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靳小爱终于体验到外界传言的“阳氏老总心狠手辣说一不二”, 这种言出必行的秉性不仅体现在了公事上,私事上也是雷厉风行。根本没给她任何反应的机会, 话音刚落半秒就亲了上来。

这个吻名为“讨债”, 可是在她看来这完全就是个侵略感十足的攻夺。

他的确是一个悟性高的人, 昨晚才取笑过他, 今天接吻的水准已经远远凌驾在她之上, 反而她很快就招架不住了。

阳剡搂着少女纤细的腰,分开后的这段时间,他经常分不清现实与梦境,联想到梦境与录像里拼凑在一起的完整画面, 感觉身体都要炸了。

想到少女被她绑在床上, 手脚被束缚着挣脱不开,他抱着她,舌尖扫过她每一寸肌肤, 鬼使神差的用那种最卑劣的方式留她在身边,看她躺在他身下为他哭泣颤栗, 因他的动作压抑着轻喘。

那画面实在令人回味无穷。

他握住她的手,与她十指紧扣,过去排斥的身体接触, 现在变得很享受。

和她有过那次亲密接触后,他开始上瘾了。

男人的手探进她的衬衣,没有衣料的阻碍,煽风点火的指腹温度是那么真实,靳小爱意识到危险正在靠近, “——阳剡!”她惊叫一声,连说话的声音也娇媚起来,听到自己类似娇喘的声音,顿时羞红了脸,嘴上抗拒,身体诚实地软在男人怀里,面颊上的红晕宛如红霞彩云,衬得她本来就娇艳的五官美到教人移不开眼。

阳剡手中动作顿了顿,端详着怀里的小姑娘,看她在他肩上吐气如兰,掩饰着慌张的神色娇嗔:“你过分了!”他手臂反而收得更紧。

她的身材实在是太好,三围堪比顶级胸模,趴在他身上一番磨蹭,他的身体很快就有了反应。期待已久的这一刻终于如愿以偿,可是他好像并不满足一个吻,他想要更多。

他在心里嘲笑自己,动作却和思想背道而驰,已经快要不受控制。

阳剡声音沙哑得不像话:“怎么,不想还了?”

靳小爱瞪着男人,出声痛斥:“亲了这么久……连本带利还多出来了呢!”

阳剡一愣,旋即露出个妖气冲天的笑,纤长手指摩挲着少女嫩滑的脖颈皮肤,“多出来的还你。”

“——不用还了!”靳小爱反应飞快,身体本能地往后仰去,谁知他突然松了手,腰间一空,整个人倒下去,猝不及防陷进床垫里。

望见那只孔雀眼底意味不明的笑意,不用猜也知道这是他故意为之。

他轻笑,本来就性感的音色带着魅惑:“这么想睡我的床?”

靳小爱:“……”

“那就勉为其难让你睡一次。”阳剡一直都想驯服这个桀骜不驯的小姑娘,机会来了,不吓吓她不知道天高地厚。

想到这里,他一颗颗解着衬衫的扣子。

靳小爱生气地用脚踹他,被他身手敏捷地避开,脚腕落入男人掌中,“这招用多了,我已经有了防备。”压上去将她双手按到头顶,长腿随意一个姿势即横跨在她两条腿上,“我的爱,下次换一种招式。”无趣道:“这完全就是压倒性胜利。”

靳小爱想到毛璐璐不久前在群里说过的一种战术,说她们家周博屿就是这么被她搞定的,那招屡试不爽。她决定试上一试。

羞愤的少女忽然笑得一脸灿烂,“那你可能没听说过另一种战术。”

阳剡低头凝望着一脸势在必得表情的少女,双手双脚都被他控制住了,她还能用什么方法跟他斗?

他嗤笑一声:“那我倒很想听听,是个什么战术。”

靳小爱一字一顿:“自、杀、式、袭、击。”

阳剡怔了怔,美眸好整以暇地看着得意的少女,“我很期待。”

话音刚落,就被身下的少女咬住了肩。

“这是做什么?”他好笑地看着咬着他衬衫撕扯的少女,“我的女孩生气都这么与众不同。”说完感觉好像不太对劲。

她是在用牙咬开他的衬衫,试图脱掉半挂在他身上的衬衫。

并且成功了。

阳剡身上衣衫大敞,少女缩倦在他怀中,脑袋不老实地在他肩颈处蹭来蹭去,一头青丝铺在床单上,和她稚嫩的肌肤黑白分明,形成一幅诱人的画面,疯狂刺激着他的神经。

他喉结滚了滚,放弃了对她双手的钳制,声音沙哑得几不可闻:“这么惹火,真不怕引火自焚?”

靳小爱不以为然。

阳剡这厮虽然在她面前浪到飞起,在公司里却是以明君给自己定位的,他要立威,干不出倾尽江山的事儿来,她就不信他敢在公司对她怎么着。

“着火也先烧你。”她十分满意他此刻的表情,对男人身体的变化毫无察觉,言语间带着挑谑:“小孔雀,来烧我呀。”火上浇油地伸出舌尖示威似地舔了舔他的锁骨。

感受到那一扫而过的湿润柔软,阳剡轻哼一声,声音比刚才更加沙哑:“别玩。”少女仰起脸,红唇被他吻得潋滟红肿,看在男人眼里无疑是致命的诱惑,滚烫的身体疯狂怂恿着积压的欲念。

“既然是自杀式袭击,自然是背上药包来拼生死的,谁先退谁认怂。”她得寸进尺,期待着骄傲的孔雀在她面前告饶。

“你真是找死。”阳剡掐住她的腰,“这张嘴没句好听的,还是别说话了。”他咬住她的嘴唇,长驱直入将她的伶牙俐齿卷在舌尖,无论她怎么踢打呜咽,他都充耳不闻。

靳小爱感受到男人热烈的吻,带着明显的以欲念为终点,说实话,她有点慌了。

璐璐跟她说的什么狗屁自杀式袭击,是自掘坟墓吧?!

连衣裙侧拉链被拉开,他的手探了进去,从背脊一路向下,最后停留在她双腿间,短暂的逗留后,熟稔到达那一处。

“哥哥——”靳小爱喊出声,试图以这样的方式唤醒被某种欲念支配的男人。

他动作一滞,咬着她的嘴唇:“多叫几声,让你更舒服。”

“…………”

这只妖孔雀的侧颜轮廓好看到爆炸,她恨就恨在自己是条颤抖的颜狗,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拜倒在这只孔雀的脸上了。她清楚地知道身体对他没有任何抵抗力,排斥的仅仅是内心的那点不甘心和自尊心作祟。

但是,当他的指尖探入时,内心深处的那一丝羞耻感连带着身体的颤栗被尽数带跑,丁点不剩。

她仰起脖子,雪白的肌肤泛起了魅人的粉红,“不行。”一张嘴,声音虚软得可怕。

“宝贝,你有感觉。”他的声音已经变得不仔细听无法辨认的地步,“为什么口是心非?”

刚才自己发出的声音太羞耻了,靳小爱咬着下唇不说话。

“不是常说我是个卑鄙无耻之徒么?”他手上动作一秒不停,恶劣地搅乱一池春水,“气氛都烘托到这份上了,不做点什么对不起我自己,你说呢?”

看她咬着嘴唇一言不发,他眯了眯眼,“再咬破了。”少女不听话,他低头吻住她,唇齿与舌尖一进一退,互不相让,仿若一场抵死缠绵的游戏。

阳剡咬着少女的耳垂,“自杀式袭击不是自尽,嗯?”

靳小爱已经软绵无力到无法跟他斗嘴,她做梦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被这个被她嘲讽吻技不好的男人弄得神魂颠倒。

男人指尖带来的快意情潮一浪盖过一浪,倾覆了她自以为理智的神经线。

阳剡注视着少女的脸,欣赏他的女人迎来最后的狂潮,将她所有的反应尽收眼底。

他自认为悟性很高,观察力也一样好。

靳小爱身体抖个不停,任由男人将她的手背放在唇边亲吻,听他认真地承诺:“经验是慢慢积累的,我会让你一次比一次舒服。”

她以前的男人能做到的,他也可以。

靳小爱分明从男人眼中看到了妒忌的神色,有点不明就里。只是很好奇他为什么可以把这种羞耻的事当成教学模板来分享?!

阳剡从床头柜抽出一张纸擦手,扔掉沾满某种液体的纸巾,帮她穿好衣服,拉上侧拉链,“宝贝,你的身体告诉我,你很满意我刚才的表现。”

靳小爱全身无力,只能躺平任他在她身上拉扯。

心里不屑,九点五成几率是过来刚告诉这厮的。

“不用担心有人围观,过来刚的程序早就退出了。”

靳小爱:骗谁呢!

“宝贝,你弄湿了我的床单。”

“…………”

“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靳小爱:认真注视是对丑逼最大的侮辱!

“说话。”

过了两分钟,阳剡听见程序精灵的提示音:【女性的高潮分夸张造作和真实两种,目标是后者,反应真实,目前处在余温当中,需要大约十到十五分钟不等来恢复。】

阳剡:“不是让你退出?”

过来刚:“抱歉。”

“——阳剡!!”少女抓狂的声音预料之中。

阳剡抱住躁动的少女安抚,“不是说她需要十五分钟?”

过来刚:“她太生气了,目前正在透支体力,维持不了多久。建议大哥先哄哄她,因为她听不见我们的谈话内容,会产生焦灼情绪,有可能造成负面影响,比如乱发脾气,和你冷战,暴走等因素都不排除。”

阳剡:“谢谢。”

靳小爱:“………………”他到底有没有在听她说话!!!

把她当透明的吗!!!

欺负她听不见隐形耳机里的声音吗!!

“没必要和程序吃醋。”阳剡亲亲她的脸,“睡一会儿,我做完事带你去吃饭。”

靳小爱侧躺在床上,背对着男人不理他。

她为什么这么命苦,被只无情的孔雀盯上,拿来当爱情的试验品还要被吃干抹净,她大约是史上最惨的小白鼠了吧。

阳剡去了浴室,里面传出哗啦啦的水声,男人在里面做什么不言而喻。

靳小爱瞅着玻璃窗上的影子,阳剡那副好身材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她掀起被子盖住眼睛,仔细一想其实她也不亏。想到高高在上的骄傲孔雀拜倒在她石榴裙下,任她享受,手口并用讨她欢心,心里居然有点暗爽是怎么回事……

靳小爱双手合十——四大皆空,色即是空!

阳剡洗着冷水澡,想到自己面试时对她说的话,心道这草还真他妈香。

他平时洗澡最多二十分钟,今天差不多花了四十五分钟。

靳小爱把柜子里备用的床单拿出来铺好,把脏了那套塞进大号塑料袋,准备等大家都下班了再带回去洗。

这种事太羞耻,阳氏每一个岗位上的都是人精,就连保洁阿姨也是开着宝马来上班的,没准就是哪位高人的母上,回头再把这事儿当唠嗑一传,她还要不要过来正式上班了。

靳小爱在得知阳氏旗下的壹玛准备收购父亲公司那一刻起,就决定以后过来上班。现在收购成功,她没有理由不去壹玛。

阳剡的私人手机放在床头柜上,过来刚程序共享的网络就是这台手机上的,也就是说他现在没带程序进去。

靳小爱喊了声:“过来刚。”

竖起耳朵,听见手机旁边的小盒子里发出轻微的滋滋声,打开盒子,里面躺着个隐形耳机,非常小,形态精巧,带着条耳线粗细的小绳子。

靳小爱把那枚小东西塞进耳朵,就听见过来刚委婉的提醒:“美女,不要乱动我大哥的东西,他什么都好,就是脾气不好。”

靳小爱:“是么?要不要试试我的脾气?你防水我知道,就是不知道防不防火。”

过来刚:“威胁有效。说出你的需求,我照办,我们都冷静一点。”

靳小爱:“你刚才对他说什么了?”

过来刚:“科普了一下性知识,都是些入门的。”

靳小爱:“……他真的没经验?以前没女朋友?”

过来刚:“这个我不清楚,建议亲自检查一下他的身体。”

听见浴室门把的声音,靳小爱迅速把耳机放回盒子,摆成原来的样子。

洗了四十几分钟澡的阳大少爷揉着毛巾走出来,第一件事就是戴上耳机。

靳小爱若无其事地撩撩头发,把他当透明。

阳剡擦干头发,看着穿戴整齐的少女:“不错。”明明是赞美的语气,硬是听出了别种意味。

靳小爱还在为刚才的事情懊恼,瞅着那只表里不一的骚孔雀,这颜值确实担得起外界对他的赞誉。

她没好气道:“什么不错啊?”

阳剡换了干净的衬衫西裤,桃花眼褪去了那股子邪念,精致的面庞瞅上去依旧禁欲又清冷。他走过来,俯身在她耳畔笑说:“体力不错。”

作者有话要说:压倒性胜利PK自杀式袭击

自杀式袭击——KO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