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芩池摇头笑笑:“女朋友?我看你是碰壁了。”

阳剡在女人身上受挫, 难免有点报复社会的意思:“你当时的声音听起来很性感。”

苏芩池一边在心里骂娘,表面优雅:“谢谢夸奖。”以后再怎么憋屈也不能在那种地方放纵, 指不定就碰上喜欢带智能机器人的神经病。

“厕所没摄像头, 错过一部大片好遗憾。”

“马上就要为爱沦陷的人, 居然有心情嘲笑我。”苏芩池认为这才是一场好戏, 试想一个二十七年来从没对哪个女人动过心的男人, 突然发起春来的场面,会是何等的精彩,“想知道是不是喜欢很简单,你只需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说。”

“你前段时间出去单干, 是不是为了她?”

阳剡:“是又怎么样?”

苏芩池:“帝临和父亲关系不好, 担心家里不接受他女朋友,放弃自己喜欢的事业去经营公司,目的是确保在脱离帝家后, 还能让心上人过上好日子,那你呢?”

阳剡沉默片刻, 说:“是表哥教我的。”

苏芩池差点笑出声:“还真是?”

阳剡一板一眼地解释:“虽然是契约结婚,夫妻关系合法期间,我还是应当对她负起责任。等等, 这和爱怎么就挂上钩了?”

苏芩池总算明白阳剡为什么没女朋友了,“担心你家老头看不上她,提前储备私房钱准备养她,这还不算喜欢?”

阳剡感到茫然。

如果这叫喜欢,那他对她岂不就是一见钟情?

“这太不切实际了。”阳剡嘴上说着荒唐, 面上云淡风轻,以此来掩饰着内心的不确定。

苏芩池拍拍他的肩,“正常的,这种事谁都有第一次,初恋九成没有结果的原因是什么?不就是我们的不解风情么?这么说来她是你初恋无疑了,好好珍惜吧兄弟,别学我。我现在被那个女人搞得是真他妈想哭。”

真能扯。

阳剡反过来拍拍他的肩,“初恋嘛,难免的,再加把劲,能追回来。”

“昨晚半夜飞的美国。”苏芩池爆了句粗口,“妈的,一声不吭跑了。”

阳剡说:“美国哪个州?去抓回来。”

“加利福尼亚西南部。”苏芩池跃跃欲试:“公司你帮我看几天?”

“可以。”

“够义气!”苏芩池立刻致电助理:“帮我订飞洛杉矶最近的一班机,对,今天的。”

看着一向运筹帷幄的兄弟为了个女人变得失去理智,阳剡突然有点惶恐。

想到小时候在母亲房间看到的那一封封情诗,他无法理解,写出那样缠绵悱恻诗句的父亲,后来是怎么做到抛弃她,眼睁睁看着她日渐消瘦的。

母亲的房间收纳着无数父亲给她的情诗和学生时代的礼物,他只见过一封,七岁时好奇进去,拿了封拆开来看,母亲当时的脸色非常难看,后来再不让他靠近那些东西。

就算变成遗物,他也遵守母亲生前的规定,从不碰那堆东西。

这世上根本没有永垂不朽的爱,哪怕他的姑姑阳关云完美到无可挑剔,姑父当年为了追求她不顾一切,婚后也一样有过出轨的经历。

所以爱一个人能持续多久?

既然不能爱一辈子,何必互相欺瞒,装作非君不嫁非卿不娶的假模假式。

道理他都懂,但当他看到她因为他否定的答案黯然伤神时,心像是被针扎了一下,喜欢她的话总是差一点就要脱口而出,内心深处却又顽固地不愿意相信这种感情,渐渐生成厌烦的抗拒。

这些年的心如止水,从她冒冒失失撞进他怀里那天起,波澜壮阔到他自己都害怕。

他从来都不屑用虚伪的承诺去讨取任何人的欢心,能用钱解决的绝不花心思,能用强的坚决不用哄的,可是他最近在做什么?

那种复杂的、茫然的情愫再度席卷而来,从心脏蔓延至四肢百骸。

阳剡烦闷地点开过来刚的主程序界面,调出少女用早餐时的情况。

四块面包被她吃干净,还喝了两杯牛奶,看起来和过来刚相谈甚欢。

阳剡的唇角不自觉勾起,心想那小身板还挺能吃。

看她拿了那串买给她的限量款跑车钥匙出门,一本满足地关掉了录像。

“阳总。”张布朗一进来就瞧见老板挂在嘴边的微笑,他在BOSS身边这么长时间也鲜少见到,特别是前一个晚上,他被老板召来加班时,不经意看到他脸上的微笑,那笑容用妩媚动人来形容也不为过,连他这个被用坏了的老男人都忍不住心砰砰跳,可以说是非常灵异了。

“方案进展如何。”阳剡问。

张布朗说:“壹玛收购方案已经审批结束,接下来是中建的招标,只要顺利拿下这项目,我们就能妥善解决裁员隐患,目标公司的职员就都可以留下来啦。”

这是BOSS特别交代,收购目标公司后,不准裁员,至于资金方面,让他自己去想办法,做不好就打包走人,做得好,年终奖七位数。

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金钱是最终发电机,这几天他没少看人脸色,经过惨无人道的加班加点,中建的项目基本落实到位,只需要得到甲方负责人的最终认可,就能顺利签约。

老板果然很满意,“和我们竞争的另外两家公司资料传我。”

“已经发到您邮箱。”张布朗性格放浪,办事却相当有效率。

阳剡点开邮件,“岳家不是做航线的么?什么时候参与承建项目了?”

张布朗说:“岳家二少爷结束学业加入了公司,因为是学的这方面专业,所以开启了一间小公司试业,就像您的壹玛。只不过壹玛和阳氏的地产生意并不冲突,一个开航空公司的跑去做承建方,实在是有点不自量力啦,哈哈。”

阳剡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没必要贬低对手。任何对手都有可能崛起,关键在于提高自身的优势。”

“阳总说的是!”张布朗赶紧拍马屁。

“口头汇报一下岳家这间公司。”

“是。”张布朗已经提前做好功课,自然应对如流:“这间公司的前身是个单做小工程的承建公司,一个月前,岳家二少用父亲给的第一笔启动金收购了公司,更名爱容。”

“爱容聘请的BIM工程师经验丰富,团队曾经斩获九项建筑奖,他们的建筑工程、城市规划编制、房屋工程等均属甲级,已经通过ISO9001、ISO14001、OHSAS18001三标认证体系。除了资金回笼的速度,同样都是新公司,各方面都和壹玛不相上下。”

阳剡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爱容”这个公司名称上。

岳容那小子,对他的女人也算是真爱了。

阳大少爷高傲的下巴扬起,表情不屑地摇着头:“这名真土。”

张布朗表示赞同,“土是土了点,不过这个岳容好歹也是名校建筑系高材生,貌似和靳助理是校友?”虽然他到现在也没弄懂隐婚前妻变准女朋友是个什么骚操作,称呼上还是官方一点较好。

阳剡慢慢收敛笑容,“何止是校友。”还是他曾经视为小三的情敌。

错了,从公司名称崁入式示爱来看,这个人现在是他的劲敌。

再不加把劲,他的女人就要被抢走了。

想到这里,他自己都惊讶他居然会有这种觉悟。

阳剡靠在玻璃窗前,恃才傲物的神仙面孔隐约透出紧张,回头瞅着胡子麻茬的张布朗,问了个非常幼稚也无比认真的问题:“公司能改名吗?”

*

靳小爱本来打算早点去公司,能错开和阳剡碰面就尽量错开,坚决不做铤而走险的事。

死孔雀,狗妖孽,休想把她当试验品。

刚坐进车里就收到十几条微信语音消息的轰炸。

是毛璐璐发过来的:

“小爱!江湖救急!!周博屿他们公司今年初研发的Artificial Intelligence程序样本是不是在你前夫家?”

“我天,气死我了!我今天听他们公司研发部的技术小哥说,那套程序是专为某个特定的人研发的,靠!!”

“你帮我问问那台机器,它到底是为谁而生的!”

“从初中时期瞎写到完成整部程序,掐指一算也该有十三年了!那狗日的该不会是……为他初恋女友写的吧?啊啊啊不行了我好气啊!”

“理我!小爱爱!!理我!!”

……

靳小爱摁下说话键:“冷静,这个好难破案。那台程序精灵智商很高,恐怕很难套话。”

毛璐璐秒回:“实在不行我找个借口去阳剡家做客?”

“不行,他不喜欢邀请朋友去家里,怎么办呀唔唔唔你帮我问问嘛。”

“求求你了小爱小可爱,这关系到我的终生幸福!”

“那台AI叫什么刚,待会儿我查查。听研发部的小老弟说,只要连说十遍‘你也太帅了吧’它就会卡机,然后你就可以查到初始数据!”

“这台AI的初始数据记载了适配使用者的资料,你拍一张给我!我要确认他有没有撒谎我到底是不是他的白月光!”

发完好几条语音消息,接着速配几个萌宠表情。

靳小爱答应了她的请求,对着手机说:“昨晚还在脱衣服,今天就开始严打了?心疼周总两秒。”

毛璐璐:“这里面绝对有问题,女人的直觉!你相信我。”

靳小爱系上安全带,发动引擎,“收到,为了你,我一定设法潜入。”

“大恩不言谢,请受我一顿好吃的,明天老地方见!”

“没问题!”

“卡机方法‘你也太帅了吧’,记住了吗!”

“OK,你也太帅了吧。”

“完美。”

两个女人达成地下协议。

车载来电显示刘婼君的电话。

靳小爱接通,耳机里传来母亲高冷的声音:“在哪?”

靳小爱:“公司路上,有事?”

刘婼君:“阳氏大厦一楼大厅等你。”

靳小爱:“不怕记者滋扰?”

刘婼君:“过来就是了。”

靳小爱走到大厦一层的休息区域,看到坐在窗户边那名戴墨镜的女人。

大概是有了爱情的滋润,刘婼君那张本来就美貌的脸更是动人,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多少痕迹,一身时尚年轻的装扮,近五十岁的年纪,看上去和三十多岁的少妇差不多。

“来了。”刘婼君摘掉墨镜,冲对面的空位扬扬下巴示意靳小爱坐下说话。

靳小爱把包往桌上一搁,坐到沙发上,“说吧,我还赶着上去工作呢,做不完要扣钱。”

刘婼君皱着眉:“不是解冻了你的卡?怎么还没钱花。”

靳小爱笑一下,说:“现在流行自力更生,不兴啃老了。”

刘婼君略感欣慰,“你有这个思想是对的。”

“您老大驾光临就是来跟我谈这的?”

刘婼君起身,“去车里说。”

靳小爱看到横在大厦入口的车子,“阳氏创始人的妻子就是威风。”把车直接停在大门口也没人敢说啥。

刘婼君打开车门,“没来得及叫司机,有问题吗?”

“不敢有。”靳小爱坐进车里,无聊地刷着朋友圈玩,坐等母上发话。

刘婼君开口,“最近你跟阳剡走得很近?”

她就知道是为这事儿。

刘婼君说:“阳剡帮你出头的视频已经在网上传播开,作为一名公众人物,形象是非常重要的,我和你阳叔叔能在一起我顶着多大的舆论压力?现在你要是再被爆出跟阳剡之前隐婚的事,不止是你,连我也会被网友的唾沫星子淹死,就更别提我的节目收视。”

靳小爱满不在乎:“我的私人感情,别人管不着。放心吧刘主持人,真爱粉不会因为这个抛弃你。”

“那你就忍心看着你爸爸生前苦心经营的公司,被你那几个叔叔吞掉吗?没有了阳氏集团的支持,你认为你爸爸的心血还能支撑下去?”

“您到底想说什么?”

“最近阳氏旗下的壹玛在跟你几位叔叔谈收购的事,你不要因为这些事让我陷入舆论风波,也为阳剡好,避免你那几个叔叔因为你跟他的绯闻,趁机占他便宜提高价码。我的股份将来也是你的,你要是胡来,损的是你自己的利益,也是阳剡和你爸爸的,最后胜利的是你那几个冷血的叔叔。”

听见爸爸公司相关,靳小爱放下手机,抬眼看着母亲,“需要我怎么做?”

刘婼君叹了口气,美眸掩饰不住的危机感,表情严肃地说:“现在阳氏已经交到阳剡手里,他手上持股最高,他什么性格你比我清楚,如果收购价钱超过预算,他就会放手,后果是你爸的公司内部瓦解,裁员,最后宣布解散。”

“壹玛要收购爸爸的公司?”靳小爱吃惊道。也听懂了母亲这话的意思,是要她促成收购计划,“你想让我说服他,尽快收购我们家的公司?”

“只有这样,才能最大程度保护你爸爸的心血,还有那些面临被裁掉的员工。”

靳小爱收起满不在乎的表情,咬着手指甲思考片刻,说:“阳剡想让我跟他谈恋爱,如果他愿意收购公司……我可以答应他。”

“我不同意。”

“为什么?阳剡是阳氏的执行总裁,跟他在一起才有机会说服他投爸爸的公司不是么?”

“你也太小看阳剡了。”刘婼君笑道,语气更多的是褒奖,“他眼里没有情情爱爱,什么儿女情长,在他眼中不过是一场游戏。你是我生的,我不想你受伤,哪怕我也想保住你爸爸的公司,作为母亲,我希望你离他远一点。”

靳小爱:“为什么啊?他经历过什么事情吗?他为什么不回家过夜?每次问起佣人都支支吾吾,你一定知道对不对?”

“你还是不知道得好。”刘婼君面无表情地发动引擎,“下车。”

靳小爱按住她握方向盘的手,目光坚定道:“今天我一定要知道这件事。”语气软下去:“妈妈,告诉我吧。”

刘婼君心软了,看着难得喊她一声“妈妈”的女儿,也不卖关子:“阳家别墅对面有座画室,五层高,你见过的。”

靳小爱点点头,安静地听着。

刘婼君:“阳剡的生母,臻美卿就是从那里一跃而下。那年阳剡七岁。”

听到这话,靳小爱的心像是被尖锐物击中,莫名疼了起来,“她为什么……”

“你不需要知道前因后果,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一个七岁的男孩,目睹自己的母亲坠楼自杀,这是一生的阴影,他走不出来,你也走不进去他心里。”

靳小爱震惊得说不出话。

她一直以为这件事是谣传,除了年龄上有偏差,居然是真的!

“为什么?因为臻美卿死前,在阳剡面前朗诵的,是一首情意绵绵的诗歌,那个她爱死了的男人写给她的诗。”刘婼君握住女儿的手,“你认为,像他这样的男孩还会相信爱情,还会不顾一切去爱谁么?”

靳小爱无法理解母亲说这话时淡然的态度,她怎么可以置身事外就好像一切都和她没关系一样?

她用力甩开母亲的手,漂亮的眼睛既悲愤又亏心,“这一切不都是你造成的吗!?如果不是你介入她的婚姻,她又怎么会被抛弃,被伤害!最后以死抗议!?”

刘婼君无力地解释:“他们之间没有爱情,事情另有原因只是我不能说,总之不是你想的那样……”

“——什么叫我想那样?这难道不是你亲口阐述的事实?你辜负了爸爸,还间接害死了另一个可怜的女人!什么著名节目主持人卫视台柱,不过是靠男人上位的小三……”

话音未落,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在脸上。

靳小爱捂着脸冲下车去,忍着眼泪奔向电梯。

有朝一日被世人指责的不要脸的小三会落在自己母亲身上,她无法接受。

错了就是错了,哪怕那个人是她的亲生母亲。

脸上火辣辣的疼抵不过内心对至亲的谴责,她心疼那个无辜的女人。

她冲出电梯,突然被人拦腰抱紧,靳小爱惊得忘了抹泪,惊诧地望着对方,“你……”

刚出电梯,又被男人塞了回去。

靳小爱惊魂未定地看着面前的男人,他没有说话,默默按下电梯楼层最高那个数字。

电梯门再打开,已经是阳氏办公大厦的顶层。

阳剡走出去,停下来等身后的少女。

靳小爱望了望他,慢吞吞走出去,突然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她无法原谅自己的母亲间接害死他的妈妈,就算她是个极度护短的人,也不能原谅,看他时满心的愧疚,替母亲感到羞愧。

她原本想让他帮忙收购爸爸的公司,让公司摆脱那三位吸血鬼叔叔继续运营下去。

可是现在她再也开不了这个口。

“阳剡……你……好吗?”她的声音有点哑,内心有千言万语,却始终无法组织成语言。

“别这么温柔,我害怕啊。”他吊儿郎当地轻笑一声,把她拽到身边,一点怜香惜玉的表情都没给,侧目盯着她:“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会忍不住对你做点什么。”看她抖了一抖,满意地揽起她的腰往前走,“喜不喜欢上面?”

靳小爱从没来过顶层,没想到上面这么美。

与其说是天台,倒不如说这是一座花园。

有休息室,有餐桌,两边栽种着桂花树,草坪被修剪得整整齐齐,正前方整块地都是盛开的玫瑰花。

高高筑起的阁楼四面都是玻璃,可以看到房间里温馨浪漫的摆设,暖光灯照在玻璃房子的窗户上,折射出两人的影子。

“嗯,特别喜欢。”她咬着嘴唇控制自己不要哭,巨大的愧疚感涌上心头,甚至有一瞬间想答应他之前的要求,替母亲赎罪。

阳剡挑起眉看她:“成,以后让你在上面。”

靳小爱几乎是秒懂他的意思:“下流!”

笑过之后,阳剡指着旁边的两层建筑,说:“看见那座小屋没?它的名字叫小楼一夜听春雨。”

靳小爱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名字也太长了点吧?”

阳剡牵起她的手走向小楼,“等你什么时候想通了,咱两可以一块儿上去睡,让你看个更长的。”

靳小爱本来也没多想,仰头望见他脸上不正经的痞笑,视线不自觉扫过男人的某一处,自己把自己给补脑恼了,甩开他的手:“谁要看你……流氓!!”

“不看我,还想看别人?”阳剡追上去牵起小姑娘的手,她的手软软的,骨骼小,握在掌中刚刚好。

靳小爱跑得更快了,“你怎么就没个正经的啊!”

阳剡一个箭步上前,拽着少女的手腕把她带进怀抱,成功制造出一场投怀送抱的经典姿势。

脑袋被他压在胸膛上,她踢他一脚,“你这个人……讨厌!”

阳剡俯身,指腹动作轻柔地停留在小姑娘脸蛋那一处红痕上,长睫荫掩着冷戾的眸色,语气轻佻:“把你脱光都没舍得吃,还不够正经,嗯?”

作者有话要说:上都上来了,不做点什么也说不过去,于是下章高能预警嘿

今天这章双更合一大肥肥,明天的更新会推迟到晚上23:30分,这章掉落一波20、100大小不等的红包回馈一下我的白富美们!

-

推荐朋友为爱发电的幻言文《穿成凶残大佬的原配》

作者:十点花开

冯润润以为自己死了,结果却是穿越了

不仅穿越了,还穿成了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商界凶残大佬周奇文的原配太太

这个跟她同名同姓的姑娘,二十岁嫁给周奇文,二十一岁就死了

死因——野史传闻,是被周奇文掐死的!

冯润润表示:不行啊!前世就死的早,这辈子我怎么着都得赖活着!

周奇文:求我?

冯润润:呵,离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