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造化弄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喜的日子,可是爷爷、父亲还有母亲一个人都没有,就连哥哥也是因为公务不能回来!”云倾不自觉的有些伤感起来。

  小汐直接将大红盖头放在了云倾的头上,说:“小姐您别怕,无论如何我都会一直陪在您身边的。”

  云倾被小汐扶着一路朝着云府大门口走去。新娘子一出来,百姓们都纷纷好奇:“不是说这云府大小姐和二小姐同一天出嫁吗,这怎么就出来一个,另一个的轿子来都没有来。”人嘛,不免又几个多嘴的,“我听说呀,这个二小姐被送去了太子府做了侍妾,真的是造化弄人啊……”

  云倾上了轿子,手里抱着的苹果都要被手心的汗给捂热了,自己也是紧张的不行。好在小汐在一旁陪着,在喜娘的引领下,墨青风和云倾也终于到了拜堂的环节。两个人行拜堂礼,墨青风小声的对云倾说:“倾倾,你终于和我成婚了。”

  云倾也小声的回应着:“油嘴滑舌!我也是被逼的好不,你别得意。”说完,赞礼者喊:“礼成,送入洞房!”这成婚的礼节也算是完成了大半了,云倾也终于暗自送了口气。被搀扶到了新房内,一股清新的紫檀铺面而来,云倾觉得甚是熟悉。

  在旁边伺候静香姑姑笑着说:“福晋这屋子里的陈设都是按着您以前的院子里摆的,您就当是自己的家里就好,也不必拘束。”

  三个人在喜房里等了许久,终于墨青风进来了。小汐和静香也算是识大体,满满的退了出去。掀起了盖头,云倾看着眼前和自己一样着一身红衣的男子,竟然一时间移不开眼睛了。墨青风也笑着说:“倾倾这是怎么了?移不开眼睛了!”

  云倾脸色一红,结结巴巴的说:“哪有,你可别乱说!”刚刚说完,云倾的肚子就发出了一阵响声,墨青风听到声响笑得不行,云倾则是在一旁尴尬的要死。

  墨青风笑着说:“倾倾要是饿了便去吃一吃桌上的点心吧,别饿坏了。”

  “我真可以吃?”云倾瞪大了眼睛,问着。

  墨青风点点头,云倾立刻起身朝着桌子旁边走了过去。看着桌子上琳琅满目的点心,云倾一时间根本无从下手,感觉哪一个都很好吃,自己也实在是饿的不行了,便也不顾着颜面吃了起来。

  看着云倾如此喜欢这里的点心,墨青风心里也是十分安慰的,说:“倾倾小一点口,这里没有人跟你抢。”

  云倾手里拿着点心转过身对着墨青风说:“你要不要也来吃一点,做的还真的不错呢。我们之间的婚约也是为了保全我们云家山庄而已,你娶了我岂不是亏了,你放心吧虽然这福晋的位置是给我了,但是你要是想受一些丫头来伺候你我也是很乐意的。”

  墨青风看着云倾的样子,脸上虽然是笑着,但是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夫人放心,就算是我不找,这府中也是会热闹起来的。”

  起初云倾根本没有在意墨青风的话,不过这后来发生的种种也倒是让云倾长了见识,当然这也都是后话了。

  吃饱喝足以后,云倾和墨青风两个人面对面坐在床上,虽然是洞房花烛夜,但是两个人丝毫没有要睡觉的意思。

  墨青风看着坐得端正的云倾,问道:“夫人,咱们就这么坐一宿?”

  云倾看墨青风率先发了话,自己也才敢深深懒腰说:“要不我们躺下吧,这床够大,我们一人一边。”

  对于同房这种事,墨青风根本无心用强的,两个人真心相爱自然水到渠成,何必急于这一时。而云倾虽然喜欢眼前这个人的皮囊,但是对于不了解的人她也不愿意就这样把自己托托付了。

  终于两个人商定好分了一条公平的楚河汉界,两个人就这样安安心心的睡了下去。而床上的白喜帕也终于是这床上最多余的一个事物了。

  第二天一早,墨青风便起身离开了,虽然送了个早安吻给云倾,但是云倾睡得实在太沉,根本没有感觉到。等到云倾醒来的时候,早已经日上三竿了。

  云倾伸了个懒腰,喊着:“小汐,小汐给我拿一个衣服过来,这一身衣服可真是拘束死了。”随着门被打开,十来个丫鬟走了进来。刚刚醒过来的云倾还以为是在自己家里,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

  揉了揉眼睛,看清领头的静香姑姑还有小汐才想起来原来自己已经在誉王府上了,赶紧恢复了大家闺秀的样子,等着静香姑姑和小汐的服侍。趁着穿衣之际,云倾观察着房间里的陈设,竟然跟自己房间里的一模一样。

  静香姑姑整理床铺的时候,看到了一张雪白的帕子,便将之拿了起来,给云倾过目,说:“福晋,这个帕子是要送给皇上看的,这个样子是不是……”云倾笑了笑说:“没关系,送过去吧。”

  静香本以为云倾会哭闹着不允许,毕竟白帕子对女子的影响不是一星半点的,但是云倾的反应到让静香意外了。

  朝堂上受到了各位大人的祝贺,墨青风倒是显得极为平淡了些,南宫正也是看在眼中的。结束以后,南宫正命人将墨青风带到偏殿去。与此同时,白喜帕也送到了南宫正手中,首领太监说:“皇上,眼线来报两个人并没有同房,只是睡了一晚上。难道誉王说两人倾心的事情有假?”南宫正笑了笑,说:“随他吧,假与不假也算是留住了。”说完便朝着偏殿走了过去。

  推开门,墨青风跪在地上说:“拜见皇上,皇上万福。”南宫正摆了摆手,然后坐了下来说:“誉王也坐吧。”

  墨青风得到命令也做了下来。

  “誉王,虽然不知道你与云府大小姐你们关系如何,但是既然已经成为了夫妻,就应该相互照应啊!”南宫正劝说着。

  “回皇上的话,当日在大殿上微臣也只不过是为了替皇上保住云家山庄这一个势力而已,不然不就白白浪费了。至于喜欢与否,臣曾经倒是喜欢过一个姑娘,但是她至今已经下落不明了,所以……”说着说着,墨青风露出了一脸哀伤的表情。

  南宫正看着墨青风的态度,也就没再多想,说:“既然如此朕也不在强求了,但是毕竟不能失了皇家颜面。”

  墨青风应和着,然后两个人又简单的聊了几句,便离开了。随后南宫正便叫了霁过来,说:“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霁低着头,说:“回皇上的话,云宛的孩子这会微臣也不便去看,只能等着生产以后了。但是据不可靠消息说,这个孩子确实不是太子的。”

  听着这个消息,南宫正简直没被气死,大喊着:“这个贱人竟然敢混淆皇家血脉!这件事情你继续查下去,然后派几个可靠地人给我盯着誉王府,不能放过任何一个人!”

  墨青风回来以后,看到云倾自己坐在渔歌溪的荷花池边喂鲤鱼,便悄悄的走了过去。本想着吓唬她一下,却不料云倾率先开了口说:“我早就知道你来了,王爷!”然后将手中的鱼饵全部扔到了水中,起身转向了墨青风那边。

  墨青风尴尬的抓了抓头发说:“倾倾醒来了吃过早膳没有?没有的话陪我去用早饭吧!”云倾一听用早饭,脸上的阴霾顿时消失不见了,说:“你可是回来了,我都要饿死了。这是谁定的规矩一定要等你回来才能用早膳!”

  看着云倾一脸委屈的样子,墨青风摸了摸她的头说:“那下次本王不回来你就先用膳吧,可别饿坏了自己!”说完,两个人便一起朝着正堂走了过去。

  这桌子早餐可真是丰盛的不行,云倾看着墨青风动了筷子,自己才开始准备夹一个让人欲罢不能的蒸饺。可是谁知道,墨青风也是夹了一个蒸饺直接放在了云倾的盘子中,然后一脸笑嘻嘻的说:“夫人可是喜欢这个蒸饺?”

  这一顿饭正吃的舒心的时候,守门的小厮来报说宫里面有人来了。没有办法,云倾和墨青风只好放下手中的筷子出了渔歌溪来到门口迎接着。到了门口,只见两辆马车朝着这边晃晃悠悠的过来了。

  云倾站在墨青风身后,和小汐窃窃私语:“这是什么情况?”小汐也是一脸懵的说:“小姐这我也不知道啊,看样子好像是送谁过来了。”

  正说着,前面领路的马车的帘子被掀开了,一个穿着华丽的公公做了出来,说:“老奴拜见誉王殿下,拜见誉福晋。”

  “公公快快请起,不知道这是何意?”誉王说

  “这呀,是皇上送给誉王的贺礼,希望誉王可以诚心收下,然后皇上还祝愿誉王夫妻和睦,夫唱妇随。”说完,公公拍了拍手,后面的马车帘子被旁边的宫女掀开了。一个穿着嫩粉色的裙衫的女子出来了。

  如果说云倾是清新的可爱,那这个女子便是妖艳的美丽了。只见那女子迈朝着誉王这边走了过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