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因为他刚从她房间出来。

阳剡自然不会傻到把这种事情说出来, 那就没意思了。

程序精灵在耳机里提醒:“大哥,该吃药了。”

阳剡:“回去睡了, 有事明天再说。”

阳启刚挥挥手由着他去了。

几秒后, 走出书房的大少爷又折回来, 对书房里眉头紧锁的老头子说:“靳家的公司我收定了, 你放心, 亏损部分,壹玛可以填补。”

壹玛是阳剡自己创建的公司,和集团收益是分开的,影响不到其他几位董事的利益, 听他这么说, 阳启刚也没什么好埋怨的,关心了句他的身体:“最近没晕倒吧?”

“死不了。”阳剡笑了一声,“我妈的忌日快到了, 您可以带着你的如花美眷出去旅行,免得到时候触你霉头。”

阳启刚欲言又止, “你阿姨和你妈妈打小认识,两人一直情同姐妹,你妈妈的……总之往年阿姨一直在, 今年也不会例外,你少打主意撵人。”

“随便你。”阳剡没再说什么,他只是担心到时候自己犯病伤了她。

那个人格会做什么,他无法预知,也没法控制。

*

靳小爱从春梦中醒来, 下意识往身边看了一眼。

天啊,还好是个梦!

她居然污到梦见跟阳剡啪啪啪……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排卵期前后,浪荡的荷尔蒙无处安放吗?

打开床头灯开关,抓起手机看时间,发现手机有几条未读消息。

一条是阳剡发过来问她睡没睡的消息,另外几条是江盈发过来的。

靳小爱昨晚向江盈咨询了阳剡的病况,江盈意外地没有对她隐瞒情况,谈话间大有把她当成病人家属的意思。

因为阳剡在医疗同意书上留下的紧急联系人是她,意外情况联络人手机号也是她的。

江盈约她中午见面。

没等阳剡起床送她,自己偷偷开车去院里。

*

中午,靳小爱赶去和江盈约定的地方。

“对,这是我的手机号。”靳小爱看着江盈扫描的家属预留号码,对那只孔雀有点无语。

唯一的紧急事故联络人一栏,她的手机号孤零零摆在空白页面,只此一个,第二行直接没写。

他也不担心她抛下他不管。

靳小爱放下手机,“江医生发给我的视频我看过了。他的病……好治吗?”

江盈说:“是精神病最严重的一类,这类病症临床上至今没有准确的稳定的治疗方式,一切都和病人的意志力和环境以及心理有关。”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您尽管说。”靳小爱掐着手指头,心情有点复杂。

“你是病人预留的唯一联络人,现在我可以毫无保留地告诉你他的病情。”

靳小爱没去纠结着解释她和阳剡关系的事,一门心思在他的身体状况上,“您请说。”

江盈打开平板电脑,“昨天我帮阳剡催眠过,他对第二人格毫不知情。”点了播放键,“在那之前,被催眠的对象是第二人格,相反,她非常了解主人格的一举一动。”

靳小爱看完上半段视频,紧张得喝掉了面前的柠檬水,手指掐着桌布:“那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格?”

“她是阳剡臆想中的母亲。”

“母——亲!?”

还是臆想中的?

“对,第二人格是女性,她对自己的认知定位是主人格的母亲,臻美卿。”

妈呀,还真是妈妈!

靳小爱回忆着之前的事情,“怪不得他会做饭……”

“——你见过?”江盈有点惊讶。

靳小爱点头:“见过三次左右吧。”只是万万没想到那会是阳剡分裂出来的自己亲妈的性格。

“可以告诉我具体情况吗?任何一个细节都不要错过。”

“好。”

江盈把从靳小爱口中了解到的情况记录,发送到专家团队的群里。

靳小爱对这种病好奇极了,“江医生,那他……她的行为是真实的臻美卿本人才具备的,还是全凭阳剡臆想出来的一个人格?”

“各掺一半。”江盈说,“第二人格的形象、性格、爱好和特征,是阳剡幼时肉眼见到的母亲的朦胧形象,并非全是臻美卿这个人的性情,但她具备臻美卿的个性、特长等方面的能力。”

“也就是说,第二人格其实是阳剡他自己分裂出去的一部分情感,那个人格误以为自己是臻美卿,实际上她存在阳剡的潜意识里?”

“你学医?”

“我看过一本类似病症主角的小说,瞎猜的……”

“哪部小说?”

“江姿的最新连载小说,里面有提到多重人格的知识,我看了一点点。”

“难怪。”江盈笑道,“姿姿不久前向我咨询过人格分裂症的一些相关,当写作素材用。如果是她写的,真实度应该有百分之八十,因为她掌握的这种病理所有的材料都是我给的。”

是时候回去刷一遍江姿的连载小说了。

“这段儿你也看一下。”江盈点开另一个视频,“那个人格不仅误以为自己是臻美卿,还扮演着阳剡的角色,可以说是专家团队遇到过最可怕的人格,因为她实在是太聪明了,如果不留心,我们都会被她骗到。”

不是吧?分裂出去的人格还会扮演主人格??

看完视频,靳小爱被惊呆了。

太魔幻,这题超纲了。

录像是在江盈的诊室里,事情发生在昨天。

一天前:

“为了阳剡的社会地位,我不希望外界知道我的存在。”说话的是被江盈称作第二人格的臻美卿。

江盈:“所以你一直在演戏,一直都在帮他隐瞒病情?”

“是的。”

“演了多久?”

“他是个自制力很强大的孩子,我没什么机会出现,从他九岁那年开始,大概只有六七次吧。”她眨眨眼,“演戏好累的呢!”

江盈:“那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只有你离开,他才算是个正常人,你的配合比药物更重要,既然是他的母亲,应该更希望孩子健健康康吧?”

“我会离开,但不是现在。现在他还需要我来为他分担痛苦。”

“他的痛苦是?”

“他爱上了一个女孩,但他不愿意去面对,我已经好几年没出来过,这次出来,是想帮他。因为我的遭遇,他不再相信爱情,总是在挣扎,每次都让自己很痛苦。我很庆幸出来的是我,如果是其他的人格,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

江盈一边做笔录,在病历单上写写画画,“你愿意承认自己是一个缩影吗?其实你是不存在的,你就是他,他的退缩直接产生了你,只有你们融合,他才会拥有这份勇气。”

“我的存在就是替他分担痛苦,不要试图杀了我,我会再出来,直到他成功。”

江盈一边说着话,一边找知情人核实臻美卿的生平事迹。

臻美卿,三十五岁去世,死因坠楼。

她的初恋情人欺骗了她,带着另一个女人出国留学,臻家人为了不让女儿知道真相伤心,骗她说男的死了。臻美卿心灰意冷之下嫁给了阳启刚。两人说好只做有名无实的夫妻,互相也都是旧相识,婚后两人全力投身事业。

直到有一天,臻美卿看到长得很像前男友的人,那人一家四口在她曾经最喜欢的地方合影,她以为自己太想他,产生了幻觉,她的病情因此加重。

后来一次回老家扫墓,她再一次撞见了那个男人,这时候她已经有所觉悟,但她始终不肯面对,曾经爱得痛的心扉的人,会是个情感骗子。

她的精神越来越恍惚,直到出国找到那个人,亲眼看到那一切。

知道真相后的女人彻底崩溃了,回国后的第二天,她一个人在画室待了一天一夜,抑郁病发,她无法承受那份痛苦,一心只想解脱,面带微笑地去见了几位旧友,穿上跟那个男人初相识时那条裙子,从画楼顶层,一跃而下。

随后,江盈给臻美卿做了深度催眠。

尽管效果不算太理想,暂时也没有起到劝服第二人格的作用,好在苏醒过来的是阳剡。

江盈说:“现在的臻美卿其实是第二人格的错误判断,阳剡小时候不知道的事,第二人格也就不知道。”

“在他眼里,母亲是很爱父亲的,专家团队怀疑分裂出来的第二人格臻美卿,她会很反感刘婼君,也就是你的母亲。而且她也会表现出在乎阳启刚先生,因为在七岁的阳剡眼中,母亲始终深爱着父亲。”

靳小爱眼睛一眨不眨地听着,花了几分钟来消化这个答案。

要不是江盈带视频解说,她可能早就完全听懵。

看完视频,靳小爱得出结论:

阳剡的第二人格是他潜意识幻想的母亲,而实际上那是他精神分裂出来的,至于第二人格,因为她认为自己是阳剡的母亲,所以一直想要保护他,因此这十几年,她一直扮演着主人格的角色,就算是出现也不会很高调,让人无法判断阳剡是否有病。

她现在可以理解,阳剡身边的人为什么一直都没有发现他病了,因为第二人格太狡猾,她每次出来都会做主人格该做的事情,这么多次,也只在她面前露出过马脚。

因为对她太好,做了太多反常的事。

靳小爱皱起眉,“那天她还自己去撞墙,这个人格也太调皮了点吧。”

江盈说:“那是一个七岁孩子眼中的母亲,表现可能会夸张一些。”

“这么说臻美卿本人还是很开朗的,这种性格也会抑郁么?”

“抑郁重症患者在亲朋好友眼中,往往都很开朗。正是因为这种掩饰情绪的心理,让一个人无法承受痛苦,会宣泄情绪的人往往更快乐。”

靳小爱点头表示受教了。

“第二人格还不知道我见过你,这是专家们实时提供的结论,怀疑她没有要在你面前掩饰的意思,这说明在病人的潜意识里是绝对信任你的。”江盈把专家群的消息拿给靳小爱看。

靳小爱还是头一次看到一个团队的顶级专家为某个病人服务的盛况。

江盈说:“如果臻美卿再出现,你尽管配合,先不要揭穿她,看她到底想做什么。”

虽然第二人格说是为了替主人格追女孩子,但是这个人格太狡猾,瞒天过海十几年,谨慎起见,她说的话还需要考究,避免用错治疗方法。

江盈说:“在对阳剡进行催眠的时候,我得到了一个答案,这次他肯配合治疗是因为你。”

“因为我?”

“恋爱期间有分歧在所难免,为了他能早日康复,建议有些话尽量委婉一些,最好不要刺激他。”

“好……”怎么就扯到她身上去了?

“双重人格患者内心孤独且冷漠,阳剡也是如此,但是我们很惊喜的发现他最近有了情绪波动,这些情绪虽然是不良的,但发生在他的身上便是好消息。”

靳小爱听得云里雾里。

江盈:“你是第一阶段治疗的关键人物,我代表专家团队恳请你配合我们,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您有话直接说好了,太多专业术语我也听不懂的其实。”靳小爱也不怕丢脸,实话实说,这种病她还是头一次听到。

江盈:“抱歉,习惯了。谢谢你的配合,回头我再把相关资料发给你。下午是要去公司兼职吧?那我就不叨扰了。”

“等一下,江医生……”靳小爱叫住江盈,吞吞吐吐问出个难以启齿的问题:“第二人格是不是知道主人格做的事,无论什么事都知道,包括……那种事?”

江盈一愣,面露了然之色,“从该症临床反馈的资料来看,是的。其他人格基本具备主人格的智慧和知识点,也会继承部分记忆。”

靳小爱漂亮的小脸愁作一团。

妈蛋,照这么说,第二人格岂不是会知道他们昨晚做了什么?

“其实两个人格都是他,我们的目的就是让人格合一,所以你没必要感到不好意思。”江盈看出小姑娘的疑虑,安慰道:“现在组建的专家团队是国际最顶尖的,别担心。”

靳小爱尬笑一声,“谢谢江医生。”

去往办公大楼的路上,靳小爱一路都在思考。

阳剡内心缺乏爱意,会不会就是因为那个人格被分裂出去了呢?如果合二为一,他是不是就不会再这样冷漠绝情?

一个七岁的孩子,目睹母亲坠楼身亡,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他的精神受到无尽的折磨,却也咬牙坚持过来了,这些年一定过得很辛苦吧。

想到母亲,靳小爱骤然想起江盈的话。

如果说第二人格的主观意识是七岁阳剡带来的,那么,他一定恨极了自己的母亲。阳剡搬回家住很有可能威胁到母亲的生命安全。不行,她必须二十四小时盯着他。

阳剡患有精神病的事情不能外传,否则将会影响到阳氏旗下产业的股票,她母上是新闻工作者,而且性格太耿直,没准一个说漏嘴,到时候全国人民都知道了。

不能告诉她。

那她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委婉提醒她小心阳剡呢?

交通信号灯跳到绿灯。

靳小爱伤脑筋地趴在方向盘上,听到后面司机大兄弟们催促的喇叭声,甩了甩脑袋,集中精力开车。

二十分钟后。

靳小爱走进总裁办公室。

以前是掐点避开那只孔雀,现在是掐点来蹲他,还要陪伴在他身边生怕出了什么乱子。想一想,还真是人生百态世事难料啊。

一进去,就被男人拉进休息室。

她吃痛,也懒得骂他了,这家伙总是喜欢玩这种拉拉扯扯的游戏:“先把手松了,疼疼疼。”

想到昨晚两个人胡作非为的场景,靳小爱别开脸假意四下张望:“咦,好像忘记收拾档案柜了,我先去忙……”

“别想跑。”阳剡两指夹着她的耳垂揉着玩,暧昧的语气夹杂着某种迫不及待的情绪,“上午董事会表决,一致通过了收购方案。”

靳小爱欣喜地扬起脸望着他:“收购成功了?!”

“是的,成了。”阳剡低头凝视着她,笑得意味不明,声音迫切:“尾款结一下?”

感受到扑打在耳边的热气,靳小爱收起兴奋的心情,表情一片茫然:“什、什么尾款啊?”

阳剡侧过脸,嘴唇在她唇边逗留,语气颇为委屈:“我开了两个小时的会才解决那几个老头,水都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你这东家怎么还赖账?”

“???”她怎么不记得有这回事?

“电梯里。”他提醒,在她唇角轻咬一下,目光灼灼。

她想起来了——

他掐起她的下巴,舌尖在她红唇上轻轻扫过:“老板不自觉,只好自取了。”

作者有话要说:阳剡:我等不及了我现在就要亲我老婆!

靳小爱:谁是你老婆,不要脸!

阳剡:第二人格是我妈,以后你要好好孝敬你婆婆。

小爱:那明明是你自己扮演的!继兄不仅精分还是个戏精,演完自己妈妈演自己,谁来救救我QAQ

阳剡:没法,智商高,得个病骚操作都比一般人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