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阳剡!”靳小爱羞愤难当, 背过身去气得脸颊通红。

男人性感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带着戏谑的成分:“刚才那声哥哥喊得好听, 要不以后就这么喊吧。”

“休想!”靳小爱踩他一脚, 转身回自己的位置, 引来同事们眼神暧昧不明地围观了几分钟。

大家都知道老板在大会上宣告过这是他的“准女朋友”, 要是将来修成正果, 这可就是老板娘,谁还敢明着打探,偷偷瞄几下就各自干活去了。

靳小爱整理会议资料的时候,发现今天这场股东大会并不顺利。

她点开阳氏的匿名论坛, 果然, 首页高亮【深8老板冲冠一怒为红颜,会议室发飙怒摔茶杯为哪般】的帖子。

这是阳氏内部正式员工统一的匿名论坛,上面偶尔有科普贴, 方便员工们交流,不过大部分都是吃瓜和八卦, 特别阳剡接任后,基本上都是他的偷拍照屠版,整天都有公司的年轻小妹妹嚷着想睡老板又怕挨打。

靳小爱撇撇嘴, 那只孔雀的颜值还真俘获了不少小姑娘的少女心,不过论坛上大部分都是哭老板太凶,不敢接近,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帖子。

靳小爱点开那个八卦帖子,镇楼图是从大会议室外偷拍到的几张图片。

图片上, 男人面前的地板上躺着几个茶杯,四十几把椅子的大会议室里,四周都是埋头保命的高级经理人。第二张是股东大会结束后,几位董事忙不迭跑路的抓拍,看着有点喜感。

据说阳剡上任后,暗中超盘了一手,这些股东本来持股就不多,因为是当年跟着阳启刚打拼的前辈,他才高抬贵手把人请过来开会做做样子,结果会议上出现了反对的声音,理由是近五年内,目标公司不能为公司带来可观的收益。

阳剡是何许人?众人眼中的顽劣二世祖,实际跟想象中根本不一样,甚至还是个隐藏颇深的职场高手,这些在他手上吃过亏的前辈今天无疑是又碰了一回壁。

靳小爱对那几位股东深表同情。但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她私心是支持阳剡的。无论发生什么,无论他怎么欺霸,她可以打可以骂,别人不行。

经过这几天的观察,阳剡坐上这个位置其实是有许许多多的质疑声。明知道他刚上任,试图给他下马威的所谓前辈太多,不停地找茬,说起来那只孔雀也不容易,这种时候她怎么可能跳出来拖他后腿,自然是谁欺负他就助他一臂之力先弄死外敌,再撸起袖子跟他对着干。

靳小爱自以为把公事私怨分得很清楚,没发觉潜意识里对阳剡的保护欲,已经超越了继兄妹的关系。

整理完文稿和会议资料,靳小爱泡了杯茶给阳剡送过去。

阳剡正对着电脑办公,没注意到她进来,端起咖啡杯发现杯子空了,摁下内线正要说话,看到端着茶进来的少女,对秘书说:“没事了。”扭头凝望着少女:“饿了?”

靳小爱拿开他手边的咖啡杯:“少喝这个,加重病情。”被他拽到腿上,她推着他:“上班时间……”

“关心我?”阳剡捉住少女的手,莫名贪恋跟她肢体接触,“是不是?”

靳小爱口是心非道:“我只想你快点康复,免得出了事江医生打给我,我嫌麻烦。”

阳剡低头看她:“都知道了?”

靳小爱:“能不知道么?紧急联络人就我一个,你这是存心找茬是吧。”

阳剡:“你是我女朋友,唯一的紧急联络人写你名字怎么了?”

靳小爱:“我可没答应。”

阳剡:“你刚才明明答应了。”

靳小爱:“????”

想到动情时刻,男人性感的声音在耳边蛊惑盘旋,那种时候谁还听得清他在说什么,身体反应太过强烈,所有的意志都见鬼去了,也还管他在说什么,她就……答应了……

原来说的是这个吗?

靳小爱想问,又怕遭到他无情的嘲笑。

阳剡黑眸含笑,准备给她复述一遍她刚才失去意识之前说过的话,“刚才……”

“我不听!”靳小爱捂住耳朵,两只大眼睛被挤变形的样子看在阳剡眼里。

阳剡看着把自己脸蛋挤变形的小姑娘,心想他的女人真他妈可爱。

靳小爱挣脱他的禁锢,“像你这种阴晴不定的家伙,谁敢当你女朋友。”

不经意的一句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阳剡记住了她这话,更加坚定了康复的信念。

一个总是频频探往地狱的人,以为已经自暴自弃无所畏惧,忽然想要好好活着,也有了害怕失去的东西。

阳剡揽过少女的腰,无视她的挣扎,屈指在她鼻梁上轻轻刮了下,“那等我病好的那一天,你嫁我?”

明明是他说的不爱她,追求也仅仅只是一种体验。

这是又在玩什么游戏?

靳小爱不能理解他为什么突然把恋爱实验上升到婚姻,想到他精神上的问题,也就忍住了跟他唱反调的冲动,敷衍地点点头,顺便鼓励了句:“等你把神经病治好的那天,我嫁给你。”

阳剡耳机里传出过来刚的声音:“她在骗你。”

他根本不想听到这种话,摘掉耳机缠上少女,把谎言坐实:“一言为定。”

他根本不屑是用什么方法,也不在乎她爱不爱他,他只知道,他放不开她了。

至于真话假话,无所谓。

阳剡并没有揭穿,顺着她的话:“记住你的保证书。不过我不介意先婚后爱,你考虑一下。”

靳小爱看到男人那双黑眸里坚定不移的眸光,心虚地垂下眼,果然这种病的人都有偏执倾向,越是抓不住的越要得到么?

“别玩失忆梗,咱两刚离不到三个月。”她说。

“我可能不是一匹好马。”阳剡也不介意被打脸,在她漂亮的眼尾落下一吻:“我现在稀罕死你这颗草,特别想操。”

“!!!!”

这货放古代言情小说里,绝壁是贯彻全文最大的反派,出尔反尔、阴晴不定、冷漠无情这几样反派必备特征全被他占尽了。

算了,权当日行一善,鼓励他早日康复。

靳小爱好不容易从阳剡手里逃脱,藏在洗手间里发消息:【我可真是太善良了!】

【你这种善良婊里婊气的,不过我喜欢。】

【璐璐哥,话不能这么说,我确实有考虑到我妈的生命安全才会对他倍加照顾,可这里头也有发自肺腑的关心好嘛!】

【我妈从没说过你妈的坏话,据她老人家形容,你妈挺耿直的,容易得罪人,心挺善良一人,就是作了点儿,明明早就可以嫁了,到现在还不肯领证。】

【这事儿你妈都知道啊?】

【我妈跟你妈同一个专业啊,新闻小姐都这样。你们家的恩恩怨怨我妈在我爹跟前八卦好几年了,我都会背了好吗!实不相瞒,第一次听说你跟阳剡的八卦,就是从我妈那儿。】

两个女人扯了会儿你妈我妈,终于言归正传:

【咱明人不说暗话,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去的阳剡的别墅,现在证实过来刚不是周总为那个不存在的白月光制造的,该还这人情了吧?】

【就说今儿这么话唠跟我唠嗑,搞半天在这儿等着我呢?成,你说,只要不是杀人放火的勾当,有求必应。】

【你不是刚接手你们家公司么,像您这样的女强人一定认识不少高端人才,帮我查间公司,没问题吧?】

毛璐璐刚回到自家公司上班,好歹也是坐拥百亿身家的真白富美精英高管,查间刚上市的公司易如反掌。

不到十分钟,“爱容”公司的全部资料就发送到了靳小爱的邮箱。

毛璐璐打来电话:“小爱爱,你查爱容干嘛?据我所知这是那位航空公司大佬的儿子开的,公司不大,不过背后实力雄厚。怎么,要帮你前夫搞点事情?”

靳小爱说:“壹玛收购了我爸的公司,估计又是一场大比拼,爱容在跟壹玛抢中建的单子,你懂的。”

“哟,人不大,心倒挺野啊妞儿,咋地?你还想把爱容的单子抢过来?告诉你啊,中建是国企,下边随便一个高管都能顶上咱们这些民办企业的总经理,你知道他们的主管是谁吗?”

“谁呀?”

“姓张,是个大胖子,能力没多少,裙带关系强大得很,跟你上回整出大新闻的张妮是叔侄关系。”

靳小爱知道张妮有个在国企当高管的堂叔,没想到这么巧是这次多家公司共同竞争的甲方。

“中建是国有企业,稍有不慎就会被革职,他不敢乱来,但也不排除为张妮提供资源,明白吗小爱爱。”

“明白。”

“聪明。你要知道张妮虽然情商低了点,人贱了点,做这种工程的实力还是有的,不要轻敌。”

“这个单子跟她有关?”

“是,岳家老头为了中建的订单,给甲方主管面子,准备用她。给你提供一条捷径,走不走?”

“走!”这一单至关重要,既可以让爸爸公司起死回生,也能助力壹玛成功转型,单子不算大,但是名声很有可能就从此做起。

如果能帮到阳剡,她心理压力会小很多。毕竟阳剡这次是顶着所有人都反对的声音,仿若一个昏君做出的这种决定。

不论他这么做是内心那点病态的偏执想引起她的注意,还是出于真心认为壹玛收购成功后可以盈利,她都要感谢他,自然不能什么也不做,眼睁睁看着他失败,然后被人背后说闲话。

毛璐璐说:“捷径就是去找岳容,让他放弃这次竞争,等壹玛渡过难关,以后再找机会让他一单。不过我也不敢确定他会答应,因为这也是他新公司的第一个大单,很多人都想用中建的生意打响知名度,这听起来有点强人所难,成不成就看你的魅力了。”

靳小爱思忖着,据她所知,学长不是一个功利心特别强的人,而且他有父母帮忙,继父已经彻底不管集团的业务了,阳剡可谓是孤军作战。而且这次是为了帮她才和董事的关系陷入僵局。

“我试试。”短暂的沉默后,靳小爱说,“但我不会让他放弃,只求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商场如战场,世上没那么多公平公正的事情。有张妮在,公平竞争你就不要想了,那女的绝壁要搞小动作,你又不是没上过当。”

“所以我要去和学长谈。”

“不错啊小爱爱,我以前一直以为你是个花瓶。”

“谢谢,我也没想到那个暴躁白富美会坐到公司老总的位置上,而且还这么精明。虽然你们家是卖猪肉的。”

“小爱爱!”

“毛总,感恩,好人一生平安,我还有事,先挂啦,改天请你吃饭,拜!”

靳小爱点开微信,找到岳容的头像,写好一条内容发送过去:【学长,晚上有空一块儿吃个饭?】

那头秒回:【小爱,你在哪,我去接你。】

【我在阳氏总部大厦对面等你,就上次你给我送外卖那地方。】

【好,等我。】

*

阳剡看了眼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下班的点。

他靠在办公椅上,英俊的脸庞略带倦意。

这次收购其实并不顺利,他顶着百分之九十九的反对声,强行购入了目标公司全部的股份,如果盈利失败,迎来的将会是无数的讽刺与藐视。

这一个礼拜每天大大小小五六场会开得他整个人都不好了,要不是有美人在怀,时不时能在温柔乡温存片刻,他还真有点顶不住。

“还真是爱美人不要江山,头脑清晰理智的阳大少爷变成个昏君了?”苏芩池在视频里说。

阳剡嗤笑一声:“千里追妻开心吗?”

苏芩池笑容僵在脸上:“兄弟都是互相伤害?”

阳剡:“看你的表情,貌似失败了。”

苏芩池:“看你的表情,貌似也没好到哪去。”

阳剡:“起码我不会犯你这种低级错误。”

苏芩池:“这个我服。”

阳剡:“及时止损,好过最后千里追妻。”

苏芩池不可思议道:“妻?你想结婚了?”

阳剡端起咖啡,想到什么,换了旁边的茶,小酌一口,垂眸的动作恰好掩去了眼中的茫然,“只是一种留她在身边的手段,别想太多。”

“我不信。”苏芩池朝身后看了眼,说:“去堵人了。”

“那边现在天还没亮吧?保重。”

阳剡关掉电脑,走出办公室。

办公室里空荡荡,说好一起去吃饭的女人已经不见了踪迹。

他掏出手机给她打电话,听见“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年轻气盛的脸上满是落寞,连他自己都没发觉这种失落的情绪。

以此同时,靳小爱正坐在岳容的车里。

一开机,就收到阳剡发来的消息:【去哪了?】

她清楚阳剡对岳容的敌意,提起岳容,他总是很容易被激怒,哪怕她今天来是为了帮他,以他的性子也一定会大发脾气。

于是,她撒了个小谎:【导师找我有点事,现在院里。】

阳剡的消息过了几分钟才进来:【等你吃饭。】

靳小爱莫名觉得心虚,甚至有一种自己出轨了的荒诞感觉。

一定是那家伙最近每天粘着她,还对她做出那种亲密无间的事,让她产生了他们还没分手的错觉。

心里想着,仍是慌得不行,大概是因为那份保证书,一旦被他发现她和岳容吃饭,直接就被打成违约,到时她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幸好她特意把岳容约来这偏僻的地方吃饭,这里一般都要预约,很少有散客过来。

靳小爱在手机上回复:【不用等我,你自己先吃吧。】收起手机,笑容极不自然:“今天我请。”

“好。”岳容把车开到餐厅门口,将车钥匙递给工作人员泊车,举手投足间敛去在学校时的青涩,多了一些成熟男人的味道,他笑了笑,看着她,说:“你喜欢这家?”

靳小爱点头,“嗯,这家很难约,主厨挺有个性,有钱也未必吃得上,之前我妈过生日就约了很久。”

突然想起妈妈过生日的时候,阳剡也在,他来过……

应该没这么恐怖被他发现吧?她都提前半小时跑路了。

靳小爱头皮发麻,拿着包下车,微微曲卷的发丝垂到肩膀一侧,正好露出颈上暧昧的红痕。

岳容拉车门的手僵住,看着少女雪白脖颈上刺眼的痕迹,那么明显的欢好时被吮过的痕迹,顿时心乱如麻。

作者有话要说:小爱爱你违约了,铁板上的事实,怕是不能抵赖了,保证书拿出来,女朋友安排上23333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