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末世基因路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战一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三十一章 战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赢正缓缓将抱在怀中的小雪放下,将她放到自己身后,虽然他知道这个自称绿蛇的年轻人不会伤害小雪,但不妨碍赢正的保护。

  绿蛇见赢正的动作,嘴角一裂,一道分叉的舌尖从嘴中伸出,残忍地在嘴边划了一圈,两把短匕蓦地滑到了他的手上。

  见赢正放好小雪后,绿蛇蓦地消失在原地,一道绿风赫然刮到了赢正身边。赢正心念一动,鸢飞微微上提,从背后架住了绿蛇的两道短匕。

  随之,赢正下盘一扭,一道鞭腿便携着风雷之势向绿蛇抽去。但下一刻,绿蛇似看出了赢正的动作,直接消失在赢正身后,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一腿抽空,赢正没有犹豫,一刀直直地刺向绿蛇的落点。绿蛇双眼一凝,眼前的男人竟然跟得上自己的速度。

  绿蛇身子忽然一轻,就像落叶一样飘飘忽忽的落在赢正的刀背上,绿蛇就这么落在了五十公分长的鸢飞上,像蜻蜓点水般向后跃去。

  赢正见一刀刺空,便转换剩余刀势,刀柄反转,反身向绿蛇后跃的方向划去。

  “呲。”

  鸢飞划破了绿蛇的衣物,在其背后留下一道不深的伤口。绿蛇轻巧落地,用手摸了摸后背的伤口,鲜艳的红色顿时浮现在他的手上。

  绿蛇眼睛微微一眯,伸出血红的尖舌轻轻舔舐/着手尖的鲜血,随后再把目光放到抽刀而立的赢正。

  这个男人不简单,不管是第一眼看见还是刚才短暂的交手,这个男人都展现出一股游刃有余的气势,他绝对没有用全力,但,自己何尝不是呢?

  绿蛇像一条藏在草丛中的毒蛇,一窜而起,朝赢正射去,就在快接近赢正时,绿蛇口中顿时喷出一团绿色的浓稠毒雾,毒雾顿时笼罩了赢正,向四周扩散。

  赢正微惊,没想到绿蛇还有这种手段,不过他没有慌张,只见赢正背后的蛛矛像一只舒展身子的蜘蛛,将下肢完全张开。

  六根紫色蛛矛就像六根针,飞快且灵活地编制出一张白色面罩,被赢正带在脸上,细密且坚韧的蛛丝将毒雾的危害降到了最低,赢正也稍微放下心来,警惕地看着四周。

  绿色毒雾中,绿蛇就像水滴滴入大海,消失的无影无踪。而目前赢正并没有看破伪装的能力,只能佁然不动,以不变应万变。

  躲藏在毒雾中的绿蛇在耐心的等待时机,毒雾还在不停的从他的身体渗出,不断补充消散的绿雾。虽然他也看不到赢正具体情况,但蛇类的竖瞳带给他热视的能力,一个红彤彤的身影直直地矗立在绿雾之中,无比的显眼。

  绿蛇在等待,他在等待赢正的身体机能逐渐的下降,一个合格的猎人不会吝啬等待的时间。

  但赢正似乎不是普通的猎物,绿蛇的毒雾也不是无限供应,绿雾再过不久就会逐渐稀薄,但赢正的身体机能并没有明显的下降,就好像他并没有身处在绿雾中一样。

  绿蛇没有在等待,在耗下去精疲力尽的就不是赢正了,而是不停维持绿雾的绿蛇。绿蛇咬牙,像在海中射出的剑鱼一样刺向赢正,两把匕首直直地指向赢正的肋部。

  绿蛇一动,赢正就立马得到反馈,在刚才赢正编制防毒蛛丝罩时,绿雾的四周顺便被赢正布下了轻如空气的蛛丝,蛛丝一触即断且完全不会被人察觉。

  绿蛇便是在前进的时候挣断蛛丝,才被赢正观察到痕迹。

  只见赢正一个侧身,在绿蛇不可置信的眼中躲开了他的猛然突袭,随后双腿交换,一道鞭腿狠狠地将绿蛇抽在地上。

  “嘭。”

  绿蛇被赢正一脚抽中,地面顿时被砸出一道道向外扩散的裂痕,一股润甜的鲜血顿时涌上绿蛇的唇间。

  绿蛇此时根本没了刚才的从容和淡定,一道绿色的蛇影顿时从他的身上浮现,这是绿蛇的基因外显——花纹碧蟒。

  毒蛇虚影扁扁的三角头部对着赢正,绿色的竖瞳倒映出赢正单薄的身影,血虹的信子不停地向外吞吐,似在观察着赢正。

  “你有,我也有。”

  赢正心念一动,一股紫色气势瞬间从他身上泵出,随之而来的则是一道紫色人面蛛缓缓在空中凝固,基因外显化,只有到达C级的基因者才能使用。

  人面蛛浮现的那一刻,花纹碧蟒便迎风而动,身子直接朝人面蛛缠去。而三层楼高的人面蛛浑然不惧,腹下的人面泛出幽光,朝人面蛛缠来的花纹碧蟒速度顿时慢了下来。

  就在此时,人面蛛蓦地抬起前肢,朝花纹碧蟒扎去,碧蟒来不及躲闪,蛇身便被扎了两个血洞,但人面蛛的动作还不仅如此。

  只见将花纹碧蟒钉在地上的人面蛛并没有就此罢手,而是将自己的八个下肢全部钉入了蛇身,而花纹碧蟒就像被钉在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刀俎。

  毕竟,在同级别下,黄阶基因兽怎么干的过红阶基因兽呢?

  绿蛇明显下了一步错棋,他根本没想到赢正的基因等阶这么高,竟是红阶,要知道自己的团长也才是红阶基因,红阶基因有多难的他心理完全清楚。

  这年轻人看着面生,没想到一出手就是C级红阶的基因者。

  还没等绿蛇多想,基因外显化的反噬便来了,只见绿蛇蓦地喷出一口鲜血,软软地倒在了地上,看样子是没了行动能力。

  “呼。”

  赢正轻轻地松了一口气,这绿蛇还是挺难缠的,不过最后对方使出基因外显才让赢正有机可乘,要不然要击败对方赢正还得下点功夫。

  赢正缓缓抱起在一旁躲着的小雪,小雪的眼睛睁地大大的,眼中有一丝兴奋,有一丝担忧,有一丝害怕,最后全部转化为欣然。

  “雨哥哥最厉害了!”小女孩奶声奶气的道,“这个家伙我见过,他老是欺负小雪,哥哥干的漂亮!”

  “行了,场子也找回来了,我们先回你爷爷那,别让他担心太久了。”赢正摸了摸小雪的脑袋。

  正欲走时,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

  “能骗过我,而且把绿蛇打成这样,看来,阁下来者不善啊。”血鲨冷冷地盯着赢正。
sitemap