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靳小爱没听懂他这话, 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被他压着折腾了一宿面上挂不住, 恼羞成怒骂了句:“臭孔雀!”

兰博基尼最新款限量跑车绕着别墅转了一大圈, 最后回到没了力气的少女身旁, 确定她骂不动了, 男人求生欲极强地下车抱她, 冷淡的黑眸像是经过某种洗礼,目光变得柔和起来:“周日,周日的意思宝贝。”

靳小爱被他压倒性制裁的态度气得跺脚,虚张声势道:“等我休养生息个几天, 你就死定了。”最后几个字心虚得自己都不好意思拔高音量。

阳剡轻笑一声, 轮廓线条不像过去那么冷硬,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贵公子开始低声下气地讨好,歪头递给她一颗糖, 指出问题的关键,正色道:“宝宝, 你其实是喊累的,来,润润嗓子。”

“……”

*

“啊啊啊啊我真的气炸了!我要怎么才能降服那只孔雀!姐妹们, 有什么馊主意统统说出来吧!”

靳小爱召集了姐妹团请求支援。

“照你们这么嚼着吃,最近润喉糖得涨价了。”

“我就是生气!”

“眼下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作!”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女人不作男人不疼。你太独立太懂事激不起他们的保护欲,太柔弱顺从又激不起他们的征服欲,那么方法就只剩下作了。”

靳小爱似懂非懂:“那会不会被说无理取闹啊?”

毛璐璐说:“这就要作得有技术含量了, 过一分是无理取闹,少一分他们不知收敛,要作得健康作得恰到好处。”

几个女人围在一起讨论如何征服男人,众说纷纭,能采纳的也就毛璐璐的意见,其他的全都是虚张声势的纸老虎。

靳小爱泄了气的皮球似地趴在桌上:“奇了怪,我怎么就被那只孔雀吃得死死的呢?太丢人了。”

毛璐璐拆开润喉糖包装纸,“老娘就不信了,这世上只有倒下的牛,哪有耕坏的田。”把糖递给累趴下的少女:“给,吃了它今儿又是一条好汉。”

靳小爱干咳一声,大家可能都不知道她和阳剡这是第一次发生关系,以为最近只是变本加厉了,纷纷劝她去健身跑步……

靳小爱瞅着毛璐璐:“我听说周总最近翻身了?”

“不说他,说说你跟阳剡,怎么回事儿啊?”毛璐璐眯眼盯着靳小爱脖子上的吻痕,啧啧道:“阳剡那么斯文一人,我怎么有点不相信,你是不是给他戴绿帽了?”

靳小爱差点没被润喉糖噎死。

“小爱绝对不是那种人,我保证。”沈小蛮出来作证:“我今天一大早才去的阳剡家,去的时候他两正在屋里睡觉呢,感情非常好。”

此言一出,几个女人同时盯上靳小爱:“哦??小爱爱,不说明一下情况?”

靳小爱开始跟她们打太极:“我听说前几天周总被你赶出家门,睡酒店去了,怎、怎么回事儿啊?”

提起这事儿毛璐璐就窝火:“小鸡前段时间不是去验孕了么?她的孕检报告在我包里,结果被周博屿瞧见了,那货跟发了疯似地砸电脑砸鼠标,完事儿跟我冷战了两小时,突然跑出来问我生还是不生?我生个毛啊!”

“周总以为江姿的孕检报告是你的?以为你怀孕检查出结果不告诉他?”

“对!就这么个意思!他气个半死,还说我准备做掉他的儿子,我去他二大爷的儿子。为了证明我没怀孕,追到他下榻的酒店,好不容易解释清楚了,被那个狗日的弄了一晚上,妈的。”

其他几个女人露出无法直视的表情。

最后也没人再追问靳小爱的事,靳小爱见好就溜,吃完饭跳上车就跑了。

临近春节,公司里的人都很忙,能多帮就尽量多帮大家分担一些。

总部一部分人被派去了壹玛,老总虽然没有明确要求,但大家心里都有数,要是能在春节放假前拿下项目的单子,今年的年终奖不必多说,肯定非常可观。

张布朗把这话一放出去,项目组的员工几乎是住在了公司,紧赶慢赶,没一个偷懒耍滑的。

张布朗走进总裁办公室:“阳总,总部最近人手有点不够,您看壹玛那边是不是就?”

阳剡说:“先把项目拿下再说,这边不急。”

“壹玛人事那边说,最近您亲自招去那两名BIM工程师,说人都是参与过大型设计投标并中标的高级人才,高薪聘回国,年终奖恐怕不能落下,财务总监卡着不签字,说他们已经超出预算之类的话,也就变着法子管您要钱,您看给是不给?”

“新公司求才若渴,有能力的人才愿意来怎么我们还请不起了?要多少你给他们转过去。”

张布朗一边用手机通知总部财务总监下达指令,推推眼镜,说:“这次收购靳家公司的价格本来就高,现在又高薪聘请这么多人才,万一这次项目失手,我们可能会很被动。这是财务预算的报表,光是壹玛这三个月的投入,已经高达12.5亿,相当于您个人净资产的十分之一,这是详细数据,您过目。我建议您召开个董事会,设法说服董事,合并壹玛,以减少您个人财务流水支出,让总部收益来填平这个坑,等收益稳定的时候再考虑回购股份。”

“不行,我在老头子面前放过话,亏损都我自己顶着,不动总部一分钱,你让财务把账分清楚,这事儿不能瞎搞,别丢我的人。”

“诶,我马上交代下去。”

“拿去复印几份,叫壹玛的人来总部开会。”阳剡把一塌文件扔在桌上。

张布朗大致翻阅了一下,惊道:“这不是甲方内部的战略计划么?这种文件怎么会……”

“孙经理的女儿发给我的。”阳剡本来也很纳闷,那个孙晴娅怎么就突然跟他这么熟络了,还把这种重要文件抄送给他。直到小爱跟他详细阐述了一下当天的情况,他才知道原因。

张布朗乐得合不拢嘴:“就是那位每天到公司找您的孙小姐?够仗义,这种东西都给了。”

阳剡一直在躲,知道真相后更不可能再见她:“人一来你就帮我拦着。”阳剡说。

张布朗:“拿了一手资料又不见,这样传出去会不会显得您很没义气?”

阳剡盖上笔记本,摘掉眼镜,穿上外套往外走:“我说我不认识她,你信不信。”

张布朗:“……”一点怜香惜玉之情都没,符合他老板的作风。

张布朗一抬头,BOSS走出几步,又折回来问:“那妞现在人在哪?”

张布朗努努嘴:“就在会客室等着您呢,哭哭啼啼的,也不晓得是受了什么委屈。”

“关我屁事。”阳剡指指张布朗手上的资料,“看完记得还给人家。”

这种东西还带“还”的?

阳大少爷哪有空管别的女人哭鼻子,他的女人都够他哄的。

靳小爱站等在路边,看到熟悉的车牌号,甩着包包过去:“慢死了。”

阳剡撩了撩女朋友新做的头发:“也没什么变化,就这就弄了三个小时?”

“没变化?”靳小爱掏出镜子,“我觉得挺好啊,不好看吗?”

男人替她系好安全带,顺势偷了个香,“你最好看。”

这只孔雀最近嘴超甜,有时候她预感要拌嘴了,准备好了一肚子回怼的话,他却总能用一个拥抱一个亲亲轻易化解,也不顶嘴,任由她单方面骂得无趣收声,想吵架都吵不起来。

这还有什么理由作天作地?

“我的礼服呢?”靳小爱问。

“要在车里换?”

“你不说八点的酒会么?我还得化个妆,去晚了怎么办?就车里了。”

“行。”阳剡找了个僻静的地方靠边停车,让女朋友去后座换衣服,“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靳小爱拒绝,让他帮忙只有脱的份,想穿上去恐怕难,“今晚到场的人很多,都是对中建那块肥肉虎视眈眈的,你有几成把握?”

阳剡说:“七成。”

“这么自信?”

“他们的一手资料流出来了,这是负责人的失误,那位孙经理离退休没几年,这种时候不会让我有机会拽他小辫子,等他发现抄送记录的时候应该主动找我谈。”

“那个坑爹的闺女偷老爸邮箱用抄送?”靳小爱换好衣服,爬到副驾座上,对着后视镜整理头发,“有时候你这张脸让我很没安全感。”

孙晴娅为了泡他,居然把自个儿亲爹给卖了,这张脸真祸水无疑了。

阳剡笑得意味深长,揽过小女朋友的肩:“不然结个婚?”

靳小爱一愣,露出不怀好意的笑:“求婚啊?戒指呢?”

阳剡:“怕哥哥穷得买不起戒指?等项目落实,给你买十个。”

靳小爱立马联想到总是把奢侈品挂一身,故意把自己弄得跟颗圣诞树似的毛璐璐,“我又不是毛总,太夸张了!”

阳剡低头想亲她,被她闪躲开:“刚擦的粉,别给我蹭没了。”

“不化妆就很美了,何必浪费时间。”他低头吻了吻她的脸。

“我妈说,女人在灯光下不化妆,再美也撑不起场子,什么天生丽质都是一脸苍白,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我认同。”靳小爱打开蜜粉往脸上刷,她的妆很淡,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出,但和没修饰其实是有区别的,这样看上去五官更立体更精致,灯光打在脸上,简直完美到无可挑剔。

大家都知道她是阳启刚的继女,酒会上美女如云,她当然要仔细对待,不能丢了继父和“哥哥”的面子。

“孔雀。”靳小爱对着镜子勾勒眼线。

阳剡侧目瞅着在脸上忙碌的少女,“我帮不上忙。”

靳小爱:“你知道吗?女人在男人面前化妆,跟换衣服是一样的性质。你这样看,特别赤果果。”

“你全身上下哪我没看过?”阳剡盯着美貌小姑娘的脸蛋看了一会儿,舔舔嘴唇,视线落到她白皙的大长腿上,他认得这套礼服,所以刚才她打电话让他带礼服想也没想就拿了这件,“会不会短了点?”

靳小爱低头看了眼:“还好吧。”她穿过一次,还挺喜欢,记得当时差一点就被她拿去贱卖了。

“不好。”男人的语气从提问变成了笃定式:“漏太多,便宜那帮孙子了。”他握着方向盘,自己跟自己较上劲儿了,发动引擎调头:“回去换。”

靳小爱看了眼时间:“来不及了,马上八点了。”

今晚的酒会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去晚了被那帮老头子闲话确实不好,“那你跟着我,哪儿也别去。”

*

一到酒店门口,靳小爱就被蹲守的毛璐璐拖进去说悄悄话,阳剡也被帝临和周博屿拉着聊起来。

毛璐璐今天打扮得非常保守,看到靳小爱身上的晚礼服,羡慕得两眼放光:“周博屿嫌我腿粗,说我穿短裙子不好看,咱两也差不多嘛,我怎么觉得你穿着就挺好看?”

靳小爱转过去让毛璐璐帮她系带子,没好意思说不敢让阳剡帮她。

刚才在车里让他做这种事,他一准能迟到半小时,至于为什么迟到就不必言说了,这几天在家里她妈把门把得紧,阳剡根本没机会钻进她卧室,公司里又忙得人仰马翻,就连接个吻也总是进行到一半被打断。仔细想一想,距第一次亲热已经有好几天了。

靳小爱和毛璐璐聊了一会儿,收到阳剡的消息才进入会场。

酒会上,阳剡身边莺燕环绕,靳小爱远远地就听见女人嗲声嗲气暗示道:“阳总,我车子坏了,晚上……”

她若无其事地走过去,端着红酒杯从他眼前一晃而过,冷艳美眸轻轻一勾:“他活儿不好,换个人修车吧。”

人群一下子散开,娇滴滴的女人生气地扭头过来,正要骂人,望见靳小爱的脸,微微一愣,知道她是阳启刚的继女,虽然还不确定她和阳剡的关系,光看他那不加掩饰的宠溺眼神就能猜个大概。

女人干瞪眼小声哼了一声,自讨没趣地走开了。

“怎么,我几分钟不在,阳总就开始泡妞了?”靳小爱酸溜溜地道。

“我泡妞还能发消息让你过来?”阳剡往吃醋的小姑娘腰上掐了一把,“太烦人了,赶紧公开关系。”

“守不住了?”靳小爱放下酒杯,“那女的谁呀?要解围,认识的?不好得罪?”一连问了一大串问题。

“等等,你刚对她们说,我活儿不好?”阳大少爷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表现得不太好。

“没自信呀?”

看她的表情是在开玩笑,他才放了心,揽过她的腰,眉峰轻佻:“前几天新学了修车技术,给你现场示范一个?”

“没点正经,说什么呢。”靳小爱脸红起来。

“这都多少天了?”他委屈道,“给我一次表演的机会?”

靳小爱甩开男人的手,“你疯了!?这儿这么多人!”酒会上很多人都认识她妈,被她母上发现他两偷偷交往,今年这年就别想过好了。

阳剡:“车里等你。”说完转身就走。

“阳剡……哥哥!等等。”靳小爱鬼使神差地跟着他出去,一上车就被男人拽到后座。

坐椅靠背放下来和床差不多,她这套晚礼服可以说是非常方便行事,他跪下来咬了几下,她腿间就已经泛滥。

他从西装口袋摸出套子的时候她一点也不意外,父母在家没机会下手,公司太忙没时间开那么远车去私人别墅,早猜到他会借今晚的机会泄愤,只是没想到地点会是在车里。

车道两旁人来人往,酒店门口的灯火明暗交替,男人那张妖孽面孔从她腿间到颈窝,即便他什么也不做,光是让她看到这张好看的脸也足够销魂,更何况两人正处于负距离,亲密无缝。

这种露天带来的刺激不亚于阳台,男人的手机快被打爆才从她身上翻下来,单手抱她到腿上,捂住她的嘴听电话那头汇报,时不时顶几下,惹得她颤抖不已。

“说完了?”阳剡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吼:“以后你他妈这种事别烦老子,滚!”

腿上的小姑娘被吓得一个哆嗦,他放软声音哄:“别怕,没吼你。”补偿似地用力顶了几下,掐着她的下巴转过她的脸,满意地瞅着小姑娘六神无主的迷茫表情,声音性感:“哥哥活儿怎么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