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靳小爱不说话, 突然羞于回答这种问题。

她越逃避,他就越放肆, 动作更加放浪形骸。

被他的手指弄得虚软不堪, 身上的衣服已经扯得七零八落, 看他完全没有要刹车的意思。

靳小爱喘气呼呼道:“我的好哥哥, 安全第一。”

喇叭里传出小男孩的声音:“购物程序三十分钟前已为您下单, 加大号避孕套将在五分钟后送到,请注意查收。”

靳小爱:“????”

阳剡:“不是我。”

过来刚:“抱歉大哥,您刚才求偶意向很明确,我认为有必要为你做这件事。为了不影响你们, 我特意切换成了儿童提示音。”

靳小爱:“那真是要谢谢你了!”

过来刚:“不用谢, 这是我应该做的事。”

靳小爱:“它是不是听不懂反话?”

“他的智商很高,情商很低,像开发者。”阳剡评价得很中肯, 为了不让他的女人被这种插曲影响,摘掉耳机, 关掉音响,蹲下来继续为女王服务:“宝贝,相信我, 今天一定要睡到你,就算是火烧房子老子也不管了。”

靳小爱被他唇齿这么一咬,即将熄灭的火顷刻间又被点燃。

“叮咚——”门铃响了。

阳剡抱头咒骂:“操!”

贴身保镖给他送来一箱贴着“加急最大号避孕套”标签的箱子,底下明明白白地写着【客户要求,标签字样一定要大】。

显然是过来刚用阳剡账号添加的备注。智能程序直来直去, 不懂人情世故,一切以便利为主,做出这种事情很正常。

主人明显挺满意,欣然接过东西。

保镖表情尴尬地把纸箱递给老板:“我那个……我那个……老板您忙。”说完赶紧带上门,逃命似地跑了。

阳剡把剩下的套扔杂物房,回到小姑娘身边,她脸上的潮红已经褪去,显然是被这么打岔弄得熄火了,“要不要先睡会儿?”阳剡知道她一直守着他,整晚都没合眼,刚才太激动,只顾着抱着她亲,冷静下来才开始心疼她的身体。

靳小爱下意识地往他腿间瞅了眼,“那你怎么办?”

阳剡吻了吻她的额头:“等你。”

*

靳小爱不到七点钟就睡了。

一觉醒来,看一眼时间,才凌晨三点钟。

她动了动身子,察觉到腿间那只手,不自在地红了脸。

他居然也醒着。

她内心窘迫,装作不知情的样子,翻了个身:“你怎么没睡啊?”

“白天睡了一天,处理完公司的事就陪你躺了。”说着使坏地动了动指尖,“宝贝,你湿了一晚上。”他抽出手给她看手指上的透明液体,不等她说话又探了回去,手臂将她搂得更紧,黑眸里似是点燃了一把火,声音低低沉沉,显然是压抑了很久:“让哥哥忍了一晚上。”

小姑娘害羞了,伸手打他,结果身上的被子滑落,画面更是微妙。

阳剡深吸一口气,真他妈撩人,手指不受控制地滑到那里:“宝贝,可以么?”

靳小爱埋首在他肩上,压抑的喘息带着难以启齿的柔弱:“阳剡……你确定‘她’不会再出现了吧?”

“我很确定。”手指一点一点推进,感受到小姑娘那里的紧致,阳剡的呼吸急促起来,带着兴奋的期待和即将拥有她的欣喜,将指关节深入,却发觉推进的动作异常艰难,只不到两节,小姑娘已经僵着身子喊疼了,阳剡迅速抽出手指,错愕地看着满眼水雾的少女。

她居然——

就算是没有这方面经验,也能猜到那是什么。

阳剡表情复杂地看着满脸彩霞的小姑娘,黑眸蕴着惊喜:“小骗子。”

靳小爱的身体被刺激得几乎到达顶点,哪里还听得进去他在说什么,美眸秋波流转,生理性泪水划过脸颊,低低唤着他的名字:“阳剡……”

阳剡看她这副模样,什么也顾不上其他了,三两下除去了碍事的衣裤。

他的手指特别长,平时瞧着好看,这会更是用得惟妙,她经不住这种技巧,很快就不行了。最后一刻来临之前,他突然停下了动作,轻声唤她:“小爱。”

少女一双长腿死死环在他身上,姿势就说明了一切,嘴上不满道:“干嘛停下啊。”

阳剡低笑一声:“好,不停。”

她现在生气的样子真是可爱到想弄死她。

不知不觉中,她做什么都让他感觉可爱,曾经他以为不会去爱,原来不是,他是在等着一个人,等她出现,将他从困境中拉出来,正好他也渴望着这种救赎。这一场生死大作战并没有他表现出来的这么简单,长达八个小时的昏迷治疗,那种在泥潭漩涡中挣扎的过程有多痛苦,而他终于肯主动接受这些痛苦又是为了谁,只有他自己清楚。

醒来的那几分钟,他几乎感觉不到自己还活着,感受不到呼吸,感受不到自己的心跳。

她的声音就像是直击灵魂深处的魔咒,在他正欲转身离开时叫住了他,那个声音让他有了坚定不移,一定要战胜懦弱的自己,不允许他逃避现实。他手背上有她的眼泪,温热的,有温度,他欣喜若狂,他还活着。

事到如今他不得不承认,他爱上了这个女孩。

阳剡花了好几分钟才把安全套戴好,靳小爱等急了,这种感觉就像是躺在热锅边等着被宰的猪,好半天都等不来杀猪刀,等待的过程是最痛苦的。

她忍不住催促:“快点啦。”

“这么急啊?”阳剡揽过她,压着身子往里送,好不容易挤进一小半,感受到那层阻碍,看她疼得直掉眼泪还强忍着不适的模样,懊恼地退出去一些,在小姑娘耳边诱哄:“宝贝,放松。”

为了这一次,他学过很多,唯独不知道她还是初次,没有好好学习减轻疼痛的方法。他再一次尝试,看她咬着下唇疼得皱起了眉头,低头吻着她湿润的眼角:“疼就喊,我停下来。”

靳小爱没喊疼,咬破了男人唇角,两人都吃痛闷哼一声。他嘴角的鲜血被卷入两人口中,唇齿间的烟草味变成血腥味,让人更加兴奋。

两个人都很痛,痛楚与欢愉并存,渐渐变得和谐。男人漂亮的眼尾泛着红,已经忍到极限,等到小姑娘完全适应,才敢全部顶进去。

*

沈小蛮找了靳小爱一天,实在没办法了,隔天找到西郊别墅。

听守门的保安说,靳小爱确实在这里,只不过还没醒,沈小蛮听出了话外音,把带给靳小爱的礼物放在门卫处,笑了笑,道:“那你帮我转交给她吧,让她开机后马上回我消息。”

“好嘞,您慢走。”门卫把东西递给阳剡的保镖:“小老弟,这事儿您给办了吧?”

保镖经常跟着阳剡四处走,对老板的脾气还能不了解,这时候进去打扰,一准一脚被踹天上去:“过会儿吧,这才两小时。”

门卫大叔一脸懵:“什么两小时?少爷平时七点钟就起床了。”

“你个糟老头子懂啥?”保镖让门卫把东西先收起来,“再等等吧。阳总昨天半夜刚买的一箱那玩意儿,现在才十点钟,十分之一都还没用到,你慌啥。”

门卫老头听明白了,抹了把嘴笑道:“是我疏忽了,是我疏忽了,嘿嘿。”

*

靳小爱趴在床上,经过一晚上的摧残,现在连骂人的力气都没了。

这个斯文败类,假神仙,这张清冷圣洁的脸根本就是用来迷惑猎物的,什么不食人间烟火,她看他是道行深得很的妖精。她早有准备她的第一次会很惨,只是没想到会惨到这种地步。

靳小爱趴在枕头上闷声说:“你来几次了?”

男人低头,高挺的鼻尖在她背脊上轻轻蹭,“五次?六次?七次?不记得了。”虽然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他还是费了些力气才挤进去:“宝贝,最后一次。”

靳小爱差点哭出声音,他每一次都这么说!

还来不及出声抗议,男人已经冲进去。

“——阳剡!”

“怎么了?”

“你不许动。”

“好,不动。”

“出去。”

他听话地出去,过了不到两秒又猛地冲进,再次被填满,她舒服地闷哼一声。

“让我打个电话好不好?”靳小爱的声音被撞得断断续续。

“打。”他掐着她的腰轻笑,动作粗鲁得跟他这张斯文的脸超级不符。

算了,不打了,万一被听出来,难不成她跟人说自己在跑步?

回想昨晚一个晚上,他恨不得把她融入骨血,从生涩犹豫到进退之间伸缩自如,对这方面有着惊人的天赋,现在他正在尝试解锁新的姿势,孜孜不倦得让人惶恐。

“我今天下午要去……学院,阳剡……你停一下。”靳小爱被顶得合不拢腿,声音也被撞得支离破碎。

阳剡听着小姑娘气若游丝的哀求,于心不忍,有点自责,又控制不住自己:“你让哥哥忍得太久。”

确实是这样。

靳小爱干脆放弃了回电话这件事,努力承受着她男朋友疯狂的索取。力所能及时稍微配合他几下,他总能高兴得更加卖力,她干脆躺着不动,不停地催促他快点。一催他,他反而更来劲,横冲直撞的节奏变得越发放肆。

这个表面斯文的男人这会儿简直是她的噩梦,体力好得太恐怖了。

*

时针指向中午十二点半。

靳小爱都怀疑这套子是不是抹了什么药,沙哑着声音埋怨:“你怎么这么久啊。”

男人不知疲倦地顶了她一会儿,“哥哥持久你还不高兴?”

靳小爱欲哭无泪,说好的最后一次,一次一个多小时,这谁顶得住啊:“混蛋,我迈不开腿了。”还好这几天导师没召唤,都是图书馆蹲。

阳大少爷费解地道:“受不了还喊我弄快点?”

“我是让你——”靳小爱瞅见男人黑眸中的笑意,他分明是故意的!

*

刘婼君的催命消息发了几十条,沈小蛮也弹了好多个未接视频,靳小爱颤抖着手指挨个回复。

等她恢复体力,非得弄死那只孔雀。

那只孔雀洗完澡出来,站在她跟前穿衣服,心旷神怡的样子,那张脸轮廓分明,好看到让人抓狂。黑色衬衫,黑色西裤,英俊的面容清冷依旧,这禁欲神仙面貌丝毫看不出在某些方面会粗暴到令人窒息。

不过她居然很喜欢那种方式,那样直接的刺激比慢吞吞的折腾,更叫人酣畅淋漓,她果然还是比较重口味。就是体力干不过他,身体只能勉强跟上节奏。

“不冷?”阳剡把小姑娘抱起来,掀开被子帮她穿衣服,“带你去吃东西。”

“冷?”室内温度二十五度,“不冷啊。”

他笑得意味深长:“床单都湿透了,没淹着?”

“阳剡!!”

雅痞大少勾起她的下颚,笑容迷人:“乖,先别骂,费力气。走,哥哥带你去吃饭,吃饱了再骂。”

靳小爱推开他,逞能地站起来:“朕好得很,还能去御驾亲征。”

“御驾亲征得骑马?”

“对啊。”

“别骑马了,骑我。”

“阳剡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啊!”

“把衣服穿上,我的女王陛下。”他目光灼热,暗示她别在他面前衣不蔽体,一脸坏笑:“哥哥不介意再穿一次。”

“滚滚滚滚。”

他一点不恼,径直去衣帽间拿来她的高跟鞋,单膝跪地的姿势看着就像是在求婚,低头动作优雅地吻了吻她的脚背,坐到她边上,一把将她抱到腿上:“那儿还疼?”

“疼死了。”靳小爱用脚踹他,腿还没伸直,腿根就撕扯着疼,“你的尺寸太过分了,真的。”她全程被撑得又酸又胀,容纳他要好长时间去适应,这会儿真有一种合不拢腿的感觉。

他低头咬了一口她的内衣,一脸坏笑:“你这也挺过分啊,扯平了。”

靳小爱:“?????”

靳小爱总感觉自己被压迫了一晚上,这种气绝壁不能忍受,她得找机会翻盘才行。勉强站起来,扶着墙一路跌跌撞撞走到门口,她杀人的心思都有了。

还没有意识到这种危机的男人把车开到小姑娘脚边,不明就里地探出头:“要哥哥抱你上车?”

“阳剡,老子生气了!”靳小爱气鼓鼓地杵在原地不肯走。

阳剡打开车门,把撒泼的小姑娘抱上去,“乖,哥哥错了,以后每天一次,再也不弄疼你。”

“鬼信。”她现在这个样子真的能走进院里?她自己都表示怀疑:“制定一个计划吧。”

“什么计划?”

“夫妻生活计划。”

阳剡略一思忖,提议:“一三五休息,二四六日。”

靳小爱惊得倒抽一口凉气:“日……什么!?”

阳剡低头在小女朋友嘴唇上轻啄一下:“你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