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末世基因路 > 第八十一章 结仇与外出

我的书架

第八十一章 结仇与外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个被灵蛇会喽啰称作狼哥的人眼神微眯,冷冷地说道:“别给脸不要脸。”

  “要脸可以啊。自己来取。”小队长淡淡道,完全没有把狼哥的威慑放在眼里。

  狼哥这哪还忍得住,平时只有他欺负别人,哪还有别人给他脸色的时候,这个新过来的势力未免太过狂妄,看来今天要让他们看看灵蛇会的实力,既然在灵蛇会的地盘上就要老老实实的趴着。

  狼哥脸上黑纹闪过,身上逐渐长出浓密的黑毛,他的额间竟然硬生生的长出一只眼睛,这是赢正熟悉的绿阶基因兽——三眼黑狼。

  只见狼哥的气势越来越强,赢正估计那狼哥得有E级六七段的实力,在沙城的势力里确实可以当一个小队长,不过对付重山猎团的小队长赢正感觉还是差了点。

  猎团能当上小队长的人物可都是可以在带领普通人狩猎低级基因兽的存在,哪个不是沐浴基因兽的血成长的,跟这些天天和没有什么智力的丧尸厮杀的沙城小队长可不同。

  只见猎团小队长轻蔑一笑,额间也长出一只眼睛,他的基因竟然也是三眼黑狼,不过他不像狼哥那样长出一堆黑毛,像个狼人一样。小队长仅仅是长出一只眼睛,其余毫无变化。

  赢正看着暗暗点头,这是对自己基因强大掌控力,一时间高下立判。但其他人似乎不这么觉得,他们有些恐惧的看着栅栏前的黑色狼人,害怕猎团那瘦弱的小队长被黑狼咬碎了脖颈。

  小队长轻蔑一笑,对着栅栏前的黑狼曲了曲手,黑狼人怒吼一声:“找死!”

  一道黑风吹过,狼人撞开栅栏,一爪朝小队长的头拍去,那股黑色的劲风几乎化作风刃割着众人的脸颊,不过小队长纹丝不动,只是眼神一凝,握紧手中的长矛,微微附身便躲过了黑狼人的一爪。

  然后欺身贴地来到狼人身下,身子一扭,以全身的力量带动手臂,就像一个橡皮筋,绷得越紧,弹的越凶。

  只见制式长矛如同一道极光,从无法闪避的黑狼身下闪过,刚才还虎虎生风的黑狼便突然被长矛刺中,挂在矛上,如同风中的腊肠,狼哥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他没想到自己一招便败了。

  小队长手臂一用力,长矛带着黑狼钉在对面的店铺墙上,。

  “切,三眼黑狼我都不知道杀过几只了,你这个半狼半人的就算了吧。”小队长慢慢走到黑狼身边说道,手缓缓伸到黑狼的第三只眼上,然后用力一扯,黑狼的额眼就被小队长取了下来。

  这是三眼黑狼群的习俗,挑战失败的三眼黑狼会被同类取下第三只眼睛,小队长也免除不了这个习惯,而且这本来就是一种威慑别人的手段。

  被取下额眼的黑狼逐渐恢复为人型,狼哥的脸上再也没有刚才的狂傲,只剩下不可置信与恐惧,只用了一招,他便败了。

  小队长将制式长矛从狼哥身体抽出,然后对着那边已经石化了的喽啰们瞥了瞥嘴,喽啰们纷纷如梦初醒,连忙过来将倒在地上狼哥扶起,然后仓皇的逃离。

  栅栏内的幸存者纷纷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没想到压迫他们许久的灵蛇会的狼哥就这么战败了,就在上一秒有些人还想着未来怎么办呢,没想到下一秒便危机解除。

  正在收拾战场的小队长用余光瞟见了不远处的赢正和胖子,向他们两点头示意后,便又重新投入到修复刚才被狼哥撞坏的栅栏去了。

  第二天顾涛就把赢正要的资料派人送了过来,资料还不少,其中包括林荫科技的设备资料,周围的地貌,还有整个三环四环的一些资料。

  但三环四环的资料较少,因为泛亚联合的猎团也都不敢随意触碰外环的丧尸,所以外环的资料反而比较真空,当然,泛亚联合也鼓励基因者们去外环探索,获取消息,不过能活着回来的人没几个。

  曾经官方的猎团派出过一个二十来人的小队去外环探查丧尸的分布,结果还没深入三环多远就全军覆没,现在泛亚联合对外环还处于一种懵懂无知的状态,只能龟缩在内环猥琐发育,不过内环的工业设施很少,火种也没有完整的工业体系,要大幅发展的话去外环是必经之路。

  至于赢正要去林荫科技干什么,当然是解析那几颗莲子的基因数据,他之前对莲子也只有一个基本的判断,还有就是他想更近一步的研究基因,他不能一直靠冯教授留下的基因成果来看待这场灾难。

  基因千变万化,也许到了现在,又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变化是冯教授没有发现的,所以现在进行一场基因研究显得迫在眉睫。

  他准备在那待七天,也就是等到顾涛的消息,解决了胖子的事后,自己也该找冯杰算一算账了,不过在此之前得尽量提升自己的实力,不仅仅为了提防冯杰,也为了解开自己的基因问题。

  一大早赢正便起床,他带着一个半人多高的登山包,包里装有这七天的食物和衣物,还有一些资料和泛亚联合研制的,据说是现在版本最高的尸粉。

  三环四环的丧尸肯定比内环的丧尸更加的敏锐,赢正也不确定这尸粉有没有用,要不然那一个二十多人的小队就不会全军覆没了。

  丧尸主要靠的是听觉与嗅觉,对付嗅觉有尸粉和自己的基因能力【隐】,必要的时候还能涂一点隐蔽水。至于听觉,赢正将蛛丝喷吐在自己的鞋上,做成了一个减震消音的外鞋垫。还做了几幅手套。

  时间不到七点赢正便踏上了外出的步伐,因为再晚点就是苏筌起床的时候,赢正感觉,要是给苏筌发现了,自己的单人行动肯定得泡汤。

  “这么有种偷偷溜出家里的感觉。”脚踩在水泥路面上的赢正想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