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阳剡将信将疑地看着气红了脸的小姑娘。

难道刚才……

那家伙出来过了?

阳剡神情凝重, 眼神带着不属于他的自卑与惊慌:“说的话记没记住?”双手捏得她肩膀生疼,近乎粗暴的动作, 语气意外的小心翼翼:“你乖一次, 好不好?”

他突如其来的惊慌失措令她茫然, 乖乖应道:“记住了。”担心他继续发神经, 重复他之前的话:“离你远点, 对吧。”

“嗯。”他颌首,松开她的肩,“弄疼了?”

靳小爱忍不住抬起头望了望窗外的天空。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他的行为太反常,她本来想多问几句, 对方又恢复了一贯的冷漠, 开始下逐客令:“还不走?”

靳小爱杵在原地,“我今晚想去你家。”既是为了璐璐,也是想测试一下他刚才的那个不知名密码。

说不定可以提供给江医生, 对他的病情有帮助。

“不行。”他冷着脸拒绝,“近期都不要离我太近。”他有所察觉, 随着母亲忌日的临近,他将迎来每年一次的发病期,在江医生邀请的专家团队到来之前, 谁也不能保证第二人格没有危险性。以前不知道自己的情况,现在清楚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少女扯着他的西装外套袖子,楚楚动人的美眸带着令人无法拒绝的哀求,巴巴将他望着:“就今天, 就一晚,求求你了。”

“不可以。”阳剡狠心掰开她的手,“让你离我远一点,当耳边风了?”

“阳剡!”靳小爱生气地甩开他的手,使性子道:“今天不带我以后再也别带!”

阳剡抓回暴走的少女,“你能不能乖一点?”

靳小爱心满意足地转过身来,“我现在想确定一件事,你能给我一个答案吗?”

“你说。”

“天台上吻我的事,没忘吧?”

“你说呢?”

“那你为什么要赶我走啊……”

小姑娘突然好脾气的冲他撒娇,持续时间已经超过两分钟,阳剡感到前所未有的惊喜,莫名觉得这场病得的真他妈值。

阳剡试探性地去抱她,她意外地没挣扎,也没推开他,甚至连耳熟能详的粗口也没爆一句,他得寸进尺,收紧手臂,埋首在她肩膀上,她也没有推开,还象征性地轻抚着他的脊梁以达到某种安抚的效果。

她不骂他的时候,其实也挺乖的,原来她还是有温柔的一面。

有这样的福利,他都不想治病了。

得到这种优待,他大发慈悲地反省了几秒,刚吻了她,马上又叫她远离自己,逻辑不通,说不过去,说不定还会被她列入渣男列表,等病好了又是一场漫长的追求之路,这方式欠缺理性。

作为集团领军人,他向来懂得规避有损利益的行为,及时止损,避免浪费过多时间去弥补损失。

既想把她留在身边,又觉得只有推开她才会安全,两个答案分量不相上下。

阳剡内心万般纠结。

他抿着唇,不戴眼镜的时候一双丹凤眼说不出的漂亮,低头看着马上就要撒泼的小姑娘,妥协道:“我六点下班。”

“好!”少女惊喜地点了点头,兴奋得莫名其妙,“那我等你。”

阳剡:“嗯。”

*

下班后,靳小爱搭阳剡的车回别墅。

一进门就冲进浴室放水。

阳剡站在客厅,靳小爱忙前忙后,亲自帮他翻出睡衣,找到香薰,摆放好洗发水沐浴乳,贤惠得换了个人似的。

她踩着小碎步跑到他跟前,笑眯了眼:“洗澡啦,水温刚好,快去吧。”发现对方眼神古怪地观察着她,推推他的肩:“看什么呀?快去吧。”

阳剡想起江盈的那句玩笑话,猜到她们两个应该见过面了,也大概猜到了少女对他态度改观的原因。

她会关心他,倒是很让人意外,不过这等好事,原因不重要。

凭良心说,如果接下来都能过上这种日子,他这病不治也罢。

想到这里,不由地为内心这怪异的想法感到困惑。

他对其他人一向是淡漠的,包括亲生父亲,除了必不可少的应酬,他会逢场作戏,对人对事无情到自己都怕。

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她这么上心了?

“快去吧!”靳小爱拖着愣神的男人进浴室,“别泡太久,好了叫我。”微微笑着帮他把浴室门带上。

阳剡看着浴缸里的花瓣,嗤笑一声:“长不大的丫头片子。”

支开阳剡,靳小爱正式开启今天的第一项任务——让过来刚卡机!

靳小爱叫醒过来刚:“你也太帅了吧!”

过来刚:“谢谢。”

“……”靳小爱想起毛璐璐说的,需要连续说了十几遍,继续说:“你也太帅了吧!”

过来刚沉默了几秒:“美女,你弄啥?”

靳小爱没管它,一鼓作气念了十遍。

过来刚:“知道了。”

靳小爱:“………………”

说好的连说十几遍就卡机呢!?

又想起阳剡对她说的密码,探头出去,浴室里烟雾缭绕,他还没洗完。

安全。

靳小爱做贼似地小声喊:“过来刚。”

“你好美女。”过来刚一开口,整栋别墅包括洗手间都能听见。

靳小爱压着嗓子:“你小点声!把洗手间和浴室喇叭关掉。”

过来刚:“抱歉美女,我只对外提供陪聊服务,如果你需要设置其他选项,可以手动操作或输入密码,然后对我说出你的需要。”

靳小爱:“密码?怎么输?”

过来刚:“你是要进入哪个版块?”

靳小爱被问懵逼了。

打开包,翻出手机,发信息给毛璐璐:【没卡机!你那个BUG可能被修复了!我貌似知道密码,就是不知道该怎么打开。】

毛璐璐秒弹了个视频过来。

屏幕上那张脸上还敷着面膜,嘴张不开,说话含含糊糊:“小爱爱,你去阳剡的电脑上看看,主应用界面应该在他电脑里。”

靳小爱受到姐妹儿的鼓舞,胆子也大起来了。

现在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为了姐妹儿的终身大事,也为了阳剡的病情,她今天一定要攻进过来刚的程序。

靳小爱插上耳机,把手机握在手上,同毛璐璐小声BB:“阳剡在洗澡,进去五分钟了,我们还剩下十五分钟。”

耳机里传来一声吹破音的口哨声:“哇哦,我是不是赶上现场直播了?”

靳小爱:“当心你们家周总灭了你。”

“他敢!待会儿要是让我抓到把柄我弄死他。”

靳小爱溜进书房,找到阳剡平时用的那台笔记本。

三秒开机。

屏幕弹出输入密码界面。

靳小爱试了试他的生日,没开。

想了想,又输入他家老头子的生日。

还是没打开。

“密码不知道啊,咋整!不是他生日也不是他爹,他妈的我不知道。”

“试试你的。”

“我的?”靳小爱一边和毛璐璐说话,手指随意敲了一串数字。

屏幕显示:【正在载入配置】。

居然打开了!!

“啧,阳剡果然暗恋你,随身携带的笔记本都是用的你生日当密码。”

靳小爱不以为然,“他电脑里东西多,家里人的生日容易被破解,用我的更安全而已。”

“呵呵,老子才不信。”

“就你话多!”换了别人她会怀疑对方暗恋自己,这只孔雀明说拿她当试验品,还自作多情,那她肯定是脑子有坑。

靳小爱点开桌面上智能机器人的图标。

需要密码,这次是十八位数,显然不是生日,“我感觉进不去了,放弃吗?”

“你不是说知道密码?”

那个密码,也太随意了,不能吧……

靳小爱在键盘上输入十八个八,按回车。

系统居然打开了——

“开了!”

“卧槽牛逼!”

她迅速找到隐私里面的原始数据,举着手机给毛璐璐看:“生成时间是2006年,周总当时也就十六岁?天才啊!我十六岁的时候还在玩QQ堂。”

毛璐璐撕掉脸上的面膜,盯着显示器目不转睛:“摄像头对近点,我看看审批时使用者的名字缩写。”

靳小爱指着英文单词后面那两个大写的“Y”字。

“这是迩海所有面世产品都会有的标识,代表最初登记使用者。”毛璐璐说。

靳小爱:“十年时间研发好的程序,果然不一般,复杂到我想哭。”

毛璐璐:“小爱爱,你的关注点有点偏离,快帮我看看数据库最初使用者的特征。”

靳小爱:“我现在感觉自己是个间谍,有点紧张!”

毛璐璐:“组织现在命令你,即刻调出使用者信息。”

靳小爱:“这种信息万一被翻新呢?”

毛璐璐:“不可能,维护这套程序的运营平台禁止删除。”

“OK,我找找看。”

靳小爱凭借那串神奇密码,畅通无阻地进入系统,调出使用者信息列表,“我现在有理由怀疑你根本不是卖猪肉的。”

毛璐璐听出她这话的意思,是在夸她懂计算机程序,骄傲地说:“口水都吃过了,还学不会点皮毛?这些都是最基本的常识,他平时写的程序比这复杂一万倍。”

靳小爱:“秀到了。”举起手机让她看得更清楚。

耳机里传出毛璐璐惊呼的声音:“不会吧!?”

“咋了?”

“使用者只有阳剡一个人??我未婚夫十六岁开始,为另一个男人写程序????”

“?????”

周博屿和阳剡虽然认识,那也是通过帝临的关系,两人还不至于好到这种程度吧?

“虽然现在同性挺多,但我可以拿我的美貌保证,阳剡是直男,钢铁直。”

“也是,阳剡明显口嫌体正直,对你没得说。难道他是受人所托?”

“有可能。”靳小爱想起阳剡的病情,还有过来刚说的那些话,“过来刚说过,它是一台主监控阳剡身体状况的程序。”

“啧,周博屿对阳剡这么好,该不会是他单相思你们家阳剡?”

“你的怀疑没有依据。”

“我开玩笑的。”

听见楼道传出的脚步声,靳小爱摘掉耳机,“他来了!挂了。”食指狂点鼠标左键,将程序窗口逐个关闭。

“你在这做什么?”身后传来阳剡的声音。

靳小爱抖了一抖,紧张地背过身去,试图用身体挡住屏幕上还来不及关闭的窗口,吞吞吐吐地说:“我手机连不上网,上来看看是不是无线设置的问题……”

阳剡披着浴袍,头发上还滴着水,活脱脱一幅生动出浴美男图,他叫醒过来刚:“打开暖气。”

过来刚:“好的大哥。”

大哥?

靳小爱坐到书桌上,包臀裙细细勾勒出她曼妙的身材,踮起脚尖坐在书桌上的动作,身体恰到好处地呈现出最动人的曲线,无心的一个动作,乍一看完全就是聊骚异性的标准姿势。

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动作对男人的杀伤力,只顾着掩盖刚才的不轨之举,故作轻松地说:“是我让它这么喊的,嘿嘿,他好可爱哦。”

阳剡上下打量着反常的少女,目光落在她修长白皙的大腿上,喉结滚动几下,别开脸:“下来。”

“坐不得啊?”靳小爱故意跟他打太极,她哪能下去,一下去不就全都露陷了,嘟嚷着埋怨:“小气鬼!”没记错的话,鼠标指针是刚好摆在窗口的X上。手指在鼠标手瞎点了几下,心里默默数着次数。

书房里突然响起程序精灵的提示音:“主程序开启时长超过八分钟,继续待机有泄露的危险,请大哥尽快使用并关闭。”

阳剡:“……”

连他自己都进不去的主程序,被她打开了?

他一个箭步走过去,将书桌上的女人抱到一边,盯着被打开的程序界面,满脸诧异:“密码哪来的?”

靳小爱被男人丢到一边,正要发作,想起他的病情,缓和了语气:“别激动,你别激动啊,我告诉你。”

“是谁?”

她指着他的脸:“是……你,你告诉我的啊,不记得了吗?就在办公室。”

那家伙果然出来过。

阳剡懊恼地捶了下桌面,“操。”抓住少女的手腕,“除了告诉你密码,他还对你做过什么?”

靳小爱迟疑地摇头,复又点头。

他紧张道:“有,还是没有?”

“有。”

阳剡精神紧绷:“他对你做了什么?”

“说是要给我做好吃的,还拍了拍我的脸。”

他呼出一口气,“没别的了吧?”

“没有,只不过,他对我特别好……不是,什么你啊他的,都是你自己啊!”靳小爱差点被他带进去,反应过来努力解释,试图让他认清事实:“阳剡,我知道你的压力可能比普通人要大,但是你也不能总是逃避问题呀。”

他不说话,她试探性地猜测:“诊断结果出来了没?是精神分裂,还是……”

“闭嘴。”

“你干嘛凶!”

“我没病,是那家伙占用了我是身体。”

“你这是自欺欺人……好了好了,你没病。”她干嘛和一个病人计较。

靳小爱收声,明明都是他自己,为什么非要分个“他”。

看他刚才那么大反应,还有他之前奇怪的举动,难不成真是精神分裂?!

阳剡没接话,不死心地追问:“还有呢?还说过什么?”

靳小爱被他打败了,看来只有江医生的团队有法子说服他,她现在说再多也无济于事,诚实地回答:“除了喊我宝贝,小可爱,别的好像也……”

“宝贝?小可爱?”阳剡难以置信,这两个词从自己口中喊出来是有多奇葩。

靳小爱:“就是这么喊的啊,上次也是。”

“还有上次?”

“嗯,咱两办理离婚手续那天晚上,你……也就是你口中的他,给我做过饭,也是这么称呼我的。”

“做饭!?”

“嗯,还熨了衣服。”

他一个从小到大连熨斗都没碰过的人,给她熨衣服??

“哦对了,还有浴室里的花瓣,也是你那天叫人买回来的。”

阳剡再也听不下去了,他一个大男人泡澡放花瓣??

想起那晚之后,她对他避之不及,好不容易松懈的精神再度紧绷。

“然后呢?那晚,他还对你做了什么?”

阳剡注视着少女的眼睛,困扰他多日的答案几乎就在下一秒,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点害怕面对。

如果占有她的是第二人格,他无法想象那种局面,他会杀了那家伙。

手指碰到电脑鼠标,智能监控磁盘已经被打开。

他冷静下来,点开监控,调出几个月前的画面。

监控录像按月份时间依次排列,全部保存完好。

靳小爱看着鼠标指针指向那个日期,下意识阻止:“——不要!不要看……”她红着脸用手蒙住他的眼睛,“别看,求你了。”

她怪异的行为无疑是在催促他快点打开录像,男人掰开她的手,“乖一点,别动。”

“不能看!”靳小爱扬起脸挡在他面前。

阳剡低头,在她嘴上偷了个香,勾唇笑道:“脸太小,遮不住,可以试试用美人计。”话虽然是这么说,手上动作一秒没停,直接点开了当天的录像。

靳小爱一脸窘迫,不想再看一遍,跳下去就想跑,还没迈出一步就被阳剡抓了回去。

“不是喜欢坐这儿么?”他单手把她抱到桌上,置身在她双腿间,点开录像片段,“别乱动,听话。”

他身体靠过来的一瞬间,靳小爱屏住呼吸,一动不敢动,生怕动一动就擦枪走火。

这样的姿势配上稍后的画面,光想想就让人血气上涌。

录像画面上,一开始都是男人在哄哭闹的小姑娘,然后走进厨房开始做饭,动作娴熟得不可思议,阳剡第一眼看到的时候非常震惊,眉头紧锁着盯着屏幕,接下来就显得不耐烦起来,没什么耐心,点了倍速观看。

画面一分一秒地回放着,音响里传出语速增倍的声音。

靳小爱如坐针毡,想到即将出现的限制级羞耻画面,脸热得烧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平安夜加个更,祝大家平安健康快乐!连载期可以说是非常无趣了,没有你们的支持完全莫得动力,所以很爱你们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