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靳小爱:“…………”这家伙现在说荤话越来越顺口, 表里不一指数飙升。

“乖乖擦药去,破相了我还得背上始乱终弃的骂名。”他搂着她的肩往里走。

“骂你做什么?”

“现在网上的八卦都写咱两有戏, 网友们脑洞很大, 地球人已经阻止不了了。”

靳小爱忍俊不禁。

这只孔雀, 偶尔幽默起来还挺逗。

阳剡牵起少女的手往小房子走, 她脸上的痕迹实在是刺眼, 换成别人,他能把打她的人大卸八块,“又哭又笑,真丑。”

靳小爱赌气别开脸, “又没让你看。”

阳剡从阁楼翻出备用药箱, 本来想亲自上手,看到少女稚嫩的肌肤,把药膏抛给她, “自己涂,我手重。”顺便给了她面镜子。

靳小爱对着镜子上药, 清清凉凉的感觉很舒服,她对当年那件事很好奇,可是她不能问, 这种事情,任谁回忆起来都是痛苦不堪,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去问当事人这种问题,太自私了。

忍着满心怀疑,“阳剡, 你恨过我吗?”

阳剡一愣,抬手往小姑娘额上探了探,“傻了?”

靳小爱按住他的手,“你实话告诉我,恨不恨我?”她现在终于知道,他的冷漠是为自己筑建起的一座防御盾,自己不出去,别人也都别想进来,所有的玩世不恭放浪不羁都是掩饰内心软弱的面具。

也许选择性遗忘,也许遗忘失败,变得更加冷漠绝情。

“不。”他答得干脆,握住她的腰把她放到腿上,“甚至还有点喜欢。”抓着她的发丝把玩,态度依旧玩世不恭,“时刻都想把你据为己有的喜欢。别误会,我说的是目前。”

“希望你对我的新鲜感尽快消失。”这种姿势实在让人脸红耳赤,靳小爱试图挣脱,岂料越挣扎,放在腰间的那只大手就收得越紧。

“暂时还没消失。”耳边传来他性感的声音:“要不要做个等价交换?”

“什么交换?”

“你归我,我归你。”

“阳剡!你能不能不要总是吊儿郎当!我在和你说正经事。”

“我现在正经不起来。”他捉住她的手放到腿间,沙哑着声音说:“被你蹭得有反应了,怎么办?”

感受到抵着她手心的庞然硬物,靳小爱吓得猛地缩回手。

——她一本正经的煽情,他想的居然是那种事!!

阳剡捉住少女的手,放到胸口,“我一直在吃一种药,据说这药可以抑制欲望,我现在怀疑它是假的。”

少女目光惊慌地看着钳制住他的男人,“我……我想回家!”

“回家?不可能。”他抬起她的下巴,嘴唇在她唇角来回蹭,“除非让我亲一下。”

“你别乱来啊!”靳小爱被刚才触碰到的东西吓坏了,可怜兮兮地撒娇示弱:“好不好嘛,求你了哥哥。”

这是五十七层啊!

只有老总的专用电梯才可以直达的地方,安保人员都是他的人,她现在可谓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虽然这个人总是出尔反尔,脾气阴晴不定,在公司还算守信用,一向说一不二。

她扬起脸,闭上眼睛:“就一下哦。”

男人的脸庞近在咫尺,午后暖阳和小楼自带的微光映射在他面部轮廓上,让那张冷漠的脸有了人情味。

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终究是落入了俗套。

阳剡目光灼灼地盯着少女娇艳欲滴的唇瓣,他想要的东西有个统一的名称:目标。现在她就是他的目标,但是曾几何时,他开始顾念目标的感受了?

如果用这种方法索取,她一定会反感,他可以与世界为敌,唯独不想和她分道扬镳。

少女的唇近在咫尺,内心的纠结无法战胜占有的欲念。

她的手颤抖着,表面强势,说到底还是个小姑娘。

“你这一脸被强迫的表情,突然不想亲了。”他终究是压制住了邪念,大发慈悲放过了她。

靳小爱听见男人的声音,睁开眼,满眼愤怒,她好像又被羞辱了一次。

这就是典型的“你睡旁边老子也不想碰你一下”的词儿,颜值从小被吹到大的少女拒绝这种羞辱。

她红着眼瞪他,踮起脚尖,勾住男人的脖子,愤愤然道:“什么意思?我就那么入不了你的眼?”

这样的举动无异于送羊入虎口,男人好不容易拉上的闸门迅速决堤。他轻笑一声:“你很期待?”

“呸!二逼才期待,我巴不得把你从这扔……唔……”

冰凉的唇瓣压上来,身体一阵颤栗,腰被他搂紧,脚跟不着地,她不踏实地拽住他的衬衫平衡身体,那一抹凉意变得更加肆无忌惮,撬开她的牙齿索取更多,呼吸交融,不分彼此。

直到嘴唇传来因长时间被吸吮而产生的刺痛感,她才陡然惊觉,呼吸急促地推开他,红唇微张,大口喘息,用眼神警告他不要越界,适可而止。

得手后的男人满意地微笑,湿润的嘴唇流光潋滟,带着惊人的妖冶魅惑,他顺势倒在沙发上,顺带将她圈进怀抱,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重新夺回主权的男人明显不满足刚才那个吻,俯身抬起少女的下巴,低头覆上那张日思夜想的红唇,引来少女一阵呜咽,“你不动,我可能还能控制住不动你。”

靳小爱身体僵硬,牙齿咬住男人的嘴唇,下口毫不留情。

他吃痛,探进她衬衫里的手近乎粗暴,身娇体软的少女疼出了眼泪,用手拍打着男人的后背以示抗议。尝到那滴咸甜,他骤然顿住,试探性地轻声唤她:“小爱?”

他从没这么温柔的叫过她,靳小爱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漂亮的眼睛惶恐不安地注视着男人好看的脸,紧张得屏住了呼吸。

过了几秒,才注意到被解开的衬衫纽扣,还有裙子里那只不老实的手。

她瞪大眼睛:“阳剡!!你的手——拿出去!”

他表情一松,旋即轻笑:“真好听。”

靳小爱:“???”

男人咬了一口她的嘴唇,“小爱叫我的声音,真好听。”

靳小爱大骂:“滚啊!死孔雀!”

他不急不恼,眸色幽深,一颗一颗替她把扣子扣好,略微沙哑的声音入耳动听极了:“叫你别穿这种衣服,偏是不听。”

不是你解开的吗!!??

靳小爱红着脸说不出话,不动声色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为逃生做好万全的准备。

“屡教不改,故意穿来勾引我?”

没羞没躁!

“别这么看我,你现在的样子,真的很诱人。”

卑鄙下流无耻!

“你不骂我的时候,我就会怀疑你在盘算怎么整死我。”

靳小爱亏心地看着他,气一下子又消了。

骂他?她还真没那么大脸去骂受害者的家属,泛滥的母爱让她止不住有点伤感,瞅着面前这个七岁就失去母爱的小可怜,忍不住红了眼。

真想把他抱在怀里好好疼爱,让他感受到人间有真情。

可是他偶尔强迫人的行为实在惹人生气,偏偏她每次都无法拒绝,被他牵引着失去自我,自制力薄弱得不堪一击,每次这种时候,她都会控制不住暴脾气,想温柔都难。

真想毁了他这张勾人魂魄的妖孽面孔,免得整天出去作妖。

阳剡看着泪眼婆娑的小姑娘,对上她涌现薄薄水雾的眼瞳,突然很想揍自己。

他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明明只是想带她上来安慰,没想到演变成了强吻。

平日里耀虎扬威的小姑娘被他吓得话都不会说了。这是受到了多大的惊吓。

他抽走放在她腰间的手。

靳小爱注视着那双让人神魂颠倒的丹凤眼,里头似乎带着探究,这货一定又在寻思着什么坏主意,真是一肚子坏水的祸水!

她坐起来,偷偷看一眼表情茫然的男人,“喂……”

“别过来,保持安全距离。”他压抑着声音。

靳小爱仿佛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听话地坐到沙发另一头。

阳剡心底更是愧疚。

已经吓得不骂他了。不是已经经历过男女之事么?怎么还跟未经人事的小姑娘似的。

“孔雀。”她叫他。

他随意“嗯”一声,也没在意她喊的是什么,埋头极力隐忍着某种冲动,一边检讨自己刚才强迫的行为。

然后自嘲地笑了。

真逗,他本来就是她心目中的小人,有什么好悔改的。

靳小爱斟酌片刻,瞅着男人,小心翼翼地开口:“你是不是想报复我啊?”

他皱眉看她:“什么玩意儿?”

“报复我,糟蹋我,让我生不如死,就像江姿的书里写的那样,男配报复女主角,喜欢就上,不行就下药?”

他怔了怔,长腿迈出一步坐到她边上,长臂一挥把她按进臂弯,“什么狗屁下药,我要上你用得着下药?”

靳小爱用看流氓的眼神儿瞅着他:“你这个人怎么说话这么不文明!”

看她终于又恢复了一贯的凶神恶煞,他坏笑着掐了把她的脸,“那是你没看见自己刚才那个样子。”

“我……我什么样子啊?”靳小爱心虚地降低了声量。

男人低头咬了下她敏感的耳垂,声音极富磁性:“欲拒还迎的样子。”

“死孔雀!变态狂!”恼羞成怒的少女一脚踩在男人的脚背上,气鼓鼓地跑掉。

靳小爱冲到电梯口,门正好打开,迎面撞上喘气呼呼的张布朗。

张布朗和她对视两秒:“靳助理?”糟糕,莫非他又撞上了不该撞的场面!

正想按关门按钮溜走,满面娇羞的少女站进去,一脸好奇地看了他一眼:“坐个电梯,您怎么还喘上了?”

张布朗看到走过来的阳剡,立刻出去站得笔直:“阳总,您请。”看到衣衫凌乱的老总,基本确认自己又闯了祸。

靳小爱本来想摁关门,被张布朗卡在门口,电梯门感应到阻碍物,继而敞开。

她背过身去,用后脑勺对着男人。

“那个……”张布朗打破诡异的气氛,说:“阳总,收购方案研究会已经开始,杨秘书快拖不住啦。”

阳剡慢斯条理地把衬衫衣角塞进西装裤,对着电梯内壁反光镜面整理衣襟领带,“那就先把方案拿给他们看。”

张布朗:“已经分发给几位董事,大家都已经迫不及待想表态,就等您主持大局啦。”

听见收购案,靳小爱缓缓转过身来,挤出个笑容,情绪转变速度影后级别。

阳剡看到突然对他笑得一脸可爱的少女,转头问张布朗:“我脸上是不是有东西?”

张布朗一怔,然后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有。那是一种帅气逼人的气息!只有阳总您才具备的高贵气质!”

靳小爱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阳剡站到少女身边,“笑什么?”

靳小爱连忙抬起头,用公事公办的口吻自告奋勇:“阳总,杨秘书太辛苦了,这场会议记录我来做吧!”

她需要知道阳剡对这件事的态度,毕竟董事会只不过是个假模假式的过场,最终的决策在他手上,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不行。”意料之中的拒绝词。

靳小爱不死心:“我知道目标公司是哪家,我可以做到公事公办……”

阳剡挑眉瞅着她,“我都做不到,你怎么能做到?”

“什么意思?”

电梯门打开,张布朗出去开路。

阳剡捏了捏少女粉嫩的耳垂,声音性感:“刚才那个吻算定金,等壹玛成功收购目标公司,记得找我结尾款。”

作者有话要说:想了想还是提前更了~不要惊讶阳少动作快,情敌都用公司名称高调秀了,还不动手将迎来火葬场一般的追妻之路,及时止损是生意人的基本法。

这笔尾款马上就能结上,紧张地搓手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