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岳容过去一直认为像阳剡那种桀骜不羁的公子哥, 和靳小爱在一起只是随便玩玩,过段时间腻味了就消失, 从不认为他会对她负责。哪怕是两人协议领证, 他也只是遗憾自己出现得晚了一步, 他始终在等待, 不相信这样水火不容的两个人会走到一起, 更不可能发生所谓的感情。

可是现在他不再笃定,看到少女脖颈上暧昧的痕迹,哪怕内心一万个不愿意相信,也不得不冷静下来认清事实。

内心有太多的不确定与不甘心, 最后在小姑娘纯真的眼神中消失殆尽。

喜欢不是束缚, 更不是强取豪夺,除了认命,他还能做什么呢?

“你怎么了?”靳小爱瞅着脸色苍白的岳容, “不舒服啊?”

岳容摇摇头,勉强地笑了笑, “没事,我们进去吧。”

靳小爱并没察觉到岳容的异样的眼神,径直上了二楼。

这是帝临跟人合资开的私房菜馆, 名为“馆”,实际上消费水平和消费群体远高于五星级酒店的客人,她今天好不容易拜托江姿走后门才帮她定到临时的位置。

这里的装修是小隔间的风格,有大间有小间,靳小爱这间是客人临时有事退掉的六人间, 前后大大小小的隔间都坐满了客人,中间有舞台,坐着拉二胡弹琵琶的艺人,功夫茶的行家正在表演技艺,周围的座位全部临窗,可以看到后院厨子们抓鸡切菜的情景,这算是城市中最返璞归真的田园菜馆了。

靳小爱坐下来,不知道该怎么切入话题。

其实她对岳容一直都有点愧疚,之前误会了他,还没道歉就先求人帮朋友考研的忙,岳容也二话不说帮了。

“这家店的老板是我朋友老公,我怕耽误学长做事,来之前就用APP把菜点好了,也不知道你的口味,不过点的都是这儿的招牌菜。”

“不用跟我这么见外。”岳容的脸色比刚才稍微好了点,只是看上去依旧有点反常落寞。

“岳容?”靳小爱把水递给他,对方好半响都没有接。

岳容愣了愣,从她手上接过茶杯,“谢谢。”

“你怎么了?今天怪怪的。”

岳容看着她:“小爱,有些话我知道现在说已经晚了,但是我不是喜欢在心里藏事的人,就坦白说了吧。”

靳小爱的手机响了声,她把提示音调成静音,抬起头:“啊?你接着说。”

岳容凝视她良久不语。

“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岳容摇摇头,望着少女令人惊艳的脸,做最后的尝试:“你知道的,我对你的喜欢不单单是看重美貌,还有别的……”他握紧茶杯,没再绕圈子,鼓足了勇气,简短地问:“我还有机会吗?”

靳小爱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收起笑容,抱歉道:“对不起。”

意料之中的答案。

岳容眼底闪过一丝失望,提壶帮对座的女孩添满茶水,面容看似一片平静:“我知道你今天约我出来的目的,只是没料到,即便是关系到伯父公司的发展,你依然毫不犹豫的拒绝我。”

“岳容……”

“听我把话说完。”岳容放下茶壶,继续说:“我知道这件事对你来说很重要,我也曾经卑劣的想过以此来强迫你,让你做我的女朋友,可是我办不到。”

“真的很抱歉,我的身份不允许我去关注别人。”从一开始她就认清了自己已婚的事实,就算是契约婚姻也应该恪守规则,所以在学校不论追求者有多优秀,她都丝毫没有放在心上,岳容向她告白的时间,恰好是这个时候。

岳容抿着唇默了默,说:“壹玛收购伯父公司的价格已经超出预算的四成,其中两成是爱容的出价。”

靳小爱诧异地望着他,原来岳容也有想过要帮爸爸的公司起死回生……

“我没有阳剡那么偏执,我大概比他更懂得权衡利弊。”说到这里,岳容自嘲地笑了一声,“其实他也清楚,除了我跟他竞争,还有人在哄抬股价,但他还是出手了,这等同明知道对方设下了陷阱,依然往下跳。”

只有业内人士看得明白,那是真正的莽夫行为,完全是拿钱往火坑里砸。

阳剡何等的精明,做人做人事从未吃过哑巴亏,这么显而易见的陷阱,他又怎么会看不明白。

岳容垂下头去,曾经意气风发的少年满脸失意,靳小爱从没在他脸上看到过这种表情。

几秒后,他扬起脸,说:“我输得心服口服。”

靳小爱胡乱地点了点头,捧着茶杯斟酌片刻,“我没有请求你放弃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能不能不要用张妮。”那个张主管一定已经告诉过她甲方的要求,而壹玛对甲方的要求以及现场调查研究进度是零。

“她来找过我。”岳容说。

靳小爱紧张道:“你答应她了?”

岳容表情失落:“小爱,我没想过你会这么看我。明知道她对你做的那些事,我又怎么会与她为伍?”

靳小爱低垂着头,“抱歉,商场如战场。”

“不论是商场还是战场,你永远不会成为战利品,更不会成为牺牲品。我……”岳容想说他可以等她,想了想觉得这必然引来她的反感,“我不会做伤害你的事。”

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靳小爱没再接话,生怕他下一句是那些让她难以回答的话题。

两人都没再开口,一顿饭吃得非常别扭。

靳小爱几乎是每隔五分钟就会收到阳剡的消息,不回他就打电话,她不敢接,怕露馅,只好在他发消息过来的时候秒回复。

阳剡发来条消息:【实验室可以一直玩手机?】

靳小爱硬着头皮扯了个谎:【现在是自由设计环节。】

阳剡:【等你吃饭。】

靳小爱吞下口中一块红烧肉,回他:【你怎么还没吃?】

阳剡:【你不在,吃不下。】

岳容接了个电话坐回来,靳小爱找准时机,笑着说:“是不是公司有事?那你快去吧快去吧。”

她实在不想再敷衍那只孔雀了,那家伙智商挺高,没那么好骗,越敷衍越觉得马上就要露馅儿了。

“你吃好了?”岳容看一眼桌上没怎么被动过的菜,“再吃几口吧,一会儿我送你回去。”

“不用不用,我自己有……”她好像没开车,“我哥哥来接我啦。”

岳容眼睛里掩不住的颓意,生平第一次体验到心碎的滋味。

他拿起椅子上的外套穿上,对情绪管理非常到位,脸上没有任何心碎的痕迹,只有握手机的指关因太过用力而泛白,依然是风轻云淡温柔得不像话的语气:“确定不用送么?”

靳小爱没注意到少年眼中的悲伤,只当他一味地撮合她跟阳剡,夸了他不少好,实在是古怪得很,摇头说:“不用,我哥哥马上到啦。”

岳容扭头,望见出现在门口的男人,笑容温文尔雅:“你继兄对你比我想象中要上心,这样我也放心了。”

靳小爱思忖着岳容临别前那话的意思,怎么一向对阳剡不满的人突然替他说起好话来了?不过可算是解决了这桩麻烦事。

她坐下来,点开手机扫描桌上的二维码埋单,发现岳容已经付过钱了。

看到一大堆未读的微信消息,伤脑筋地点开通讯录,给突然变得异常粘人的阳大少爷回电话。

那头一直无人接听,她有点担心,自从知道他的病情,就不太敢去刺激他,更不敢让他一个人待在家。

想到第二个人格对母亲的敌意,靳小爱抓起包走出隔间。

男人高大的身躯迎面撞来。

她忙向对方致歉:“对不起,我……阳剡?”

阳剡看着匆忙的少女,眸色意味不明:“实验课,嗯?”

靳小爱心里咯噔一声,摆着双手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就是怕你误会才撒谎骗你的,我……”等等,她为什么要不打自招?

“我的宝贝学会撒谎了?”阳剡搂住少女的腰,性感嗓音慵懒中透着愠怒,只是太过于不着痕迹,让人很难察觉。

男人板着脸带她出去,在旁人看来就是一对甜蜜的情侣,只有当事人靳小爱知道这是山雨欲来的征兆。

阳剡把车开出来停在她脚边,靳小爱打开副驾座车门坐进去。

阳剡面无表情,开出一段距离后把跑车停靠在路边,手肘撑在车窗上,好整以暇地看着一脸无辜的少女,仿佛是在等着看她接下来拙劣的表演。

靳小爱在这位表面斯文的大少爷身上没少吃亏,知道智商碾压不过,当他面撒谎简直是自取其辱,倒不如装傻充愣。

她莫名觉得理亏,戳了戳他的胳膊,见他没反应,挤出笑容,主动去牵他的手,抱着他的胳膊依偎在他身上,语气像是在哄小孩儿:“别生气嘛,我现在陪你吃饭好不好?”

靳小爱心里拼命请求所有路过的神明保佑,希望这只孔雀没看见岳容,不然她就真的要履行保证书上的违规惩罚了。

阳剡反握住少女的手腕,将她拉到腿上,性感的嗓音毫不掩饰内心的不满:“我不想吃饭,只想吃你。”

这显然已经是调整过后的情绪,按他过去的脾气,早把她按地上摩擦了。

靳小爱没想太多,伸出胳膊让他咬,“吃哪儿?来吧,让你吃个够。”

“确定?”阳剡俯身,舌尖在她唇上扫一下,绵长的呼吸扑打在她耳边,长指毫无征兆地探进了她衣服里,“那我就不客气了。”

靳小爱浑身一颤。

男人的嘴唇在她胸前落定,带着湿热的呼吸,刺激着她丰盈的敏感区域。

“这里不可以!!”靳小爱几乎尖叫出声,这男人现在的动作真的色气满满,她脑袋都要炸开了。

阳剡舔了舔嘴唇,“哦?”他从来都不会亏待自己,她的呼喊声对他丝毫没有造成影响,“好像也可以。”

最敏感的地方被男人的牙齿轻咬着,一下又一下,她脊梁发颤,身体每一根神经都紧紧崩着,一下都不敢动,带着哭腔:“阳剡!你要死啊!别碰——”一开口,男人兴风作浪的唇舌更加肆无忌惮。

“以前只是不听话,现在学会撒谎了。”性感的嗓音从胸口传出,闷闷的,却又带着极致的魅惑,他手上的动作简直叫人抓狂。

“别碰那里……”靳小爱出声阻止,声音酥软得不像话,她忍不住躬起身体,手指穿过男人的发,“我错了,别碰那,求你了。”

她一点也不想在路边做这种事,尽管这辆顶级跑车非常安全,外面不可能到里头的情况,可她内心还是抗拒,说到底她也只是耍耍嘴皮子功夫的保守类型,让她光天化日之下在路边做这种事,她真没那熊心豹子胆。

阳剡将少女的头摁在怀里,一手探向她腿间。

她一开口,他就封住她的嘴,真真叫天不应。

男人双目猩红,妖娆的眼尾泛着殷红,已经丧失了理智。

他提前约了主厨准备带她来这吃饭,她爽约他信了,跑了一百多公里过来给她打包,准备去学院门口接她回家,让他看到的是口口声声说自己在实验室的女人,正在和别的男人共进晚餐。

他一忍再忍,压抑着自己恨不得立刻把她据为己有的冲动,给她自由,任她胡闹,现在忍无可忍。

内心妒忌的情绪一发不可收拾,言语动作间没有得到释放的男人将这种情绪转为病态的占有欲,一心只想把她变成自己的女人。

皮带扣发出金属的清脆声,上衣被撩到腰间,包臀裙已经被掀到臀部,男人的手指在她腿间兴风作浪,并且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一路探向最深处。

他的动作目的性太强烈,靳小爱立刻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

她害怕地缩倦在他腿上,软声央求:“不要,别这样,哥哥,求你……”

少女眼角的泪水滴落在他手背上,失去理智的男人像是被这滴泪灼烧。

他手臂一僵,收回即将深入她身体的手指,在她耳边说:“我就这么不堪入目,让你一点机会也不愿给?”

少女咬着下唇不说话。

阳剡讥笑一声,他还真是痴人说梦,她抗拒得太过于明显,这问题毋庸置疑,不等她开口,帮她把内衣暗扣挂回去,下巴抵着她肩上,轻声说:“让我抱一会儿,不碰你。”

靳小爱红着眼眶,骗他是她不对,可是她只是想帮他做一点微不足道的事,换来这种惩罚,心里难免委屈。毕竟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之前那两次也是他有所收敛的亲热,不像刚才,他的动作分明带着势在必得的侵略,她怎么可能一点不害怕。

她对他并不抗拒,只是不愿意在这种情况下丢掉一血,回忆起来也太不美好了。

他很有可能误解了她刚才吓哭的原因,不过这个节骨眼她早被吓得三魂丢了六魄,哪还有心思去安慰别人,委屈巴巴地趴在男人胸膛上喘气呼呼。

因为他刚才急切撩拨的指尖,她的身体已经崩溃得一塌糊涂,呼吸间仍喘个不停。

阳剡收紧手臂,看小姑娘这幅温顺乖巧的样子,那些麻烦事还算个屁,他现在只想好好疼爱她,根本无心去追究其他男人。这种坐拥美人的优越感超过一夜进账十个亿。

滔天怒火在她小小的举动下熄灭,他自己都觉得很神奇。

阳剡埋首在女孩的发丝里,强忍着炸裂的胀痛,“再这么下去我得死。”

靳小爱误以为他指的是他的病情,仰起脸,神色略显慌张:“这两天又昏迷了?”

阳剡抓住她柔若无骨的手,落到身体的某一处,咬着她的耳朵哑声说:“宝贝,你真打算让你男朋友后半生硬不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老脸一红,捂住

新年第一天,从甜蜜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