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9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靳小爱想到这厮的累累前科, 抬起脚就踹过去,毫无意外地被男人握在掌中, 他手心的温度灼得她脚心发烫, 心肝脾肺仿佛都跟着在颤。

他那双上挑的黑眸被情潮灼烧, 变得深邃幽暗, 这种撩人的眼眸生在这样一张祸国殃民的脸上, 真的好看到无可挑剔。大概是头顶那一阵阵有节奏的敲击声,她听着也开始面红耳赤。

靳小爱躲开男人灼灼目光,虚张声势地挑眉笑了一声:“要不是看你最近虚,我能让你求生不得, 求死不能信不信。”

男人压下来抬起她的下巴逼她与他对视, 笑得一脸妖孽:“不信。你只会让哥哥欲求不满。”

“别欺负我没经验!让你那啥尽人亡都行。”靳小爱语气嚣张,内心慌成一团。也是奇了怪了,自从确定关系, 最近跟他抬杠都有点力不从心,她一定是沦陷了, 她怎么能比这只孔雀先沦陷?

谁先爱谁输,绝对不行,不行不行。

“经验?”阳剡愣怔一瞬, 眼神古怪地看着装腔作势的少女,没明白她指的是哪方面的经验,不过眼下的情况由不得他多想,因为隔壁的动静,他脑补出了一大堆跟她为爱鼓掌的场面, 这会儿浑身滚烫,感觉自己就快要炸了。

他低头含住少女的耳垂,嗓音明显比平时沙哑:“怎么办宝贝,哥哥想……你。”

最后几个字像羽毛似地拂过她的耳际,惹得她身体轻轻一颤,被撩得心神荡漾。

靳小爱脸热起来,以前他在她面前从来都是清心寡欲的形象,就算是亲吻也是点到为止,哪里像现在这样脸不红心不跳的撩拨过她。

男人并没有给她考虑的时间,修长的手指在她皮肤上煽风点火,所到之处就像是被大火灼过似的,她有点招架不住,声音已经有点喘:“我有一点紧张……”

“怕我不负责?”他轻声耳语,声音性感得让人抓狂,不但如此还有一下没一下地啃咬她的脖子,在她皮肤上留下一道道暧昧印记:“乖,放松。”说甜言蜜语做承诺对他来说确实很难,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能活多久,又怎么去给另一个人承诺。

就算自己无法确定未来,他依然不肯松开当下的手。

他完全无法忍受她披上嫁衣成为别人的新娘,他没什么大无畏的牺牲自我成全对方的精神,就是个占有欲强到病态的卑劣小人,只想在有生之年牢牢将她绑在身边,谁抢他的女人他就弄死谁。

脖颈处的热气烫得她止不住地颤抖,靳小爱搂住男人结实的腰,被他撩得脑子里一片混乱,仅存的理智整理着思维,她颤声说:“我还没拿到学位,你不还吃着药,对孩子不好吧?”

阳剡听懂了她的意思,原本只是想逗逗她玩点情调,没想到小姑娘比他脑子里装的东西还有颜色。他抬眼看了看床头柜上摆着的两排冈本0.01,低头咬着小姑娘稚嫩的耳垂:“这不现成的么?”

靳小爱扭头瞅一眼八大盒避孕套——

难道这就是命中注定的“告别一血之夜”?

她说要他治好病以后才能碰她完全是为了激励他不要放弃治疗,这种事情讲究的就是一个天时地利人和,只要时机成熟了,面对的又是自己喜欢的人,哪里还顾得上挑时间地点。

男人纤长的手指让手控止不住地脑补了一大堆,想到他那几根骨节分明的长指正在自己最隐秘的地方游走,她就抑制不住那种掌控全局反压他的心情。

但那仅仅只是一种设想。

实际情况是:“阳剡我我我有点慌。”靳小爱说完感觉自己这样特别没出息,不就是捅破那一层薄膜,没那么值得矫情的事儿:“你轻点啊。”她紧闭着双眼,忐忑地等待这位悟性极高的贵公子展现真正的技术。

阳剡被小姑娘紧张得语无伦次的样子弄得也有点慌,按理说他才是第一次尝试做这件事的人,怎么她看上去比他还紧张?可偏生就是这种紧张压抑的氛围,让他从逗趣变成难以自持地冲动起来,恨不得立刻真要了她,把两人的亲密关系坐实了。

少女的长发瀑布般流畅地铺在枕头上,美眸迷茫动人,红唇微张的样子仿佛在邀请他爱她,她这幅样子让人没法理智,他咬住她的嘴唇,失控地褪去她的丝袜,声音被欲念灼得异常沙哑:“别怕,哥哥让你舒服。”

靳小爱被男人性感的嗓音惊得浑身发软。

隔壁房间的小情侣终于消停了,这头却刹不住车,床单已经被少女弄得没法看,两人的姿势奔放程度不亚于隔壁。

阳剡伸手从床头柜架子上拿了盒套子拆开。

靳小爱听见塑料纸被撕开的声音,紧张地抓着床单,却迟迟没有等来男人的身躯,她偷偷睁开一只眼,看到扔了一地的橡胶制品,愣了一愣。目光触及男人的那一处,迅速收回视线,吞下几滴唾沫:“怎、怎么不合适么?”

“妈的,套太小,弄不上去。”阳剡低声咒骂:“操,这什么垃圾玩意儿。”

明明是他大的太离谱!

靳小爱已经想象到了自己待会儿的处境,那将会是怎样惨烈的场面,“换一盒大的。”她只是随口一说,也没用过这玩意儿,鬼知道怎么辨认呢。

冈本这些套尺寸都太小,阳剡根本用不上,扔掉第八个盒子,板起脸钻进被窝,向现实低下了尊贵的头,抱着女朋友纤细的腰肢,无奈道:“宝贝,我们换种方式?”

他现在服用大量镇定类药物,如果有一点失误让她怀孕了,流产对她的身体影响太大,为了一时的快乐,让喜欢的姑娘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担惊受怕,这是畜生才干的事。叫人去买回来恐怕早就熄火了,这种时候除了另辟途径舒缓别无他法。

靳小爱想笑又不敢笑,乖巧地缩进男人怀里。

接下来,她领略到了男人口中的另一种方式。

平日里清高的贵公子讨好地埋首在自己腿间,唇齿摩擦皮肤的时刻,只需要一点点接触,立刻触击四肢百骸,那种销魂噬骨的情潮叫人疯狂。

隔壁又传来了那声响,伴随着女人的尖叫声越发放肆,这种无异于现场观摩的声音刺激着男女的感官。

她那条小短裙和丝袜早不知道被他扔哪儿去了,男人湿热绵长的呼吸刺激着敏感稚嫩的肌理,湿热的舌尖突然探进,她不可置信地僵住脊梁,全身上下神经线紧绷着,一松懈便再也承受不住,弓起身子颤抖着失去了意识。

“这么快?”男人在她耳边轻笑。

靳小爱久久没有缓过来,等她清醒的时候,听见浴室里的水声,猜到他是羞于在她面前做那种事,自己一个人偷偷躲进浴室弄去了。

热水从头顶淋下来,阳剡回味着少女刚才失控的表情,双手有节奏地动作,借此方法缓解压抑着的热血。

有时候他真觉得自己挺惨,明明美人在怀,却总是遭遇变故。特别是今晚,好不容易得到她的准许。

那该死的套。

浴室门叩响,“阳剡,你……可以吗?”靳小爱轻轻推开浴室,里面烟雾缭绕,入眼一幅美男沐浴的画面倒是赏心悦目。

男人几乎是同一时刻停止了动作,慌乱又懊恼地背过身去,展露给外头的靳小爱一个颀长的背影,“要用洗手间?”

靳小爱走进去,没回答他,心想这只骚断腿的孔雀现在是在害羞??

她什么也没穿,纤细的手臂从男人背后环住他的腰。

阳剡一愣,接着就发现自己那一处被少女柔软的小手握住,他轻叹一声,语气几乎是在央求:“宝贝,别闹,我会死的。”

“谁闹了,我是想帮你嘛。”她的语气含羞带怯,却又像掌控全局的女王一般,不容拒绝,诱人至极:“别动,别回头看我,就这样。”

热水喷洒在两人身上,顺着男人的脊梁落在少女肩头。她蹲着,他站着,两人面对墙壁,她吃力地握住他,收紧手指,他难以自持地频频叹息,指尖轻抚着她柔软的嘴唇,想象自己正在亲吻她,压抑着嗓音示意她放松一些:“宝贝,你想弄死你老公?”

想到那长达三十分钟的魔鬼经历,她这次算是吸取教训,“你太……太久了。”

他轻笑,扬起脸迎着喷头的水,感受着那双小手的力度,真是爱死了这种被她服务的感觉。

靳小爱这下能理解他那次为什么会一脸鄙视地说江姿家的套太逊,这个牌子的尺寸他确实用不上。

半个小时后:

“爽吗?”女王陛下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一脸满足的男人。

男人笑得好看:“陛下不爽?”

“咳咳……”靳小爱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赤脚踢踢男人:“睡里面外面?”

他把她压倒,缠上来抱着她:“睡你边上。”

靳小爱踢他一脚,举着酸掉了的双手:“给朕捏捏。”

“微臣遵旨。”男人听话地帮她按摩手指,“女王陛下还有什么吩咐?”

靳小爱:“老子饿了。”

阳剡:“想吃什么?”

靳小爱:“麻辣……”

“不许吃那个。”还没说完就被阳大少爷无情拒绝。

“为什么啊?”

“我怕辣。”

“又没让你吃。”

他低头在她嘴唇上啄了下:“我怕我会忍不住吃。”

“吃完我就刷牙。”

阳剡拿她没办法,起身穿好衣服,打电话叫酒店经理设法弄来了女朋友想吃的。

经理办事情非常利落,不到半小时就送来了老板吩咐的所有外卖。

阳剡靠在落地窗边,两指间夹着一根没点的烟,看着吃得一脸舒畅的少女,叹道:“这绝对是最失败的入侵物种。”

靳小爱接话道:“这绝对是最惨的开房经历。”

阳剡抬眼,小姑娘这是在调侃他第一次失败了呢。他没反驳,舌尖顶了顶右脸,决定明天就去找帝临传授经验。

靳小爱洗漱完,回到男人身边躺好。

阳剡搂着她吻她,两人缠绵了好一会儿,担心再次擦枪走火才肯松开。

有些情感其实不必言说,可是女人就是喜欢听自己的另一半在耳边温存时说一些好听的甜言蜜语。她缠上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意图已经很明显,是要他说点什么悦耳动听的话来听。

他看似领悟了她的意思,吻了吻她的额头,回味着她刚才销魂撩人的表情,没点正经地搂着她说:“宝贝,你刚才的样子特别美。”

作者有话要说:我可怜的小孔雀啊,对不起真没你能用的size啊哈哈哈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