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靳小爱的酒醒了一大半, “凭什么啊?”

阳剡轻笑一声,嘴角勾起个好看的弧度, 醉眼迷人:“凭你现在是我女朋友。”

“做梦吧?”靳小爱用她那被酒精晕染得有点糊涂的小脑袋瓜想了想, 她什么时候答应过要做他女朋友?

不是她在做梦, 就是这只孔雀没睡醒。

阳剡抓起她的手放到唇边, 语气暧昧:“我的爱, 你违约了。”

靳小爱:“????”

他瞅着她,语气就像情侣间轻声低喃:“下午刚盖过章的保证书,这么快就忘了?”

靳小爱的脑袋卡壳了几秒,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什么, “我那不算约会!男女私会才算吧?你不可以这样。”

他扬起眉毛, “最终解释权归我所有。”

“那上面……你没写?”她做着最后的挣扎。

阳剡:“是你没看。”

靳小爱:“我不信!”

阳剡侧目郑重其事:“是不是有就从了我?”

“……”靳小爱怂了。

她心知这家伙诡计多端,既然他都这么说了,说不定那张纸的某个小缝缝里还真列了这么一条。

思及此, 打退堂鼓道:“不看!反正我就是不从。”

“耍赖是吧?”他把她从腿上拎起来,撑着她的腰让她自己坐好, “也可以放过你,但你今晚必须唱歌给我听。”

唱歌??

靳小爱在阳剡的别墅里唱了一个多小时的歌,唱到口干舌燥。

这只孔雀不是一般的变态, 点的全是节奏欢快的儿歌,她又蹦又唱,自己都觉得像个神经病。

幸好这座别墅方圆十几里就他一家人,要不然早被警察叔叔带去按扰民治安管制了。

阳剡脱掉外套,扯掉领带, 穿着薄衬衫进去了浴室,画面养眼得不行。

靳小爱嘴里叽叽呱呱念着那首:“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个瓜,小小树藤是我家……”眼神儿时刻关注着男人的动向,看浴室玻璃门关上,迅速扔掉麦克风躺地上。

累死本仙女了。

墙上的挂钟已经指向十二点,她太困了,眨巴眨眼眼睛就陷入沉睡。

阳剡从浴室出来,看到大刺刺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的少女,关掉震耳欲聋的少儿音乐伴奏,把她从地毯上捞起来放到沙发上。

少女纤细的胳膊软软地垂下,他握住她的手腕避免她折到关节,少女就像跟他杠上了似的,他不让她动,她就偏不如他的愿。明明是个骨骼小的小姑娘,力气一点不小,大长腿一勾,趁他愣神的瞬间猛地把他勾了过去。

身体陷进沙发,这场面似曾相识,像是什么时候发生过。

耳边传来少女软绵绵的嗓音,脸上挂着奸计得逞的笑容:“你好,小孔雀,又见面了。”

阳剡端详着她的表情,很显然是醉着的,“一直很想问,孔雀到底是什么意思?”

少女笑得眉眼弯弯,手指使坏地挑起他的下巴,一副放荡不羁的媚态却不自知,“夸你呢,小孔雀,哈哈。”

阳剡靠近她,忽而笑得一脸好看,“有必要提醒你,这不是在做梦,酒精过敏的人还是少喝酒,避免醒过来收拾不了烂摊子。”

靳小爱怔了怔,陡然惊醒。

——不是梦!她想啥呢?哪儿那么多梦境让她咸鱼翻身。

她迅速翻身爬起来,瞅着衣衫不整的阳剡,吞下几滴唾沫,“阳总,您口渴吗?”

“不渴,不热,不困,吃过饭了。”

惯用的问题被对方一口气全答了,她无话可说,只好装内急,“我去上个洗手间。”迈出的那只脚被人捉住,对方稍一用力,她就被拽了回去。

好歹也是身高一米六五的大长腿人士,就这样被人拽回来轻松不费力,是时候加强体能锻炼了。

腿被另一条更长的腿压着,靳小爱窝火,“孔雀蹄子,挪开!”

他不急不恼,慢斯条理地挪开脚,斜倚在沙发上,长腿缠住少女的腰将她束在怀中,“答应的事没办就想走?”

她不止一次从他别墅的洗手间侧面那扇门溜走,他看了眼时间,找到手机给张布朗发去个消息:【明天派人到我别墅,把主卧洗手间后门给我堵了。】

张布朗秒回消息:【阳总是喜欢混泥土还是木质原料?我这有几张备用图片,您挑一个?】

阳剡点开图片,随便挑了个发过去。

靳小爱抱住男人的大腿,试图挣脱桎梏,“我要上厕所!忍不住了。”

阳剡:“憋着。”

靳小爱:“……”

阳剡:“答应给我的清纯性感照呢?”

“!!!”流氓变态不要脸,她大骂:“你这个道貌岸然的小人!”

阳剡不以为意,“这个词不通常用来形容伪君子么?”

对,他不是君子,他是真小人!

靳小爱用大脑搜索了一会儿,没有找到形容他的词,放出狠话:“你给我等着!我现在就去给你找!”

男人满意地挑一下眉,放开了她。

靳小爱扫视客厅一周,没见着自己的包,扭头问姿态慵懒的男人:“我手机呢?”

他指指卧室,“充着电。”

为了看美女,还殷勤地帮她把电都充好了,靳小爱内心冷笑,嘲道:“可真是辛苦您了呢。”

“不辛苦,为小爱服务。”

“呵!”少女气冲冲走进卧室,找到自己的手机,坐在床上用浏览器搜索图片,看到一张张不堪入目的图,终究还是点了关闭窗口。

牛皮吹大了,这些女人,怎么看也比不上阳氏总部办公室里的白领啊,不说颜值,气质上就差了一大截,连杨秘书的标准都很难达到,那只孔雀又怎么看得上。

一脸宽面条表情包,早知这么麻烦,早上就不该装逼!

都怪那只孔雀,身边美女如云,干嘛非得要这些低俗的图。

自己挖的坑,死也要填上。

靳小爱绞尽脑汁思忖着怎么把这大话圆回去。

发微信给毛璐璐:【璐璐大美人,江湖救急!】

毛璐璐秒回:【喜欢草莓味的还是薄荷味?】

靳小爱:【姐妹,你在说什么!?】

毛璐璐:【凌晨1点12分,午夜绝佳啪啪时机,找我难道不是咨寻套套?】

靳小爱:【我日,你那什么脑回路?】

毛璐璐:【还跟我装呢?看见你的位置了,西郊别墅,阳剡家,不要套难道要蓝色小药丸?莫非阳剡真不行?】

靳小爱:【牛逼牛逼!】

毛璐璐:【真的假的!?赶紧说,我家贱妾在脱我衣服了。】

靳小爱:【让周总等会儿,十分钟,就耽误十分钟!】

聊天框弹出一条语音,靳小爱点开,手机外放响起周博屿怨妇般的声音:“快点的啊,大半夜还让不让人睡媳妇儿了?”

靳小爱飞快在九宫格上打字:【周总您先靠边,本条璐璐亲启:我现在急需一批泳装美女的私照,你们家不是有间模特公司?给我弄点极品的图,清纯不做作的要一批,再来点性感妖艳的。】

东威集团的独生女一发话,高级经理人一转发,群里面的模特哪个不是抢着上交自己最好看的私照,更何况毛璐璐强调,是拿去给阳氏老板看的。阳氏旗下的影业口碑可是国内响当当的,最近和帝临联合出品的《最后的鬼王》收视率已经炸了,这是一条天赐捷径,要是能被老板亲自选中可以说前途无量。

夜猫子的办事效率不是吹的,不到三分钟,靳小爱的手机就被卡爆了。

海量高清图片来袭,用PS处理过的妙龄少女美照一个比一个清纯美丽,一个比一个身材火辣,看得她脸都热了。

阳剡吹干头发,走进卧室,好整以暇地看着一脸悲壮的少女。

“咯,你要的照片。”靳小爱没好气地把手机递给他,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心里很不爽,甚至有点想把照片上的PS痕迹一个个指给他看,告诉他其实这些都是照骗!

阳剡拨拨头发,没伸手,淡淡地扫了眼屏幕上的女孩,无趣道:“不是你。”

当然不是!

阳剡:“我要的是你,你给我这些乱七八糟的人,几个意思?”

靳小爱听懵了,“我?”

“少装傻。”他一下子逼近,把她手上的水果机扔到一边,“给还是不给?”

“我没有那种!”

“那就现场做给我看。”

“……”

他抓着她的手指,一个根根在手里把玩,“食言而肥非君子,你不一直认为自己是君子,我是个小人么?”

他刚洗完澡,身上的体香比平时更清晰,刘海吹高,光洁的额头下,那张妖孽面孔比动漫里的美少年更精致迷人,摘掉眼镜后的桃花眼会放电似地,对女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她的心不受控制地砰砰跳个不停,别开眼不看他。

他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脸转过来,“躲什么?我又不会吻你。”

靳小爱:“…………”

“去洗澡。你的衣服还在,我没动过你的东西。”

意思是嫌她没洗干净亲都不乐意!?

真想抱住他蹭他一身,让他再回去洗十遍!

靳小爱的行礼走到哪儿扔到哪儿,已经忘记还落过衣物在这里。

走进宽敞的衣帽间,左边架子上是那只孔雀平时穿的衬衫、领带、以及各种品牌的西装外套,被佣人叠得整整齐齐,整洁规范到和专卖店没差,正前方是一面大镜子,拉开就是崁入式鞋柜,里面大多是只穿过一两次的高级定制,最右的第一个衣柜是她的,之前她和母亲吵架,搬进来小住了几天,来时也没带什么东西,阳剡打了个电话叫商家送来几十套里里外外的服装供她换洗,腾出这个衣柜给她用。

整间装修都是冷色调,只有这个衣柜是暖色系,上面还贴满了她喜欢的动漫卡通人物,和这间高大上的衣帽间违和感十足,她以为他早把这柜子拆掉扔了。

室内开着暖气,冬天也不需要穿太厚的衣服,她挑了件吊带睡裙,走出几步又倒回去换了件长袖的,打开抽屉,发现没有内衣裤,走回卧室,趴在门框上,有点难为情地问:“哥哥,我的里衣里裤怎么不见了?”

一般有事求他的时候她就会尊称他一声“哥哥”,阳剡已经习惯了,“你手上拿的不就是么?”

“我说的是最里面的!”这人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他皱了下眉头,“最里面的是什么?”问完想起来了,“你说胸罩?我让人拿去扔了。”

他还真是……

一点不害臊!

“扔掉干嘛?”

“贴身衣物放太久不卫生,我叫人给你送几套过来。”

“不不不不必了!”她又不是常住,送一大堆回头再让他给扔了浪费。

别墅里的洗衣机有快速烘干功能,靳小爱洗完澡就蹲守在洗衣机旁边,等着她那条可怜的小胖次新鲜出炉。

别说,这台多功能滚筒式洗衣机还真不错,甩干的时候一点噪音没有。

眼看剩余时间还剩下三分钟,指示灯突然变暗,洗衣机滚了几下就停下来了。

靳小爱拔高音量喊了声:“怎么回事?!”

阳剡闻声走过来,蹲在洗衣机跟前拍打几下机身,声音懒洋洋:“坏了。”

“……那我怎么办??”靳小爱生无可恋地瞅着透明窗口里的那条小内内,总不能挂个空档睡觉吧。

阳剡起身伸了个懒腰,斜倚在门框上,姿态潇洒恣意,视线往真空包装的某少女身上一扫,嘴边挂着痞气十足的笑,“要不别穿了。”

作者有话要说:阳剡:实不相瞒,洗衣机没坏

靳小爱:表里不一的衣冠禽兽!

阳剡:今晚让你体验真衣冠禽兽。

来说一下剧情,抓头发,我以为大家都了解双重人格,就没提前叨叨,双重人格简单的说就是病人为了逃避伤痛,分裂出另一个人格,第二人格基本上都能掌握主人格做过什么,而主人格并不知道其他人格的存在,问过专业医生,她说有人可以短短几分钟里分裂出好几种人格,并且其他人格都知道互相的存在。文中阳剡只有两种。

我们再来缕下文章开始到现在,阳剡的第二人格出现的次数:

第一次,是和小爱离婚的那天,小爱回家收拾行李,第二人格出现,并试图挽留,所以对她特别好,出现的时间不超过一小时,之后那件事是他自己干的(这里是伏笔,马上就会揭晓)。

第二次,是小爱参加江姿订婚礼喝醉酒那晚,阳剡送小爱回别墅,看到母亲的画室受到刺激,第二人格出来了,回到公司加班,张布朗也撞见了那个人格,之后阳剡昏迷,醒过来床上有小爱的相片,就是第二人格拿出来的。

很容易分辨,他只会在受到刺激才会被第二人格占领身体。

目前第二人格只出现过两次,其他时候都是阳剡自己。

55555强迫症特别想解释,忍不住发了二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