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末世基因路 > 第五十九章 三英战吕布

我的书架

第五十九章 三英战吕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杜寰宇你在干什么!”一旁休息的芮牛惊道。

  杜寰宇撇了撇嘴,这一刀没有击中赢正说明他一直在提防自己,杜寰宇可不觉的赢正会放过自己,他看了一眼人群中的孙俊玉,孙俊玉顿时站了出来,身上黑甲覆盖,他还记着赢正那一脚之仇。

  赢正见成犄角之势包夹自己的孙俊玉和杜寰宇,微微一笑,果然不出所料,从一开始他就在提防杜寰宇给他下黑手,现在终于忍不住了。

  杜寰宇对着一旁的邓英武道:“宝莲就是他拿的。”

  言下之意邓英武不难听出,他看了一眼邓世龙,邓世龙也战了出来,毕竟他不是基因者,但自己的弟弟是,而且听说弟弟和这个赢正还有些冲突。

  赢正见三人包夹自己道:“人来齐了是吧,一起上吧。”

  一旁的苏筌连忙上前想帮赢正,不过被胖子拦了下来,胖子让苏筌稍安勿躁,毕竟赢正可不像那种脑袋糊涂的人,以一挑三必定是有极大把握的,而且胖子和苏筌二人都在刚才抵御兽潮的时候耗光的气力,现在上去反而是拖赢正后腿。

  另一边的芮牛温言也都浑身是伤,失去了战斗力,而宋溪则一脸担忧的看着杜寰宇,她连忙摇了摇车景耀的手臂,想让他帮社长。

  不过车景耀则有些犹豫不决,毕竟他本性不坏,不知道杜寰宇和赢正有什么恩怨,而且赢正还算是救了他一命,不然他早已葬身兽潮中了。

  所以车景耀罕见的拒绝了宋溪的请求,在一旁观战,两不相帮,宋溪还想鼓动社员,但被苏筌拦了下来。

  “在一旁待着去,怎么,担心你的小情郎?”苏筌故意说的很大声,她当然知道车景耀对宋溪的心意,不过宋溪一直喜欢着杜寰宇,这是一个离间他们的好方法,至少让车景耀袖手旁观。

  “赢正。你今天会后悔你所做的事,我要十倍奉还给你。”说罢,被黑甲覆盖的孙俊玉双腿一蹬,地面顿时出现了一个小坑,一道黑色身影朝赢正射去。

  另外两人也不甘寂寞,只见邓世龙被一团血色肉质覆盖,背后长出一堆肉翅,嘴里长处一道血色尖刺,尖刺前端凝聚成一个个血色针刺射向赢正。而杜寰宇则眼中绿芒闪过,浑身被黑绿色的鳞甲覆盖,提着手中的刀砍向赢正。

  赢正先是脑袋微微后仰,躲开邓世龙吐出的能量梭,然后身子扭转成一个奇异的角度,双手攀上孙俊玉轰来的拳头,向杜寰宇的方向一带,孙俊玉便被赢正借势抛飞,将提刀砍来的杜寰宇撞飞。

  做完这一切的赢正没有停下,他突然下腰,几道能量梭从他的头顶飞过,扎入眼前的地面,然后消失不见,随之是一股劲风来到他的左腰处,是邓世龙挥出的拳头。

  赢正微微抖肩,左边背部顿时长出三支蛛矛挡住邓世龙的拳头,然后赢正转身一拳轰向邓世龙的脑袋,被赢正击中的邓世龙向一个沙包一样飞向一旁的岩壁,不知生死。

  见自己的弟弟被轰飞,邓英武连忙朝自己的身后喊道:“你们都是饭桶吗?快给我上啊,把他给我杀了。”

  邓英武身后的会员们面面相觑,毕竟赢正是他们的救命恩人,一旁的芮牛和温言站了出来,温言一拳轰向邓英武的腹部,把他胆汁都快打了出来。

  “不想死就老老实实待着,你还以为自己是一呼百应的会长么?”温言冷冷道,虽然他浑身是伤,但是对付一个普通人还是没问题的。

  “你...你竟敢打国家干部,国家的救援很快就回来,我到时候要告发你攻击上司!”邓英武倒在地上如丧家之犬般说道。

  “这些话你骗骗芮牛还差不多,我可不吃你这一套,之前给你脸色是看在芮牛的面子上,现在嘛,老老实实待着就好了。”温言转身看向战场,讥讽道。

  被赢正抛飞的孙俊玉站了起来,还有一旁被孙俊玉击中的杜寰宇,两人现在看起来有些狼狈。

  赢正没有给他们喘息的时间,蛛矛全开,提刀杀向还未站稳的两人。

  杜寰宇见赢正杀过来,眼中厉色闪过,身上的绿纹更深了,发出幽幽的绿色光泽,两把刀狠狠的撞在了一起,之后便是二人比拼刀术,场上飞沙走石,锵锵之声不绝于耳。

  一旁的孙俊玉看着不远处和杜寰宇比拼刀术的赢正,大吼一声,黑色的甲胄将孙俊玉的全身包裹,甚至看不见眼睛,一股黑色的危险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出,“噌噌噌”从孙俊玉的黑色甲胄背后长出来三对血色指端,大概有一米来长。

  他的基因进化了,从普通的白阶蚂蚁变成了黄阶的【血指黑蚁】,不过低基因升阶的孙俊玉基因非常的不稳定,他被甲胄包裹的眼中散出红光,这是要基因崩溃成堕落者的前兆了。

  只见孙俊玉化作一道黑色闪电杀向赢正,赢正见状连忙用刀荡开杜寰宇的攻击,六根蛛矛挡在身前,接住了孙俊玉含恨一击。

  “嘭”的一声,烟雾散去,孙俊玉的黑色拳头被卡在赢正的蛛矛中,拔不出来,而赢正脚下也有两道长长的沟壑。

  赢正手中的银雀血光大冒,蛛矛控制住孙俊玉的拳头,然后俯身一刺,血色的刀光刺入孙俊玉黑色腹甲,从他的背后穿出,顿时血如泉涌。

  赢正抽刀而立,血迹在地面上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孙俊玉没了支撑,双腿跪地,缓缓的倒了下去。

  一旁的杜寰宇见场上只剩他一个人,心升退意,他可没有孙俊玉那般入骨的恨意,最初陷害赢正也只是为了女人而已。

  “赢正...正哥,我宝莲不要了,什么都不要了,放我一条生路吧。”杜寰宇双腿下跪,就差给赢正磕头了。

  一旁的宋溪连忙跑过来挡在杜寰宇的身前道:“要杀杜哥就先把我杀了。”

  看着宋溪梨花带雨的脸,赢正摸了摸下巴,似在考虑,毕竟宋溪可是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啊,要是胖子肯定下不去手。

  杜寰宇眼中精光一闪,暗道有戏!不过下一秒便一脸惊骇,因为挡在他身前的宋溪已经人首分离。

  “那就先杀你。”赢正淡淡道,然后在杜寰宇惊骇的眼中将银雀送入他的心房。

  一旁的车景耀目呲欲裂,不过被苏筌挡住了。

  “你不会不知道宋溪暗恋你们社长吧,说不定啪都不知道几次了,我看这宋溪对你欲拒还迎是你们社长的意思,你只是他们眼中的一个工具而已,所以别想不开啊少年。”苏筌的青葱玉指拍了拍车景耀,这还是除了赢正外自己第一次主动接近男人。

  被苏筌一劝,车景耀也冷静了下来,毕竟他不是傻子,平时也只是不愿去细想这些事,想到自己每次见杜寰宇时杜寰宇的异样和房间里残留的淡淡香味,经过苏筌一点拨,哪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见车景耀面沉如水,站在一旁没了动静。

  苏筌松了一口气,毕竟车景耀的实力比杜寰宇还要强上一分,现在车景耀不出手,赢正就没什么危险了,她看向场内,美目突然一凝。

  那是刚才被赢正轰飞在岩壁上的邓世龙不知道什么时候下来了,到了死去的孙俊玉身旁,把嘴中的针状口器扎入孙俊玉的伤口。

  “蚊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