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话惹来一顿猛踹。

这晚谁都没有睡好, 隔壁的声音由惊天动地到风平浪静,估摸是女生体力不支扛不住了, 后半夜可算真正消停。

靳小爱满脑子都是有颜色的画面, 那种既害怕又觉得刺激的感觉无端让人生出跃跃欲试的心情。可是一想到她男朋友的尺寸, 又忍不住替自己的第一次担忧起来。

男人惊人的部位抵了她一晚上, 要不是不好意思开口, 她真想打电话问问医生,给他开的那些药是不是不顶用。

*

隔天。

靳小爱去院里上完两节课,开车回家路上就接到刘婼君的电话,提醒她下午早点回去。不必说明情况她也知道, 今天是臻美卿的忌日, 也是阳剡病发的高危期。

靳小爱把车开到一家小玩意儿店铺门口,进去买了些逗趣的玩具带回去以防万一。

听她母亲说,臻美卿阿姨喜欢陪阳剡玩小游戏, 万一第二人格出现了,她也有个能勾起记忆的东西拖住他。

从小玩意儿店出来, 迎面撞上脚步匆匆的女人,靳小爱抬眼一看,居然是张妮和另一个陌生年轻姑娘。

“对不起啊, 刚才走得急。”小姑娘看她的眼神带着惊艳,身上穿着戴着的都是奢侈品牌,虽然听上去是很有礼貌地在道歉,可那张眼高于顶的眼睛丝毫没有歉意,高傲得叫人无法忽视。

张妮也很意外会在这里撞见靳小爱, 目光从她身上扫过,酸溜溜道:“孙小姐,您可能不知道,这位就是地产大亨阳先生的继女,靳小爱。”

“是阳剡的妹妹?”没有等来预料之中的反应,反而那个原本一脸高傲的小姑娘突然欣喜地看着靳小爱,连带语气都变得客气起来:“难怪这么漂亮,原来是阳总的妹妹。你身上这件衣服是今年限量的呢,我找人去法国好几次都没买到,你找人代购的吧?”

靳小爱低头看了眼身上的连衣裙:“我也不是很清楚。”阳剡别墅的衣柜里常年都有品牌商送过去的女装,她还真分不清是不是限量的。

“难道是高仿?”小姑娘伸出右手,友好地同她打招呼:“你好,我叫孙晴娅,听我爸爸说,阳总的壹玛对中建项目也很感兴趣呢,希望可以合作。”

靳小爱礼貌性地伸出右手和她握了握,“原来是孙经理的千金,你好。”

孙晴娅热情地介绍说:“张妮姐姐是我爸爸手下张主管的侄女,带我来这家网红店买小玩意儿的,好巧哎,你们居然认识。”

张妮面色不自然起来。

靳小爱笑眯了眼:“是挺巧的。我们不仅认识,还挺熟。”

“真的?那太好啦!不如我们加个微信吧,到时候可以约出来一起喝茶。”孙晴娅掏出手机就要扫靳小爱的微信。

“手机没电了。”靳小爱拒绝得直截了当。一个素未谋过面的女人,在知道她的身份后突然对她热情非常,目的也太明显不过了。

中建不需要拍阳氏的马屁,因为在阳氏面前中建现在是甲方爸爸,那么这位高管千金突然的示好是为了什么?明显是看上阳剡那只孔雀的脸了啊。

“这样啊,那我们交换名片吧!”孙晴娅打开手腕上那只爱马仕包,摸出一张名片递给靳小爱。

靳小爱接过名片看了眼,这姑娘年纪轻轻居然坐上了某家公司总经理的位置,“对不起呀,我还是在校学生,没有名片。”

孙晴娅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没关系没关系,我可以打给阳总,他是你的哥哥,肯定知道你的联系方式。”

张妮见对她爱理不搭的孙晴娅在靳小爱面前这副点头哈腰的样子,也看出了她的小心思,在心里冷笑着看好戏,也没出声提醒她阳剡跟他这个“妹妹”暧昧的关系,权当“报答”这女的这几天对她的践踏了,“孙小姐,我们进去吧,不然限量小玩意儿都被人买走了。”

“好呀。”孙晴娅冲靳小爱笑得一脸可人,“小爱,回头一块儿吃饭呀,再联系。”

靳小爱敷衍地应了一声,这套近乎的手法太劣质,这姑娘八成是阳剡众多迷妹中的一员大将。

她拉开车门,身后响起张妮的声音:“真是看不出来啊,你跟你继兄会是这种关系。”

靳小爱回头看她一眼,“我两又不在一个户口本上,什么关系都不违反规定,关你屁事?伺候好这位大小姐吧,兴许还有机会和壹玛较量。”

张妮冷笑:“你为什么总是这么自信?是不是以为我进不了爱容就拿不到中建的项目?”

靳小爱懒得跟她磨嘴皮,坐进车里发动引擎,探头出去笑了笑,道:“当恶毒女配遇上大反派,结局那会是相当的惨。如果不能理解,就继续搞我,试试看自己会不会跌入万丈深渊,也顺便带上您那位主管叔叔。”

“你什么意思?”

靳小爱用超欠揍的表情瞅着外面的女人,用她混世女魔头的语气道:“就不告诉你,你能把我怎么着?”那张叫人妒忌的美貌脸蛋上仿佛写着“我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张妮被气得无处发泄,口不择言地嘲讽:“我怎么忘了,我们的校花有勾引男人的本领,外面的男人应付不过来,回头居然就已经爬上继兄的床了。难怪了,那天阳剡会替你出头,我真是低估了校花的能力。”

靳小爱庆祝似地按了声喇叭:“呀,学姐好聪明,都怪我家哥哥长得帅又有钱,我特担心他被你这种坏女人拐走,肥水不流外人田我把他睡了,怎么着?”

有时候会生气会软弱,完全是因为在乎那个人,等被伤害过变得不在乎了,对方再说出什么恶言恶语都会变得不痛不痒,把这些恶劣的言语攻击全部反弹给对方也不会再难过,反而很爽。

张妮完全没料到她会说出这番话,“不知廉耻!”

“睡自己的男朋友还装模作样,明明一脸高潮还要装性冷淡那是您的风格,不是我。”靳小爱毫不客气地揭了张妮的短。

“你——”

“你叔叔这几年在中建外快赚得还挺不错的,你继续作,争取早日拉着他陪葬,我会逢年过节去给你上香的。拜拜了学姐。”

说完踩着油门一溜烟开车走了。

张妮眼中的靳小爱一直都是个踌躇纠结的少女,有时候乐善好施善良得让人感觉她有病,没想到这次把她惹了会变得这么绝情,那感觉就像第一次看到阳剡时的心惊担颤。

靳小爱开车回阳家别墅。

她并不是对所有人都好的中央空调,也不是那种在大街上见着个乞丐就落泪,恨不得拯救天下疾苦苍生的性格,只是因为张妮在她最难的时候,像个知心大姐姐一般陪伴开导过她,她才会一心一意的对她好,用力所能及的方式去回报。

日久见人心,张妮在她面前戴着面具掩饰了一年多,最终还是在巨大的利益下露出了丑恶嘴脸。

既然对方不领情,还把这种好当成理所当然,做出那种龌龊的事情,她自然不会再心慈手软。

靳小爱接通好朋友的电话:“毛总,让你查的东西进展如何?”

毛璐璐今天的声音听上去有点虚弱:“每一个女主角身边都有一个拖后腿的女配,我要向大家证明咱两的故事是双女主。”

靳小爱:“最近追江姿的小说追傻了?你感冒了吗,嗓子怎么这么沙哑?”

昨晚在酒店房间喊了一晚,能不沙哑就怪了。

毛璐璐很明显是要岔开话题:“咱两的妈妈是老同学,咱两又是老朋友,明人不说暗话,说吧,你跟阳剡是不是炮友关系?”

靳小爱的关注点果然被带偏:“不是。我两是正常男女朋友关系,碍于我母上的极力反对,现在正在进行一场惊心动魄的地下情。”

毛璐璐贼笑一声:“承认得这么爽快,阳剡美少年这是回心转意主动出击了?”

靳小爱:“大概是这样。明人不说暗话,张主管的黑历史查到了没?”

毛璐璐:“姐们儿出马,会有搞不定的事情?”

靳小爱:“毛总牛逼。”

毛璐璐:“客气客气。那啥,我刚都是装逼的,你家炮友……呸,你前夫,呸,你男朋友在三分钟之前,已经把这事儿公布在猎头公司主页了,骚操作6得一批啊小爱爱,你男人够狠。”

阳剡?

靳小爱挂掉电话,靠路边停车,点开璐璐说的那家猎头公司宣传页面。花边广告位上,张妮那位在中建任职主管的叔叔,毕生所有黑历史包括私下和关系敏感的供应商见面的照片,全部都被放了出来。

这才几天功夫,阳氏的老总出马,效率果然非同一般。

靳小爱想到张妮刚才的嚣张气焰,应该还不知道这件事。不作死就不会死,张妮那副嘴脸太欠了,时至今日一点悔意没有,那就让她下地狱吧。

她刚才说的那些话,其实只是在张妮面前拿腔作势,根本没考虑这么远,没想到还真应了她那句恶毒女配遇上最大反派结局会很惨的话。要说手段阴戾毒辣,阳剡敢称第二绝不会有人敢称第一,一个连命都可以不要的贵公子,有钱有权不要命,又有哪个珍惜生命的生物敢跟他杠。

有钱有权不要命的贵公子正靠在转椅上,气定神闲地给他的恋爱军师讲电话,聊到最后,阳大少爷突然来了句:“我要求旗下酒店,更换安全套品牌。”

“我以为你突然语气严肃,说出来的会是什么紧要的事情。”帝临在电话里说。

“这不紧要?”阳剡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换了。”

帝临:“这种小事直接安排经理人就好。”

提起那个经理人阳剡就想骂娘,丢掉手里的打火机,单手插进西装口袋,清俊的面孔带着桀骜:“早上我准备离开酒店的时候,那家伙也不知道从哪儿得到的小道消息,跑来跟我说客房部准备不充足,没料到一晚上八盒避孕套不够用,下回给我准备十盒。我去他妈的不够用,真当我是畜生呢。”

电话那头显然在憋着笑:“所以?”

阳剡:“根本没用上,一个没用上。”

帝临:“日本的牌子,确实尺寸不佳,其实我也用不上。我去批评一下他们,让全换成英国的牌子。”

阳剡:“谢了。”

“昨晚我朋友过去体验了下,据说住得还不错,就是隔音效果有点勉强,你感觉如何?”

“哪个朋友?”

“我合伙人周博屿,昨晚他去那边开会,就住你那套房隔壁。”

“1906房?”

“你知道?”

阳剡想到昨晚隔壁那动静,意有所指道:“周总很出色。”

帝临:“心情不错?看样子弟媳最近不闹了。”

阳剡抬眼瞅着门口,确定没人经过,舔舔嘴唇,压低声儿:“改变路线了,都快骑到我头上了。”

“小姑娘都这样,喜欢用作天作地的方式考验男人的真心,当初我追姿姿的时候没少受委屈,忍过这段时间小公主就乖了。”

阳剡失笑,当初那个直男表哥现如今已经练就了一身宠妻本领,小嫂子听话得让人羡慕。

知道帝临最近在忙着筹备婚礼,随便聊了几句就收了线。

说来也是奇怪,他那位小嫂子据说恐婚,这才订婚没几天居然就开始筹备婚礼了。看样子真得抽空好好向表哥请教一下这方面的经验。

过去他总感觉随心所欲,很自信小姑娘喜欢他的外形,一个眼神,勾勾手指头就得到了,现在越来越觉得他的妞儿难搞,指不定哪天就被人撩拨走了,作为对风险评估非常敏锐的商场人士,这种风险他绝不会去担。

阳剡划开手机,点开录像功能,对着镜头说了几句,然后点了保存。

今天是母亲的忌日,江医生说这四十八小时尽量不要受到外界刺激,否则很有可能会被第二人格占领意识。他提前录制好视频,是以防万一。

他再也不想看到他的小姑娘为他头破血流。

*

靳小爱从学院回来,阳启刚正好安排好了准备去往公墓。

她换了深色套装,全家人分两辆车出发。

阳剡坐在驾驶座上,给靳小爱发消息。等到她的回复后,唇角不自觉地上扬,发动引擎把车开走了。

靳小爱旁边坐着刘婼君,一直在跟她聊以后工作的事,她有一句没一句地应付着,眼睛一直盯着手机屏幕。

刘婼君抽走她的手机,“长辈跟你说话的时候,眼睛不要一直盯着手机,这样很没教养。”

阳启刚盯着后视镜:“小君你看你,小爱都这么大人了,也该有自己的私生活嘛。”

刘婼君说:“我在跟她谈未来,她在玩手机,说一下还说不得了?”

“你看看你,没事儿又乱发脾气。”阳启刚颇为头疼地笑笑,“小爱,你妈妈最近身体不好,脾虚,你别跟她计较。”

靳小爱拿回手机揣进兜里,客气道:“这么多年早习惯了,我倒无所谓,迟早得嫁人,以后委屈阳叔叔了。”

刘婼君:“你这丫头,这什么话?”

靳小爱:“不想让我嫁出去啊?”

阳启刚笑起来,一脸乐在其中的表情,开玩笑打趣道:“看看你们母女两,一见面就吵架,搞不好外头就议论我这个当叔叔的没做好。”靠边把车停在阳剡的跑车后头,建议道:“小爱,要不你坐阳剡的车?”

“好的呀,听叔叔的。”靳小爱打开车门跳下去,头也不回地上了前面那辆跑车。

阳剡靠边停车是在等他的地下情女朋友回消息,让她设法上他的车,结果消息发出去十分钟也没回,于是超车在老头子前方摆了一道。

看到突然冲进来的少女,阳剡舔舔嘴唇:“谁惹我家宝贝了?”

靳小爱:“你后娘。”

“我更愿意喊丈母娘。”阳剡见老头子的车走远,解开安全带,偷情似地把小姑娘抱到腿上,动作带点匪气:“别动,让哥哥亲一口。”

作者有话要说:小爱:万万没想到,隔壁那个喊了一晚上的女人是毛总您呀。

璐璐:不是你们听到的那样!平时都是我压他,昨晚纯属意外!

小爱:我想问……床头柜上的那玩意儿你们用得上吗?

璐璐:我们不戴那玩意儿。

小爱:不怕中招?

璐璐:中招就娶他过门呗。

小爱:毛总霸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