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末世基因路 > 第五章 出发

我的书架

第五章 出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嗯?不对?铁栏被拍动的声音我都能听到?这可是地下啊。”赢正有点惊异的想到,“难道是基因优化液的关系导致我听力方面提升了?或者还有其他方面。”

赢正没有细想,他打开了地下室的石门,来到了地上,隔着密室的窗向外望去,灰白的浓雾阻挡了他的视线。

“好大的雾。”赢正嘟囔道,他家乡的冬天就是如此,清晨一般会伴有浓雾,直到太阳出来。

赢正看了看手表,现在已经是隔一天的早晨。

“我这是昏迷了一天一夜?”赢正敲了敲脑袋,外头赢家祖屋的防盗铁栏被拍打的声音隔着浓雾一阵阵的传来。

赢正决定出去看看情况,也许是陆鲁有事找他。

屋外的能见度只有差不多两米,赢正向铁栏走去,他看到了锈迹斑驳的铁栏慢慢浮现在眼前,就像在浓雾中行驶的渡船来到身旁一样。

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穿着黑红色T恤的人挂在铁栏上,用自己颤抖的双手缓慢而有节奏的敲打着铁栏,那个人似乎察觉到了赢正的前来,更加用力的拍打铁栏。

“来了来了,大清早不睡觉的。”赢正还没说完就看到,那人非常急迫的把双手伸进铁栏的缝隙中,似乎想抓住赢正。

看到这一幕,赢正停下了本来就不快的脚步,他缓缓的向前,来到距离那双手大概一米处,接下来的画面几乎让他呕吐。

那个人!不!这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

那个人形生物有着和人类一样的体型,但下肢非常的绵软,让他可以挂在铁栏上,就像触手一样,依稀还能看见人类下肢的影子。他的双手长满了青色的鳞片,似乎还没成型,附有淡淡的粘液。他的嘴唇微张,露出了锯齿状的牙齿,手指甲呈三角状。

赢正看到它的第一个想法便是基因怪物,冯教授提到了基因灾难已经爆发了!

难怪冯教授突兀得要我回祖屋,如果待在大城市后果将不堪设想,想象十几万人基因崩溃变成基因怪物的样子,令人头皮发麻。

不过...赢正缓缓把视线放在人形怪物上。看这情况基因灾难才刚爆发没多久,这个怪物还没适应自己身体的变化,体态和动作及其不协调,不然刚才它就可以靠着触手般的双腿翻过铁栏过来攻击我。

想到这赢正逐渐冷静下来,这个怪物应该还有一段不知道多久的身体适应期,赢正想到。

他记起在铁栏旁的围墙放着一些干草叉和铲子,他连忙缓步移过去,怕激起怪物的应激反应。

果不其然,围墙旁放着一些干草叉,他拿起其中一个又两个叉头的柴叉,缓缓对准怪物的眼眶,然后用力一叉,干草叉从怪物的后脑叉出,带着一点点滴落的脑血混合物。

我的力量也增强了,赢正想到,他缓缓的抽出柴叉,那个人形生物就像没了支撑一样滑倒在地,一动也不动,估计是死了。

赢正握了握柴叉,现在他对自己的身体有了明显的感受。自己的五感都提升了不少,力量、速度、耐力也都提升了。

至于具体的数值他无法计算,可能是普通人的1.5倍吧。这应该是基因优化液的效果,按照冯教授的理论,我现在应该解锁了第一条基因锁,融合了爬山藤的一些特性。至于身体还没有出现什么外在结构的改变。

冯教授...不知道冯叔现在怎么样了。他既然提醒了我,也发现了基因灾难,肯定会有所准备,不知道他这些资料有没有公开。

不行,我得回株城找他,赢正有些急切的想到,冯叔再怎么样也是一个年过古稀的老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意外。

不过再次之前,我得先去找陆鲁,希望他没事。赢正急忙回到祖屋收拾东西,他要去陆鲁家看看。

赢正一边向背包里塞东西,一边想到,现在那些怪物应该还没适应基因崩溃后的身体,行动力和攻击性都不足,得赶紧找到陆鲁找辆车去株城,陆鲁的父亲在沙城,去沙城的路上要经过株城,刚好顺路,赢正快速的制定了计划。

准备好东西后,他便打开祖屋的铁栏,走入迷雾中。

正常人在迷雾下的可见度只有两米,赢正借着自己五感提升的便利,可以看清四米内的事物。赢正边走边看表,现在是六点十分,这雾大概七点就会散去,这是他小时候摸索出来的规律,也就是说我只有不到五十分钟的安全时间了。

迷雾可以大幅度遮挡怪物们的视野,从刚才那个挂在铁栏的怪物可以看出。而且现在是怪物们的适应期,它们的行动力不足,我遇到威胁的程度也就不高,等浓雾散去后,还不知道有什么新状况出现。

赢正加紧了步伐,他的鞋在碎石路上踩出了“莎莎”声。

这一路上赢正心惊胆颤,他看到了不止一个人形怪物。有像刚才看见的鱼怪,赢正自己命名的。还有身材臃肿的猪怪,它们四肢粗大,浑身肥肉,步伐缓慢,那些肥肉似乎是一夜长出来的,透着一股粉红。

防御力应该挺高的,赢正YY到,他看到了猪怪的身体被肥肉撑的几乎发红。那应该是赢村的朱老头,是赢村的猪肉贩子,家里养了几十头猪。

他应该是和猪的基因进行了融合,毕竟天天接触猪。这让赢正见识到了基因锁断裂后基因的掠夺和融合性有多强。

融合成功就会提升相应的身体素质,也许会有某些身体结构的改变。融合失败,基因崩溃就会成为人和猪的杂交种,失去理智成为猪人。而刚才那个鱼人,或许就是赢村的余老头,他是赢村的鱼贩子,经常在赢村买进口鱼。

赢正还看到了没有什么特殊变化但也失去理智成为怪物的人,有点类似于丧尸。要经常接触相同的目的基因才会有定向的变化么,赢正想到,像余老头和朱老头一样。

经过差不多十几分钟的路,赢正有惊无险的到了老陆五金店的招牌下,赢正看了看表,六点二十五。

赢正看着关闭的卷帘门有些犯愁。陆鲁的家就在五金店上面,由一个向上的楼梯连接,相当于卷帘门就是他们家的大门,若是敲响就会引来那些怪物。

赢正抱着尝试的态度拿出手机,因为像电视上的末世片一样,这个时候的手机应该是没有信号的,果不其然,没有信号。

赢正只好四周转了转,这是一个独栋建筑,下面是老陆五金店,上层是起居室,这样的排版在乡村并不少见,转了一圈,赢正只好冒险爬上去。

赢正把背包和柴叉放下,尝试用手趴住砖瓦的缝隙,用脚给予支撑,没想到很轻易的就爬上了陆鲁家的二楼阳台,爬山藤不会爬山怎么行呢?赢正有些得意的想到。

他用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轻轻的敲响陆鲁家的二楼阳台门,等了一会,又敲了一边。这时,才有声音从里面传出,那是一个细微的,诺诺的“谁?”。

要不是赢正的听力提升了,他还真不可能听到。

“是我,赢正。”

房内安静了一会,阳台门便轻轻的从里头打开,露出了陆鲁乱糟糟的头发,赢正一个闪身进了室内。

房间内,赢正还没来得及细看,陆鲁就像树袋熊一样的挂在赢正身上,想象一下一个两百斤的树袋熊。

赢正差点没岔过气去,赢正轻拍陆鲁的肩膀,陆鲁也知道一个大老爷们这样做不太好,就连忙从赢正身上下来。

“赢哥,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我...我隔壁的顾大嫂在昨天晚上尽然把他的老公吃了!吃...吃...吃的满墙是血。还有张大姨,刘叔,尤其是牛叔,变的好大一个!”

看着陆鲁充满血丝的眼睛,赢正有些不忍。

“等会在车上跟你细说,现在的情况是他们都变成了怪物,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你可以想象一下丧尸片。”

“你是说,他们都变成了丧尸?”陆鲁有些后怕道。

“嗯,不全是,我还不确定。但现在的首要之急是先去株城找冯叔,还有去沙城找你爸。”

“对啊!我爸还在沙城呢!”陆鲁连忙问道,“我们开车过去?”。

“嗯,先开车去株城,我去找冯叔,而且刚好顺路,也许他知道的更多。先收拾东西吧。”

陆鲁听到,连忙找出背包,对于一个肥宅来说,丧尸片一定不陌生,他只是还没反应过来,经过赢正的提点,陆鲁很快的进入状态。

“末世里要有矿泉水,泡面,巧克力,手电筒,纱布,药......武器。”陆鲁在那嘀咕了半天,但是手可没闲着,他翻箱倒柜得把家里的食物找出,还有一些备用药品.

他自己搞五金,经常要切割,有时会受伤,所以家里会放置一些纱布。整理完后,陆鲁神秘的对赢正一笑。

“哥,我们下楼,我给你看个大宝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