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原来如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等着一帮人离开了以后,小汐这才松了一口气说:“这下子也算是清静了。”云倾别的倒是不着急,赶紧说:“小汐,赶紧去敷敷脸,都肿起来了!”

  另一边也来参加七夕节的寒雨莎和自己的小姐妹们也是准备各自回府了。虽然寒雨莎也是世家小姐出身,但是因为是武将之家,所以寒雨莎也是不拘小节的性格,虽然身手不是数一数二的,但是简单的自我保护还是可以的。

  看着街上大大小小的摊位,都卖着一些女孩子家的东西,寒雨莎还是有些心动的,几个转弯成功的甩掉了自己的家丁以后,便像是脱缰的野马一样在街上乱逛。

  因为街上的女子很多,胭脂水粉的味道虽然很浓重,但是轻微的血腥味寒雨莎还是可以闻得到的。自以为有一身武艺的寒雨莎抱着除暴安良的心态,一路寻着血腥味就找了过去。几个转角,闻人昊紧紧地贴着墙壁,生怕自己的行踪暴露了。

  忽然一个纤细的身影出现,紧张的闻人昊握着自己的蛇形匕首做出准备战斗的姿态,闻人昊看着也是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看着在墙角的闻人昊,小声的说:“公子,受伤的是你吧,你别担心我不是坏人……”

  “你是谁?”闻人昊问道,如果是对方派来的杀手,自己可能就要死在这里了,身上的化力散已经开始起作用了。

  “你别怕,我是寒雨莎……”寒雨莎一边说,一边朝着闻人昊的方向走了过去,“不好,有人来了!”

  说完,闻人昊果然听到了整齐划一的脚步声,正当闻人昊浑身无力、手无足措的时候,寒雨莎直接将自己的新买的胭脂水粉洒在了彼此的身上,然后一把抓住了闻人昊形成了一种壁咚的样式!

  闻人昊望着眼前这个女子,被吓了一大跳!那帮人在房子上越过,浓重的胭脂味盖过了酒精味,也帮助闻人昊逃过了一劫。闻人昊松了口气,说:“谢谢姑娘……”还没说完,闻人昊直接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寒雨莎没有办法,只能把闻人昊带到了附近的客栈。寒雨莎赶紧招呼店小二给闻人昊收拾身上的伤口,自己则是坐在一旁,看着这个一身夜行衣长相极为好看的男子。

  店小二忙忙碌碌也不敢多耽误,眼前的这个男子虽然他不认识,但是身后这个寒雨莎可是顶有名的主啊,店小二一边处理眼前人的伤口,一边猜想连个人之间的关系,这一身夜行衣加上浑身的胭脂水粉的味道,难道说这个寒雨莎有什么特殊的癖好……想着想着,店小二止不住的打了个哆嗦。

  经过了寒雨莎的“照顾”,闻人昊也算是脱离了危险了。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准备离开的时候,看见床上的男子仍然眉头紧皱没有醒来,寒雨莎想着:你现在不醒的话以后这救命之恩可如何报答!

  就在她一脸疑问的时候,寒雨莎看见了男子床边的蛇形匕首。这个匕首到做的很别致的样子,寒雨莎拿起匕首留下了字条:匕首我带走了,报完救命之恩我就还给你,然后潇洒的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太子的马车浩浩荡荡的走在马路上。微风吹起了帘子,有人清晰的看到云宛靠在太子南宫念的肩膀上。这下百姓们更是热闹起来了,纷纷传言说:云宛彻夜不归竟然和太子在一起……两个人即将奉子成婚…….

  楼下吵吵嚷嚷的声音也把闻人昊从睡梦中中拉回了现实。醒过来以后,闻人昊回忆起昨天的事情,正准备道谢,发现屋子里只有自己,他尴尬的笑了笑,却看见身边留下的纸条,愤怒一下子冲上了头顶,说:“这个寒雨莎,真是!”

  店小二推开了房间门,看见坐在床边的闻人昊说:“公子,您的衣服那个姑娘已经吩咐我给您送过来了。”看着闻人昊长相清秀,便接着说:“公子啊,我知道您是靠这个赚钱的,但是您也得注意尺度啊,这次是受了这些小伤,您说说,如果要真的出了人命,那可真是得不偿失了!”

  闻人昊刚开始根本没明白他的意思,不屑的摆弄一下头发说:“你懂什么!”店小二露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将衣服放下以后便出去了。闻人昊越想越不对劲,这才明白店小二的意思,本想着追出去和他大战一场,但是楼下的吵吵嚷嚷更是让闻人昊心烦。

  推开窗户,太子的马车走过,闻人昊这才感叹一句:“原来如此!”这时,一个一身白衣的衣摆有祥云图案的男子出现,说:“阁主,有任务!”随后,闻人昊便与那个男子一起消失在了房间中。

  另一边,太子大张旗鼓的送云宛来到了云家门口。紧张了一晚上的云月明和瑾娘看着云宛平安回来心里自然也是放心了不少,赶紧走上前去说:“微臣拜见太子,多谢太子护送小女回家。”

  太子笑着说:“您快快起来了,昨天宛儿不舒服我便让她跟我走了。没有跟您二老知会一声,真是抱歉,如今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记得帮我和云倾问得好。”

  太子离开以后,这帮看戏的人也就随之离开了。瑾娘看着脸色微红的女儿,笑着说:“宛儿啊,你真的是害娘如此担心!”

  “爹爹娘亲,我也是没有办法嘛……”说完,一脸娇羞的低下了头,寒暄了几句做做样子,一家三口便进了房子。得到了云宛回来的消息,小汐赶紧端着早饭跑到云香依珊准备去报告这个消息。

  此时,云倾正坐在秋千上,看着这满池的荷花。虽然脑海里的记忆所剩无几,但是一直有一个小小的身影反复出现,云倾正准备向小汐打听呢,就看到小汐朝着自己这边跑了过来,脸都跑红了。

  云倾也站起身,迎了过来说:“小汐,你又有什么八卦的消息了?”

  小汐气喘吁吁的说:“小姐,二小姐今早被太子送回来了,看来昨天晚上的药是成了,可是好像没有引起多大的骚动啊!”

  云倾笑了笑说:“没事,这都无所谓,反正啊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就是最好的!对了,小汐你记得我儿时有一个一起的朋友嘛,应该是个男孩子!”

  “没有啊,自我有记忆以来,小姐就没有什么异性朋友的!”小汐一脸无辜的看着云倾。

  “好吧,那我们先去吃饭吧!”说完,两个人一起进了屋子里享受早饭去了。

  接连几天,云倾过得倒也是十分平静的,看着自己手里这几个月的银子还有当时为了让云宛进宫时瑾娘给自己的,大大小小也有几百两了,但是这几百两也总归还是小钱,如果以后自己要是有用处的话还是不够的,所以云倾便想着如何处置才好。

  月时时刻刻保护着云倾的安全,如今见没有什么大事,便回去复命了。

  墨青风听着月的汇报,倒也是觉得没有什么大事,但是听到云倾看着自己的攒下的银子发呆,便想起之前云倾和自己说过:如果有机会的话,自己一定要有很多很多的钱,然后这样才可以潇洒快活。

  看着这样的情景,墨青风想了想难道说是想去挣钱了?墨青风问道:“月,云倾在云家的经济有限?”

  “这我倒是不太清楚,但是也是近几个月的银子才多了起来,以前听那个叫小汐的婢女说都不足十两呢!”月心里想着,反正主子是关心她的,倒不如让主子多帮忙,自己也能“轻松轻松”。

  “好,那你去只会花一声,让她帮忙,还有·闻人昊受了伤,叫雪去给他医治吧。”墨青风一边翻着书,一边说。月领了命,满满的退了出去。

  与此同时,云倾带着小汐便来到了街市上,想着是将自己的银子去存了,毕竟一直放在手里还是不安全的,一路上闲逛着,小汐倒是买了许多杂七杂八的小玩意,脸上一副开心的样子,倒是不好叫云倾开口说这些东西买了也是无用,浪费钱。

  花得到消息,赶紧想着办法安排个什么桥段才好。这时准备去闻人宗的雪也到了花所居住的留香楼中,看到一脸愁容的花,赶紧跑过去说:“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花看到了雪,这才有了想法,开心的说:“小雪,你一直不都想有一间自己的医馆吗,这下子我有办法了!你这样……”雪听到了花的建议,两眼泛着光,心里也是激动的不行。

  云倾和小汐一路走走逛逛,见前面聚集了很多人,便好奇的围了过去。老百姓看着眼前的事情,都是有心无力。听着周围的百姓你一言我一句,云倾便也知道了这家医馆的事情。

  原来这家医馆是由一个小姑娘所开,但是房子的主人因为垂帘其美色一直想将其纳为己有,但是姑娘一直不肯,主人也最终是被惹恼了,让小姑娘交出一百两作为买房子的钱,否则就要收了这间药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