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靳小爱愣在电梯里, 一直站到门又关上。

电梯到达一楼,她才反应过来男人刚才那话的意思。

他已经决定收购爸爸的公司?

那家伙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

网上流传着接吻减肥疗法, 她突然感觉有点说法。

那个吻耗尽了她的体力, 她现在饿得不行。

下都下来了,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去吃顿甜品再上去。

靳小爱把玩着胸前工作证, 还好阳氏员工福利不错,她没带手机也没带钱包,不过六楼有全天开放的餐厅,刷工号就可以, 每人每个月可以在餐厅免费吃一千, 超出收费。

钻进普通员工电梯,摁了六层。

等人进来的时间,站在她旁边的年轻女人已经打了几个电话, 那头貌似没人接听,年轻女人好脾气地继续拨打。

对方大概是注意到她的关注, 收起手机:“你好,请问阳总办公室在几楼?”

靳小爱总觉得这位女士看着眼熟,穿着打扮也很有品位, 像是在哪儿见过,“哪个阳总?”

对方笑了笑,声音温柔得让人腿软:“阳氏老总,你的老板阳剡。我找他有点私事,可以告诉我吗?靳助理。”

靳小爱愣一下, 想起来自己的工作证上有写职务,“二十八层。您是?”说着已经帮她摁下二十八的数字键。

“谢谢。”年轻女人看着她,半开玩笑道:“靳助理和阳总关系匪浅?”

“……”

这也能看出来???

看哪里??

脑补了一段儿霸道总裁和小秘书的办公室艳情??

还是说那只孔雀的口水自带独特荷尔蒙气体,这个女人跟他关系不一般,因此嗅到了??

靳小爱浑身鸡皮疙瘩,内心戏多到抢戏。

“别紧张,我跟阳总是朋友,并且不是你想的那种暧昧关系。”年轻女人递给她一张名片,指指敞开的电梯大门,“六楼到了。”

“我没、没有紧张啊。”靳小爱口是心非道。

这个小姐姐是怎么回事?整的跟会读心术似的!

“……谢谢。”靳小爱捏着名片,快步走出电梯。

真是见鬼。

进餐厅点了餐,掏出年轻女人的名片。

卡片上印着【Sleep peacefully新疗法创始人:江盈】

江盈?江姿的姐姐。难怪她觉得眼熟。

想起来了,江姿的订婚礼上,她见过她。当时光顾着和那只孔雀周旋,没太注意周边的人,只记得有人说江家姐妹都嫁豪门,风水好之类的,她远远地望见笑盈盈站在老公身边的江盈,也只是一眼功夫。

江盈曾是中国援非医疗队的志愿者,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心理医生,在这一块儿知名度挺高。

Sleep peacefully是主研究心理精神疾病的高端私人医院,江盈婚后很少坐诊,更别提出诊。

难道说,那只孔雀睡眠上出了什么问题?

餐桌上摆着琳琅满目的小甜点,靳小爱已经没了食欲。

让服务生帮忙打包,拎着袋子回办公室。

暗中观察一下。

阳剡提前结束会议,走进办公室。

“江医生,抱歉让您久等。”阳剡对江盈很是敬重,“怎么不提前打声招呼,我可以修改会议时间。”

“不碍事,正好顺便接孩子回家。”

阳剡锁上办公室门,表情难得的正经,“可以开始了么?”

江盈:“别紧张,像平时聊天就好。”

“好。”

“最近有做记录吧。”

“都在这台电脑里。”阳剡点开过来刚的程序应用,把笔记本转到江盈那边。

江盈仔细看完,“你有强烈的生理需求?”

阳剡不自然地别开脸,“江医生……”

“这很重要。”江盈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新研发的二代抗精神病药物是可以控制生理需要的,你停药了?”

“吃着。”阳剡有点伤脑筋。最近频冒出来的生理反应,他也很惊讶。

江盈皱眉,点开手机拍下这组数据,“最近昏迷过一次,醒来有短暂的记忆缺失?”

“是。”

“在这之前,回过家?”

“是。”他那晚送小姑娘回去,“只是短暂的停留。”

“多长时间?”

阳剡扶额略估算:“二十分钟左右。”

“近期不要再回去,尽量避免受刺激,我会把你的情况转达给精神科专家们,等下一步结果出来再做打算。”

“好。”

“根据你的私人AI推送的检测资料,以及近期身体状况……”江姿打开手袋,把一份报告放到阳剡面前,“专家会诊后结果出来了。”

“确诊我是个神经病?”阳剡漫不经心地抢答。

江盈:“也可以这么说。当然,我们有充分的信心治好你。”

阳剡抓着诊断书,指关节泛白。

近些年,当他偶尔出现记忆缺失的情况,就已经怀疑自己病了,他咨寻过国外一些专家,已经给自己打了预防针,坐实的时候也不觉得意外。

只是没想到会是人格分裂。

“双重人格最快治愈期三年,有百分之三十无法治愈。你有强大的自我约束力,战胜它只需要一些科学方法,加上药物辅助,只有在受到二次刺激时才会发病。如果第二人格愿意配合,康复时间可以大大缩短,放轻松,你这是最好治疗的一种。”

阳剡眯了眯眼,“怎么样才能让那家伙消失?”

江盈愣怔几秒:“你知道?临床上,主人格没有其他人格的记忆,看到监控了?”

阳剡被这话点醒。

他居然忘了家里的监控,只要调出来看看,就可以知道那天他究竟对她做了什么。

他极度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让她大发脾气。

江盈看出他的心思,“我认为你应该关心自己的身体,而不是思考别的事。”

“抱歉。今天就到这里吧,感谢你愿意做我的秘密主治医生。”

“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起到的仅仅是转达的作用,能帮到你的微乎其微。几位顶级精神科专家已经接受了我的邀请,月底应该可以抵达国内,团队组建已经成功。”

“谢谢。”

“不用谢,没有你的高额诊金,也请不动那些专家不是么。”

阳剡笑了笑,有点心不在焉。

“保持联系。”江盈转身走出几步,突然想到什么,回头:“女朋友很漂亮,难怪药物压制不住,差点让我误诊。”

阳剡皱眉:“女朋友?”

江盈指指他衬衫领口,笑道:“口红颜色不错。”

*

靳小爱看到年轻女人出来,悄悄咪咪蹭到电梯口,“江医生?”

江盈回头看着小姑娘:“你好,靳助理。”

靳小爱笑眯了眼:“江姿是我的好姐妹。”先套一波近乎,“她订婚礼我也在。”

江盈真的像是会读心术一般,几乎是她开口的下一秒就知道她的意图,微笑着说:“靳助理想知道的是病人的隐私,我不能说。”

靳小爱:“……”

“实在抱歉。有空叫上姿姿,一块儿吃饭?”

靳小爱使出杀手锏,抱住江盈的胳膊摇:“姿姿说她有个超疼她的姐姐,四舍五入您就是我亲姐,姐姐,能不能……稍微透露一丢丢?”

小姑娘比姿姿年纪还小,皮肤水嫩,满满都是胶原蛋白,明明拥有冷艳美人的气质,屈尊降贵一撒娇,她的心都化了,拍拍少女的手背,无奈道:“我不能泄露病人的隐私,不过你可以去问本人,你们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么?”

“男女朋友?”

“别装啦,阳剡已经承认了。”

靳小爱也没打算在江盈面前让阳剡没面子,“他心气高,不会承认自己有病,我怕他不肯说。”得知母亲间接造成那桩悲剧,她就迫切的想补偿他一些,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关心,心里也会好过一些。

江盈看小姑娘担心的样子,于心不忍,“我帮你劝劝他,让他亲口告诉你,好吗?”

“好,谢谢江医生!”靳小爱没再强人所难,话锋一转:“江医生,傅总在您面前是不是没有秘密?”她这一眼看穿别人心思的超能力太牛逼了。

江盈笑笑,“当然。”

“那他会不会不敢看您的眼睛?”

江姿好笑地看着小姑娘,“不会,因为没有什么需要瞒我的。”

“您跟傅总感情真好。”电梯来了,靳小爱让出条道,“江医生再见。”

“对了。”电梯大门关闭之前,江盈突然说:“阳剡母亲的忌日快到了,每年这段时间都是他最难熬的,你多关心关心他。”

电梯门关上。

靳小爱若有所思地回到工位上,点开阳剡的微信头像,聊天窗口奇迹般地显示“对方正在输入”。

下一秒消息进来:【来我办公室。】

走进办公室,电子门自动闭合的一瞬间,一只长臂揽过她的腰,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反手抱起她。来不及惊叫,已经被扔到休息室的大床上。

受到惊吓的少女压着嗓子惊呼:“做什么呢!?这是办公室!”

他不说话,眸色复杂地盯着她。

这么慌张,他该不会是查出什么大病了吧……

靳小爱担心地望着男人:“你没事吧?”

男人欺上来,把她压在身下,眸中火光迸裂:“他碰过你,是不是!”

脑袋磕到床头靠垫,幸好他发脾气的时候不忘抬手护在她头顶,刚才那力道,飞撞上去哪怕床头靠是软体也够她疼好一阵,茫然地问:“他,哪个他?”

“你的最近一次……”阳剡磨牙凿齿,不愿意提那两个字。明知道只是一场游戏,她有可能只是随意喝着玩,他就是忍不住去较真,内心的嫉妒像魔抓一样蔓延。

她说得对,他是个变态偏执狂,得好好治一治。

搁在她腰间的手失了力度,箍得她生疼,靳小爱忍着暴脾气,勉强压着情绪好言好语:“话说一半没劲,说清楚。”

阳剡一字一顿道:“你是不是看到他了?是不是,他干的!”

靳小爱生气地拿膝盖顶他,“什么啊!说人话!”

阳剡:“真心话大冒险,你说的最近一次,是不是跟我。”

靳小爱气笑了:“你有病?一会儿他一会儿你,所以到底是谁?”

阳剡无言以对。

刚才他越想越觉得不对,近期她身边所有的异性都被他扫除了,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她分明说的是近期。

如果有,那一定是他。

可他半点也记不起来,刚才联网准备调监控查看,然而程序设定的密码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那套程序需要指纹开启禁令,除了他的指纹,没有第二个人可以进去设置第二次密码。

他不记得密码,原因只有一个,设置密码的是分裂出来的第二人格。

其实这些年没少发生这种事,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在夜深人静时迷失,第二天醒来什么也想不起来,有几次竟然是在老宅别墅的画室楼顶。

当时感到诡异莫名,如今拿到诊断结果,他也明白了表哥和小姑姑的用心良苦。

讳疾忌医的是他,自欺欺人的也是他,身边人早已经察觉到了他的异常,只是在用最委婉的方式帮助他。过来刚就是最好的证明。

“以后离我远一点。”阳剡痛苦地垂下眼睑,头痛欲裂,巨大的痛感让他失去思考能力,握着少女的手腕双目猩红:“听到没!?”

“听到了……”靳小爱感受到身上男人的异常,她从没见他这样无助过,担心地推了推他,“阳剡?你没事吧?”

他没说话,表情越发痛苦,支撑在她身侧的手臂剧烈颤抖着。

她吓坏了,小声喊他:“孔雀?”

他依旧没开口。

“哥哥?”她试探性地碰了碰他的额头,“你真的没关系吗?”

几秒后。

男人的手臂停止了剧烈的颤抖,缓缓抬眼,看她时的目光有一刹那的茫然,像是刚刚反应过来,倏地弹开。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躺在床上的她,唇角上扬,逐渐形成妩媚的笑,那双上挑的丹凤眼缓缓被染上撩人的风情,他唇边的笑容加深:“我家宝宝今天真美。”

靳小爱蒙圈了。

阳剡平时从不会这样对她说话,离婚当天晚上是第一次,那天夜里,他也是这幅面貌待她,为她洗手作羹汤,给她洗衣服,帮她熨烫围巾和贴身衣物……

望着眼带秋波美得惊人的男人,靳小爱的声音带着哭腔,焦急地唤道:“阳剡?好哥哥,你别吓我啊。”

“小可爱,瞧你那傻样儿。”对方瞥他一眼,忽而微微笑,一颦一笑风情万种,“不许哭哭。”

靳小爱瞠目结舌地看着扭着腰肢走了几步,又迅速转过身来的男人,那眼睛里的温柔宠爱满得能溢出来:“宝贝乖乖的,我去给你做饭。做最好吃的串串,要得不嘛?”

这让人出戏的方言……

阳剡是土生土长的北方人,什么时候会说四川话了??

男人突然捂住嘴,像是刻意在掩饰自己刚才不经意间的失误,表情很快恢复了阳剡惯用的冷漠高傲,用他平时的语气说:“宝贝,答应我一件事,好不好?”

靳小爱已经看呆了,她一定是疯了才会觉得这个男人比女人还美!

但是怎么看,这也不像是同一个灵魂。

虽然阳剡相貌妖孽,他有多讨厌别人说他娘娘腔她是见过的。

男人走到她旁边,抬手拍拍她的脸颊,声音温柔:“好不好?”

“好……”靳小爱心情复杂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只觉得他反常到说不出的古怪,这很有可能就是犯病了,一点也不敢刺激他,应道:“什么事?”

男人清清嗓子:“我知道你们想要,我可以把密码告诉你,但你不能让别人看。”

看得出来,他在努力扮演平时的阳剡,只可惜她太了解他,怎么演戏也会漏出马脚。

“什么密码?”靳小爱开始猜测他这种病究竟属于哪一类。

男人抛出一个媚眼,俏皮妩媚到让她这个女人自惭形秽。

他说:“过来刚的禁令密码。”

靳小爱听得云里雾里,听他提起过来刚,想到毛璐璐的委托,就答应了:“好。”

他说:“密码是十八个八。”

靳小爱:“好高级的密码。”

他屈指刮一下她的鼻子,“臭宝宝,不许笑我。”

“你能不能……”靳小爱惊心胆颤地建议:“不要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他现在看上去既像一位绝色美人,比女人还要美上几分的那种,言谈举止又像极了慈祥的老母亲,让人恨不得溺死在这绝色温柔乡里。

对方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往墙边一站,“再见,小可爱。”然后毫不犹豫地撞上去。

靳小爱来不及阻止,男人高大的身躯已经顺着墙壁往下,倒在地上。

她看得目瞪口呆,跑过去扶他,“你干嘛自己撞墙!!”

“妈的。”阳剡低咒一声,捂着吃痛的脑门,看着面前的小姑娘,“不就是压了你一下,谋杀亲夫啊?”

靳小爱:“????”

“真狠。”

“你自己撞上去的!我拦都拦不住!”

作者有话要说:靳小爱:继兄是个精分怎么办!

阳剡:不是男朋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