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闷闷不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墨青风这时才放开了手,“哼”的一声便转身离开了。盈盈看着墨青风的背影,心里也是很生气,把这一切的原因全部归结在云倾的身上,如果不是云倾自己一定是这王府中的福晋,如果不是她自己一定会得到墨青风的喜爱。

  盈盈猛地吸了几口气,紧紧抓住春蝉的手说:“春蝉,明天我们去看福晋,好久都没有给她请安了呢!”

  第二天一早,云倾还在吃饭的时候,门口的伺候的侍女便进来通报说盈格格来了。云倾没有搭理侍女,便一直吃着饭。忽然盈盈进了门,看着正在吃饭的云倾,说:“妾身拜见福晋。”云倾没有搭理她,继续吃着。

  “姐姐,妹妹好久没有来拜见姐姐了,最近王爷实在是……,所以希望姐姐可以见谅了。”盈盈一边说着,一边看着云倾的脸,很惊讶的是云倾根本没有什么变化。云倾吃完了最后一口百合粥,才开口说:“妹妹,你们家没有告诉过你吃不言吗?而且妹妹这晴天白日的就和我说这种事情,当真是不害臊啊!”

  说完,盈盈确实被气得不行,直接大喊着说:“你说什么?你竟然如此对我!”

  听着小姐的屋子里有些吵闹声,小汐赶紧跑了过来,看见盈盈正在那里要发疯似的。小汐直接说道:“哎呦盈格格怎么有时间来了,当真是闲的无事了!”

  盈盈此时又看向了小汐,哪里还有王府家眷的样子,倒像是市井泼妇一边的大喊:“你一个下人还敢如此对我说话!”

  “我是下人?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还不是借着自己长得有几分姿色勾引王爷罢了,就你这样的人外面窑子有的是,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在这里还敢撒野,当真是觉得我家小姐这里无人吗?”小汐瞪大眼睛,怒视着盈盈。

  “你……”盈盈被气得还没说完,小汐直接拿起了云倾剩下的碗粥,摆弄着说:“格格嘴怎么都结巴了,是不是早上没吃饭啊,下人请您喝粥奥!”说完,小汐把这一碗粥全部泼在盈盈的身上。

  这一个闹剧也算是结束了,盈盈带着春蝉气冲冲的离开了渔歌溪。看着他们落败的样子,小汐开心的不行。云倾笑了笑说:“小汐啊,下次遇到这样的人就不要搭理他们了。”小汐一脸好奇的问道:“小姐,为何?”

  “在路上我们看到一堆马粪,是直接踩着走过去,还是绕过去?”云倾问道。

  “小姐,你莫不是气糊涂了啊?我们当然是绕过去了!”小汐一脸认真地回答道。

  “对呀,我们绕过去就是为了怕脏了我们自己的脚,直接踩过去可不是明智之人之举啊!”云倾一边说着,一边摸着小汐的头。

  小汐若有所思的点着头,说:“小姐,我明白了,你说盈格格他们是马粪,哈哈……”云倾看着哈哈大笑的小汐,叹了口气这孩子算是说不通了。

  两个人收拾完自己的东西,便朝着千芝堂出发了。到了千芝堂门口,小雪早就摆好了招牌等待着他们了。云倾看着小雪说:“今天怎么这么早?”

  “今天这不是你第一次开始接触病人了嘛,我不得提早给你准备啊。”小雪一脸骄傲的样子,不得不说,云倾的天赋真的是很高,刚刚学了几个月了,基本的就都会的差不多了。云倾沉默了一会,说:“小雪,我今天想免费的给一些没有钱的老人看病,这样会不会影响这里的生意啊?”

  小雪摇摇头说:“当然不会啊,毕竟这里是我们合开得嘛~”

  就这样,第一天的问诊就开始了。一开始云倾还是有些紧张的,但是随着看病的老爷爷老奶奶的鼓励和支持,云倾自己的也有了信心。

  这一天,大街小巷的人们都口口相传的说誉王的福晋可真是好人,免费给一些老人看病呢。不仅给了云倾很大的帮助,就连墨青风也间接的得到了关照。月将消息给风了以后,风便马不停蹄的给了墨青风。

  墨青风本是气的不行,但是看到这个关于云倾的消息,自己的心里也是舒畅了不少。忙忙碌碌的一天终于结束了,就在千芝堂准备闭馆的时候,忽然一个穿着麻布衣服的小男孩跑了过来说:“大夫,您就不能救救我的母亲,她得了重病……”小男孩一边说一边哭,倒是让云倾心里更加心疼。

  云倾说:“小雪赶紧带上东西,我们赶紧过去。”由小男孩领着,云倾和小雪两个人便跟着小男孩一起去了他们家里。

  谁知道门一开,那个全身长满脓疱的女子径直朝着云倾就冲了过来。云倾被吓得不行,但是还是安慰着说:“夫人,您别紧张,我们是千芝堂的大夫,我们是给你看病的!”一说看病,那个女子更是疯狂了起来,大喊着:“我不用,我没有钱,我不用你们给我看!”

  看着母亲的样子,小男孩赶紧跑了过去,哭着说:“母亲,他们没有收钱,是免费给我们看病的,您别担心了!”那个女子看着自己的孩子朝着自己这边跑,赶紧大喊着:“你们赶紧将他给我带走!”

  经过协商之下,小男孩由小汐在院子里照看着。云倾和小雪便进屋去给这个夫人看病。小雪带着经过药草浸泡的手套,掀起了这位女子的衣服,发现她的身上已经沾满了脓包。小雪说:“夫人,您这应该是一种水泡。我现在要给您挑开,将毒液放出。”

  夫人点点头。小雪用银针放在火上烤了烤,便开始给女子挑开水泡。云倾则是在另一边用被药水浸泡过了纱布给女子包扎伤口。

  经过了许久,这一繁琐的步骤也算是结束了。小雪和云倾从房间里出来,小汐早就打好了水,说:“小姐,小雪赶紧洗洗手吧。”小雪点点头,将剩余的药草放在水里,等着药向北浸泡出来以后,两个人才洗了手。

  小男孩来到这两个人面前说:“姐姐,我的母亲……”云倾蹲下身,说:“你放心吧,她马上就会好起来的。这里是药方,以后要去找我们的地方去抓药,知道吗?放心吧,不会受你钱的!”

  小男孩泪眼汪汪的点点头,目送着云倾三人离开了。三人分别以后,云倾便带着小汐回到了王府。看着风在王府门口着急的等着,云倾便说:“我们平安回来了,回去复命吧。”风点点头,看了一眼小汐。

  小汐自然也没给他好脸色,说:“你倒是比你们王爷来的勤快,哼!”说完,便跟着云倾一起走了进去。风挠了挠头,心里想着:这是什么事啊,自己这是里外都不讨好啊!

  瑾娘自从知道太子拒绝以后,整日便更是提心吊胆的。想当初,云宛在南宫念那里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现在为何成了这副模样。看着瑾娘整日闷闷不乐,云毅便悄悄推开了瑾娘的房间,从身后抱住了她,说:“夫人,小姐这个样子您也别担心了,有些事情我们也是没有办法控制的不是吗……”

  云宛这边,自从出了暖阁生活也是越发得意了起来,整日穿金戴银吃好喝好的。南宫念看着自己的心心念念喜欢的云宛如今变成这副模样了,心里也是愈发的恶心了。但是想着她肚子里还有自己的孩子,心里只好便压下了这种想法。

  云宛说:“太子,您这是怎么了?怎么不吃了?”

  南宫念笑了笑说:“没事,吃饭吧。”说完,南宫念夹了一块肉放到了云宛的碗里,云宛说:“谢谢太子殿下。”然后一脸傲娇的说,然后吃掉了碗里的肉。

  晚饭过后,南宫念吩咐玉瑚说:“找人给我看好她,等她生下了孩子就给她扔出去!恶心死了。”玉瑚得了命令,找了几个气力大的婆子守在了房间门口。

  夜里,月亮悄悄的挂上了枝头。云倾睡了以后,墨青风悄悄的来到了他的院子里,借着月光看着云倾的脸,墨青风很是心疼。但是没有办法,墨青风忍住了自己的冲动,安慰着自己说:再等等,再等等,自己终究有一天可以堂堂正正的在他的身边。

  就在墨青风准备离开的时候,花出现在了他的身后,说:“主子,我有事情要禀告。”墨青风挥了挥手示意她换个地方。

  “主子,刚才有一位客人到了我的底盘上,说漏了嘴。他说很久之前的围剿之事,他也参与了,虽然只是个小兵小卒,但是我怕他也知道些内幕,所以便派人将他扣下了。”花一脸严肃的说。

  “好,给我审,让他吐出啥有用的东西!”墨青风一边说着一边露出凶狠的目光。回想起之前的事情,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墨青风说:“得到消息以后,不用留着了,直接杀了下酒就行!”

  花刚刚到转身离开,墨青风叫住了她:“等会,你把上次给我送过来的那个男的还留着呢吗?”墨青风问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