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末世基因路 > 第四十五章 恶战

我的书架

第四十五章 恶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锵,锵,锵。

  银雀和骨铠的手爪撞在一起发出刺耳的声音,谁也奈何不了谁,赢正也没想到骨铠身上的骨甲竟然这么坚韧,已经达到了可以空手接白刃的地步了。

  虽然很惊讶,但赢正并没有慌乱,他依旧刁钻地出刀,意图将银雀刺入骨铠的缝隙里,铠甲唯一的弱点就是那些关节的连接处,毕竟要做到关节的灵活自如必然要牺牲一定的防御强度。

  铠骨也意识到了赢正的想法,它极力避免被银雀刺伤关节,它相信若是被银雀斩中关节,它多半会被破防,这铠骨已经产生了简单的逻辑思维。

  赢正见暂时奈何不了铠骨,在一顿猛攻之后突然向后跳开,拉开与铠骨的距离,转身向骨剔杀去,而骨剔正与胖子战作一团。

  胖子和骨剔倒也打的平分秋色,骨剔的两只尖锥不停的攻向胖子,胖子也从容不迫的格挡和反击,他占着自身力气大,不停和骨剔硬碰硬,明显偏向速度型的骨剔被打的后退连连,而且胖子如同附骨之蛆,不让骨剔离开他的攻势。

  突然,骨剔双锥闪出一抹红光,两只尖锥化成两道红色闪电向胖子射去,胆大心细的胖子哪能不注意到骨剔的异况。

  只见胖子右手向前一横,大吼一声,他右手鳞片迅速增生成鳞甲且向外扩散,在几秒钟的时间内化成一道棕黑色的鳞甲盾,挡住了头与前胸,当然,也挡住了骨剔的红色尖锥。

  这是胖子的专属基因能力——【鳄甲盾】

  只见两只红色尖锥刺在重重的鳄甲盾上,发出刺耳的呲呲声,一尸一人,一攻一放,两方都在角力。

  不过既然叫鳄甲盾而不叫简单的鳞甲盾自然有它的奇异之处,只见胖子嘴角轻蔑一笑,化盾的右手突然一抖,弹开骨剔的尖锥,刚才还是盾牌的右手突然化作一个布满鳞甲的鳄鱼头,咬住了骨剔两只尖锥。

  “阿正!”胖子大喊。

  一道白光闪过,赢正使用了一次速爆来到了骨剔身前,银雀轻轻的划过骨剔的脖颈,顿时尸首分离,末世永远不是一个人的末世。

  铠骨没想到赢正会突然爆发出不正常的速度,因此来晚了一步,它此时异常的愤怒。

  只见铠骨脖颈轻微地向后一缩,然后突然快速地向前张开嘴巴,一根约十厘米长的骨刺从它嘴里爆射而出,发出巨大的音爆声。

  胖子只来得及将鳄鱼头化作甲盾便被白色骨刺击中,一股巨大的冲击力从小小的骨刺传出,胖子被骨刺狠狠地击飞,撞在吊桥的铁栏上,嵌在里面,合金铁栏被彻彻底底地撞了进去。

  胖子不由得喉咙一甜,一股热血从他的嘴里喷出。那白色的骨刺也把鳄甲盾刺了个对穿,尖端插进了胖子的右胸,索性大部分动量都被鳄甲盾吸收,骨刺刺入不深。

  赢正也来不及管胖子,因为铠骨对他展开了更加猛烈的攻势。

  铠骨的每一个关节都是一把足以杀人的凶器,它利用了自身的每一个关节的骨刺,膝撞,手肘,腿鞭,甚至是头顶,铠骨的头部有一个巨长无比的骨刺,尖端闪烁着微微银光。

  赢正的格挡越来越疲惫,因为它不知道铠骨下一次会用什么来攻击,这个变异丧尸的体术简直到了变态的级别,简直是一辆人形兵器。

  其实泛亚联合对铠骨的危险评级是C级,危险评级和基因等级不一样,危险评级是对目的生物破坏力和杀伤力进行评估。

  也就是说,在让铠骨全输出情况下能够输出到C级基因者的伤害,在泛亚联合的数据库里记载,泛亚联合花费了两个猎杀队三十来号人与无数热武器才杀死一只铠骨。

  猎杀队长是D级存在,两位猎杀队长无一幸免,纷纷战死,还是最后铠骨力竭,被反器材狙击步枪击中本已经碎裂不堪的脑部骨骼才侥幸杀死。

  不过赢正却没有看过这些,他只知道铠骨的最基本的资料——一个D级变异丧尸。

  赢正见铠骨攻势越来越猛,只好使用速爆拉开与铠骨的距离,铠骨见赢正突然又速度大增,一脸警惕地看着拉开距离的赢正,没有乘胜追击。

  赢正微微喘气,一滴滴汗珠滴落在株城吊桥的柏油路上。

  和铠骨近战基本是在找死,着丧尸的近战能力简直变态,不过赢正也没什么有效的远程手段,那把小五四打铠骨跟挠痒痒差不多。

  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赢正眼中紫芒一闪,背后的六根紫电蛛矛缓缓张开,在空中张牙舞爪地乱舞,最后齐齐指向铠骨,它们也知道主人遇到麻烦了,赢正也是最近才知道蛛矛有自己的意识,虽然比较浅薄。

  锵!

  两者又撞了上来,有了六根蛛矛的赢正对付铠骨轻松了许多,有时他没有反应过来铠骨的袭击,蛛矛会主动帮他抵挡,但是赢正震惊的发现,有了蛛矛的他才和铠骨五五开。

  他依旧取得不了一个明显优势,铠骨那坚硬的骨甲让它舍去了大部分力气去防御,只剩下凌厉的进攻,只有当赢正攻向它的关节处时,铠骨才会有意识的格挡,而赢正才能届时转守为攻。

  锵锵锵,六道紫色的闪电和一个白色的人形兵器战在一团,两者僵持在了株城吊桥上,桥下河水翻腾。

  胖子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他的右手几乎感受不到直觉,鲜血直流,身体也卡在钢栅之间拔不出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赢正和铠骨拼体力。

  现在已经到了两者平耐力的时候了,不过赢正的体力越来越不支,毕竟人怎么能和丧尸比体力呢?

  这样下去绝对不是办法!赢正有些焦急,攻势也愈发凌乱,被铠骨逼退好几步,几次险象环生。

  对了,我还有血能!可是,这点血能又有什么用呢,除了暂时提升一下我的身体素质,在这短暂的时间里我建立不了绝对的优势。

  赢正冷静的分析,现在铠骨最大的优势其实不是它那恐怖的体术和战斗直觉,而是它的防御力,因为它有坚硬的骨甲,才能肆无忌惮的进攻,发挥出它全部的实力。

  只要有办法能够破除它这一身乌龟壳,我绝对有把握可以击杀它,可是,又该怎么破除?

  全力攻击它的关节?也对,关节可能是它唯一的弱点了,这家伙连眼睛都有厚厚的骨甲,全身唯一较为脆弱的地方就只有关节连接处了。

  可是,铠骨又怎么会不知道它自身的弱点呢?攻击关节的收效甚微,铠骨的攻势十分凌厉,但它的防守更是像一个龟壳一样无从下手。

  对!无从下手!那我就直接以力破之,不找什么劳什子弱点了,如果能够提高银雀的锋利度,直接破开铠骨的骨甲,就不用再费尽心思去找什么弱点,直接一顿猛劈就好了。

  那,怎么提升锋利度?

  血能!血能是赢正唯一能想到的东西了,血能的本质是一种能量,既然是能量,就可能有能量转换的途径。

  想到这,赢正顿时茅塞顿开,他稳定心神,催动右胸红芯中的残存血能,一点点的流向右手,他只感觉一股热流涌向右手,右手的力气突然大增。

  但这还没有结束,右手中的血能像是有意识般的冲破了右手的束缚,散发到体外,最后涌入银雀中,银光闪闪的银雀顿时红光大作,一股氤氲血气在刀身游荡显得银雀异常的冷森。

  赢正心中一喜,成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