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不同意这门亲事靳小爱阳剡 > ☆、第 49 章【正文完】

我的书架

☆、第 49 章【正文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靳小爱心领神会, 转头瞅着表情严肃的母亲,咧嘴笑了笑, 吞吞吐吐, 没头没尾地说:“妈, 那个, 哥哥的病已经好了。”

刘婼君一怔。

阳启刚立刻猜到了她要说什么, 起身说:“我出去接个电话。”走出几步,“阳剡,你也出来一下。”

刘婼君看这父子两,一个接电话, 一个还要儿子陪同接电话, 转头看向女儿:“是不是有话要跟我单独说?”

靳小爱:“可能……是我做的饭不太好吃,阳叔叔逃饭去了呢。”

“好好说话。”刘婼君端详着女儿的表情:“别打岔,你老实说, 是不是跟阳剡好上了?”

“妈……”

“别想否认,最近刘妈妈收拾你房间, 发现不少避孕……那个东西,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别把你妈当傻子。”

妈呀!竟有此事。

靳小爱猛地站起来, 红着脸解释:“那个……成年人,谁还没点个人爱好,这不关哥哥的事……”自己说着都没底气。明明每次用完那玩意儿,她都用纸巾包起来扔掉了,刘妈妈怎么还会看到??

靳小爱总感觉是那只孔雀故意留下的罪证, 不然这也太灵异事件了。

“哥哥?你真拿他当哥哥?”

“我……”靳小爱知道母亲不是一般人,很多时候她还没开口她就断送了她的后路,看得清楚着,想瞒过这位八十年代的知识女青年堪比登天。

“发什么愣?问你话,老实回答我。”刘婼君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严厉追问。

靳小爱缓过神来:“你刚问啥了?”

刘婼君深吸一口气:“我是问你,阳剡的病是不是真好了。这事儿你不能骗我。”

“真的啊,美国特聘的专家都飞走了,江医生那边也确认过没事,下个疗程的药都已经停了。不信您可以打电话问江医生,有权威机构的诊断书,做不了假。”

刘婼君沉默了一会儿。

她最最介意的就是阳剡精神方面有问题,那孩子却又一直拖着不肯治愈,这种自暴自弃的性格怎么能给另一个人幸福?这也是她一直反对他和小爱交往的原因。

这几分钟对靳小爱来说是煎熬,她观察着母亲的表情,又不敢开口问她的意思。

“我不同意这门亲事。”刘婼君说:“等你拿到学位,工作稳定了,再来跟我谈婚事吧。”

等了半天等来这个结果,靳小爱不满道:“妈!你怎么这么顽固啊,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包办婚姻不成?”

刘婼君:“你两认识才多久?从领证到现在有一年没?我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就像你那个朋友小蛮,当初你不也跟我说她和前男友一见钟情,结果呢?现在未婚先孕!多好一姑娘,那男的也没要对她负责的意思,这就是你们年轻人追捧的时代潮流?我是不能苟同。”

“妈你说我的事,你干嘛提人家小蛮啊!”怪她接电话的时候没注意到她老人家在边上,就这么把好朋友的秘密暴露了,“而且人家男朋友也没说不负责,只不过……我干嘛跟你讲这些。”嘀咕道:“别拿人家小蛮当反面教材,人过得好着呢。”

“行行行,不说你身边的,就说我好了。我跟你阳叔叔认识这么多年,还不是近几年才磨合好?你呢?你俩才认识多久?现在就把肚子搞大了,将来一磨合发现过不下去,谁来给你收拾烂摊子?”

“说来说去,你就是认定阳剡是个浪荡纨绔子。”

“我没这么看他,阳剡的行事做派我是欣赏的。”

“阳剡今年二十七岁了,再过几年还不娶媳妇儿,你对得起你那死去的闺蜜吗!”

“……你少拿美卿压我!”

“那你也别拿长辈身份压我。”

“你……”

“不同意不同意,整天就会在我耳边说不同意这门亲事,搞得我就同意你跟阳叔叔的亲事似的!”

“靳小爱你现在翅膀硬了是吧?连你妈的婚事都要管了?”

“尊重是互相的,我成年了,决定家人成员这件事我有发言权,咱两一人一票人人平等。”

“嘴巴这么利索跟谁学的?阳剡?”

“跟著名节目主持人刘婼君学的。”

“行啊,你不同意我和你阳叔叔的婚事,我也不同意你跟阳剡这门亲事!”

“老顽固!”

“小兔崽子。”

十分钟过去了。

二十分钟过去了。

“你……存了心让他两父子看咱笑话是不是?你看看人家阳剡,现在跟他爸多团结,再看看你。”刘婼君瞅见门外的衣角,关上门,压低声音苦口婆心:“我年轻的时候你外公也不准我谈恋爱,后来一拖就拖到二十五岁,那会儿才开始着急。这些我做过女儿我知道,可是……可是这人为什么是阳剡?”

“妈,他到底哪儿让您看不顺眼了?为什么非得要这么阻止我们的亲事!难不成你还记仇?”

“我记什么仇??”

“不就是……你刚进门的时候阳剡没给你好脸色看,还把阳氏总裁弄到手里掌握经济大全,让你在一帮富太太面前丢了人。那个时候我不也没给阳叔叔好脸色,为了打击你两,一冲动,还跟他把离婚了。”

刘婼君语塞。

短暂的沉默后,刘婼君说:“阳剡对你如何我看在眼里,但是我总感觉这小子太浪了,时间太短看不出他是不是真心的,到时候你两要是再搞砸了,我和你阳叔叔怎么跟你两相处?”

同住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真掰了大家碰见也尴尬。

靳小爱也冷静下来了,“其实当初我两本来就没什么,我也是误会了你和阳叔叔,才会下定决心跟他离婚,不然……我两没准早就好上了。”

“你这丫头,说来说去,还怨起我的不是了?”

靳小爱小声嘀咕:“藏着那么多秘密不跟我说,一家人本来就应该好好沟通……”

“那件事是妈不对。”刘婼君说,“我应该早点告诉你。可是阳剡,认识他的都说这小子花得很,身边女人太多了,你看看他长成那招蜂引蝶的样,什么样的女孩不吃他那一套呀?”

“长得好看挺好啊,您不也长得好看?”

刘婼君忍着笑,缓和了语气:“可我就是不放心,我害怕他对你好是为了报复我,他母亲的那个事儿,细思极恐。”

“妈,我不是傻子,对方是不是真心的我看得出来,你是没见过他昏迷八个小时的样子,那个时候医生最担心的就是他再也醒不过来,就连美国过来的权威专家也不敢确定他能醒。可是当医生提到我的时候,他奇迹般的苏醒了,没有人会在生死关头装模作样,大家都说我是他支撑下去的意念,说他很爱我。”靳小爱说着眼睛红了红,“你不会懂,我不跟你说这些,反正这辈子我认定他了,就算被辜负我也认了。”

刘婼君沉默了。

“阳剡他过得很苦,这么多年在精神上饱受摧残,他为了我才会接受催眠治疗,让那些痛苦的记忆重演,你无法想象有多残忍,换作是我早疯了,可是他依然把阳氏经营得很好,从不让我替他分忧,为了你的身体委曲求全,整天爬窗户……总之,这样的男人错过了我会后悔一辈子。”

刘婼君也红了眼,说:“以后让他走正门吧,别老爬窗户了,摔下去怎么办?”

靳小爱猛地抬眼:“妈,你这意思是?同意了?”

“以前我总感觉这小子的女朋友一个群都塞不下,听你这么一说,看来是沟通太少接触太少,还是不了解他。”

“那都是表象,他这个人懒于解释,从不在乎别人怎么想怎么看,其实除了我,他没碰过别的女人,这点我可以对天发誓。”

“承认了?垃圾袋里的,是他用的吧。”

“妈……”

“你呀,怎么能这么轻易被他得到?太容易得到的,男人都不知道珍惜。”刘婼君一脸嫌弃地道:“这么大个人了,也不知道收敛着点,你阳叔叔跟我还在家呢,弄出那么大动静,真当我两聋了?”

靳小爱无地自容,东扯葫芦西扯瓜,扯回刘婼君刚才的问题,说:“说到珍惜,其实是我没珍惜他,他一直都对我很好的。”

“是么?”

“他帮我解围,不顾后果收购我爸爸的公司,保护公司老人不裁员,他承受的压力是你我都不知道的,您口口声声说他是你好闺蜜的儿子,可是您从来都没体谅过他,一点都不了解他。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妈妈,你现在特别自私,所有出发点都是在为自己考虑,一点也没替他想过。”

“你……口才了得啊现在,连你妈都开始批评起来了。”

“我这是为爱反抗,反正我不管,我成年了,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能承担后果。就算你禁我的卡,不给我生活费我也不怕,我现在有能力养活自己。”

“行,翅膀硬了说话都硬气了。”

“他总是默默付出,默默在背后帮我,这点勇气都没有,我凭什么让他爱我。”要不是她偷偷去壹玛兼职,根本不会查到公司的股权归属。

他为了让她延续父亲的梦想,改变了壹玛的商业战略,他不说爱她,却从每一件事情上体现出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就算今天被母上痛批一顿,她也要反抗到底。

靳小爱说完这些,刘婼君也颇为意外。阳剡那小子,为了追她女儿,可算是费尽心思,下血本了。自己女儿什么性格她最清楚,这回是铁了心要跟他,她再多嘴也无济于事。

“户口簿我放在你房间的抽屉里了,想复婚就去吧,只要你幸福,我别无所求。”

靳小爱一直以为母亲会是她和阳剡感情道路上的一大难关,没想到她老人家心里早就默许了,就等着她主动开口,其实是在试探她是否坚定。

“妈对不起,我刚才说话太冲……”靳小爱笑眯了眼,抱着老妈的胳膊肘撒娇摇晃。

“行了别演了。”刘婼君摇摇头,“今年的春晚是我主持生涯的最后一台晚会,你阳叔叔说得对,儿孙自有儿孙福,当年我跟他那么难,后来不也在一起了。现在轮到你和阳剡,我怎么阻止都只会加深母女误会,倒不如顺水推舟,成全了你们。”

“还是阳叔叔看得开。”

“小爱,你想没想过,以后你跟阳剡要怎么称呼我跟你阳叔叔?”

“管他叫爸,管你叫妈,有什么问题么?”

“你能管他叫爸,阳剡那小子能管我叫妈?”

紧闭着的大门突然被推开,少年立在门口,咧嘴笑着唤了声:“妈。”

靳小爱和刘婼君同时愣住。

阳剡走进来,恭恭敬敬地递上老头子给继母定制的礼服:“我爸让我转交给您,等我和小爱复婚,你两也该结婚了。”

刘婼君:“他人呢?”

阳剡:“老头子不好意思,在车里等着。”

靳小爱:“怎么妈你和阳叔叔没结婚?”

刘婼君眼眶红了红,“我两要是在你们之前领证了,你两结婚会很麻烦,我这不一直拖着,你们要是真好上了,也能顺顺利利去领证,不然政策摆在那里,麻烦事儿多。”

靳小爱一直以为母亲全力反对她和阳剡的事,没想到她一直放在心上,“妈,原来你一直……”

“好了,别演这一出苦情戏,我明早还得化妆彩排,眼睛红了上妆不服帖。”刘婼君扇了扇眼睛,“阳剡,赶紧把她弄走。”

阳剡牵着靳小爱直奔车库,遮遮掩掩搞了近一个月地下情的两人恋情得以重见天日,难掩兴奋的心情,在车里缠绵了一会儿,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两人都笑了。

靳小爱忍不住哼唱了一首《勇气》,男人捧起她的脸,目光深情,听得十分陶醉,声音性感道:“宝贝,户口簿在你房间。”

“听见了?”无法想象阳氏的董事长和总裁蹲在外面偷听墙角的场面。

“过来刚收音效果一向好。”

“这家伙真是无孔不入。”

“要不明天就去把这事办一下?婚礼无所谓,国家认证的得处理一下。”

“什么叫婚礼无所谓!”靳小爱不满这话:“你明知道我最想要的就是……”

“就是一个盛大的婚礼。”阳剡接过她的话,“你爸爸送你的嫁妆,我前几天派人过去看过了,在那里举行婚礼最好不过。”

靳小爱愣了半响。

他这话的意思,是有这个打算?

“阳剡,你是不是背着我跟我妈谈过了?”她总感觉这一切都来得太顺利,有点不敢相信那个冥顽不灵的老母亲会突然这么好说话。

“没谈。”他笑了笑,发动跑车引擎。

“那她怎么突然对你这么宽恕?以前我妈可不是这个态度。”

“只是冠名了她们台今年的春晚,指名道姓让她上台。”

刘婼君自从跟了阳启刚,就一直绯闻不断,台里领导考虑到舆论的声音,彩排到一半,台里领导准备把她主持的身份刷下去,刘婼君为了这件事之前心情一直不好,却又无可奈何。如果阳启刚出资支持,只会让嘲讽的声音越来越大。

但是阳剡出手就不同了。

传闻阳氏的接班人一直不认同这位继母,两人关系非常紧张,这次阳剡亲自过去谈广告冠名,大家自然看出了刘婼君在阳氏的地位,再没有无良媒体敢乱写一个字。也不知道阳剡是怎么操作的,主持人阵容通知都要下发了,刘婼君居然顺利保住了今年主持一姐的位置,顺利登上了她主持生涯的最后一场春晚舞台。

过去这两人一个傲一个倔,还有误会没解开,谁也不肯让步,闹得非常不愉快,这次阳剡主动帮了这么大个忙,做继母的自然是不能再小心眼,心结算是解开了。

所谓爱屋及乌,为了同一个女孩,两人的关系一下子也缓和了不少。

*

阳剡把车开到公司楼下,把钥匙丢给助理泊车,带着靳小爱上楼。

刘婼君让他把人带走,他总不能刚得到认可就把人带去酒店,想来想去还不如带公司。顺便提前给她看壹玛竞选出来的设计图稿名次。

壹玛已经成功拿到项目,现在她是壹玛的控股人,由她亲手设计没人敢唧唧歪歪,而她设计的建筑,五年后将会在这座城市拔地而起,成为这座城市的标志性建筑。

为了帮未婚妻提前完成梦想,让她能安心做他的女人,阳大少爷也是操碎了心。唯一难搞的是那个孙经理的女儿,听张布朗说已经打发得苦不堪言了。

阳剡把这个消息告诉靳小爱的时候,小姑娘兴奋得两眼放光。

靳小爱没想到这个男人不仅外形喜人,情商也高得令人惊喜,捧着块宝似地坐到男人腿上:“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让你对我永远保持热情?”她现在突然也有点害怕了,怕他被别人抢走。

“有。”阳剡低头,贴在她耳边说:“二四六不休息。”

“你怎么这么没正经!”

“爸妈都同意了,你怎么这么难弄。”手掌覆上她平坦的小腹:“还是说,我的爱想奉子成婚,嗯?”

靳小爱紧张道:“你你你别乱来啊,休想趁我睡着把你儿子弄进去。”

“这件事我单方面就可以做到,别操心宝贝。”男人说着双手已经不老实了。

靳小爱压着裙子,“威胁我啊?”

“没有。”他捉住她的手,动作娴熟地拉开了小裙子的拉链。

她喘着粗气:“避孕,在我没毕业之前避孕,答应我。”

“首要问题,难道不是考虑公开关系?”他的手指开始在她身上煽风点火,熟门熟路,直奔主题。

“我妈都没意见了,当然没问题呀。”

“你想怎么样都行,这件事全都听你的。”他低头咬住少女嫣红的嘴唇,“至于一三五休不休息的事。”他目光如炬地盯着她漂亮的锁骨:“得听哥哥的。”

靳小爱羞于这姿势,缩回手别开脸:“轮到你了。”

“嗯?”他掐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脸转向自己。

她哼哼着,含糊不清地说:“你不要先求个婚啊什么的?”

“现在?不行,环境太敷衍。”

“我想听嘛。预习一下?”

“宝贝,嫁给我。”

“嘿嘿,我就不嫁。”

“……”

“叫你当初害我暗恋了你那么久,你都还没追我呢。”她一脸委屈的样子。

男人的手探进少女内衣里,肆意采撷,低音炮性感得叫人抓狂:“只要我跑得够快,就不怕追不上你。”

“跑?”

“宝贝,要不要试试?”男人笑容痞气,拿起遥控,关上休息室大门,置身在少女腿间,那一处抵在她早就被倒腾得湿漉漉的腿间,掐着她的腰猛顶了进去。

“阳剡……”靳小爱尖叫。

“嗯?”

“混蛋!你弄的我好舒服啊!”

他失笑:“宝贝,你可以再大点声。休息室隔音非常好。”

压在心头那块大石头终于踏实了,再加上他说这边隔音好,污妖女王终于卸下包袱,扬眉吐气了一回。

美艳不可方物的少女跨坐在男人腰间,魔鬼身材,长发散落在肩上,衬得肤色越发白皙,伴随着身体的剧烈起伏,张牙舞爪地飞舞着。妖孽面孔的男人掐着她的腰,濒临爆发。

这绝对是妖女转世,阳剡紧盯着身上的女孩,在他疯狂动作下难得流露出的媚态风情万种,红唇不停地溢出破碎的名字:“阳剡……阳剡……”她不停地唤他,那声儿简直能把人魂都勾走。

他再也受不了这种撩人的魅惑,将她抱下来,压在身下,低头噙住她柔软的嘴唇,眉宇间的欲念转为茫然,“宝贝,我可能……”

“嗯?”她茫然地睁开眼,承受着剧烈的冲击。

他爱死了她身体的温度,恨不得日夜围绕在她身边,却慢慢停止了动作,美眸凝视着她,看上去难以启齿的样子。

“怎么停下来了?”这种不上不下的体验着实不怎么好,她忍不住扭了下。

“宝贝。”他舔了舔嘴唇,别开脸去,沉默了几秒,别扭地开口:“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什么问题一定要在这种时候问??

“我想娶你,真的很想娶你。每一次身体里有两个声音在争吵,我都分不清我自己究竟想要怎样。”

靳小爱听得云里雾里。

“现在我知道了。”

她依旧费解。

“我想娶你,没有你我不是很想活下去。其实我已经放弃治疗,因为不想你落入别的男人手里,我才必须活下去。”

靳小爱咬着嘴唇低笑,听他别扭地说这些情话,心里甜滋滋。

他默了默,开口说:“我……我爱你。应该是真的。”

她终于笑出声。

阳剡被她的笑声打击得一脸颓废,掐着她的腰抽身出去,说:“老子这次是认真的。”

少女被他惹得咯咯地笑,全然忘了自己眼下的处境,得寸进尺道:“说你爱我。”

“我爱你。”他说的很快,比任何一次都顺溜。

“放心吧,我不会辜负你。”笑过之后,她抱紧他,表情认真,在他耳边小声说:“我也爱你。特别特别爱的那种。满意没?我的哥哥。”

他十分满意这样的答案,那双多情又朦胧的黑眸紧盯着她的眼,勾起她的下巴:“女王陛下,坐上来。”

靳小爱:“你自己动!”

……

阳剡总觉得这次正式告白不够正式。

*

几天后。

阳剡开车带靳小爱去了两人第一次相遇的地方,他准备在这里向她求婚。

可是到了地方,又开不了口,揣在兜里的钻戒盒子几乎被他的手磨平了棱角。

两人站在桥上吹冷风。

望着过往的车辆。靳小爱心想她为什么要来这里吃尾气?好不容易放个寒假,在家看图稿不好么?

她冷得打了个哆嗦。

阳剡察觉到了她的小动作,帮她把围巾系好,张开双臂,将她整个人裹进大衣外套。

靳小爱缩在男人怀里取暖,头顶传来他懊恼的声音:“我他妈也会害羞。你信不?”

“害什么羞?难道你知道了?”

“知道什么?”阳剡的下巴放在少女头顶,闻着她的发香,突然感觉这样站在桥边也不错。

小姑娘语不惊人死不休:“我打算向你求婚来着。”

阳剡:“?????”

“我想着……这段时间委屈了你,求个婚聊表心意,你这是什么表情?我爸送我的岛四季如春,你嫁给我也不吃亏呀!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阳剡被小姑娘紧张担心又故作轻松的样子逗笑,闷笑的身躯震得怀里的少女疯狂挣扎:“干嘛,震晕了。”

阳剡没说话,靳小爱从他领口探出头,仔细端详他的表情。

男人的脸在路灯下轮廓分明,眼中的笑意越发明显。

她恼道:“你到底考虑好了没呀?”

“不用考虑了。”阳剡把小姑娘的脑袋塞回大衣里,将她整个人一把抱起来。都被自己女人求婚了,哪还顾得上什么高冷霸总的形象,抱着她转了几圈,对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大吼一声:“老子愿意!”

靳小爱开心地笑起来。

他抱不动了,才将她放下来,两人趴在护栏杆上,本以为接下来是一场尬聊,结果他打了个电话。

几秒后,天桥两头霎时间灯火斑斓,烟花漫天。

靳小爱仰头:“居然有土豪跟我同一天求婚。”那岂不是被人抢了风头了。

铺天盖地的烟火照亮了城市的夜空,标志性建筑的大厦墙壁上闪烁着一匹野马,奔腾而过后,带出一行大字:【好马专吃回头草】

靳小爱觉得这情况也太巧了吧,土豪也是破镜重圆。

直到大屏幕上的字切换成:【我的爱,我的挚爱】

她终于反应过来,回头望着从身后紧紧抱住她的男人,满眼幸福:“你干的?”

“这方法土了点,不过听说女孩子都喜欢,我就照办了。”阳剡如是说。

她一脸满足:“我还是第一次在那上面看到自己的名字,很有排面!”

阳剡想了想,说:“小爱,我给你变个魔术?”

靳小爱突然想到什么,说:“我也给你变一个?”

“好啊。”

两人同时变出求婚戒指,这种默契莫名让人心动。

更默契的是还是同一个珠宝品牌。

阳剡:“给你戴上?”

靳小爱:“那我们是不是都得跪下来?”

阳剡:“第一次被求婚,不太懂,要不我跪。”

靳小爱扑通一声跪下了:“那不行,礼尚往来嘛。”

阳剡:“……”

最后两人双双跪在桥边。

“我怎么瞅着像义结金兰?呸,重新来,你把戒指还我。”

阳剡捉住少女的手,“戴上了哪有摘下来的道理?”

靳小爱挠挠头,“咱两跪的姿势不对,这是拜天地的姿势啦。”

阳剡笃定道:“没错。”

她没辙了,“好好好,夫妻交拜,再来一下。”

湖面上空,绚烂的烟花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大屏幕上的字体轮番交替着:【我的爱,嫁给我】

“以前都是你送我礼物,说吧,想要什么礼物?”靳小爱问。

张特助刚已经在群里艾特她了,全公司都在庆祝,她的手机已经被大面积覆盖的群消息弹关机了。公司选拔优秀作品,她和另一位同事得了并列的特等奖,提前预支奖金不是问题,用这笔钱给他买礼物,纪念意义非凡。

阳剡低头吻住依偎在他怀里的小姑娘。

他的心病只有她能治,如果没有她的守候,他依然抵触治疗,依旧做着一具傀儡,冷漠无情,不知道什么是爱。

他终于活成了正常人的样子。

“不用送。”阳剡捧起她的脸,眼角眉梢带着笑意,他说:“世界上最好的礼物,是你送我的爱情。”

两人心照不宣,谁也没有再提那段痛苦的记忆。

新的一年,不好的一切都过去了。

“之前忘了说,新年快乐!”靳小爱扬起脸,发现身边的男人走神了,踮起脚尖,双手挂在他脖子上,甜笑着唤他:“哥哥?”

阳剡没应,捉住她的手,与她十指相扣,牵着她往回走,低头在她耳边诱导:“叫声老公。”

她皮了一下:“老、哥。”

阳剡掏出车钥匙,高大的身躯将少女抵到跑车引擎盖上,长睫低垂,漂亮的眸蕴着雅痞大少爷独有的匪气,在她耳畔声音性感:“痒了?”

“哪痒?”瞅见男人脸上的坏笑,靳小爱反应过来,瞬间耳根通红,察觉到那只在她衣服里胡作非为的手,惊道:“阳剡!你在干嘛?……住手!”

“叫老公。”

“非礼啊!唔……”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啊~又来到了发表结局感言的时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