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末世基因路 > 第一章 回家

我的书架

第一章 回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2030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寒冬之际,龙国的春节即将来临。

株城生命科学研究所外,赢正用手哈气并且快速的搓手,仿佛这样可以减去严冬的寒冷,刚从被窝里起来买早餐的他还没适应早晨的寒冷。

“老板,两份豆腐花。”

“好嘞,一份少糖是吧,小伙子稍等。”,老板热情的回应道。因为买完今早的这一锅豆花他就可以和老婆孩子团聚了,卖豆花的老板也要回家过年了。

赢正手提着豆花,回到了研究所。这两份豆花,一份是自己的,一份是给他的导师兼养父冯远的。

冯远是生命科学领域内的顶尖学者,目前在株城生命科学研究所,是他收养了幼年的赢正。

记得在很小的时候,自己便被托付到冯叔家里,冯叔待他便如亲身儿子一般,而他的父母早就过世了。

这是他们家族的诅咒,赢家的后代都活不过四十岁,而他的母亲也因为意外死亡了,两个在生命科学领域的顶尖学者相继死亡,而他便被托付给父母的同事冯教授。

而赢正为了解开这个诅咒也义无反顾的投入到生命科学的研究中。庆幸的是,他在这方面有极高的天赋,尤其是基因科学。

手提着豆花,赢正打开了研究所的大门。株城研究所的面积很大,占地很广,有十二层楼高,通体银白色,拉风极了。赢正走入电梯,摁了第十二层。

这是他和冯教授的住处,为了方便研究,冯教授把自己的家搬到了研究所顶层,面积不大,把被国家授予的一栋别墅留给了赢正。

但赢正却不接受,他和冯教授一起搬到了研究所,共住在一个二房一厅一卫的小房间里,在研究所顶层。这样就不会有人经常打扰他们休息,也可以提高研究的效率,他们的关系也情同父子。

而那栋别墅最终给予了冯教授的儿子冯杰。

用钥匙打开门,便看到了穿戴整齐的冯教授在餐桌上刻着什么,看到赢正进来后他便把手中的东西收了起来。这是一个年过古稀老头,头发花白,脸上的褶皱如同干裂多年不曾浇水的树皮。虽然年过七十,但冯教授看起来任然精神十足。

“回来啦!小正!”古稀老人微笑道:“你这家伙起的比我还早,年轻就是好啊。”

赢正笑了笑,“冯叔,您的早餐。”

“好...好...”冯远搓了搓手,坐下来便开始吸溜着豆花,老年人不能多吃糖,所以赢正特意点了一份少糖的豆花。

看到赢正也坐下来吃豆花,冯远借机说道:“小正啊,新年快到了,有什么想法不?”

“没呢,冯叔,在研究所搞基因吧。”,赢正想了想,回答道。

冯叔一听,不乐意了。“这样可不行,年轻人就应该朝气蓬勃的,怎么能一天天窝在研究所搞研究呢?该出去走走了,而且快新年了,没啥任务,不回祖屋看看?”

听到祖屋,赢正一下沉默了。冯叔也沉默了,他在等赢正的回答。

祖屋是赢正父母留给他的财产,一个在乡间的小屋,但环境很好,背山面水,还有菜园和小池塘。以前赢正过年时会回去打扫,但近几年再也没回去过。

“嗯,知道了,冯叔。我也好几年没回去了。”听到这冯远松了一口气。沉浸在祖屋里的赢正没有发现冯叔的异常。

“我给你买了车票,今晚就走,别耽搁了。”,冯叔连忙说。

“这么快么?”赢正有些疑惑道。

“就得这么快!不然晚了就抢不到火车票了。你经常待在城里,可不知道过年时的一张火车票有多难抢。”

“好吧冯叔,那我下去收拾收拾。”,赢正起身。

冯远望着出了门的赢正,“尽快啊,小正。”,眼里露出了不舍和一丝丝诀别。

赢正下楼,七拐八拐便来到了自己的工作室,工作室的投影仪投影出一张张染色体的图片,这些染色体和正常人的染色体不同,尽然比正常人染色体减少了一半,这是赢正的染色体图,也是赢家的象征。

赢家的染色体图都比正常人少一半,根据端粒学说的解释,他们的正常寿命也很难突破四十岁。赢正今年已经二十二岁了。

但,似乎是上帝的不忍心,赢家有着比正常人短一半的寿命时,他们同时有着某方面的天赋,而赢正的天赋便是生命科学,在大学要用四年加研究生三年的课程他只用两年就完成了。

而后他便被冯远收为弟子,在他的研究所当助理,如今两年过去了。赢正也有了自己的独立工作室。

赢正收拾收拾杂乱的桌面,把需要的资料都带起,他的祖屋也有一个隐秘研究所,不过非常小,这是他父亲的努力,他的父亲是一个天才科学家,自然也有些隐秘的科研场所,不能被人发现的,这是这些科学家的通病。

收拾完物品,正准备走时,他发现自己的电脑后尽然有一个红色的U盘。红色的U盘?我的U盘从来都是黑色的,但他没时间想那么多了,晚上的火车,他还得回家里收拾衣物,在晚点就赶不上了。

赢正抓起U盘,转身就走。

研究所十二楼,看着赢正远去的身影,冯远松了一口气。他搬来一张竹木安乐椅,躺下,在旁边的抽屉里取出了几件东西,那是几封信。

第一封是黑色封皮的信,在信息发达的今天用送信这种方式的人很少。内容是邀请冯远参加一个科学组织,但冯远想到了赢正的父母,一阵黯然后,把它用点火机点燃丢进了旁边的铁桶里。

第二封是委令书,他看也不看,丢进铁桶里。

最后一封没有被烧掉,这是他写给自己儿子的信。他握了握厚实的信封,抿着嘴,眼里涌出了泪花,最终还是把它放了回去。

之后他起身,把所有的文件机密,科研档案全都扔进铁通,燃烧。

忽明忽暗的火光映出他不舍的脸庞,这些都是他的心血,就像杀掉他的孩子一样难受,窒息的感觉仿佛掐住了他的喉咙,他缓了好一会才坐下。

突然,门铃被摁响。

“进来。”冯教授面无表情的说道。

来人是他的儿子,冯杰。这是一个20左右的年轻人,戴着副金丝眼镜,眼里藏着不明的意味。

“爸,赢正呢?”

“昨晚就坐火车离开株城了。”,冯远面无表情的说。当然,他撒了谎。

“昨晚?爸,你还真护着他啊。”,冯杰推了推眼睛。

冯杰扫了一眼桌上的豆花,摘下金丝眼镜用手帕擦了擦然后把它放在一旁的立柜上,看着正躺在安乐椅上的冯远说道:“爸,你的《基因链条图解》借我一下,上头需要。”

“被我烧了。”,冯远面无表情的说。

“烧了!那《基因图谱》呢!”

“也烧了。”

“混蛋!”冯杰气急败坏,把餐桌掀翻,豆花撒了一地。

“你宁愿给他看也不给我看!对你来说,我算什么!算什么!”

“你是我儿子”冯远平静的说,眼里有些绝望,也有些心疼。

冯杰也平静了下来,冷冷的说道:“你也知道我是你儿子。”

“那为什么你的研究成果不和我分享,甚至看都不让我看一眼,而赢正!一个父母双亡的孤儿,一个养子,能比一个儿子得到更多的父爱!为什么!”

“赢正是个好孩子,你也是个好孩子。只是,你不适合这条道路,你吃不了苦...”

“够了!我不想在听你说教了。你肯定还没来得及删除所有东西,那可是你的心血!”说完,便冲向冯远身后的电脑。

冯远刚想起身,“阿杰,我...”还未说完,便被冯杰向侧面一推,摔倒在地上。

冯杰凑到了电脑前,熟练的打开了各种文件,看到这,他嘿嘿的笑了。“老东西,你果然没有删除全部的电脑文档。”说罢,他把早已准备好的U盘把文件拷贝下来,这时的冯杰像一个瘾君子看到白色粉末一样的激动和颤栗。

拷贝完文件和,冯杰急忙离开。

而摔倒在地的冯远几次尝试爬起,但都失败了,这个古稀老人只好艰难的爬向抽屉,把里面的信封颤抖着拿出,他从上衣的口带里拿出来一个红色的U盘,红色U盘上刻着‘给儿子’。

他把两物放在胸前,安详的闭上了眼睛。

楼下,一队整齐的列队在研究所外等候,研究所内的科研人员们被一个一个的请上列队旁的巴士,开往沙城的巴士。

看到冯杰下来,列队为首的看相一脸阴翳的人说到:“冯教授,赢教授呢?”

刚从研究所下来的冯杰一脸不屑道:“被那老东西弄回老家去了。”

队长还想说什么却被冯杰打断说道:“这么多科研人员也不缺他一个,会长让我们明早就到沙城,没多少时间了。”

队长只好命令道:“全体听令,集合!上车,目的沙城!”

说罢,楼下的士兵们便整齐的列队上车,不曾有一丝的怠慢,而被请上车的科研人员们都一脸疑惑,因为他们被告知去沙城是为了一个紧急任务。

冯杰看着飞速远离自己的株城,也许这是自己最后一眼看它,不久后,这里将是一片人间地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