢复了游刃有余的姿态,说出违心的言论:“如果交往期间越过雷池,我会对你负责,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除了这条命,你要什么都可以拿去。”

靳小爱扬起脸注视着男人冷峻的五官,轻声嗤笑:“你未免自信过了头?”

男人恢复了吊儿郎当的纨绔公子哥做派,光滑的指腹在她手腕上摩挲着,声音突然温柔得变了个似的:“刚你明明动了情,口是心非?”

靳小爱甩开他:“如果我承认动了情,你会爱上我吗?”

“不会。”身体和心的‘动情’还是有差别的,他相信自己对她仅仅是生理反应太过强烈,受到的是身体与中枢神经的支配,并非灵魂深处的意念。

靳小爱强忍着心里那股迅速涌上来的酸楚,“所以我为什么要自取其辱?”

所以她为什么要在同一个坑里栽两次跟斗??

阳剡注视着少女的眼睛,看着她的鼻子,嘴唇,最后又回到那双眼睛上,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对视的瞬间,他读懂了她眼底的感伤与沮丧,他眉头紧锁,表情是从未有过的困惑,抬高她的下颚仔细端详这张脸,“你在伤心?”

“不,我不伤心。”女人发脾气的时候通常喜欢口是心非,她撇开他,“别离我太近,我怕你会爱上我。”

“醒醒。”

“阳剡!你这个游戏人间的混蛋!迟早会有人让你尝到求而不得撕心裂肺滋味!”

阳剡怔了怔,这话他好像在哪儿听过。不以为意地笑笑,“我希望这个人是你。”

她高傲地扬起下巴,上翘的眼尾魅惑人心,嘴角漾起势在必得的笑,“SO,记住,到时别哭着求我。”

额上传来绸腻的触感,男人的指尖顺着她的额头划向耳后,他埋首在她颈窝,说:“也许会求,但哭的那个肯定不是我。”

算他有自知之明。

她的心情好了一点点。

发现他危险的动作,瞪大眼睛:“你在做什么?!”

他埋首在她颈窝,“我现在就想让你哭着求我。”他的声音比平时听上去多出几分诱人的磁性,灼热的呼吸迅速点燃了她耳后敏感的皮肤。

靳小爱惊呆。

直到颈部皮肤传来刺痛感,她才反应过来,惊恐地推开他,抚着被咬过的地方:“你是狗吧!?”

——变态!

阳剡放开她,心满意足地瞅着在她脖子上种下的那枚印记,给司机发了个消息。

老吴重新回到驾驶座上。

靳小爱打开车门冲下去,老吴准备阻拦,后座上的男人表示不用。

一下子跑出几百米距离,看那辆劳斯莱斯幻影没跟过来,靳小爱才蹲在马路边,心有余悸地回忆着刚才那个瞬间。

手不自觉抚上嘴唇,虽然隔着一张纸,男人的呼吸和温度却是真真实实的,这种朦胧的吻比没有任何阻碍的时候更教人心动。

难道被江姿说中,她动心了?

这绝对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

从两人彻底划清界限的那天起,她就知道阳剡经历过什么。他对爱情的看法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七岁那年亲眼目睹生母坠楼,那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他对阳启刚的恨、对婚姻的恐惧已经超越了情情爱爱给的那点甜。

这样一个男人,他的心就像是一阵风,不会为任何人停留,她抓不住,也无法走进他的内心世界,治愈不了他。

解决的办法唯有远离,唯有比他更绝情。

靳小爱按住狂跳的心脏,强迫自己不去想刚才那个吻。

顾盼打来电话,问她的地址,靳小爱看了眼周围的建筑,报了个地名。

不到二十分钟,顾盼就杀了过来。

靳小爱望着从跑车后座跳下来的顾盼,也算是明白过来她口中的帅哥说的是谁了。

岳容打开车门,走到靳小爱跟前,“上车吧。”他穿着衬衫休闲裤,笑容仍是温和儒雅,如沐春风。

岳容总是给人一种绅士阳光好脾气的感觉,和那只孔雀的阴暗暴戾截然相反。

靳小爱抖了抖,她怎么又想到那只可恶的孔雀了!

前几天她从沈小蛮口中得知,那天的事情的确是她误会了岳容。那天她和阳剡闹掰了,借酒浇愁,那个晚上喝醉酒的人是自己,岳容也是她打错了电话叫过来的,当时小蛮和发发都在场,还有酒店的监控视频,假不了。

她本来就想找个机会向他道歉,顺便感谢他帮发发忙的事,这几天太忙,一直没抽出时间。

“谢谢。”靳小爱有点尴尬,过去见面就对他劈头盖脸一顿臭骂,貌似已经习惯了在他面前臭脾气,突然好好说话,居然有点无所适从,“学长穿衬衫也很好看呢。”

少年一愣,脸上的笑容干净清澈,“小爱,你很久没这么叫我了。”

靳小爱回想这段时间对他冷言冷语的态度,别扭地致歉:“对不起,那事儿我已经知道了,不是你的错。”

“你知道我不在乎这些。”岳容笑了笑,丝毫没把那件事放心里,替她打开车门,抬手挡在少女头顶以免她不小心撞头。

靳小爱坐进去,用车载设备给手机充电。

顾盼看得茫然了,学长也好,阳总也好,这两怎么都这么好!

一个是温柔体贴的阳光少年,一个是帅裂苍穹的霸道总裁,这可怎么选?

跑车刚启动,靳小爱突然想到什么,显得十分紧张,喊道:“学长,停一下车!”

岳容踩下刹车,不解地看着解开安全带下车的少女。

靳小爱拉开后门坐进去,笑眯了眼,“好啦,开车吧。”

顾盼抱住身边美少女的胳膊一顿撒娇,“原来你这么爱我,宁愿抛弃英俊潇洒的学长也要坐到我边上,小爱我真是太感动了!”

靳小爱:“不是,你想多了。”

顾盼:“不是这意思吗?那你干嘛坐我旁边来呀!”

因为她签下了两年的“卖身契”,不能和异性靠太近。

副驾座虽然是整辆车最危险的位置,但也是最容易让人臆想连篇的地方,万一被那只孔雀知道添油加醋,她懒得和他打嘴炮。

靳小爱心虚地卷着发尾玩,“不告诉你。”瞅着顾盼,“你什么时候跟学长关系这么好了?我怎么不知道。”

“这个……”

“是我拜托顾小姐的。”岳容自发接过话,说:“今天我生日,怕你不来,特意拜托了顾小姐帮忙约你。”

“今天你生日?”靳小爱想起来了,岳容的生日跟她就差了个把月,好像就是这几天。

她过生日岳容早早就准备好了礼物和惊喜,轮到他的时候,自己全给忘了。

靳小爱有点不好意思,“学长喜欢什么?我现在去买来送给你。”

岳容笑容温和:“你人来就是最好的礼物。”

顾盼听见这话都被苏炸了,心里那杆秤更加摇摆不定。

妈呀两个都好想选!

可惜一个都不是她的。

到了KTV包房,顾盼点了一桌子零食,要了酒水饮料,岳容的朋友们也陆陆续续到场,共八个人,大部分都是靳小爱见过的,两三个生面孔也认识她。

当初岳容高调追求靳小爱,整个学院都知道,再加上靳小爱本身才貌出众,长着一张男女通杀的脸蛋,学校里总有那么几个富二代往她身边蹭,想不知道这号人物都难。

“哟,这不建筑系的靳大美女么?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啦?”

旁边的女孩跟着笑起来,“小老弟你别这么夸张,吓着小美人了。”

“容哥不错啊,什么时候好上的?这该不会是生日彩蛋吧?”

岳容严肃道:“别胡说。”说着朝沙发上的少女露出个无奈的表情。

后者无所谓地抿着嘴,表示没关系。

“那不也是迟早的事儿嘛,容嫂,你喜欢什么歌呀?我帮你点。”岳容的朋友都很热情。

靳小爱今天是来道谢加致歉顺便给岳容过生日的,蹬鼻子上脸的事情太扫兴,虽然不喜欢被拿来调侃,也没说什么,谦虚道:“你们先,我五音不全。”

“哈哈哈没想到容嫂人长得漂亮,说起话来也幽默得很。”说话的小老弟点了首《刚好遇见你》,把麦克风递给岳容,“喂,容哥,今天您最大,开个场吧!”

男男女女开始起哄,“哇哦,容哥容嫂合唱一个!”

顾盼看大家反映热烈,也跟着瞎起哄,“来一首,来一首!”拍了一会儿手发现不太对劲,又暗戳戳收起来。

岳容转头看着靳小爱,“可以吗?小爱。”

音乐前奏已经响起,靳小爱从桌上拿起麦克风,清了清嗓子,说:“感谢学长过去一年里对我的照顾,谢谢,祝学长生日快乐,前程似锦。”算是同意了他朋友的提议。

少女甜美动听的嗓音钻进耳里,大家才明白她那句“五音不全”是有多么的谦虚,这嗓子完全可以去参加选秀了。

岳容的男声也很好听,清澈干净,两人的声音碰撞在一起,加上少年深情的注视,画面就像一部浪漫的偶像剧,甜得让人仿佛置身在粉红色泡泡里。

大家都沉醉在男女的歌声中,没有人注意到门口站着的男人。

男人目光深邃,眼底没有一丝温度,镜框恰到好处地掩去了他眼中的暴戾乖张,一眼望去还是那副人畜无害的优雅风貌。

天天乐KTV的总经理火急火燎赶过来,带着几名服务员送来果盘和蛋糕,包间里的男女才终于发散注意力。

音乐停下,靳小爱放下麦克风,一仰头即对上男人的眼睛。

阳剡!?

总经理安排服务生摆放好蛋糕,抹一把汗,胆战心惊地说:“阳总,您要的东西全齐了。”双手递上名片,“您下次过来打我电话就好。”

天天乐KTV是阳氏旗下一个小场子,平时都是张布朗在安排,第一次见到总部老总,经理生怕招待不周,看老板挥了挥手,点头哈腰退了出去。

顾盼看到阳剡的时候同靳小爱一样吃惊。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前后两次碰见活阎王,还让不让人愉快玩耍了!然后随便找了个借口说有事就先走了。

修罗场,还是不要围观了。

靳小爱抓起手机发微信问:【你怎么跑了?】

顾盼:【唔唔唔小爱,我还有一个月转正,万一酒后失言得罪了老板饭碗就丢了!对不住了亲爱的,我急需这份工作,先走一步!】

靳小爱:“……”

大家望见站在暖光下的阳剡,原来是这家KTV背后的老板,有了这个头衔,帅哥的气质一下子也拔高了档次。包间里五彩缤纷的灯光照在他脸上,那张轮廓分明的脸在灯影下忽明忽暗,平添神秘色彩,这男人的颜实在是赏心悦目。

靳小爱听见旁边的女孩们的抽气声,小姑娘迷恋的目光定在阳剡身上,边上的男朋友脸都绿了。

因为是朋友聚会,大家也没太拘谨,没人注意到三方势力鼎立的战火场面,气氛依旧轻松愉悦,有人问:“这位长相祸国殃民的帅哥是谁的朋友?单身吗?”

靳小爱思忖着怎么开口才能让气氛不变尴尬。

岳容望着愣神的少女,也不知道该如何介绍。

阳剡自发接过话来,说:“已婚。”

在场带女友的男同胞明显松了口气。

阳剡目光如炬地盯着岳容,心想你这小子敢动我的女人,是嫌命太长了?

岳容望着靳小爱,疑惑她什么时候跟阳剡认的亲。

靳小爱瞅着阳剡,表情近乎哀求:给我点面子别闹,以后你就是我大哥你说啥就是啥。

阳剡似乎收到了她的请求,一言不发,并没有要搞事情的意思。

尴尬气氛维持了几秒,靳小爱开口打破僵局,向大家介绍说:“这我哥哥,来接我回家的,怕我晚上一个人回去不安全。”

阳剡轻笑一声,难得没有拆台,顺着她的话说:“过去的一年里,感谢学长对我妹妹的照顾,来得匆忙没带礼物,回头一定补上。”

靳小爱没想到他会这么给面子,抿着嘴冲他笑了下感谢不闹之恩。

有人“哇”了一声,“这家基因也太好了吧!?妹妹这么漂亮,哥哥又帅成这样!我天,好羡慕!”

“谢谢。”阳剡一点也不谦虚地接受了赞美,目光所到之处,坐在那边的女孩子立刻红了脸。

“这位哥哥,要不坐下来一块儿玩吧?”

“好啊。”阳剡坐到靳小爱旁边,“玩点什么呢?”

有人提议:“摇骰子怎么样?”

岳容说:“小爱喝不了太多酒。”

靳小爱知道那游戏得喝酒,而且喝的频率很高,其他人都喝了,自己用白开水有失公平。

“这样啊,那玩转盘吧?”

转盘倒是没那么容易中招,想对来说被选中的几率低了很多。

“那不是容哥的强项吗,不来不来,毫无优势。”

“那真心话大冒险?”

“可以啊!”

这个只要好好回答问题,基本不会出糗,而且如果问题有趣,大家很容易嗨起来打成一片。最后大家一致决定玩真心话大冒险。

问题可以随便问,不想回答就喝酒。

靳小爱今晚运气不错,一次也没中招,瞥见坐在旁边的阳剡,心想这货怎么也这么好运气,咋还没中。

阳剡翻开两张牌,同一时刻,对座上的小姑娘兴奋喊道:“哈哈哈哥哥中了!”

靳小爱缩着脖子转过头,还真是心想事成,瞅一眼就让这只孔雀中招了。

小姑娘自告奋勇当提问官,看上去清秀乖巧,没想到提问的角度相当刁钻,“请问!哥哥的第一次是什么时候?”

“——噗……”靳小爱自觉失态,抱歉地抽出纸擦桌子上的水,“对不起,继续,继续。”

阳剡端起面前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噫~”小姑娘无趣地收回卡牌,“都已婚男士了还这么害羞,容嫂,你嫂子一定特萌哥哥这性格吧?”

那一声“容嫂”让气氛陷入尴尬境地。

阳剡扭头看着靳小爱,似乎在等着她的解释。

发牌的小姑娘并没有注意到这两人不对劲,吆喝着下一轮。靳小爱故作镇定地翻开牌,很幸运,又逃过一劫。

一看旁边的男人,又中招了。

靳小爱很想冲出去大笑几声,庆祝这个倒霉鬼厄运连连。

“哈哈哈哈哥哥今天是不是没洗手,也太黑了吧哈哈哈橘子,上!”

叫橘子的小姑娘撸起袖子,“这回一定得回答哦!”听这语气就知道问题和刚才的相差不远,这回小姑娘换了个方式问:“和嫂子的第一次为爱鼓掌,哥哥坚持了多久?”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憋不住了:“你是有多想知道哥哥的第一次啊?哈哈哈哈太逗了,哥哥快回答吧,不然靠你今晚这运气怕是难逃这个问题了哈哈哈。”

靳小爱心想这姑娘污起来一点不输给她,只不过她比较挑人,有陌生人在场一般还是保持着淑女范儿,这姑娘是完全不挑场合即兴发挥。

阳剡抿着嘴去端酒杯,旁边立刻有人起哄:“还喝啊?我敢打赌这波喝完下把橘子还问这问题,哈哈哈!”

阳剡没说话,端起酒杯一口闷掉。

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阳剡不信邪地把牌扔回桌上,“再来。”

然后又中招了。

接连又中了好几次,两张同花就像长在他身上似的。

橘子偏跟他的“第一次”杠上了,所有问题都围绕着这个话题。

阳剡已经喝了十几杯,漂亮的桃花眼染上些许醉意,也更加迷人。

最后一把,终于换了个人。

这把靳小爱中了。

大家玩卡牌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连中十几把,而且这人还不爱回答问题光喝酒,大家都快睡着了,好不容易换了个人,终于又来了劲儿。

橘子依然是第一发言人,提问:“和异性的最近一次高潮是什么时候?”

靳小爱脸色都变了。

卧槽,这问题也太刁钻了吧!

阳剡和岳容同时将目光定在她身上。

靳小爱端起了酒杯。

众人大失所望,“又喝酒,太矜持了吧!”

对沾酒就醉的靳小爱来说,一口气喝完一杯酒是要下很大决心的,原因不言而喻,她不想回答。

如果没有,她可以坦荡荡地答“没有”就算过关,但她喝掉了那杯酒。

阳剡的脸色沉了下去,醉眼带着瘆人的寒意。

阳剡起身,“抱歉各位,想起来我还有点事,下次再聚。”

“我搭哥哥的车回家。”靳小爱知道自己喝完酒之后是什么鬼样子,担心一会儿当众出糗,还是跟他的车回家为妙,和岳容道别:“学长生日快乐,玩得开心,拜拜。”

靳小爱快步走出KTV,一路小跑才勉强跟上阳剡的脚步。

趁着酒劲儿还没发作还认得清人,迅速钻进车里。

瞅见坐到驾驶座上的男人,趴到座椅靠背上,微笑着提醒:“你喝酒了,不能开车。”

“司机一会儿就到。”

“那我就放心了。”

他缓缓转过脸来,声音冷淡:“我有说过要带你?”

“……”

“下去。”

“别这样嘛。”

“怎么呢?容嫂。”

靳小爱语塞。

原来他是在为这事儿生气。

“那是……那是他们瞎起哄,不是我本意,我没承认。”

“我怎么不知道你歌喉这么好?”从没听她唱过歌,第一次居然是她和别的男人深情对唱。

他烦闷地打开车门,倚在引擎盖上点燃一根烟。

火光在黑夜中忽明忽暗,衬得男人那张斯文的脸越发阴郁冷冽。

靳小爱也跟着下车,走到他跟前,看着大发雷霆的男人,问道:“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他闻言嗤笑一声,掐灭烟头,燃着的烟头触及掌心,被生生掐灭。

靳小爱心头一颤,不疼吗?

下一秒就被他摁到引擎盖上。

阳剡俯身压下去,他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怒,捏着少女美貌的脸颊,沉声质问:“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虽然她早默认过自己不是第一次,但是当他看到她刚才喝下那杯酒的时候,嫉妒瞬间爬满了全身,钻心蚀骨的痛感散布开来,充斥在血液中,阻碍了他所有的思考能力,再也无法冷静理智。

靳小爱很不喜欢这种明明两个人什么关系都不是,还要被他强行掌控一切的相处模式,自然不愿意解释,“这么在乎这个?那我劝你放弃,换下一个目标吧。”

就不解释,气死你。

司机提前到达,看到躺在引擎盖上的男女,转过身去演空气。

“放弃你?不可能。”他笃定道,“你别想跑。”

“这么执着?就不怕我让你当绿巨人?”

“你敢。”

看他隐忍着怒火的样子,她觉得该适可而止了,准备告诉他那是他带给她的。

办完离婚手续的那天,他醉得一塌糊涂,回到家把她扒个精光,说是要检查身体,然后在她身上煽风点火,在不破坏身体的情况下,让她初次体验到身体尚未被发现的秘密。

真心话大冒险的那个问题,她对快意的第一次尝试,就是他带给她的。

她很想说出来,话到了嗓子眼又咽了回去。

看见站在不远处的司机,有旁人在,说这话太羞耻了。

而且像他这种高度洁癖的家伙,如果知道自己曾经做过那种事,一定会很难受吧。

“放开我!我不舒服,要回去了。”她用拳头捶打他硬邦邦的胸肌,用膝盖顶他,挣脱开转身就跑,被他拽回去,强行抱上车。

她挣扎着不从,“我自己有手有脚,用不着你送!”

阳剡压着她让她动弹不得,“刚才我不对,别气了。”

靳小爱别开脸去不理他。

随时随地压倒她,是句道歉就能摆平的吗?

阳剡:“我的爱,理我。”

呵,发完脾气就来哄,家暴男都这样,绝对不能心软。

“你生气的样子特别可爱,我想……”他俯身在她耳畔说出那两个字。

!!!神经病。

他帮她系好安全带,指尖穿过她的发丝,顺势而下搂住她的腰,头搭在她肩上休息,呼出来的气夹着酒香,他今晚喝了不少,没准现在已经是微醺状态,难怪会反常道歉。

她没理他,看窗外发呆,外头飞快掠过的夜景景象渐渐模糊,眼皮子有点沉,应该是酒精起了作用,她晃了晃脑袋收回视线,下巴靠在男人头顶,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就这样将就着闭上了眼睛。

醉意朦胧间,有人捧起她的脸,蜻蜓点水似的吻了下她的额头,“这么漂亮,被路边的野男人捡走怎么办?”声音温柔得和刚才发脾气的男人判若两人。

她还不是醉得太厉害,脑子还算清醒,心想:今晚绝对不理这个反复无常的神经病。

一句话也不和他说。

听见他对司机说:“回别墅。”她睁开眼睛,不依地揪着他的领带,“我不要。”比起去他的住处,她宁愿回去看母亲和继父秀恩爱。

可能是醉了的原因,她鼻音有点重,小奶音还带着破音,有点可爱。

阳剡只是垂眸看着她,也不说话。

没有得到回应,她拽住他的衬衫,“听没听见!我不要去你的别墅……”声音已经糊成一团。

“没听见。”

她一听怒了,勾住他的脖子仰起头就要开咬。

他早有防备,轻松躲避开来,捏着小姑娘的下巴,“属狗的?这么喜欢咬人。”

“我不管,我要回家。”她开始耍无赖,在他腿上打滚。

他无动于衷:“那是我家。”

“那是我妈家!”说完补了句:“我妈男人家!”

“很遗憾,我现在不想送你回去。”阳剡抽回手,换了个姿势让少女枕着睡。

想到那个夺走她第一次的男人,胸中隐隐作痛的感觉又来了,非常明显的妒意,浓烈到无法忽视,现在他迫切地想知道那事,发生的时间究竟是不是他们在一起之后。

仅存的理智拉住了他。

异样的情绪搅得他心烦意乱。

被个小姑娘弄得心乱如麻,太他妈搞笑,难道是他变善良了?

阳剡捉住少女胡乱挥舞的手,又回归了作威作福雅痞阳大少爷的作风,“老实点,今晚跟我睡。”

作者有话要说:阳剡这个人设怎么说呢,和我以前写过的男主都不一样,放在古代这就是个心狠手辣的大反派,内心也没什么情感,人格分裂是因为小时候精神上受过创伤,病人其实都这个性情,会比较冷漠,随着身体慢慢痊愈,藏在心里的感情才会被带出来,现在看到的不是他的真实情感,因为没有小时候就喜欢女主之类的剧情,两个还不够熟悉的人之间的感情也不是一步到位,有个徐循渐进的过程,期待你们慢慢爱上这个人物。

V章每天都会发红包,上限100个,宝宝们看完留言,我好给你们发红包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