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末世基因路 > 第九十七章 顶尖猎团二

我的书架

第九十七章 顶尖猎团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芮牛面无表情地看着冀图走远,止住了猎团骨干们想要留人的冲动,毕竟这沙城还不是他们说了算,再引发冲突,猎团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

  想到这,芮牛转身朝李玫拱了拱手道:“多谢了李团长。”

  “多大点事,你们团里那个小帅哥呢?”李玫左右张望道,从刚才她就一直没见着赢正,也没闻到赢正身上那股浓郁的血气。

  “赢正有事出去了,这几天应该会回来。”芮牛转身朝猎团骨干们示意了一下,骨干们纷纷带着人清理战场。

  “李团长先去会议室做一会吧,我一会就到。”芮牛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李玫莞尔一笑,也便带着人去往会议室。

  “呼~”

  芮牛揉了揉自己的肩头,扯开衣服往里一看,果然,到处都是黑紫色的棍印,这冀图下手还真重。

  芮牛缓缓提起了插在地面上的暗金长棍,凑近一瞧,棍身黑中泛金纹理自然,质感十分不赖。而且比起一般的长棍来说,此棍十分沉重,想来用料也非凡品。

  “拿去储备室。”芮牛随意地颠了颠长棍道,随后他便去更衣,李玫不可能无偿过来帮他,现在猎团才刚刚稳定,能搞好关系的话还是得多费心。

  就在李玫和芮牛商谈的同时,赢正也到达了聚集地。

  “呼~终于回来了。”赢正看着不远处的关卡暗暗道,这一路一来一回可真是累死他了,而且路上还有一股窥视感,不过一会便消失了,赢正没有找到来源,只能暗暗提速。

  来到守关外,哨兵很快认出了赢正,连叫道:“正哥好。”

  赢正朝他们点了点头便进入聚集地,过了七天,聚集地的变化还是非常之大的,赢正差点就认不出来了。

  很快,一股香风便从他背后袭来。

  “嘭。”

  “痛啊!!”赢正捂头道。

  “你还知道痛!你知道这几天我有多担心你吗!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苏筌说完还不解气,又在赢正的头上敲了一下。

  “你担心我干嘛,你又不是我妈。”赢正此时心中无数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不是你妈就不能担心你了吗?!”苏筌跳脚。

  “行吧,我离开的这几天里有发生什么事么。”赢正企图转移话题。

  “事情可多了,过来,我跟你细说。”说罢苏筌一把拉住了赢正的手臂将他拽到一边,便走边说。

  ......

  “合作?”

  “是的,实不相瞒,我们四大猎团之间也有摩擦,我们和暗豺的那些人就互相不对付,这次过来也是顺便杀杀他们的锐气。如果我们能够结成同盟就好了。”李玫诚恳道。

  芮牛没有理由拒绝,毕竟人家刚帮了他们,让事情不至于闹得你死我活。但这下重山猎团和暗豺猎团的梁子就结下了,更何况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而且芮牛知道,重山猎团是外来猎团,根基尚浅,跟那些老牌猎团相比还多有不足,如果能和一些老牌猎团结成同盟,对他们自然是百利而无一害。

  至少现在没有,而且据他了解,蔷薇猎团在这一代的风评还算不错。

  芮牛略作思考便道:“合作同盟我们自然是欢迎之至,那今后的事宜就慢慢讨论吧。”

  李玫得到了芮牛的答复,嘴角露出笑容道:“那就多劳芮团长了,芮团长先去养伤吧,我们就先告辞了。”

  芮牛便起身将他们送出会议室。

  “团长,我们为什么非要和这重山猎团结盟,怎么看怒沙猎团都是我们不二的选择啊。”夜莺一脸困惑道,要知道怒沙猎团可是四大猎团之一,而且也跟暗豺猎团不和。

  “哼!区区董承弼我还没放在眼里,我们主要提防的可不是暗豺猎团,而是血虹猎团。戾虹才是真正的老阴逼,董承弼跟他比连提鞋都不配。”李玫冷冷道,眼中满是对戾虹的忌惮。

  “但怒沙猎团也和血虹猎团不和,这是在沙城出了名的。”夜莺继续不解。

  “以我们猎团的实力跟怒沙猎团结盟,时间久了,猎团的名字说不定都改了。而且,重山猎团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李玫顺手将额间的发丝撩起,“重山猎团里实力最强的可不是芮牛。”

  “不是芮牛!那岂不是这重山猎团里有C级的...”夜莺大骇,一想到当时她上门找麻烦的事,夜莺的后颈就微微发凉。

  “嗯。”李玫点了点头,“况且,这重山猎团所做的事你也不是没有耳闻,在这年头,竟然还有这样的猎团...”

  李玫望向井井有条的二中聚集地,聚集地内的幸存者们无疑不洋溢着满足与充满希望的神情,李玫不知道多久没有看到过这么质朴的情感了。

  “走吧,我相信我的直觉没有错。”

  ......

  听完苏筌的讲述,赢正急忙来到胖子待的医务室,刚打开门便看见胖子在床上偷偷地瞟着猎团医护队员的不可描述之部位。

  赢正不由得捂脸,刚想把打开的门关上时胖子就反应过来了。

  “阿正!!!”

  赢正只得无奈来到胖子床边,看这架势,问题不大,刚才还吊着的心也就放下了。

  “恢复的怎么样?”赢正照例问道,因为他想都不用想也知道胖子并无大碍,大概是看到了胖子刚才那幅模样。

  突然间,胖子脸色一变。

  “哎呦呦,我的肚子好痛!”

  一旁的医护队员连忙伸出玉手帮胖子揉弄肚子,胖子则一脸舒服的模样。

  “哎~这下不痛了。”胖子眯着眼睛道。

  “行吧,你先下去吧,我来看着他就好了。”赢正对一旁的医护队员说道,他是实在拉不下脸来戳破胖子拙劣的演技。

  一旁的妹子听闻,连忙道谢,帮胖子贴心地盖好被子后便出了医护室。

  空气中充满着沉默。

  “你父亲的事...解决了?”赢正问道,他实在是不想问这个问题,但似乎又不得不问。

  “哎,解决了。”刚才还嬉皮笑脸的胖子也沉默了下来,“人总有生老病死,至少老陆他没变成那些恶心的怪物,我能见他一眼也就知足了。”

  说罢,胖子将父亲的星月菩提拿了出来,那是他父亲在这世界上剩下的唯一的事物了。

  星月菩提并不像之前的满是灰尘,而是被盘的锃光瓦亮。想必,胖子拿在手上盘了整整一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