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末世基因路 > 第八十六章 路西法三

我的书架

第八十六章 路西法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但是,事与愿违。

  灰尘散去,龟守挡住了赢正全力发出的血月斩,只是龟守的背部碎裂成两截,刚才还完整碧绿的龟壳现在已经几乎碎成块状。龟守的四肢深深地插入地面,双眼泛白,显然已经失去了意识,没有了战斗力。

  “没杀掉么?”

  赢正呼了一口气,心念有些费力的操纵血藤,赢正在三人到来之前就提前埋下了血藤的种子,随着赢正的操纵,血藤慢慢从种子里生长出来,从地下缓缓缠绕住龟守的四肢,然后向蝠奇卷去。

  “这是...”

  倒在地上的蝠奇一惊,连忙向后爬去,一个橙红色的大手突然掐断了蔓延开来的血藤,是虎贲。

  “虎贲你!”蝠奇惊道。

  此时的虎贲腹部的伤口已经全然愈合,气息竟然比刚才还强,不过赢正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这样的气息是暂时的,虎贲应该是激发了自己的基因潜力,这种方法的副作用极大,对基因的负担也极重。

  赢正没想到本来就基因奔溃的堕落者竟然能激发基因潜力,难道他们的基因已经恢复到一定程度了?这样也能解释的通为什么暴戾无智的堕落者们竟然有了明显的语言能力和自我掌控能力。

  甚至...还有了情感。

  “蝠...奇你快...走。”虎贲吃吃道,他的语言能力还未像蝠奇那般柔顺,说出来的话也极为粗糙,就如同钢铁交加之声,必须得仔细听才能发现人类语言的痕迹。

  “混蛋,我翅膀没了一只,跑不过这个人类的。”蝠奇有些艰难的起身。

  “那...就杀了...他。”虎贲的身子微微弯曲,随后像一根弹簧射向赢正,橙红色的双拳隐隐有两对橙黄色的虎头显现。

  两对虎头怒视赢正,天边隐隐有虎啸之声,天上的云气似乎都化作虎首,随着拳风而动,一齐向赢正压来。

  赢正故技重施,就当虎贲拳近欺身之时,赢正突然变为两个幻影。虎贲眼神微瞪,虎鼻一动,似乎想靠气味闻出赢正的位置,但这两个‘赢正’身上都毫无气味,一时间虎贲的拳风慢了下来。

  就当赢正快躲过之时,一道音波袭来,并不是音波刃,而是全范围的音波探测,远处的蝠奇拼着自己嗓子破裂的风险发出了这一道音波探测。

  袭来的音波撞在两个‘赢正’的身上,只有一个返回了音波,而另一个赢正则如同平静的湖面被石子打破一般泛起了涟漪,随之消失,赢正真身显露。

  虎贲拳风一转,实实地砸在了赢正的胸口,赢正根本来不及躲闪或者说他还没有反应过来。

  空气似乎凝固了几秒,声音先是蜷缩到最小然后在放到最大,发出爆裂之声,振聋发聩,赢正实实地吃了虎贲一击杀招——【虎压拳】。

  虎牙拳的原理是先以极快的速度与力量出拳,到离敌人身体不到一毫米的时候停拳,也就是说虎贲的拳头根本没碰到赢正的身体,但这样做的伤害远比拳头到肉要高的多。

  这是一种引爆空气的招数,急速的拳头,截然的停顿,那不到一毫米的空气轰然被引爆,发出巨大的吸力将赢正胸腔内的空气向外拉扯,将外面的空气朝赢正的胸腔推去,两者的碰撞发出巨大的声响以及推力。

  被击中者的胸腔顿时会化为蔫粉。

  赢正被虎压拳击飞,轰轰轰撞断了不知道多少根鱼鳞树,最后在撞在了一颗鱼鳞树上,无力的滑下。

  虎贲喘着粗气,他已经没什么力气再继续攻击了,若赢正没死,他们三人可能真的要丧命在这个公园了。

  赢正的胸口虽然没化为焉粉,但也是碎肉一团,血腥至极,见赢正没有动静,虎贲暗暗松了一口气。

  这个人类太强了,他们三人的组合在组织内的名气非常之大,为了首领办了不少重要的事,算是首领的左膀右臂,在整个组织那都是金字塔顶端的队伍。

  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一个如此之强的人类,差点将他们团灭。

  虎贲反身不在关注赢正,他得把蝠奇和龟守带走,等会说不定那些该死的丧尸就来了,现在三人的状态可无法面对如潮水般的丧尸。

  “咚…咚…咚…”

  一阵心跳声慢慢想起,而且越来越大,虎贲双眼一瞪,连忙回头,刚才还倒在树下的赢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立了起来。

  赢正被血藤架了起来,就像一只被风干在竹架上的腊肉。

  血藤像一根根红色的触手缓缓缠绕着赢正的身体,并且向被打碎的胸腔蔓延。

  那些血色藤蔓就像一根根针,将赢正破碎的胸腔缓慢切坚定地缝在一起。

  以血藤为针,以血藤为骨,以血藤为肉。

  一壶茶的功夫,赢正破碎的胸膛就被血藤完全修复,无数的血藤缠绕在赢正的胸前,极为渗人。

  再这期间,虎贲完全不敢前进打断赢正的异常行为。其一是他的实力已经衰退为原状,腹部的疼痛逐渐涌了上来。其二则是赢正的气息越来越强,此时的赢正在虎贲眼中就是一个人形凶兽,散发出浓郁如雾的血气。

  “啊…咳…咳…”

  赢正嘴里吐出不明意味的声音,他缓缓地张开了眼睛,面无表情地看着虎贲。

  “虎贲,你快走!别管我和龟守了,回去请求首领的支援!”蝠奇挣扎起身,大声朝虎贲喊去。

  赢正缓缓地朝虎贲走来,赢正每走一步,身上的血气就越盛一成,虎贲也越后退一步。

  赢正淡淡地看了虎贲和蝠奇一眼,两人的后颈微微一缩。

  “你们走吧,今天就放了你们。”赢正擦了擦银雀道,脸上的表情两人都看不明白。

  蝠奇和虎贲满脸的不可置信,从地狱到天堂的差别几乎把蝠奇脆弱的心脏吓爆。

  “你……”

  蝠奇此时不知道说什么,只感觉世界在此刻非常的荒诞。

  “我数到三,若是你们没有从我眼前消失,那就留在这吧。”赢正甩了一下银雀,刀尖向地。

  “三…二…”

  还没数到一,虎贲就飞快的扛上蝠奇和龟守以极快的速度奔向公园深处,要是能有现在这速度,刚才赢正早就被打烂了。

  感受不到三人气息后,赢正微微松了口气,胸膛上的血藤被他用意念缓缓的撤离,露出血肉模糊的胸腔。

  “嘶…”

  真疼!

  这感觉就像将刺入自己体内的针拔出一般,痛觉深入骨髓。

  这是赢正的基因能力——【藤之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